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页【聊斋版】——鬼姑娘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鬼姑娘回魂拭泪,浅笑复于韩依娜,两人带着满满的情怀挽手而去,这一次不是作秀给别人看,而是真正心意相靠的挽手。

    回到包间,但见三个男人全都失态撄!

    肖鹭洋和于文轩结为同盟一起在那里举着酒杯激烈火拼赵政,韩依娜特地冒声提醒,意在帮赵政解围。

    “我们回来了!”

    韩依娜历来镇场,喧闹声顿时消停偿。

    三个闹得面红耳赤的男人寻声一看,顿感意外,这两姐妹上个洗手间回来都要挽在一起,好亲密呀!

    韩依娜拉着妹妹坐回座位。

    “呵呵……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和两个坏消息。”

    她兴致高昂地宣布:“首先说一说好消息,就在刚刚,我和赢溪已经结为了干姐妹。”

    语毕,韩依娜和孟赢溪不约而同地静候大家的反应。

    三个男人先是一愣,尔后鼓掌叫好。

    赵政亦惊亦喜,他起身倡议道:“来……我们大家共同为娜娜和赢溪结成好姐妹这件大喜事干它一杯!”

    “好……干杯!”

    所有人都发同一个声,大家站起来满上酒相互碰杯,孟赢溪自己也是激动万分地一饮而尽。

    不擅饮酒的女鬼照例将酒蒸腾排出体外,房间里再次酒香浓烈。

    对酒颇有研究的肖鹭洋感慨道:“娜姐,不是我夸口,你们韩家自酿的美酒香味浓郁,完全赛过了茅台。”

    韩依娜和孟赢溪各怀心思地笑起来,而且声音很悠长。

    笑毕,韩依娜道:“好消息之后是坏消息,不管你们是爱听还是不爱听都得听。”

    她话未说完就暂时打住,然后是一通坏色扫视。

    有意调足众人胃口后,韩依娜才续话,“第一个坏消息,赢溪既然是我的妹妹,谁以后要是敢欺负她就是欺负我韩依娜。有言在先,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肖鹭洋噗嗤一乐,“娜姐,你这个天上掉下来的赢妹妹,我们是疼爱都还来不及,谁敢欺负她呀?”

    于文轩也眉开眼笑,“没错,娜姐,我们兄弟几个的为人你还不了解?你就放一百个宽心吧!”

    赵政冷不丁送话:“正因为了解你们的为人,娜娜不放心,才这么说的。”

    疯笑……

    韩依娜清清嗓子说道:“还有第二个坏消息,呵呵……我决定了,我要安排溪妹到泰达酒店上班。”

    话音刚落,鬼姑娘顿感意外,喜上眉梢。

    不过,于文轩和肖鹭洋却急得暴跳起来!

    于文轩当真上了火,“娜姐,这事千万使不得,你这不是明摆着拆我的台吗?”

    肖鹭洋也怒目相视,“还有我,我这里连台子都还没搭好支架,就让娜姐你轻轻松松一句话给拆了哇!”

    “喂……你们俩是猴变的呀?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急什么?”

    韩依娜火叨道:“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想帮溪妹,那我呢?我这个当姐姐的什么都不做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所以我是这样想的……”

    她将目光移向孟赢溪,将话音放弱,“溪妹,这样好了,你的班分三处上,早班来泰达上,午班去于文轩那里,至于晚班嘛……去不去酒吧你自己看着办。”

    赵政早有此意,但碍于女友的感受一直不敢开口,现如今女友主动邀请赢溪过来,那可真是求之不得。

    他欢声道:“好,太好了!这样不光我们三兄弟扯平了,赢溪她自己也能多学些本事。哈哈哈……”

    于文轩觉得这样也好,就随声附和,“娜姐你这么说在理,我赞成!”

    肖鹭洋拉着个马脸一直不悦,他嘟囔道:“娜姐,合着我这里赢溪来不来都无所谓,你这……你们这也太不公平了!”

    韩依娜用力瞪着肖鹭洋,“你想累死我妹妹呀!再说了,你那酒吧里鱼目混杂,什么人都有,我确实担心赢溪她心思单纯被人下套吃了亏。不过我也没说不让去,我只是说让溪妹自己拿主意。”

    肖鹭洋愤愤然,“哪个酒客谁他妈敢欺负赢溪,老子养这么多酒保是干什么吃的?保证分分钟作死他扔大街上去!”

    孟赢溪看不下去,赶紧出面劝和。

    “娜姐,肖鹭洋,你们快别争了……我三个地方都喜欢,我都去!”

    “说真的,今天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你们所有人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朋友,更像是我的亲人。”

    “你们每个人都发自内心地想帮助我,关爱我。我今天非常感动,非常非常快乐,谢谢你们!”

    说完,她感触万分地鞠了一躬。

    赵政连忙趁机圆场,“来……为赢溪,也为我们永远不变的友谊喝一杯!”

