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 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泪流满面,跌跪在地,哽着喉咙哭道:“姐……我想回家……我想找到我爸妈……”

    秦梵音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她将秦嘉阳扶起来,抱住,“别急……我们会帮你找……一定会帮你找到……”

    秦嘉阳靠在姐姐肩膀上,就像抓住唯一的浮木,泣不成声。

    邵墨钦解决那群痞子后,走过来看到这一幕,无声叹息。

    他知道秦嘉阳现在很难受很需要安慰,但他还是担心自己老婆长时间承重身体会不舒服,他走上前,将秦嘉阳扶起来,轻轻拍了两下他的肩膀,以示抚慰。

    秦嘉阳马上收敛情绪,擦干脸上的泪,跟邵墨钦打招呼,颇为尴尬的说:“你们都来了啊……”

    秦梵音说:“妈也来了,都在担心你的安危。”

    秦嘉阳别过脸,语气透着冷意,“我现在不想见她。”

    “为什么?”秦梵音追问。

    “他们买人口,这么多年还一直瞒着我们,我没有这样的妈!”秦嘉阳露出愤懑之色。

    “秦嘉阳!”秦梵音加重语气,“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我说的不对吗?”秦嘉阳反驳,眼底喷薄着怒火,“他们的行为就是在助纣为虐!如果没有他们那些人的存在,这世上会少多少人贩子!”

    秦梵音:“……”

    面对弟弟的这一声质问,她竟然说不出话来。

    因为事实就是这样,没有买就没有伤害。

    如果没有这些通过不法渠道□□的人,就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孩子被拐。而昧着良心挣黑钱的人贩子,也会大大减少。

    她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作为当事人,他们从小被养父母含辛茹苦养大,能做到那么决绝吗?能够因为这个错误,置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于不顾?

    秦梵音低低叹了一口气,走到秦嘉阳跟前,看着他说:“你说的对,爸妈的确做错了,他们不该通过非法渠道孩子。但是,他们当年生活在闭塞的山村里,并不知道这是违法行为,通过福利院□□也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是恶劣的环境影响了他们,导致他们做出这种事。”

    “但在买下我们之后,他们把我们当亲生孩子看待,养育我们长大成人,供我们上学读书。这一路来,爸妈有让我们受过委屈吗?遇到人贩子,是我们人生中最大的不幸。我们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一对爱护我们的养父母,他们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家,免我们颠沛流离,免我们孤苦伶仃……”

    秦梵音饱含感情的轻声低语,让秦嘉阳的怒火渐渐平息下去,发红的眼眶再次浮出泪光。

    秦梵音说:“嘉阳,我比你更要感激咱爸妈。咱们俩不一样,你是男孩,我是女孩,即使没有爸妈,你可能会被到另一个家庭去当儿子,我的命运就很难说了……被拐带的小女孩,到别人家里做女儿是最好的一种结果……”

    她的喉咙哽了下,邵墨钦看在眼里,胸口被无法言说的难过给堵住。

    他对这方面了解的太多,看到了太多小女孩的悲惨命运……

    “我有幸做了爸妈的女儿,他们这一路不曾薄待我,尤其是爸……在关键时刻,不顾一切的救我……”说到伤心事,秦梵音泪水滚落,“这份恩情,我不能忘,也不会忘。”

    邵墨钦走上前,轻轻揽住她的肩膀,像是在告诉她,不要怕,你的身边还有我。

    秦嘉阳唇色泛白,紧紧攥住拳头。得知父亲去世的噩耗时,他也曾伤心的彻夜不眠。那时候不知内里缘由,他还将父亲的过世迁怒到姐姐身上……

    秦梵音含着泪水道:“就算当初他们犯了错,因为这些事,爸用生命付出了代价,还不够吗?他们是养育了我们二十年,至亲至近的人啊。难道没有血缘关系,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我们就不是你的亲人了吗?”

    “我……”秦嘉阳动了动唇,终究是没有说出话来。

    就因为是至亲至近的亲人,才更难接受这种事实,才会更受打击……

    他的姐姐回到了自己家,他不想做个孤儿,不想独自流浪在这世间。所以他不远千里跑到这里,想找回自己的亲生家庭。

    秦梵音说:“你想过妈没有?她现在是孤家寡人,只有咱们两个孩子,如果我们责怪她远离她,你让她怎么活下去?”

