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页【聊斋版】——鬼姑娘1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只见肖鹭洋凭空把装有五万元崭新现钞的黑袋子扔给了孟赢溪。

    “好你个混账东西!有钱就了不起啊是不是?”

    转眼间杨勋便被猛推了一把,他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自己偿。

    狠话再度扑上:“昨天晚上我就瞅着你小子动机不纯,所以才没给你电话号码,想不到你还没完没了!找死啊?撄”

    “肖鹭洋你误会了!”

    孟赢溪一个云浮步阻隔在了两人中间。

    原本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却突然变得火药味很浓,赵政不得不抢步过来拦住恶怒红眼的肖鹭洋。

    “诶兄弟你别惹事!赢溪她会很难堪的。”

    肖鹭洋显然是气急败坏,两劝之下仍然在破口大骂,还是极脏的俚语。

    孟赢溪见肖鹭洋这么卤莽,不分青红皂白就恶行恶语地伤人,她的鬼火腾地冒起来!

    “肖鹭洋,你给我闭嘴!”

    “杨勋是我朋友,你要是再这么胡闹的话我就立刻与你绝交!”

    她的声音夹杂着魂劲一起迸发而出,这声音如同双雷灌耳,直攻人的脑底。

    整个大堂余音缭绕,随后是出奇地安静。

    在前台值守的三人心底怕怕——原来这名由云南过来的女子是玉面罗刹,并非善茬!

    孟赢溪使用的吐音功法名是夹杂在小功法中的【逆血吼】,习练时因为师父没交代她不知用途,还以为只是与人吵架时用的大嗓门。

    此刻正是吵架正酣时,所以她就顺口使了出来,以作震慑之用。

    实际上……

    【逆血吼】并非吵架法门,而是归于杀人之技!只有达到合体境界的人方能调用,鬼也一样。

    她目前使出的功力只是薄薄的一层便已经刺耳震脑,叫人透体寒冰,耳道钻心地疼痛。

    如果她再稍微加少许魂力……

    那绝对能造成耳膜穿孔,伤人聪慧。

    三层功力的【逆血吼】便可令阎王爷的大门敞开,因为它直接能震断附近所有人的中枢神经和关键动静脉,叫人七窍流血,当场毙人于非命。

    一旦【逆血吼】达到四层功力以上级……

    如来佛祖定关门闭户。

    观世音菩萨谢绝拜访。

    ……全尸不保!

    赵政在刹那间乍醒乍晕,因为他在此时此刻找到了那晚在南木窝河边被赢溪呼叫的感觉,它们是如此的相似!

    难道那一切不是梦?

    都是真的!

    所谓的梦境也是赢溪她为了隐藏真相而一手制造的假象?

    寂静片刻之后,不管是被赢溪突然展现的巨大能量震慑到,还是出于被绝交的恐惧,肖鹭洋都必须回应刚才的所作所为。

    他深度无奈地对着杨勋鞠了一躬。

    “对不起,我昨晚把酒喝多了,现在脑子里还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对于刚才的冒犯,我向你深刻道歉,还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

    杨勋涵养尚好,并不介意刚刚所发生的冲突。

    他随即主动伸手过去,挂笑和解道:“没事的,真没事!自个的牙齿还会咬了舌头呢,咱们是不打不相识。”

    一笑泯恩仇。

    此风波已停。

    赵政一如既往地扮演润滑剂角色,他浑身是戏地演绎。

    “咱们国家为什么要特意针对喝酒立法?”

    “我现在总算弄明白了,原来是这醉酒的司机不单单是驾驶汽车危险,就连驾驶自己双脚走路时也会胡乱撞人,而且还会一边撞人一边用嘴吹气笛喇叭。”

    “哎哟,想不到这生物汽笛声老嗨老嗨了!比汽车的电喇叭还要高出八度都不止。”

    四个相关者,三个前台接待,以及迎宾等人,十数人一起轰然大笑。逢场作戏地朗朗聊了几句之后,此四人因故随之分道扬镳。

    故一:总经理职责在身,被下属催了去。

    故二:酒吧老板则是被其心目中的女神勒令回去补瞌睡。

    一散俱散。

    杨勋与孟赢溪一道来到停车场,然后进入车内继续攀谈。

    他道:“赢溪,你刚才的那番狮吼功好不厉害!我的耳朵根直到现在都依然一阵阵地疼痛。”

