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8章 :歌尽风流(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宋璟回到公主府中,李宸正在书阁里陪宋煜练字。

    难得公主有这样的雅兴,驸马即便是忙得头昏脑涨,也要过去看看的。要知道,平时宋煜的这些事情,父亲在府中的时候父亲管,父亲若是在中书省忙得团团转,那么小宋煜的功课全靠自觉。幸好,宋煜从小在这些方面就十分自觉,即便身为母亲的永昌公主一直放养着他,他也能自己成才。

    宋璟还没走进书阁,就听到自己的儿子在问他的母亲。

    “阿娘,我听阿瞒说,我还有一个舅父,他如今已经回来洛阳了,为何阿娘还不带我去看他。”

    “你想去看他?”

    “嗯。”

    李宸略微沉吟了下,笑着说道:“再等一阵子,如今还不行。”

    宋煜闻言,便没有再说话。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跟母亲说:“我看到许多人都有阿兄阿妹,阿娘也有,为何我没有?”

    李宸的轻笑声响起,“怎么?你想要一个阿妹或者是阿弟么?”

    宋煜并没有正面回答母亲的问题,只是咕哝着说:“可别人都有,阿瞒也有阿兄和阿弟,我听阿瞒说起从前他在宫中的事情,因为有阿兄阿弟陪着,好似多闷的事情都会变得有趣一般。”

    “阿瞒如今是你太子舅父的儿子了,他已经没有阿兄和阿弟了。”

    在门外听两人谈话的宋璟:“……”

    还不等宋煜说话,又听到李宸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想起,“煜儿,你可得想明白了,若是你想要多一个阿弟或者是阿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阿娘日后能陪你的时候又更加少了呢。”

    “为何?”

    阿娘陪他的时间已经够少了,要是更少……小宋煜的眉头皱了下,看向歪在榻上漫不经心翻着书生和女鬼故事的母亲,三思再三思,然后蔫蔫地说道:”那就算了吧,煜儿也而不是那么想要一个阿弟和阿妹。“

    这回,倒是轮到李宸惊讶了,“你不是那么想要?”

    宋煜说:“太平姨母家的万泉长得虽然好看,可也太喜欢哭了些,麻烦!若是再有个阿弟,父亲又十分忙,若他不能像煜儿这样能自个儿看书怎么办?”

    李宸:“……”

    说得好像十分有理有据的样子,她竟无从反驳。

    在门外的宋璟听这对母子的谈话听得是哭笑不得,抬步走了进去。

    宋煜听到动静,抬眼,十分惊喜的模样,“阿耶,您回来了。”

    宋璟微微颔首,目光落在歪在榻上的公主一眼,随即移开,先是检查了一下宋煜的字,然后跟他提点了几句,就让他去找舒晔玩了。

    宋煜才离开,驸马就已经挤上了公主的榻上,将她手中的那本书抽了出来,翻了几页之后,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些书有什么好看的?”

    李宸整个人软若无骨地靠在了他身上,笑着说道:“煜儿似乎有些寂寞。”

    宋璟将她环在怀里,一目十行地看过她适才翻的那本书,有些漫不经心,“嗯。”

    他不咸不淡的反应让李宸有些莞尔,抬眼看向他,“你想为他添个阿妹或是阿弟吗?”

    宋璟徐徐低头,黑眸与公主盈盈秋水般的双目对上,眼底带着淡淡的温柔,“一切随缘。”如果教导得好,一个就已经足够了。宋璟觉得有宋煜就挺好,他自己便是独子,从来没有觉得独子有什么不好,虽然叔父宋世钊总是每日变着法子催他和李宸多生几个,可宋璟对这些事情,从不强求。李宸也有兄姐,驸马这些年来,越发地懂得他的公主为了她的兄姐们付出了多少。凡事皆有好坏,宋璟觉得如今这样就挺好。

    李宸微微一笑,头枕在他的肩窝,儿子一走,她就显得有些精神不济。

    “其实我觉得有煜儿就够了。”她轻喃着说道。

    宋璟没有接她的这个话题,只是一只手摸到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进宫跟圣人请安了?”

    李宸点了点头。

    宋璟没有说话,环在她腰间的手臂收紧了些许,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舒晔替我搜罗了一些上个月张易之找人占卜算命的证据。”

    占卜算命?

    李宸笑了起来,“他胆子不小,舒晔搜罗的证据是否足以让他定罪?“

    在大唐,只有皇帝才能占卜算命,其余之人,胆敢占卜算命,那都是死罪。张易之是仗着如今自己是武则天宠爱的男宠,就以为能上天了吗?

