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4章 日新月异的第二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许久没有码过字了,玉江一时还有些怀念手感,她目前的第一要务是传播信仰——也就是营销她自己。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事情和她没关系了,但不代表她就不能写点啥了不是?

    毕竟还有个卯之女神等着她呢。

    她对于这个世界的记忆有两部分,后面一部分就是这个阶段出现的,而前面的一部分,却来自于一千年以前。

    当时高千穗玉江是借宿在神树上的一颗果子,因为知道自己是外来的,一般还会小心翼翼藏到树叶后面,那个理论上应该算是她姐姐的真·神树果实,被远道而来的外星公主吃掉了。

    然后外星公主得到了查克拉,平定战乱成了女王。

    直到公主和她两个儿子打起来、进而让神树变成十尾暴走那一刻为止,高千穗玉江都安静的藏在枝桠子里,淡定的吸收着神树从大地上掠夺而来的能量。

    这个故事要怎么讲呢……

    高千穗玉江敢下这个决定,就是保证自己绝对可以办得到。

    讲道理,【狸猫换太子】这个事情,主要是说谎得到那个人你得有自信,何况类比起来也并不是狸猫和太子那么大的差距。

    【吞噬查克拉】、【不死之身】,除了【瞳术】实在没辙,追根溯源起来,高千穗玉江和辉夜身上的气息和力量属性,应该有八成都是相同的。

    毕竟辉夜被地爆天星打成月亮的那一天,正是高千穗玉江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潮汐作用的影响下,先一步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

    但在此之前,她们的起源是一致的。

    那种名为【吞噬】的能力,正是源于离开了枝桠的果子、对于营养的追求。

    而把她供奉成这个样子的,就是大筒木辉夜。

    外星的公主为了对抗有朝一日到来的敌人,每隔一段时间就送大量的活人去神树作为你供奉,通俗意义上来讲,那些人终将死去,被做成了一种没有灵魂的、名为白绝的东西。

    而彼时挂在树梢上的那颗果子,主要吃的就是他们弥漫出的生气,和转化为白绝死去时,逸散而出的灵魂。

    虽然阴差阳错了,但事实上,大筒木辉夜也是高千穗玉江的供奉者。

    浮春之乡的妖怪们中间,有些年老近死的老妖怪,正是其中最精明的一波。

    当年,他们会对主人主动抢夺神格这件事袖手旁观,甚至于在背后推波助澜,不说别的,正是因为浮春之乡的主人,这个名为高千穗玉江的女人,完全就是因为供奉而出生的。

    神明这种东西,说到底也不过是愿望的具现化。

    天神出生于世界最原始的造物,也就是在高天原上已经不再现身的众多大神明们。

    再退一步,便是随着人类诞生,被供奉而出的神明。

    而排在最后的,就是抢夺神明的神格、实行神代而出现的代神,还有死后接受供奉、灵魂转换而出现的人神。

    这些虽然也可以称之为神明,但就根本性质而言,比因供奉而凝结出神体的神明要差上不少。

    高千穗玉江本来属于第三种,但在浮春之乡那些老妖怪的眼睛里,她其实属于第二种。

    在十二国,供奉里木才可结得胎果,她之所以会诞生,是因为供奉和祈愿。

    窟卢塔族曾经有块浸了血的石碑,当年那一族要死绝了时能把她召过去,明显就是曾经有过联系。

    依照窟卢塔族的赞美诗来看,除了天上的太阳和月亮,还有点地上的绿树。

    ——他们这个族群,在供奉自然的时候所选择的借代物,很可能也是一棵树。

    再进一步说,高千穗玉江很可能也在上面挂过,作为神物,被削掉了一块皮,变成了那个什么开启神坛的钥匙。

    她的第一步成长,也来自于供奉,甚至很可能就是古老部落最常见的那种——血祭。

    接下来,是这个拥有忍者的世界。

    辉夜姬用长久的供奉,教会了饥饿的【她】除了吸食鲜血之外,还可以吸食灵魂,吸食支撑这个的自然之力。

    毕竟在传说中,神树本应该是滋养大地、守卫大地的东西,可蛤|蟆国的那只蛤|蟆却告诉大筒木羽村,说神树扎根以后,本来弥漫在世间的自然之力,慢慢变得越来越少。

    ——大概是因为……被她吃掉了吧。

    神树因为辉夜姬的愤怒和悲伤化作十尾,那颗果子随着战斗的终结,被挤除了这个世界。

    十尾惨被封印,神树枯萎,被吞噬的灵魂随着力量冲突都被吐了出来,白绝重新变成了人类。

    形象点说,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茁壮成长的高千穗玉江桑,被强制性的洗过一次胃。

