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章 雷厉风行的第一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火之国的都城毁了。

    城墙破败街道塌损,向外联通的道路也被毁的不成样子。

    北方那一条,垮塌于猫又的转体后空翻,东侧的则被五代火影凌空一刀,砍出了大裂谷的效果;西侧挨着人烟全无的大山,本就没什么人走,只有通向南方那条路,还算是好好的。

    而都城南边三百里开外的地方,就是新的木叶忍者村。

    路能断出这么巧合的状况,不是故意的就有鬼了!

    那一夜从城中犄角旮旯里能一下窜出来那么多木叶的忍者,可见平时的渗透工作做的也很到位,甚至于可能很早以前,这帮忍者就在计划着什么!

    因为木叶这毫不掩饰的幅咄咄逼人姿态,善后时大名果然咬死了不愿意迁移,他甚至没有出言要求木叶的忍者提供帮助——毕竟木叶自从划下了那块地方开始胡搞以后,一直就是个独立出去的自治区。

    都自治了还能怎么样?大名也没觉得自己脸大到还能支使的动这帮人。

    他的守护忍者十二士中,有几个是雷之国出身的,感谢忍者的雇佣制度,大名琢磨着发个通告,出价找几个雇佣组织来帮手就行。

    忍者的遁术用来建城很快,何况火之国都城的地基都还好着呢。

    “按例一国对一村,多少年的规矩了,现在火之国的任务沦,都落到要让他国忍村来接,这说出去……好像木叶脸上就好看一样!”

    因为没有非要求着木叶的地方,大名自然也不会强迫自己对这帮碍眼的人有什么好颜色。

    当五代目火影提刀追逐着那只猫妖远去之后,他对着那只男艳鬼冷笑一声甩袖而去,对满堂的忍者视而不见。

    哪怕是曾经担任他护卫的猿飞阿斯玛,也不过比别人少受一个白眼而已。

    天一亮,火之国大名府的任务就贴了出去,忍界各大忍村顾忌着木叶没有接茬,一贯不甩木叶的云忍,因为自家尾兽被五代火影赶了一路,轰轰烈烈的穿过国界线堵到了村子大门口,折腾了一宿才把封印仪式准备好,二位由木人因此精神受创,云忍也是手忙脚乱的不行。

    这一乱,自然也没空去管火之国的事情了。

    一般情况来说,委托人是大名府这种等级的机构,发的还是ss级价钱、b级难度的任务,应该很快有回复才对,哪知到了第七天傍晚,才有一个流浪忍者的雇佣组织接下了这个任务。

    最让人怄气的是,没有正规忍村接就算了,这个接了任务的雇佣兵组织看,排位也是三名开外的。

    大名一通脾气发完,侍从无奈开始给他解释:行业内部啊,自古老大老二就爱掐,木叶不接任务以后,流浪忍者可以做的事情陡然变多,抢生意嘛,自然会慢慢形成了组织,最近老三和老四捉对干了起来,老大跳出来主持公道,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老三和老四合起来掐老大,掐到最后两败俱伤,被铁之国的军队一锅端了。

    “那第二呢?”

    侍从苦着张脸,回答:“排第二的那个,大约也自顾不暇了。”

    大名只当第二也被底下的组织掐散了,然而事实上,侍从没直说:其实排第二的那个雇佣组织,他们怀抱着热血和希望,搞革命去了!

    ==========

    因为木叶的忍者一直盘桓在城内,大名眼不见心不烦只在府内呆着,等他心情好一些,上街去巡视的时候,才发现都城已经大变了样貌。

    忍术神奇,建筑只会从坏变好,然而整座城池本身,却在半个月内迅速的病入膏肓。

    叮叮当当重建的区域人口稀少还能理解,怎么连没遭什么大灾的街区……都没几个人?

    “这是怎么了?”

    大名心口一凉,总觉得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人呢!”

    他呵斥着手下:“人都到哪里去了!?”

    从城北走到城东,街上的行人稀稀拉拉,商业街上开门的摊子还没有原先的三成!

    侍从支支吾吾的没有回答,工作中的忍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大名看着寥落的城市,眼前五颜六色的光团一通乱闪。

    稳了稳心神,胖老头也不管身边人的追随,跌跌撞撞的往都城的南面跑。

    这是都城唯一还能联通外部的城门了,火之国大名站在城墙上,地下裂了个口气的大门已经失去了作用,一道断断续续的人流,就如同蠕动的长蛇一般,悄然的行进在远通山林的大路上。

    队伍里很少有孤身一人存在,大都是拖家带口的,用推车的也很少,一眼看去,连简单的马车都有好几架。

    全是小有身家的民众!

    一座城市里,扎根最深的是最底层和最高层,流浪者、乞丐或是其他不思进取的存在,他们生活在繁华城市的角落里,依靠上层人士兴起的一点赏赐过活,没有任何向上的*,如同皮上的汗毛一样。

    而上层的贵族盘根错节驻扎许久,如同城市的骨架一般不可转移。

    这两个阶层之间的手工业者、小商人和劳动民众,才是支撑城市运转的血肉。

    大名从不担心木叶,就如同五大国的大名府从来都没担心过忍村一样——哪怕武力再吓人,归根结底,忍者就是个没有根基的群体,他们的制度不健全不完整,根本无法自给自足,从来就不具备和一个完善国家机器抗衡的能力!

    要不是确实武力出众,忍者这一小撮人,怎么可能和国家叫板?

    五代上台后的木叶之于火之国,不过是从忍村变成了个大型集团,把生意从出卖武力变成了卖别的东西。

    什么游戏产业、什么风靡五大国的故事,自古以来这种产业最不稳定,随便一道封禁令就能打的它七零八落,哪有真实的生产资料有可靠价值?

    不止火之国的大名这么想,自从木叶不走寻常路的开始无视大名府以后,满世界的人其实都在这么想。

    了不起他认个怂,让木叶变成个自治区呗——然并卵,就算自治了,木叶还是要交税的。

    事实上,如果有人想以这一点来嘲笑木叶、甚至试图用这个来打木叶的脸时,他大概会非常失望。

    因为五代火影很大可能会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告诉他:“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大名看着这长长的队列,只觉得耳边一片模糊,似乎他的血肉也如同这座城池一般,被人一刀一刀的割下,一点一滴的挤压着离开身体,被掏的空空荡荡只剩皮囊……

    “她这是要干什么!?”

    大名让这口气憋的眼前一黑,咬牙切齿的几近失去理智:“他们怎么敢?!”

    那一道联通木叶和都城的路,就是被插|进血管的输液器,那些不断前行的人群,分明是他领地的血液!

    ——这是要抽空了他的城池,去养那个全是忍者的破村子吗!?

    “不然呢?”

    五代目火影坐在舒适的办公场所,面前放着统计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