    “有这么严重?”女鬼煞是吃惊,“对不起,我失态了。”

    “没事的。”

    旁人就惑启问:“诶,你以前是不是在特种部队?不论手劲和声音都令人生畏。”

    自有解释便好,孟赢溪笑而不语,权当作是默认。回想起当时众人俱都发生了异常反应的情景之后她心有余悸,并暗暗自警。

    “想必这逆血吼也是克敌的武力之一,而非什么自己所臆想的与街市泼妇争执时用的雕虫小技。”

    “仅只是轻微地一用便显露出不一般的杀伤力,好生邪门!还好自己当时没有盈增力道,真是惊险!”

    “既知是武力,那么以后再使用时一定要拿捏好分寸才行,若是误伤普通人就罪过了,即使是应敌也不能放肆。”

    杨勋对弱有走神之人晃了晃手中的物件,“会用DV吗?”

    孟赢溪摇头,“不会,还要麻烦你教教我。”

    “哦,没事,很简单。”

    他点点头,当即上手演示。

    “功能由旋转开关控制,拨到这个符号是摄像,拨到这个符号就是播放。”

    “进入播放模式以后,你再按一下这个三角符号的启动按键。”

    “你看,影像这不就出来了。”

    “这盘DVD有些年头了,是在我妹妹过生日的时候拍摄的。”

    “快瞧这段特写镜头……你们俩是不是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

    当见到妹妹生前那清晰而又鲜活的影像时,杨勋扭头回避了一下,他的眼角禁不住湿润。

    影像里的杨璐是那么的青春盎然,那么的幸福荡漾,鬼姑娘看着画面简直身临其境,仿佛那就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她的思绪不知不觉云绕至天涯海角。

    “注意看,这就是她的习惯性动作,你要刻意模仿她。”

    话音将女鬼从失魂拉回现实。

    杨勋又提醒道:“还有这个很个性的骄傲表情你也学学,璐璐历来很傲,在某些方面也很自信,做事总是带着一股子冲劲,但也很盲目。我怀疑……”

    他欲言又止。

    “什么?”

    她不免关切下文。

    “我很怀疑璐璐这次出事是为了结束这场孽缘……故意自杀。”

    “为什么?”

    孟赢溪颇疑惑。

    “德国方面所出示的事故报告里说……璐璐就是这架失事小型飞机的飞行驾驶员。”

    她惊:“你妹妹会开飞机?”

    “嗯,去年拿到的飞行执照,在北京学的。”

    她慨:“好有本事!”

    “我去德国处理后事时发现,他丈夫的护照和其它能证明身份的证件全都无影无踪,德国方面因此不知道飞机后座上死亡乘客的身份,他们让我辨认尸体,虽然面目全非,但我看得非常清楚,此人就是姚远山,不过我并未指认。”

    她问:“你是因此怀疑的自杀?”

    “没错,我猜想这一定是绝望的璐璐精心蓄谋的,目的就是要让来就矛盾极深的铁马会本各分会之间不得安宁,并为了争权夺利而起内讧,最后自相残杀。”

    孟赢溪感慨,“你妹妹她好有心机。”

    “有心机?错了,恰恰相反……有心机就不会发生玉石俱焚的人间惨剧。”

    杨勋叹气道:“好死不如赖活着,用自己的死来换取自己的解脱和家人的安宁,这是人生最大的错误!”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探身于袋中取出一根黄红白三色的导线。

    “这是视频音频传输线,你按照插头的颜色去电视机上找对应的插口连接就行,DV的显示器过于微小,回去后到电视上去观看比较理想,容易观察细节。”

    “嗯,好。”

    杨勋事无巨细地继续刨遗漏点,“哦对了,她的口头禅我说给你听,璐璐不待见人的时候喜欢说:麻米儿……少来亲亲我。”

    “麻米儿,少来亲亲我?”

    孟赢溪立现呆蒙,“好奇怪的语言哦!”

    杨勋笑得勉强,“可不是,但她就偏偏喜欢这么说,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她于联想问:“那……璐璐高兴时又喜欢说些什么?”