    饭桌腾地又回归热闹,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谈天说地……朋友间再现愉快融洽的缤纷气氛。

    尔后,韩依娜谈及了赵政被打劫的事情。肖鹭洋和于文轩惊叹万分,一天之内居然接连发生了两件大事,着实唏嘘不已。

    酒足饭饱,宴席终于散了。

    一行五人转移阵地,他们准备去肖鹭洋的红月亮酒吧。

    “赢溪,该上我的车了吧!”

    于文轩打开车门招手,他已有七分醉意,但还没忘这挡子事。

    “于文轩,你疯什么疯?喝了酒不许开车!车子我自会安排。”

    韩依娜训了一通,然后转而打电话去叫车子。

    很快,一辆隶属谛王饭店的别克GL8商务车从停车场的角落开出来。

    赵政替女友招呼,“来,大家上这辆车,你们的车等明天再来取。”

    三个男人自觉地挤到最后一排,车子足够宽,其实刚好合适。韩依娜和孟赢溪自然不推辞,宽松地坐在中间的两个独立座位上。

    韩依娜命司机道:“小勇,去红月亮酒吧。”

    “好的,韩小姐。”

    司机陪着小心应答,驾驶车子缓缓驶出谛王饭店,然后直奔目的地。

    “师傅,我会晕车,你把外循环暖风多开大些……谢谢。”

    孟赢溪说完对于自己身后的人很关键的话,接着回头一笑,“肖鹭洋,你的酒吧原来叫红月亮呀!呵呵……这名字挺好听的。”

    肖鹭洋听了很是滋润,“赢溪你真是我的知音,他们几个全都骂我起了个老土的名字。”

    于文轩确实有些醉了,他没有考虑女神的感受就立刻回嘴,“嗨……赢溪是初来乍到,不好意思打击你,红月亮……切,月亮是红的吗?只有喝红了眼的酒鬼才会把月亮看成红色的。我还是那句话,这名字就是没品位,起得俗气。”

    赵政实在受不了两兄弟没事瞎闹,就拍着他们二人的肩膀调解道:“诶……你们两个歇一歇,我说句公道话,这名字好不好关键要看生意,而不是凭个人喜好。肖鹭洋的酒吧生意总体还不错,比起旁边的什么爱琴海酒吧、夜色酒吧、紫调酒吧都好出许多,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名字起得还算不错。”

    于文轩故作怒目状转向赵政,“耶……赵政你什么时候成反水的叛徒了?当初这第一个说不好的人就是你。哦……是不是赢溪说好你就认为好,连点原则都没有了?”

    劝人劝出了问题,赵政很受伤,“哎哟,冤枉呀!肖鹭洋刚起名字的时候我是说过不好,叫他再考虑考虑,但开张之后我一看,生意还行,就认可了,再没说过反驳的话。”

    孟赢溪见他们几人因自己随意的一句话而起纷争,心中有些抱歉,她正想说点什么,一旁的韩依娜却拉了拉她。

    “别管他们,这些男人闲得慌的时候就是比女人都还鸡杂嘴碎,动不动就斗嘴,天生的毛病!”

    韩依娜的调侃让孟赢溪忍不住笑出声来,其他人跟着一起笑。

    别克GL8商务车转进了十全街,鬼姑娘看到满目的各种酒吧颇为惊讶,她感慨道:“好多的酒吧呀!”

    肖鹭洋接话,“这十全街是酒吧一条街,我的酒吧就在前面。”

    红月亮酒吧到了,众人齐下车。

    司机问韩依娜需不需要等,韩依娜摆摆手叫他先回去。

    站在街头,看着门头极具个性的红月亮酒吧,孟赢溪禁不住赞叹:“真漂亮!”

    肖鹭洋嘿嘿一笑,“走了,别傻在门外……咱们进去。”

    “肖哥。”

    “肖哥。”

    “……”

    店里的酒保见老板来了纷纷打招呼,肖鹭洋点头回应。

    进入到酒吧,伴随着悦耳的西方纯音乐,顿时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酒吧的规模属于中等,里面呈现的装修风格完全是异界的,充满了西方魔幻色彩,墙壁上尽是些神灵的图样以及魔杖、咒文、魔发阵等东西的挂件,另外还有些什么吸血鬼、狼人等野性生物的雕塑摆设在墙边。

    红月亮酒吧的生意看似还不错,里面已经聚集了几十位客人。

    孟赢溪一时不太能接受这种过分另类的环境,甚至有些讨厌的情绪,但她不想扫大家的兴致。

    初来乍到之“人”绕着弯道:“肖鹭洋,你这酒吧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显得别具一格,很特殊。”

    “哦……是吗?整条酒吧街就唯独我这里是魔幻风格的,许多年轻人就好这口。”