    宋璟点头,“只要圣人不从中袒护,这回必定能将他□□。”

    李宸听到宋璟的话,笑了起来,“我母亲不袒护他们?恐怕是驸马想得太好了。”

    宋璟闻言,墨眉微扬,“即便是圣人袒护,我也必定将他们办到底。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张易之和张昌宗这两个狂妄小子,睚眦必报,仗着圣人恩宠,与武承嗣武三思等人勾结,为了一己之私陷害忠良。我既为吏部尚书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岂会放任他们这般扰乱朝纲。”

    李宸听着自己驸马十分正气凛然的话,抿着嘴笑。

    宋璟见她半天不说话,俯首一看,却见她忍着笑的模样,他皱眉,“笑什么?”

    李宸仰起头,伸出食指刮了一下驸马的下巴,“没笑什么,只是忽然觉得驸马近日好似变得比从前英俊了许多呢。”

    宋璟:“……”

    李宸看着宋璟无语的模样,又笑了起来,原本在他下巴轻刮着的手指游移到他的脸庞。他的五官依旧俊雅,可是比起从前脸庞却变瘦了些,李宸皱眉,十分不快:“都快半年了,张柬之想要累死你吗?”

    张柬之刚担任昔日狄仁杰的官职时,各种事情尚且生疏,因此宋璟得跟前跟后陪着。如今都快半年过去了,怎么说也早进入状态了。

    宋璟将公主的手握住,笑着说道:“跟张相公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

    李宸想了想,也是,母亲即位之后,科举考试每年都要进行一次,官员的任命选拔都是吏部的事情,宋璟身为吏部尚书,要忙的事情自然也是很多。他一边忙着吏部的事情,一边还得跟张氏兄弟和武氏兄弟斗法,李宸光是想,也替他觉得辛苦。

    宋璟将公主的手放至唇边,轻咬了一下她的手指,“其实我没事,你别担心。”

    李宸叹息:“问题总是比方法多。”

    果然不出李宸所料,虽然张易之去占卜算命的事情证据确凿,可是武则天依旧想要偏袒他,此时朝廷中的大臣挺张派和倒张派的斗争也愈演愈烈,在宋璟说要将张易之一案审理的时候,武则天的本意是要将张易之交给挺张派的一个官员处理的,宋璟一听,那还得了,交给了对方,那不就意味着就是不用办了吗?

    宋璟急了,干脆直接跟女皇硬碰硬,当着群臣的面,朗声说道:“臣知圣人分为恩宠张氏兄弟,可此案臣非办不可,若是圣人归罪,璟虽死不恨!”

    武则天没辙,只好将张易之交给了宋璟。

    宋璟若是这般便能将张易之审了那未免也太容易了些,女皇这边解散群臣,将张易之交给了宋璟,回头就派了官宦去送特赦令,说女皇特别赦免张氏兄弟所有的罪行,不必再审。

    宋璟气得差点跳脚,怒声说道:“若我早知圣人有此一招,我适才便该一刀砍了这小兔崽子!”

    宋璟被武则天的举动弄得气急败坏,而以张柬之为首的朝廷众臣也开始对武则天有所不满。如今的武则天已经将近八十岁的高龄,身体精力都大不如前,最近一年,已经越来越少接见群臣,有时候首席宰相要找女皇议事也被挡在了宫门外,如今女皇的各种旨意,全部由张氏兄弟传达。到底是真是假,谁也不清楚。

    以张柬之为首的一批老臣开始忧心忡忡,如今张氏兄弟气焰冲天,肆意妄为,女皇年事已高,若是被这两个狂妄小子诓骗,如何是好?群臣如今已经有三个月不曾与女皇商议国事。

    这日永昌公主府中迎来而来贵客,来人竟是如今身居首席宰相的张柬之。

    张柬之前来,名曰要拜见驸马,实则要与永昌公主相见。

    公主在公主府的水榭中会见了张柬之,公主亲自煮茶,招待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宰相。

    张柬之是个实在人,见到了公主,客套了几句之后,便毫不避讳地跟公主打出了要“清君侧”的口号,要与公主商议如何联合太子李贤,以及宫中的御林军及后宫宫女,逼宫武则天,让她将帝位顺利传给太子李贤。

    李宸没想到张柬之会找她商量这样的事情,当即就愣了一下。

    她确实是在宫中安插了一些人手,将上官婉儿拉拢到她的这边来,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亲自将母亲逼下帝位。

    张柬之见公主面沉如水,也并不着急,只是十分安静地等待公主回应。

    李宸沉吟了半晌,才掀起了眼皮,问张柬之:“事关重大,永昌可否请问张阁老,此事与哪些人商议了?”

    老人家心思清明,一听公主的话,便知公主所虑,与公主说道:“公主放心,驸马不曾牵扯其中。”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