    于是精神萎靡的果子精小姐不断的移动在黑暗的空间夹缝中,并在枯萎之前,飘浮着流落到了一个四季花开如雨的理想之乡。

    那就是浮春之乡。

    到达浮春之乡时,她的第一反应依旧是像神树一样吞噬支撑世界的自然之力,然而比起下手斩草除根的大筒木羽村,那些愚昧或是聪慧的妖怪,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用鲜血和灵魂,把饿惨了的她给喂大了。

    那同样,也是一种供奉。

    这颗胎果形成胎儿的时间,跨度也许要以千年来计算,但这漫长的时光里,这颗果子一直都被供奉着的。

    直到胎儿成型,胎果脱落,寄宿于女人的体内,成卵果出生为人。

    高千穗玉江,本身就是一个被供奉出来的东西。

    她的身体,从一开始就是因祈愿所诞生的——仔细说来,和山间的神像没有多大区别。

    所以她,其实是可以为神的。

    随着恢复的日子越来越长,高千穗玉江能感觉到一些细微的变化。

    时间越久,变化就越清晰,比如舜国还是她的国家,到目前为止,天道还判她在位。

    十二国的农桑全看君王,君王在位就五谷丰登没病没灾,君王失道则寸草不生妖魔遍地,君王,是国家生机的具体体现。

    舜国别的没有,徇王的脑残粉特别多。

    虽然隔着世界感觉的不是很清晰,但是到了现在,高千穗玉江完全能体会到舜国给她带来的信仰。

    千岁的部分算是她有意引导,而木叶,从几十年前就有给村长刻雕像挂村口的习惯。

    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她所在的没一个世界,接收到的每一个身份、都正好是个可以大范围接受祈愿和香火的活儿。

    想到这里,五代目突然觉得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木叶村头雕像的水平也要求太低了,还是努把劲,在这个世界也搞一次神代好了。

    代谁呢?

    前面说过,大筒木辉夜。

    具体实施方式她已经想的差不多了,不过要等她记忆中那坨黑不溜秋的东西出场才好——如果离开前的最后一眼她没有看错的话,大筒木辉夜在上天之前,确实吐了一团黑泥下来。

    所以回到自我营销的第一步——你要先给自己套上一个身份,并且让着个身份被大众熟知并且接受。

    然而因为不孝子洗脑太成功,现在的忍界群众,只知道有六道仙人,而不知道有卯之女神。

    所以还是先推广吧!

    千岁老师大笔一挥:《忍界前传:神树之殇》

    希望能快点写完吧——要是被自来也看到,说不定又被没收了……

    回头再改的妈都不认得,加个三角恋的感情戏,那可就氢气了!

    前传,也是要取材的。

    高千穗玉江被月亮顶走的时候,根本没看到后续发展。

    在她的印象里,所谓的【兄弟二人】应该是大筒木羽村和大筒木羽衣,而按照后来宇智波斑在山洞里给她上课时教她的话,所谓的兄弟,指的则是千手和宇智波的先祖,也就是大筒木羽村的两个儿子。

    妈和弟弟都失踪,大筒木羽村成了六道仙人。

    很好,这很运筹帷幄,当年一定也是洗脑界一把好手吧?