    肖鹭洋以为是赞赏,甚是高兴。

    于文轩貌似有些不乐意,直接批判,“唉……我们兄弟间在思想上有代沟,我特不喜欢他这种乱七八糟,胡作搞怪的东西,崇拜什么西方魔幻世界呀?简直没品位。”

    “好了好了,少说两句。”

    赵政赶紧拽着于文轩过去一边找位子坐下,肖鹭洋呲了好几次嘴,但他顾忌到身边的孟赢溪,最后还是忍下了这口闷气。

    “溪妹,咱们过去那边坐……肖鹭洋,你先去打理一下店里的事情再过来。”

    韩依娜叫上孟赢溪过去赵政他们就座的位子。

    “赢溪,你以前常来酒吧吗?”赵政找话聊。

    孟赢溪回他:“说出来你们别见笑,我每天一醒来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吃饱肚子,我根本没钱也没闲心来酒吧喝酒,今天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进入到这种地方来,感觉……确实很新鲜的。”

    韩依娜觉得这个岁数的女孩连一次酒吧都没来过有些说不过去,除非是交际圈小得可怜,于是就问她:“溪妹,你在昆明难道没有朋友吗?”

    关于这个问题,孟赢溪显出很失落的状态。

    她确实如此,于是便垂目低声道:“嗯……是很少,读书的时候有几个朋友,后来我一退学就没人来找我玩了。”

    于文轩听得难受,卡话进来,“赢溪,你念到什么时候退的学?为什么要退学?”

    孟赢溪的情绪越发低落。

    她话音很小,“高二,因为我母亲得破伤风去世了,我只能出来找工作养活自己。”

    韩依娜听得心酸,她吐气舒解一番,“真是悲惨世界……不过,你以后不会再受苦了,因为有我们。”

    于文轩抹出满脸的诚恳,目光也笃定,“赢溪,我店里的衣服你看上哪件就穿哪件,完全免费,你以后都不用花钱买衣服,我说真的!”

    一时间尽是悲悯,鬼姑娘其实并不想他们这样对待自己。

    她道:“其实你们不用可怜我,我没你们想象的那么惨。我能够自食其力,如果你们过分关照我,反而让我不安,要是心里背负着人情债的大山,那日子才叫做过得悲惨,我必定会逃跑的。”

    四人皆笑。

    这个话口对于有类似境地的某人来说绝对是一箭双雕的好机会。

    赵政旋即洋洋洒洒而话。

    “赢溪说的极是,过分的施舍会让赢溪她觉得自己是个乞丐。人情债比什么债都重,即便人跑到天涯海角都难以解脱,换作是我也会产生逃跑的念头。”

    “嗯……我看这样,咱们三个人只需按照对待普通员工一样的态度来对待她,这样赢溪她既没压力又可以保留自尊,生活才可以从本质上过得自由自在。”

    “你们说……是不是?”

    可怜赵政是女友的下属,他对此感同身受,所以就把自己所想表达的观点借这个机会说出来,以示提醒。

    这番话是深思熟虑过的,意在点醒有些傲气和爱从物质上随意施舍男友的韩依娜,想让她考虑一下与赢溪有着相同处境的自己。

    赵政心思细腻,他这样既帮助了赢溪,又帮助了他自己。

    听完这番言简意赅的话,女鬼大大松了魂魄,她的眼底尽布对于赵政能深刻理解自己的由衷感谢。

    朋友间的很多问题其实用游戏的语气更容易化解。

    为了照顾韩依娜,孟赢溪半开玩笑地称赞道:“姐夫,你真是我的碳粉知己,大好人一个!娜姐没看走眼。”

    赵政突然间被称作了姐夫,其意自明,含义丰富。四人一同哗然起笑,韩依娜尤其高兴,笑得无比灿烂。

    肖鹭洋听到朋友们开心地笑了几次,这次尤其热闹,弄得他心痒痒,于是跑过来。

    “嗨嗨嗨……你们说笑话怎么能撇下我呢?好歹这也是在我的地盘上呀!快说……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于文轩抬了抬醉眼皮,上气不接下气地回他,“赢溪喊赵政为姐夫!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

    “没错,是该喊姐夫。喂……赢溪,你是不是该敬姐夫一杯酒啊?”

    不待人回话,肖鹭洋扫望众人,又道:“各位好友今天想喝什么酒?不管贵贱我请客。”

    见又要喝酒,女鬼怕怕。

    她虽然能用魂力排酒,但那入口的味道还是令人很不舒服。

    内心惧怕酒之人出声反对,“还喝酒呀?要不我们喝点别的吧。”

    “到酒吧不喝酒就没意思了。”

    赵政顺应称呼改口道:“溪妹,你有所不知,肖鹭洋的好酒平时不轻易拿出来与朋友分享,否则于文轩也不会做出梁上君子的举动。今天他既然开了口,我们就是拼个烂醉也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