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9 亲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老夫人淡笑:“纪儿有眼光。”

    “托老夫人的洪福。”丁夫人淡笑,“纪儿的亲事只能靠老夫人出面了。”

    “既然是云儿,自然是由我出面去说。陈大娘你先去谢府里打听打听谢氏阿云有没有提亲。”

    老夫人之所以要多此一举,让陈大娘去打听,正是要向谢府透露个风声。

    暗示老夫人有意要撮和纪四公子与谢氏阿云。

    若是谢夫人知道这件事,又明确表示没有婚约,那就说明谢夫人也有意与沛王府联姻。

    若是谢夫人一口回绝说有婚约,那就是委婉地表示拒绝了这门亲事。

    先通过不正式的透口风传达自己的意思。

    这样也不致于到最后下不了台。

    丁夫人听了老夫人主意后也自然答应下来。

    至于纪儿与谢云互相有意的事,丁夫人不打算全部说出来。

    讨论完纪儿的亲事后,老夫人又笑道:“日后,长孙媳妇的饮食你要费心了。”

    丁夫人得了老夫人对纪儿亲事的作主后,就乐得欣然回应老夫人交待的事。

    丁夫人一走,老夫人又开始想着衣料的事,忙对陈大娘道:“你多找几匹布料出来,叫个裁缝做几套曾孙儿的衣裳出来。”

    陈大娘笑了:“这还不急呢。再说,老夫人您怎么就敢肯定是曾孙?”

    老夫人笑道:“一定是曾孙。”

    “老夫人说是一定是。连婢妇也觉得是了。”陈大娘笑道,“婢妇这就命人去取。”

    陈大娘出去办事后,荣姑姑就叫侍茗拿一盘糕来,给她填填肚子。

    老夫人还沉浸在喜悦之中,荣姑姑边吃糕点边道:“母亲,这件事固然开心。不过,我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老夫人还在开心之中,笑道:“什么事?”

    荣姑姑道:“我看侄媳妇儿不像开心倒像是很害怕似的。”

    方才看到杨柳的神情,五公主第一个印象是杨柳心慌意乱。

    老夫人轻咳一声,不相信道:“紧张倒是有的,害怕从何谈起?”

    五公主也不想背后说人坏话,何况是娘家的宗妇,她只是道:“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害怕不至于。又不是看见老虎。头一回当母亲,担心是有的。”老夫人笑道。

    五公主就拿别的事儿岔开话题了。

    杨柳正紧张兮兮地问向她的婢子晴香:“门口有没有人?”

    晴香东张西望了一会,忙返回来悄声道:“没人。”

    “咱们去看看宜安去。”杨柳说着担心地往门外走。

    她刚走到门口,不想被柏玄姑娘挡住:“少夫人,您去哪儿?”

    看着柏玄那双碜人的眼神儿,杨柳忙镇定道:“我出去走走。你来有事?”

    柏玄忙笑着从袖里取出一个荷包道:“这是奴婢亲手缝制的,送给少夫人的平安符。”

    杨柳想不到柏玄会送荷包给她。

    她让晴香接了过来,道:“礼尚往来。我这里有个扇套儿也赠给你吧。”

    说着就让晴香把她亲手做的扇套拿过来。

    柏玄笑道:“少夫人真有意思。奴婢又不是想用荷包来换扇套的。”

    “不是换。是礼尚往来。我怎可白白地要你的东西呢。”杨柳说着把扇套亲手塞到柏玄手里。柏玄拉不下脸,只好拿了扇套,生硬地道谢一声才离开。

    等柏玄走远后,杨柳才让晴香跟着她,一起去北灵院里看看。

    北灵院

    朱璺摸了摸自己的脸,方才在彩棚里悄悄尝了一口美酒,古人的酒真不是一般的香醇。

    喝了一口还想喝。

    她照照镜子脸颊像涂过胭脂一般地红。

    “姑娘长得真好看,只是喝了点酒,白里透红的像粉芙蓉一般。”结香赞叹地把把热毛巾递给朱璺。

    朱璺用热毛巾敷了敷脸,感觉脸上有点热。

    这酒的劲道真大,只是喝那么几杯就让她的兴致变得高涨起来。

    朱璺道:“我身上的酒味重不重?”

    结香摇头:“还好,我闻到的是酒香。老夫人让姑娘喝吗?”

    “不让。但是我悄悄地喝了。实在是那酒太香了。忍不住趁着大家不注意就喝了一口,贡酒就是不一样。”

    正说时门外传来种碧的声音:“少夫人来啦。”

    杨柳来了?应该是为了方先生的事。

    这件事人知道得越少越好。

    朱璺忙把毛巾递给结香道:“你们先退下吧。叫少夫人直接进来。”

    结香收拾了脸盆毛巾,退出去后,门外就传来一阵略急促的脚步声。

    “宜安——”杨柳欲言又止地进来。

    朱璺关上门,笑道:“放心吧。”

    杨柳惊慌的神色略微缓和,“你做了什么吗?”

    朱璺点点头。

    “他会不会记仇啊?上次他那个眼神让我晚上都做噩梦。”杨柳不无担心地道。

    朱璺安慰着:“没事。他已经被刷下来了。而且你知道他现在被安排在什么人手下?”

    “什么人?”

    “在昭将军下面做文书。昭将军已经知道他的人品不好。”朱璺道,“昭将军不会放过他的。”

    杨柳微惊:“宜安你不会把我的事说给昭将军听了吧?他和世子往来密切。若是——”

    “大嫂你放心。我没有说。”朱璺忙道,“我只是说这个人品性不好。其余的什么话也没说了。放心吧。你知道他曾经给谁家做先生吗?”

    杨柳摇摇头。

    朱璺道:“是常山的教书先生,据说还是微夫人的远房亲戚。”

    “原来是他家。”杨柳若有所思,“先前听他提起过在一处富贵人家当教书先生,可是没有告诉是哪一家。竟然是南宫府。”

    杨柳仍是心有余悸。

    南宫府是没有秘密的。

    朱璺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嫂先前,你是不是常常去白马寺?”

    杨柳不知她是何意,吃惊地点点头。

    “那他呢?”

    “他也去。就是凌烟阁的地方。”

    朱璺心里暗惊,南宫昭的暗卫无孔不入,若是这个方先生也常常去白马寺,南宫昭应该已经知道了方先生和杨柳的事。

    所以,这件事根本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