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2炮灰找好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控心蛊是用施蛊者的心脉精血豢养长大,成熟之后,就可以根据施蛊者的需求放入任何人的体内,控心蛊油走到宿主心脉之中后,宿主与施蛊者之间就通过控心蛊构成了一种微妙的联系。

    控心蛊最喜欢吸食的便是宿主的心脉之血,而且吸食的都是新鲜的流动血液,如今,沈叠箩将控心蛊取出,只用九公主指头内取出的血液浸泡,但这血液远远比不上九公主的心头之血,即使控心蛊在这血液之中也可存活,但这并不是控心蛊想要的,所以,控心蛊才会如此发怒,才会这样冲撞这个铁盒子。

    而且,让控心蛊发怒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施蛊者的愤怒。

    这只从九公主体内取出的控心蛊很显然已经将沈叠箩的话听清楚了,也就是说,施蛊者已经将沈叠箩的话听清楚了。控心蛊其实本身是并没有神智的,它如果不在宿主体内,就只有传声筒的作用而已,基本上不会对人有任何威胁。

    而一旦进入到宿主体内,才会通过控制宿主,来达到施蛊者想要达到的目的。

    所以,这只控心蛊这样发怒,也很显然就是施蛊者已经知道了控心蛊被人从九公主体内取出来了的事实。

    事实上,在金陵城某处客栈中住着的公孙贺,确实也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他很是愤怒,非常的愤怒。

    他的第一次计划没有成功,正在第二次计划酝酿的时候,居然被人把控心蛊给找出来了,他怎么能不愤怒呢?

    可是,现在没了九公主,只有控心蛊的存在,他根本没有办法看到是谁在说话,光听声音,也听不出来是谁,他只知道,这是个女人的声音。

    而对面的那个女人,却一下子就叫出来了他的名字!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计划有可能被识破了!这还不是最令公孙贺担心的,最令他担心的是,控心蛊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的从宿主身上被剥离出来,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九公主了,他可以感知到控心蛊跟九公主分开了,可是,除了诡毒门的门主和核心弟子,谁又知道控心蛊的秘密呢?

    据他所知,朝廷里的人,是不可能知道控心蛊的秘密的。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现在整个大秦都知道,七王爷把他给杀了,他明明已经瞒天过海了,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叫出他的名字来呢?难道,他还活着的消息,已经被朝廷的人发现了?

    公孙贺的心中飘过无数疑问,但是,他却想不出答案是什么。愤怒过后,公孙贺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公孙贺陷入沉思之后,沈叠箩这边的控心蛊也停止了冲撞铁盒子,但是它仍然张着带着粘液和血液的嘴,露着口器对着沈叠箩的方向。

    沈叠箩瞧了这控心蛊半晌,心里也想到了,自己叫出公孙贺的名字,不管这幕后之人是不是公孙贺,这人这会儿肯定也是摸不着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的。

    沈叠箩肯定不会对着控心蛊去解释这一切的,她试过控心蛊能传话后,也不说废话,直接就道:“不管你是谁,反正你能听到我说话就好了。”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能成功把你的控心蛊从九公主体内剥离开来吧?你应该也一定很好奇我会知道九公主体内有控心蛊吧?”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知道控心蛊只有你们诡毒门的门主和核心弟子才会知晓。其豢养方法也只有万蛊图谱上有记载,我原本以为,万蛊图谱从你们诡毒门消失之后,你们就不会豢养了,没想到还是传下来了啊。不过传下来也无妨。这个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想说的是,万蛊图谱在我手上,还有随着万蛊图谱一起从你们门中失踪的万毒图谱也在我的手上。”

    “我知道你们诡毒门一直都在寻找这两本图谱,你们一定很想要这两本图谱吧?十天后,在金陵城郊外,三十里处,那里有个废弃的村落,我们就在那里见吧,如果你有本事,就从我手中把这两本图谱抢走便是!”

