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3神秘而又危险的青茫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控心蛊是公孙贺心头精血豢养而成,且被公孙贺靠心念控制,控心蛊如果是公孙贺自己让它自爆而死的,公孙贺就不会遭受任何的反噬和创伤。

    但是现在,控心蛊是被沈叠箩给弄死的,公孙贺毫无防备,同时也遭到了反噬,在控心蛊与公孙贺切断心神联系之后,公孙贺心神剧震,心口剧痛之下,一下子就吐出一口鲜血来,随后,他才慢慢的缓过来。

    当然了,控心蛊不会给公孙贺造成太大的损伤,反噬之后,也就是一点点小小的内伤而已。休养了几天就好了。

    让公孙贺愤怒的,并不是控心蛊的死亡,而是通过控心蛊传来的那个女人的话!

    起先,他是不相信那个女人的话的。

    万蛊图谱和万毒图谱都消失数百年了,近一两百年间根本就没有这两本图谱的消息,月宫春同他说过,诡毒门这些年派了许多人去寻找着两本图谱的下落,但这两本图谱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完全失去了消息。

    其实,他之前在诡毒门的时候,也知道诡毒门的历任门主编写了这两本图谱,在很多年前,这两本图谱是诡毒门的镇派至宝,后来丢失了,那一任门主没有办法,为了谢罪,只能集合门中所有的长老将他们还记得的炼毒方法和炼蛊方法都写了一遍,做出了两本残篇来。

    可是,残篇又怎么能跟正版相提并论呢?

    所以,他对那两本残篇并不怎么感兴趣,虽然学了,但是被逐出师门时他还年轻,也没有学全,心里自然还惦记着,因此,后来在他建立属于他的七炎宫时,他就开始秘密用自己的力量在寻找这两本图谱的下落了。

    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乍然从这个女人这里听到说她有两本图谱时,公孙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诡毒门和七炎宫花了那么多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这个女人怎么就会有呢?

    但公孙贺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

    也许,这几百年间,这两本图谱都被一个家族给收藏起来了呢?若是被好好的收藏起来了,没有露出半点风声,他们自然是查不到的。

    而且,这个女人张口就能知道控心蛊的来历,还能直接叫出他的名字,不像是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的人,公孙贺还是愿意相信这个女人所说的话,何况,这两本图谱是诡毒门的至宝,也是他很想要的东西,这女人既然如此说了,他也是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啊。

    再说了,他对这个神秘的女人也很好奇,他很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而这个女人在传话之后就毫不留情的将控心蛊给弄死,这就说明这女人笃定他会去,也笃定了那两本图谱对他的吸引力,如此一来,他就更想去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了!

    想到这里,公孙贺拿出纸笔,将金陵有神秘女人拥有两本图谱的消息写在了纸上,并且写明他要去赴这个神秘女人的约,要去神秘女人所说的地点去会会她,看看这女人说的是否是真的。

    公孙贺的这封信自然是写给月宫春的。

    所以,他还在信上写明了要月宫春查完秦非邺的事情后速来金陵与他汇合。然后将这信封好,再用诡毒门特有的传信方式,将书信送往南州青茫山去了。

    做完这一切,公孙贺就去养伤了,他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然后等时间到了之后,用最好的状态去准时赴约,毕竟,就算这个女人再神秘,公孙贺也知道,这个女人是敌非友,不可大意。

    *

    秦非邺忙完秦允明的事情后,就趁着秦允明没有什么动静,便抽空去了一趟训练基地探望沈叠箩。

    沈叠箩见到秦非邺过来,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秦非邺看着沈叠箩瘦的尖尖的小脸蛋,倒是有几分心疼:“阿箩,给他们训练很辛苦吗?瞧你瘦的,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啊。”

    沈叠箩赖在秦非邺怀里,听他这话,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唇角,才笑道:“训练不辛苦,学员们才辛苦呢。不过这也都快到尾声了,最终考核要来了嘛,稍微强度也增加了一点儿,其实也没事的,过后就好啦!”