    不远处,静静站在墙后的王梅,埋头擦着脸上汹涌的泪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秦嘉阳咬着唇,一声不吭。

    秦梵音握住秦嘉阳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嘉阳,你想找回亲生父母的心情,我能理解。知道你的身世后,我也让墨钦在帮你寻找,你别急,这辈子那么长,总会找到的。”

    秦嘉阳缓缓的、重重的,点下了头。

    “不管有没有找到你的亲生父母,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秦嘉阳再次点下头。

    秦梵音露出欣慰的笑。

    三人往回走的时候,王梅努力掩饰脸上的表情,佯装才走过来。

    昏暗的夜色下,她脸上抹掉的泪痕并不那么明显。

    “嘉阳,你怎么一个人跑这么远,害我们好找。”看似责怪的话,语气是满满的关切。

    “妈……”秦嘉阳垂下头,低低的叫了声。

    儿子的一声回应,令王梅再次湿了眼眶,她哽声道:“人没事就好……”

    愿意回来就好……还认她这个妈就好……

    王梅走在一侧,她个子不高,才一米五八,秦嘉阳一米八多的个子,走在她身边,头一扭看到她略显佝偻老态的身材,和她头顶上夹杂着的一根根白发……

    秦嘉阳心里泛酸,耳边回响起姐姐说的那些话,有种愧疚的情绪在攀升。

    他动了动唇,“妈,对不起……让你操心了……”

    王梅眼泪瞬间滚落,无法克制的哭出声来。

    秦嘉阳靠近王梅,伸手环上她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用肢体语言对母亲进行无声的抚慰。

    曾经他是牙牙学语的稚子,她是慈爱包容的母亲……

    如今他是身强力壮的男人,她是渐渐老去的母亲……

    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半辈子倾注的亲情,注定要伴随他一生。

    深夜的风吹过,邵墨钦将风衣外套搭在秦梵音肩上,搂住她的胳膊。秦梵音靠在老公怀里,看着一旁弟弟和母亲相依的画面,眼里水光转动。

    回程的车上,秦嘉阳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到这里。他得知自己的身世后,在网上到处搜索相关信息,后来在一个寻亲网上看到一张跟他小时候很像的照片,打电话已经不是寻亲人的号码,他不死心千里迢迢赶过来,找到那个信息上写的地址,那家人已经搬走。他辗转打听,终于找到那户人家,结果找错了人……

    极度失落之下,也不想回去,就泡在网吧里。在网吧见到几个**在欺负人,忍不住帮人出头,结果惹上事了,被带去派出所……

    王梅细碎的哽咽着:“阳阳,我想通了,你想找你爸妈,我一定不拦着你……以后别一个人一声不吭的往外跑,这样多让我们担心……你要想找,我陪你找……”

    秦梵音适时抱住王梅,脑袋靠在她肩上,声音温软道:“妈,不管怎么样,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妈。”

    秦嘉阳没说话,但跟着“嗯”了一声。

    王梅点着头,泪如雨下。

    只要两个孩子还在,怎么着都好。

    次日,秦梵音跟邵墨钦带秦嘉阳去派出所,把事情处理好之后,一家人便回程了。

    就在邵墨钦陪秦梵音出来的这两天,由于顾家的介入,绑架案有了新的进展。之前为顾心愿翻案的人,改了供词,新的证据出现,所有矛头直指顾心愿。她作为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带走。

    事态已经很明朗,的确是顾心愿指使人伤害秦梵音,而且行事狠毒。顾家人对顾心愿残留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当顾心愿被警方带走时,无论她怎么哭叫,他们漠然置之。

    曾经有多袒护有多信任,事情败露后就有多痛心疾首。

    .

    警局内,顾心愿跟秦梵音相对而坐。

    连续两天的讯问,令顾心愿看起来疲惫又憔悴,脸色惨白。秦梵音接到警方传唤,前来核对事发细节,跟顾心愿打了个照面。

    “你现在满意了?”顾心愿眼底是一潭死水般的绝望,隐隐透着恨意。

    秦梵音看了她几秒,心中本有千言万语,但又一句话都不想说。如果不是她对她屡下黑手,在跟顾家相认后,她们就该姐妹相称了……

    可这世上的事,最后都不再是原本的模样。

    秦梵音淡淡道:“无关我满意不满意,只要法律是公平公正的。”

    顾心愿眼底恨意愈发狰狞,但她很快压抑住。

    她沉默片刻,开口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关于邵墨钦的……你一定不知道,他为你做了什么……”

    秦梵音眼底露出疑惑。

    “你过来,我只想说给你一个人听。”顾心愿蛊惑般道。

    秦梵音被好奇心驱使,朝顾心愿走近,弯下腰。顾心愿的目光早就瞄准了桌子上笔筒里插着的剪刀。秦梵音靠近时,她迅速起身,拿起剪刀,一只手绕过秦梵音脖颈,一只手将剪刀抵在她脖子上。

    一旁的两个警员反应过来后,立即起身,厉声喝斥:“你干什么!放开她!”