    沈叠箩把该说的话说完,就将早已准备好的药瓶从随身的小荷包里拿出来,拧开瓶盖,将里头的毒水往铁盒子里倒,很快的,毒水淹没血迹,也淹没了那只控心蛊,鲜血混着毒水很快变成墨黑色,而那只控心蛊甚至都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被毒水毒死了。

    沈叠箩等了一会儿,让那只控心蛊死透之后,才连带着铁盒子一起给销毁处理掉了。

    董双和宋河把九公主送到观察室后就回到了手术室,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看着沈叠箩做这一切的事情。因为沈叠箩之前的嘱咐,董双和宋河都有了心理准备,看到沈叠箩跟一只虫子说话,也没有太过惊讶,仍是平常神情。

    等到沈叠箩销毁那铁盒子之后,宋河和董双才走到沈叠箩身前,道:“队长,十天后,我们跟你一块儿去吧!”

    沈叠箩摇了摇头,道:“不妥。这事儿可不是人多就能解决的。你们去了也不见得就能解决事情。而且,这是关乎我个人的事情,又是江湖之事,你们就不要去了。再说了,特战营那边的选拔也快要接近尾声了,最终考核在即,你们要盯紧那边,这边就不必跟着我去了。我自有打算的,放心吧,诡毒门的人伤不了我!”

    沈叠箩笑了笑,示意董双和宋河安心便是,她既然敢跟诡毒门的人提出这个见面的要求,就自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董双和宋河去了,说不准还成了她的累赘,所以,还是不去的好。

    再说了,她现在已经到了淬体期第九重巅峰了,马上就可以突破了。这次跟诡毒门的人见面,说不定还能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正好可以借机晋升。

    沈叠箩说不要他们去,董双和宋河也怕去了之后会给沈叠箩添麻烦,所以,也就不坚持了。

    见董双和宋河还穿着沾染血迹的手术服,沈叠箩便又笑道:“你们俩去换身衣服吧。等九公主醒了之后,就把九公主送回悦灵宫去,然后,你们俩就回训练基地去吧。”

    控心蛊已被取出销毁,该传过去的话也已经传过去了,九公主已经没有用处了,更何况,九公主一会儿醒来后就会成为白痴,即便是她想问些什么也问不出来了,只能送回悦灵宫去了。

    *

    自从秦时彦和沈叠箩把九公主带走之后,赵贵妃就一直呆坐在殿中,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更不肯睡觉,就那么面色灰败的一直坐着。

    紫琴瞧着心疼,劝了好几回,赵贵妃根本就不理会她,紫琴没了法子,只能一边垂泪一边在旁边陪着自家主子坐着。

    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敢出去找人帮忙,皇上还在禁足自家主子,悦灵宫上下出入都管理的比较严格,是不能随便出去的。

    想到这里,紫琴急得又是一阵掉眼泪,看着自家主子那样木木呆呆的模样,忍不住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平日里,瞧着皇后娘娘与娘娘也是十分亲近了,又是亲戚,现在娘娘出事了,公主殿下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却也不见皇后娘娘出来为娘娘和公主说句话,这算是哪门子的亲戚呢?便是不能雪中送炭,也不能像这样不闻不问的落井下石吧?”

    “可怜娘娘从前还跟皇后娘娘那样好,什么事儿都听皇后娘娘的,可如今呢,连自己遇到了事儿,便是亲姑姑也不来瞧一眼,到底还是靠不住啊!”

    紫琴说这些话纯粹是发泄,也是为赵贵妃不值,心里倒也没有指望赵贵妃会理会她。

    可过了一会儿,赵贵妃眼眶泛红,忍着眼泪却没有哭,只垂眸木木的道:“……皇上如今已经厌弃本宫和公主了,姑姑又怎么会来瞧本宫呢?姑姑原是个最会明哲保身的人,莫说如今沈氏对本宫和公主做下这些事情是得了皇上的旨意,便是皇上没有这旨意,就凭着公主误伤了皇太孙的事情,姑姑就不会来看本宫了……”

    “你还指望着姑姑回来救本宫么……你就别瞎操心了,姑姑啊,她是决计不会来的……”

    赵贵妃现在心如死灰,偏偏想起九公主又心痛如绞,让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可是想到死,她又有些不甘心,何况,小九日后就是个白痴了,她死了,又有谁能来照顾小九呢?

    一时间这么想着,赵贵妃的心就像是在滚烫的油锅里泡着一样,难受得要命。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