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8章 :歌尽风流(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张柬之如今已经是八十多岁的高龄,在狄仁杰的推荐下大器晚成,在晚年当上了宰相。这位老人家,是传统的儒家学者,一心维护李唐政权,而且他心心念念不过是清君侧,保证如今已经日薄西山的女皇在驾崩前,不会让大权旁落张氏兄弟手中,一切都出师有名。

    到底是在官场上打滚了一辈子的,慧眼识人这四个字放在他身上是一丁点儿都不错。

    张柬之早些时候便听说过宋璟的名声,如今又跟宋璟搭档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深谙宋璟此人的行事作风。宋璟是个治世贤臣,逼宫这种事情不适合他。因此一开始这个事情,宋璟就毫不知情。当然,如今他借找宋璟之名亲自拜访永昌公主共商大计,宋璟能不能察觉异常,那就要看永昌公主怎么做了。

    李宸又沉默了片刻,才徐声说道:“阁老可知若是永昌答应了您此事,便是大逆不道的不孝之女?”

    真要做也不是不可以,母亲年事已高,对朝廷的控制力已经大不如前,加上张氏兄弟气焰冲天,再不修理他们说不定他们还真能折腾上天。只是……几请几辞这些事情,也是要做的。

    张柬之:“当年高祖打下大唐江山,经历了太宗及先帝,本应传位儿子,可惜昔日相王体弱无法管理朝政,这才禅位,让母亲登上帝位。如今圣人遭小人蒙骗,江山岌岌可危,公主所为,不过是让江山回归旧主。公主要孝顺母亲,若是一时不察,让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奸计得逞,他日公主又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先帝?”

    李宸:“张阁老能言善辩,永昌说不过您。”

    有的事情一旦说得太过明白,就失去了原有的那种冠冕堂皇的正气凛然。张柬之如今策划的事情就是这样,他确实是为了维护大唐江山,可当他找上李宸李旦的这些人时,说的再正气凛然,其实不过也是劝他们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与他配合。之所以找李宸,是因为他是狄仁杰门下,许多事情都曾经听狄仁杰提起过。先帝的这位小公主,明里暗里都做了不少事情,虽然如今韬光养晦,但不过也是因为驸马在朝中身居高位,她深谙树大招风的道理,因此最近几年深居简出。

    狄仁杰宏才大略,看人从不走眼。当日与他谈到当今局势之时,也曾说过圣人过于宠信张氏兄弟,迟早会酿出祸事。末了,还饶有意味地说了句,“若是有什么事情不能放在朝堂之上解决的,或许永昌公主能助一臂之力。”

    如果不是有狄仁杰的那句话,张柬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找李宸的。

    但是既然狄国老都这般推荐永昌公主,张柬之觉得如今他所做的不过也是为了李唐江山,于公主百利而无一害,公主又何乐而不为?

    于是,张柬之一听到李宸的那句话,便知她必然是愿意助他一臂之力的,只是碍于对母亲的孝顺略显踌躇而已。

    “并非是老臣能言善辩,公主,昔日圣人即位,各地亲王郡王尽数召回洛阳,乃是圣人仁慈。可倘若江山再度易主,李姓怕且是再无活路。既然如此,公主何不放手一搏?如今圣人身侧有奸人作祟,公主所为,乃是为了圣人着想,何来的不孝之说?”

    李宸慢条斯理地分了一杯茶,汤花上分出了一个寿字,然后推给张柬之。

    张柬之一愣。

    李宸脸上带着笑容,说道:“此事容我想想,张阁老为我李家操心良多,永昌仅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张柬之一听李宸的话,就知道有戏。他双手捧起酒杯,十分郑重地说道:“这本就该是老臣的分内事。”

    神龙元年正月,刚好过完年,整个大唐都笼罩在过年的喜庆当中。李宸想起年幼时过年的场景,那时父亲尚在,她的兄姐们尚且年幼,太子阿兄也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他们在母亲的清宁宫中玩闹,却被母亲撞了个正着。她记得那时候城阳姑姑也还在世,城阳姑姑过了年初二就会带着几位小表兄进宫小住,那时候的薛绍表兄还是个小正太,长得十分漂亮,太平从小就对薛绍表兄的男色百看不腻。

    李宸立在公主居所前的回廊,看着从天空飘落的雪花。

    过去的,终将成为过去。

    大唐对朝廷的官员也十分宽待,过年都有年假,只是宋璟这几日又被吏部的事情绊住了,没日没夜的忙活着。

    对于张柬之要发动政变的事情,李宸心中也在琢磨。她从前也知道母亲是被人逼宫的,可并不了解具体的事情。这辈子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也知道发动一场政变是多么复杂的事情。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宫外兵力和宫中御林军的接应,在长生殿服侍武则天的宫女……要打通的关节林林总总,稍有不慎,可能就是丢掉身家性命的事情,也亏得张柬之敢想。