    剪刀锋利的刀尖,对着秦梵音细白的脖颈,只要她下狠手扎下去,她就会当场毙命。

    秦梵音感受到那股寒意,和顾心愿不停颤动的双手,整个人被突如其来的恐惧笼罩。

    她命令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是警局,你这么做是罪加一等。”

    顾心愿眼里是不顾一切的疯狂,“我的人生早就完了!被你彻底毁了!我还怕什么!”

    她对那两个警员命令道:“给我准备一辆车,让我离开这里!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秦梵音知道顾心愿现在情绪很冲动,她很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命丧黄泉。更何况,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她不敢挣扎,不敢跟她对抗,小心翼翼的配合着她的步伐,一步步往外走。

    由于秦梵音身份不一般,众人投鼠忌器,没敢上前。

    顾心愿挟持着秦梵音,堂而皇之的上了车。

    车子在马路上疾驰,几辆警车跟在后面,紧紧尾随。

    顾心愿一直牢牢架着秦梵音,前排的司机不敢轻举妄动,听从她的吩咐开车。

    秦梵音躲避着锋利的刀刃,试图劝阻她,“顾心愿,你何必一步步走上绝路。”

    “……是你逼我的!我向你示好求和,我跟狗一样对你摇尾乞怜,你还是狠心要剥夺我的一切!所有人都偏向你,所有人都在帮你,我早就没有退路了!”顾心愿既疯狂又绝望,“总归是要死,拖上你一起,我也算死的不冤枉!”

    顾心愿又对前方开车的警员说:“你通知我爸妈……”话还没说完,顾心愿恍惚了下,自言自语般道,“不,他们不是我爸妈,他们早就不认识我这个女儿了……”神色一片哀戚。

    她转而道:“通知顾牧之和蒋芸,让他们来见我!”

    顾心愿转头对秦梵音道:“我让他们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认回来的女儿和从小养到大的女儿一起去死!这就是他们抛弃我的后果!”

    从挟持秦梵音那一刻起,她就没想活了。她不要待在牢里死去,她宁愿用一种最干脆最刻骨铭心的死法。无论是好是坏,她都要让他们都记住。

    秦梵音怔怔的看着顾心愿,“你疯了……”

    就在事发后,邵墨钦得到通知,立即从公司出发,带着一个车队,在路上追逐。

    听警员详细描述当时的情形,秦梵音被剪刀抵着脖子,邵墨钦脸色控制不住的发白。车子在马路上飞速疾驰,邵墨钦的心揪成一团,比被人用刀子抵着自己还要煎熬。如果他老婆孩子有分毫损伤,他非亲手了结那个祸害不可。

    多辆车子包抄,将顾心愿所在的那辆车在立交桥上困死。

    邵墨钦下车,通过挡风玻璃窗看到后座的秦梵音还安然无事,略松了一口气。但顾心愿手里的那把剪刀就横在她脖子上,稍有不慎,就是一尸两命。

    顾心愿在车里等待她的养父母前来,拒不下车。外面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局面呈僵持状。

    很快,顾牧之夫妇和顾旭冉赶过来了。

    顾心愿拖着秦梵音下车,与他们相隔一段距离,一直退到桥边。

    顾旭冉和邵墨钦步步紧逼,顾旭冉沉声质问,“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吗?”

    邵墨钦紧紧盯着被顾心愿挟持的秦梵音。两人目光交汇,即使处于危在旦夕的境地,秦梵音心里不那么害怕了。

    顾心愿扯着秦梵音,歇斯底里的叫道:“什么悟不悟,我都不会得到原谅!你们就想把我赶出顾家,送进牢里,作为送给这个亲女儿的礼物!”

    蒋芸和顾牧之走上前,蒋芸含着眼泪道:“心愿,你快放开梵音,不要一错再错……”

    “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顾心愿看到母亲,哭着喊道,“这都是你们逼我的!为什么把我蒙在鼓里!为什么把我当替代品!……为什么不肯原谅我!!你们连一个改过的机会都不给我,就要把我送进牢里……你们根本不爱我,从头到尾就没把我当女儿看待……亲生女儿回来了,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