    抱着看到同道中人的一点微妙好感,千岁老师的本子写到一半,卡壳了。

    按忍界的传说,忍宗应该出现了,高千穗玉江对着这段苦恼了许久,决定还是找人取材去吧。

    对,找宇智波斑去。

    理智的、强硬的要求和她冷战的宇智波斑。

    ==========

    高千穗玉江半夜翻进宇智波大宅的时候,木叶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睡了。

    说大部分,是因为宇智波家其实有不少人根本就没睡——高千穗玉江跳进院子的时候,一个兔子眼的老头正笑呵呵的站在墙角。

    讲道理,能瞒的过神明的感知,已经算他很厉害了,结果高千穗玉江还没开口说什么呢,老头冷笑一声摆了摆手,转身走了。

    高千穗玉江双手抱臂站在院墙地下,突然觉得……此地是不是有诈?

    结果还没有一刻钟,老头端着个托盘就回来了,两个锅巴饭团配着两碗热汤,还有一碗奶糊糊。

    老人家长的特别凶,但语气还行,把东西往她面前一递,冷冰冰的说:“吵醒了佐助就给他喂点吃的,小东西要是没醒,别刻意叫他起来,东西放着就行,明早有人去收。”

    一时之间,高千穗玉江简直怀疑自己这是不是翻墙进了对家的院子——这一副自家小孩儿破了门禁被逮到的画风是怎么回事……

    装的这么像家长小心千手明忠来咬你哦!

    十分钟后,宇智波鼬的卧室。

    高千穗玉江双腿盘起坐在垫子上,宇智波鼬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靠在她怀里,鼬的怀里,还很精神奕奕的宇智波佐助锲而不舍的伸手去够他哥的头发。

    半空中,宇智波斑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哈气,看着玉江的眼神格外的不耐烦。

    没等玉江问为什么,他张嘴就一句话:“你先哄哄他!”

    “哈?”

    “我让你先哄哄他!”

    斑撇嘴:“都几点了,小东西早该睡觉了。”

    玉江与之低下头,轻轻的拍了拍鼬的发顶,本来都迷糊了的小男孩瞬间就清醒了,努力的眨了眨眼睛,又把一个劲往下滑的佐助往起揽了揽。

    他一直是个特别理智的小孩——就如同他每次都表现的很礼貌淡定,哪怕高千穗玉江后来基本不掩饰和半空中的某些不可见的东西说话,鼬也可以很淡定的只专注于自己想喜欢的事情——比如吃她带来的零食,比如陪佐助玩揪头发的游戏。

    不该看到的,当做没看到;不该知道的,当做不知道。

    感觉到了对方对你的好,毫无芥蒂的回报同样的好就行了。

    宇智波鼬,一个哪怕只有五岁、就已经活得如此哲学又清新的贤者。

    比起没见过几次奶团子,明显是这种识相又乖巧的小孩子更招玉江的喜欢。

    而与之相反的是,宇智波斑他,好像格外的关注小的这个。

    很早以前提到过,人类的人体容纳灵魂是有界限的,三岁以下的小孩子本身太过脆弱,被成年的灵魂介入之后,自己的灵魂很容易被挤碎。

    即传统意义上的夺舍、鬼上身。

    而小孩子过了七岁,发育到了某个阶段、灵魂和身体完全契合以后,外来的灵魂就无法再插入了,甚至于很容易被直接碾碎。

    宇智波斑寄宿在能宇智波鼬体内,靠的就是微妙的血缘关联和年龄。

    依照体质来看,宇智波佐助是个很适合的孩子——对,就是夺舍的那种合适。

    他的身体格外的适合宇智波斑的灵魂,但是斑却从来没有想要这么做过。

    高千穗玉江以为这是他身为先祖良心未泯,后来等她拿着那本编年体的史书开始研究剧本了,她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在意,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玉江轻轻拍着鼬的后背,头也没抬的问道:“我看楼下大堂里多了道帘子,还贡了那么大的一个盒子,宇智波最近怎么了?”