    他皱了半天眉,回道:“这个好像没什么特定的套路,你就随便说好了。”

    她松了一口气,“还好,语言这东西完全就是习惯,经常是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特定语太多的话我还难以适应。”

    手机响了,杨勋的。

    他看了看号码,然后随手挂断。

    “赢溪,我们就此别过,这段时间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回去看DV,慢慢琢磨。”

    “我明白。”

    “我这边有笔生意要洽谈一下,完了我就回西安。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实施计划,等时机成熟,我有了相当的把握时自然会过来找你。”

    “行。”

    孟赢溪接着问:“你是西安人?”

    “对,土生土长的西安人。”

    杨勋将DV装进原装的包装盒,并连同车上其它所有属于妹妹的物品都一并交给了孟赢溪。

    他伸手握别,“璐璐,咱们后会有期。”

    孟赢溪诡笑,“麻米儿,少来亲亲我。”

    两人就此别过。

    鬼姑娘主意已定,虽然接下来要做的事吉凶未卜,但终究卸去了压力,她感觉心情格外轻松。

    嗓音可以割耳的人提着大袋子漫步走回前台。

    迎宾小姐和三位前台接待俱都显露出闪躲的眼神和畏惧的表情。

    注意到周围的人赏赐给自己的尽是些不良信息,女鬼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她取了行囊,简单告辞后出了酒店。

    去哪好呢?

    一魂寻安静的鬼站在街边自话:“先找汤伟国,不行的话我就自己想办法,手上光是现金就有五万,何愁没地方住!”

    电话拨过去……

    孟:“汤伟国,我是赢溪。”

    汤:“哎呀呀……是赢溪妹子呀。”

    孟:“嗯,我想问问你,那个房子的事有着落没有?”

    汤:“呵呵,你要是晚打一分钟这电话就是我打给你的,哥也正想找你呢。”

    孟:“是有合适的房子了吗?”

    汤:“不就是套房子嘛!我已经给你找着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来接你过去看看,要是不满意的话咱们立马再换。”

    孟:“真的?那太好了!你过来吧,我正孤独地流浪在泰达酒店的门口呢。”

    汤:“你这丫头,老不喊我哥……行,你在原地等着,哪也别去,我这就赶过来。”

    孟赢溪愉快地结束了通话,她没想到对方是个言行一致的人,好感倍增。

    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

    还不到十五分钟,远离此地的汤伟国就赶了过来,人和宝马车都是气喘吁吁。

    他亲自掌手放好行李。

    一手包办开门和关门。

    满心欢喜地大脚轰响油门,露齿而笑。

    不过……

    变脸只是转眼间的事。

    秀色可餐的乘客只是随意地把手往门边一搁,看似很平常的这一举动竟把老司机吓出哆嗦声来。

    “诶诶诶,妹子,那个窗子你就甭开了!”

    他夸张地比划道:“听听,你听听这暖风声,老大不小了!我让它们全都嫁出来伺候你,不会晕车的,你放心。”

    孟赢溪望了望神色变化多端的汤伟国,不由得喜颜柔笑。

    “我只是搁一下手而已,看你的紧张劲,上次冻坏了吧!”

    汤伟国也不否认,“是是是,你们年轻人身体好,怎么舒坦怎么来,我是糟老头子了,万一冻成了半身不遂或者是半脸面瘫,谁还会搭理我呀?到时候你既不喊我汤哥,也不喊我汤伟国,直接一语双关地喊‘瘫子’了!”

    莺声袅袅……

    孟赢溪笑得手捂面,鬼泪涟漪。

    “你就会逗我开心,哈哈哈……”

    “丫头,与我在一起是好玩吧?你别看我年纪大,其实我内心里和你一样年轻,一样有激情。生活的道路有千万条,不是每条路都能给你带来幸福,有些时候我们要善于选择一条最适合自己的路。”

    途中有人凭着车子又小又廉价,虎虎生威地于实线变道加塞,汤伟国疲于应付路面状况而顿了话。

    车子一走顺,话音又至。

    “举个生活中出现过的真实例子吧,一个旅行者来到一个陌生的岔路口,面前有两条路要他选择,其中一条是绿树成荫的大路,朝气蓬勃!”

    “于是乎,这位旅行者想都不想就按照普通人的思路兴冲冲地赶了过去。”

    “你猜结果怎么样?”

    “结果呢,这条养眼的康庄大道通往的地方是公墓,你说冤枉不冤枉?”

    孟赢溪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话音不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