    “再说了,你看我瘦是瘦,但是我身体好呀,而且我每天吃饭吃肉是很多的,我也有好好睡觉啊,我就是忙起来了,不长脂肪嘛!”

    沈叠箩嘿嘿一笑,又凑过去低声道,“不过阿邺你放心,就算不长脂肪,该长的地方也一点儿没落下,要不然,你给摸摸,看看是不是又大了不少呀?”

    “贫嘴!”

    秦非邺忍不住嘀咕了一声,片刻之后自己倒是失笑了,沈叠箩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拉着秦非邺的手就往自己胸前摸去:“好好好,不贫嘴!那就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你,我的胸真的长大了哦!”

    伴随着沈叠箩的哈哈大笑声,秦非邺就这样摸到了她的……胸。

    某男摸到了,心念一起就忍不住,低下头又去亲亲,两个人嬉闹温存,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两个人不胡闹了以后,沈叠箩整了整凌乱的衣衫,却依旧坐在秦非邺的腿上,圈着秦非邺的脖子笑问道:“阿邺,你这些天都在查永西王的事情吧?查得怎么样了?”

    秦非邺搂着怀里的沈叠箩笑道:“事情都已经查出来了。”

    言罢,秦非邺便把查出来的秦允明意图谋反的事情同沈叠箩说了一遍,然后才道,“我前几日已经去过二哥府上了,提醒过他,要他收手,不要再继续下去,否则的话,那就真的是谁也救不了他了。只是也不知他听进去没有,但愿他能把我的话听进去吧。”

    沈叠箩道:“阿邺,你既然都查出来了,怎么不把这事儿告诉皇上呢?我觉得永西王未必会听你的话。他一心想要谋反篡位,一般都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你去劝他,也未必奏效,我觉得你应该把这事儿告诉皇上,皇上知道了,这永西王也就老实了,自然也就不敢乱来了。不过,这儿子要造老子的反,永西王肯定是少不得一顿惩罚的,但他的谋反也没有成为事实,想来,这惩罚应该也不会太重,约莫是让他长个记性就好了。”

    “阿箩,以父皇的性子,你觉得这可能么?”

    秦非邺默默看了沈叠箩一眼,抿唇道,“你跟在父皇身边这么久了,他是什么性子的人,你还会不知道么?他若是知道二哥意图谋反,就算未成既定事实,只怕也不会放过二哥一家的。所以这件事,我是绝对不能告诉父皇的,我能劝便要劝住,若是二哥当真不听我的,那就是他自己非要自寻死路了。”

    沈叠箩想着太初帝那疑心重,又心狠手辣的性子,也觉得自己之前的话是欠考虑了,而且,也想的太天真了。就算永西王的谋反没有成为既定事实,可他跟秦氏赵贵妃等人勾结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太初帝知道了这个勾结若是为了谋反,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永西王的。

    太初帝那种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态,沈叠箩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要看到老子杀亲生儿子,沈叠箩也有点儿于心不忍,所以,秦非邺的这个处置倒也相宜,永西王若是听了就此收手,那一切太平,什么事儿都不会发生了,若是不收手,那可就真的是自寻死路了啊。

    想到这里,沈叠箩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忙道:“可是,你不能说这个,那你怎么跟皇上交代呢?总不能说这么久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吧?”

    秦非邺勾唇笑道:“这个,我也想过了。其实,父皇交给我的这件事情,要查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只不过是我手上代管着碧霄阁,所以查起来才容易一些。但父皇并不知道这些啊。”

    “我既然在二哥那里做了好人,就没法子对父皇坦诚了。何况,我认为这件事我做的是对的,不论结果如何我也不会后悔,不过是从心所做而已。而且,不论我怎样回复父皇,二哥恐怕最后都难逃一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没有查到。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可若是二哥没有收手,那就真的是辜负了我的一番良苦用心了。”

    这些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