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9章 :歌尽风流(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政变后三天,太子李贤正式登基成为新皇,恢复李唐国号,朝服以及旗帜。

    从政变那天一直到新皇登基,李宸一直都没能去看望母亲,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她也终于可以进宫去向母亲请安。

    可是李宸没想到母亲好似一夕之间,便苍老了十几年。

    武则天原来虽然年事已高,可她擅长修饰容颜,虽然是个老年人,可精神抖擞,看着不过也是六十左右的模样。而如今,大概是张柬之等人发动政变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武则天好像是一朝之间就失去了所有的精神气,头发也不像从前那么一丝不苟地挽起,形容枯槁,她本就在生病,如今看着已经是个彻彻底底的老年人,没有半分昔日高高在上的神采。

    李宸恭恭敬敬地向母亲请安:“永昌见过阿娘。”

    歪在榻上的武则天爱理不理地看了她一眼,用讽刺的语气说道:“我的好女儿。”

    李宸抬眼,目光平静地迎着母亲那凌厉的视线。

    与李宸一同前来的,还有上官婉儿。

    政变当日,上官婉儿在长生殿接应,武则天的诏令全由她起草,李贤登基后,将上官婉儿放出后宫。上官婉儿依旧是昭容,可她成为第一个可以在宫外拥有住处的后宫女官。

    政变虽然有李宸的暗中筹划指挥,政变当日她并没有出面,因此封赏一概没有。李贤心疼自己的阿妹深藏功与名,想要变着名目给她一些赏赐,也被她婉拒了。

    公主的说法是她如今什么都不缺,阿兄大可不必这般赏她。若是阿兄真心疼爱永昌,不如等什么时候她想要出去遛弯解闷,阿兄不要将她绑在洛阳或是长安便好。

    新皇闻言,哭笑不得。这个阿妹从小就喜欢往外跑,喜欢尝试各种各样新奇的事情,这一点他也是深有体会,于是只得啼笑皆非地应承公主的条件。

    李宸想,如果是从前,母亲这样凌厉的目光,她看到了心中是会发憷的,可如今竟然是不痛不痒的感觉。

    可见虎落平阳,母亲已经不再威风,她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她也并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就这么像是个八十岁老妪的模样,头发斑白,满脸皱纹,即使依然有余威,可却只能吓吓侍奉的宫女。

    李宸站在原地,她其实并不想解释些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是这样。这种事情,母亲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

    相比于李宸的淡定,上官婉儿则是显得有些不安,她在李宸身旁,依旧是跪伏在地,武则天没有喊她起来,她不敢妄动。

    李宸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上官婉儿,随即又看向母亲。

    武则天目光依旧冷厉,语气也冰冷:“这些年来,母亲可曾亏待过你?”

    李宸默了默,摇头,“不曾。”

    可是有的事情,又岂是这些年来母亲有没有亏待她能说得清楚的?

    李宸沉吟了片刻,跟母亲说道:“可这些年来,阿娘不曾亏待的人太多了。张阁老这般的老臣,阿娘不曾亏待,武家的人阿娘也不曾亏待他们,张氏兄弟更是不曾亏待。”

    说起张家兄弟,武则天的神色一愣,随即流露出几分悲意。

    那对兄弟在政变当日,就被闯进后宫的士兵一刀毙命,不止如此,他们的尸体还被吊在城门外示众三天。至于张氏兄弟在洛阳的家,早被对他们恨之入骨的百姓们闯进去,拆墙拆瓦,东西被扫荡一空。

    李宸不知道如今母亲想起来从前的那些事情,会不会后悔。但她知道,从云端掉落到泥地总是让人难以接受。

    新皇即位,皇太后迁至上阳宫。

    如今的武则天不能接见任何人,包括武家的人,她一个人深居后宫,所有物质待遇依旧跟她当女皇时一模一样,新皇心中不论对母亲的是否有恨,都不会愿意背负一个不孝的罪名。

    当然了,如今皇太后已经不再是女皇了,她如今的身份是新皇的母亲,先帝的妻子,从前女皇豢养的那些俊俏的小郎君们,尽数被新皇流放到岭南一带去了。

    李宸打量了一下一左一右站在母亲身旁的侍女,面生得很。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当年李贤废为庶人,被母亲迁至巴州软禁,如今母亲退位,被李贤迁至此处软禁。

    武则天见到李宸,也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她所有的情绪都在政变当日发作过了,听说政变当日,张柬之等人逼宫长生殿,在卧榻之上的女皇俯视跪了一地的大臣,怒声质问这些深居高位的大臣,她可曾亏待过他们?

    诸位大臣面露惭愧之色,女皇不曾亏待他们,他们能有今日的地位,谁能说不是女皇的恩赐呢?

    为首的张柬之也是老泪纵横,跪伏在地与女皇说道:“圣人不曾亏待臣等,如今圣人卧病重,难以操持国事,又受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蒙蔽,老臣等为了江山社稷,不得不出此下策。皇太子李贤,才思敏捷,又有贤德,先帝在世时便太子殿下十分赞许,圣人将身上重担交给太子殿下,江山可安矣。”

    李宸也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良善之人,母亲一味宠信张氏兄弟和武家的人,如果出了什么岔子,倒霉的并不止会是她的兄长们。

    母亲不当女皇了,不会有生命之忧。新皇登基,顶多不过是软禁她,她当年不也软禁了她的兄长们吗?比起她的几位兄长,母亲的物质待遇以及精神压力可谓是十分优待。如果不发动政变,一旦有变数,让武家人或是张氏兄弟掌权,李姓就只有被连根拔起的份儿,包括她。

    她如今不是孑然一身,她也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对母亲而言,或许不管是儿子也好女儿也罢,都是为了权力可以下狠心的。可她不是母亲,她没有那样的铁血手腕,也没有那样想要君临天下的志向。

    她所求的很简单,只要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就足够了。她的煜儿这样小,她还想看着他平安喜乐地长大,然后成为他父亲那样顶天立地的人。

    武则天看着眼前的小女儿,这个小女儿平时在她跟前总是有分寸地任性有分寸地撒娇,显得十分敬畏母亲又十分识时务。如今看来,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