    鼬同样没有抬头,眨着眼睛辨认了以下,觉得这句话应该不是对他说的,所以若无其事像后靠了靠,倚在了玉江的怀里,闭上眼睛作出准备睡觉的姿态。

    精神奕奕的佐助小朋友伸手就开始拽他的头发。

    宇智波斑在半空中盘腿最好,看着高千穗玉江的眼神有些一言难尽,沉默了许久,最后冷笑一声。

    他说:“底下贡的,是我的骨灰盒。”

    玉江拿他这个表情没辙,又想着九尾那天,自己强行逼他万花筒了一回,依照他一【被特定人群】撩就炸的性格,还肯理她就算不错了。

    所以玉江手上继续哄小孩儿,嘴里好声好气的答应了一个:“哦。”

    宇智波斑都快让她气笑了。

    这真是宇智波斑最讨厌的一种天赋了。

    当年千手柱间也是这个样子,不论谁的错,争论起来总是满不在意的笑着,包容的仿佛你说什么她都听着,而对应看来,不论谁对谁错,激动的跳脚的那个,总像是不讲理的样子。

    木叶初建的时候,大部分对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评价,完全处于两个极端,甚至于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忍术之神是个脾气很好很包容的人,而宇智波斑,就是倨傲到整天闲着没事欺负老实人的那个反派。

    哪怕柱间天天说他温柔,说斑会发脾气是因为我错了,但却行没有人相信过。

    所有人从不否认他们关系好,但在大众的理解中,这种好是精神上的共鸣,不代表这俩人可以长久的相处到一起去。

    ——千手柱间自己无意识,斑虽然经常被他气到胸闷,到底也知道柱间就是这么个人!

    这小丫头呢?!

    全是故意的!

    宇智波斑到现在都没忘,那天晚上她是怎么一言不合就上手生拉硬拽的。

    他一个幻术系出身的宇智波,被人直愣愣的把持了精神世界,满眼不耐烦的借由他的力量,施展了一个他自己并不想要施展的术,结束时低头的那个动作,更是让人觉得陌生的不行。

    宇智波斑讨厌熟悉的东西陡然变得陌生的感觉。

    ——比如坚定与他刀剑相向的千手柱间。

    ——比如有那么一刻,看着他的眼里全是不耐烦的玉江。

    他把一个小丫头,从不会说话的小傻子,教成了能把半个忍村捏在手里玩的大姑娘,可不是为了她那么一低头时,冷笑中带着呵斥的神情。

    她怎么敢呢!?

    “这和敢不敢关系不大吧。”

    又来了……

    宇智波斑周身的气场陡然变低,半空中漂浮着的身影简直被气到模糊。

    十三岁的女孩子身量已经长得很高了,她自然的抬手抚了抚耳畔的头发,笑容中有种斑最反感的从容。

    像是看透了他在想什么一样、像是真的在包容着一样,她说:“斑桑你脾气真臭啊,脾气不好就算了,这么好看懂……合适吗?”

    ——只要有一点不顺心,连头发丝翘起的弧度,都直白的写满了不高兴。

    秋天的夜晚总是不太安静,将死的蝉拖着长长的腔调鸣叫着,微风拂过树梢,飒飒的声响提示着夜雨将至。

    屋内,月光被窗框挡住了一半,斑冷笑了几声,突然开口问道:“你是谁?”

    “嗯?”

    宇智波斑的气场从压抑变得风雨欲来,乍起的杀气哪怕没有实体,也不损他曾经忍界最强的威名。

    “我问你是谁。”

    他的语气毫不遮掩,□□裸的全是威胁:“我家那丫头,你给弄哪儿去了?”

    高千穗玉江跪坐在窗口不远处,怀里揽着宇智波家出品的小朋友,她在阴影里,而飘在半空中的那道鬼魂,却暴露在月光下。

    黑发、雪肤、红眼。

    一个保持着死时样貌的青年人,不论年龄几何,永远都是这幅张狂到理所应当的样子。

    月光下,锐利的红色刺眼的一塌糊涂。

    高千穗玉江往后仰了仰身子,一手闲适的撑在背后,突然的就笑开了。

    冰凉凉到暖洋洋,从兴味盎然、变成了一种溢出来的、真实的笑意。

    笑了半天,她终于停了下来,就着这个仰起脸的姿势,勾着嘴角弯着眼睫,神态黑的带着股抹不去的慵懒和欲气。

    “战场玫瑰宇智波,倒也名不虚传了。”

    这句话说完,她放开手坐了起来,不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