    李宸想,不管怎样,大唐江山也幸亏是有这些人在,她的兄长才有可能顺利地从母亲手中将皇权接回。

    张柬之说御林军的首领已经被他策反,可是后宫的宫女已经长生殿中的人,可能需要她来打点。至于宫内如果有异动,万一有了什么差池,宫内的御林军和宫外的兵力接应问题呢?她既然要被牵扯进去,那么就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鹅毛般的雪花骢半空中飘落,在风中打着旋卷入了回廊,公主伸出手掌,接住了一片雪花在掌中,没一会儿,掌心的温度便已将雪花化成水珠。

    李宸往掌中吹了吹气,随即转身步入室内。

    母亲这些年来呼风唤雨,如今年老,也该是时候安享晚年了。

    宋璟回到公主府的时候,公主在坐在临窗的榻上等他。

    披着一身风雪进屋的驸马看到公主的模样,就知道她有话要说。

    驸马果然是十分了解公主的人,公主为他倒上一杯温好的热酒之后,第一句话是:“近日宫中可能会有异动。”

    还不等驸马有什么反应,公主的第二句话又接踵而至,“但你别管。”

    驸马的指扣着那杯温酒,徐徐抬眼,看向公主,目光沉着冷静。

    李宸迎着宋璟的目光,露出了一个十分复杂的笑容,“今日张阁老前来公主府,想要拜访驸马,但你人在吏部忙着,我便代为接待了。”

    宋璟将手中的那杯温酒一饮而尽,“张阁老只是以拜访璟为名,实则是要拜见公主的罢。”

    李宸“唔”了一声,拿起案桌上的酒,替他将空了的酒杯满上。

    宋璟目光落在那满溢酒香的白玉杯上,沉吟了片刻,才轻叹着说道:“张阁老他们终于等不下去了吗?”

    李宸:“你似乎并不惊讶。”

    宋璟笑叹了一声,“有什么好惊讶的?”

    圣人卧病长生殿,即便是正旦那样的日子,圣人也并没有接见群臣,各地官员进京述职,圣人也一概没有过问,一味宠信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如果张氏兄弟是安分守己之人,那还好说,可偏偏不是。这对兄弟睚眦必报,朝中凡是有人对他们有不满的,就非得将人置于死地。他们气焰冲天,连带着家人也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洛阳城中的百姓对张氏兄弟都已恨得咬牙切齿。当然,宋璟也是其中一员,不然他怎么会一直就盯着张氏兄弟不放。

    尤其上次张易之的案件,宋璟只差一点就能将其□□,却被武则天抢先一步下了特赦令,他每次想到这事都弄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没将那个小兔崽子杀了再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宋璟想到女皇从即位以来的种种手段行径,对李宸口中所说的宫中近日可能会有异动并不觉得惊讶。如今圣人病重,还不让太子前去侍奉汤药,留下张氏兄弟那两个人在身边,宋璟觉得要是近日没有异动,那才奇怪。

    他也并不意外李宸会与张柬之这些人联合,圣人已经把八十岁的高龄,如今又病重,很多事情说不好,要是不小心出了意外,可有遗诏?遗诏的内容又会是什么?要是张氏兄弟得到了个不知道什么鬼遗诏,说圣人要将江山留给他们兄弟呢?

    宋璟想到这些年来李宸处心积虑,可不是为他人做嫁衣的。时机成熟的时候,她该要为父亲讨回来的东西,便会毫不犹豫地去将其讨回。

    李宸笑了笑,忽然问他,“你后悔过吗?”

    宋璟一怔。

    李宸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其实这话问的她自己也觉得多余,她一直以来,不就是在此刻的到来的吗?等到母亲对朝廷的控制力下降,等待朝廷众臣对母亲的行径心生不满,不管是上官婉儿还是李敬业,甚至是墨家的信息系统以及如今日渐成熟的民间势力灵隐寺,她养兵千日,为的不就是这一天?

    李宸不后悔自己所做的每个决定,但每次跟宋璟说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不可避免地会想得太多。

    宋璟漆黑的眸子看向公主,看了半晌,伸手过去将公主放在桌案上的手握住,五指收拢,她的手便被他握在了掌心之中。

    “广平宋氏,从不曾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神龙元年正月,武则天卧病长生殿。

    以张柬之为首的一批老臣联合永昌公主、太子李贤以及相王李旦发动政变,张柬之亲自策反御林军首领,而李宸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朝廷名将程务挺、英国公李敬业尽数听她调配,后宫诸位宫女有上官婉儿打点,保证了宫外的兵力和后宫的接应。

    政变翌日,女皇武则天下令传位太子李贤,并令太子监国。

    政变后三天,太子李贤即位,武则天退为皇太后,迁至上阳宫。

    李贤即位后,恢复昔日李唐国号,恢复李唐官服、旗帜颜色。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