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大结局(下)此生无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呐呐,这里就是钥匙所在的地方啊,感觉还不错呢。”一个小女孩从私人所属的专机中缓缓走下,身上做工考究精致异常的公主裙让那巴掌大的小脸分外晶莹可爱。

    “不要乱跑,等哥哥一起走。”另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跟在其身后,相比起小女孩精灵古怪笑容可掬的模样,男孩就显得有些酷,一张小脸带着说不清的严肃,俨然是一个小大人,却格外激起旁人的母爱。

    “请小心。”身旁穿着黑色连衣裙,耳畔戴着蓝牙耳机的女子谨慎地看向周围。

    “不要这么担心啦,谁都不会知道我们带着钥……”女孩笑眯眯地开口,话还未说完,小口却被旁边的哥哥掩住。

    “嘘,妈咪说这件事不可以告诉别人。”

    小女孩有些无辜地掰开男孩手掌:“可是我们周围没有别人啊。”

    “这个、隔墙有耳嘛,总而言之,我们快点去银行吧。”小男孩点了点头,似是赞同自己的观点:“走吧!”

    苏蕊看着两人,脸上满是宠溺,少主的宝贝们真是可爱爆了,不,现在龚女王已经将位置彻底传给少主,所以应该称呼为……新一任女王陛下咩?只是风华觉得这个称呼太过奇怪,反倒还是让周围的人用少主称呼她。

    只是……

    “让那两个小东西独自带着钥匙去银行,你真的能够放心吗?”冷光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懒洋洋地开口,完全没有在大荧幕上艳光四射的模样,却显得格外诱人。

    “他们已经很大了。”风华笑着看向这位女酒鬼:“何况谁能想到我会将这样的东西交给他们呢?”

    冷光扁了扁嘴:“你这当母亲的还真是狠心哎,不过软软作为我未来的儿媳妇,如果因为这件事遭遇什么危险,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风华哑然失笑:“放心,这两个小家伙在我身边不知道经历多少风浪,当初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不平静,向来只有他们祸害别人的份。”

    想到软软与团团大相径庭却一样可爱的俏模样,冷光心简直柔的和一滩水似的,恨不得让自家笨儿子早点将媳妇娶进门,好让自己天天揉揉小姑娘的脸蛋。

    “阿切!”小名软软的姑娘忍不住摸着鼻子,旁边洁癖却自幼宠爱妹妹的哥哥递来手帕,关心地拍了拍软软肩膀。

    “感冒了吗?”

    “没有,只是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呢。”小姑娘说话还带着软萌萌的小奶音,句末微微翘起的尾音让周围的人双眼都变成桃心,恨不得将小姑娘搂在怀中好好的亲热一番。

    “周围人的心思一下子变得好奇怪。”团团轻声嘀咕着,继承自秋冰的天分让他可以轻易感觉到旁人的心思,虽然没有父亲那般准确无误,但也可以大致判断,比如……现在就能感觉到四周大人心中对妹妹的遐思,简直太可怕了……

    苏蕊轻笑一声,这两个人出生时就得到万千宠爱,好在二人在风华与秋冰的教育下并未养成什么飞扬跋扈的性子,哥哥起名为秋一凡,因为他的父亲秋冰希望孩子能成为一个平凡人,虽然这样的愿望注定实现不了,这孩子从小就在很多方面显出卓越天分,身体素质远远超过同龄孩子,秋冰甚至准备等孩子年龄稍大就将他扔到兵营历练,只是目前还在征求孩子母亲的同意,一凡的个性更像父亲,有着天然的威严,也能很好表达出自己的喜好,虽然有点小洁癖,但看起来是个十足的绅士,从小就知道照顾妈妈以及妹妹,至于爸爸……一凡相信他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妹妹秋念慈,这个名字为风华所起,念慈二字是为了纪念上一辈子的生活,尤其是早早逝去的母亲,当初两个孩子一出生看起来就格外晶莹可爱,软软小小一团,所以小名就分别起了软软和团团,而念慈的性格也和软软两个人颇为相近,总是给人甜美而温软的感觉,靠近点就能感觉到这孩子可爱而乖巧的笑容,一颗心都要化软了,虽然年龄才刚刚三岁,但已经不知道被多少家预定想要成为未来的媳妇,其中冷光家那小子的上岗可能性最大,当然,风华向来主张自由恋爱,号称绝对不会干预儿女以后的婚事。

    此刻软软和团团两人携手,靠着比自己整个人还高的柜台,同时一眼,不约而同地用英文说道:“不好意思,请问……”

    几乎同步的声音,不同的是团团的话语带着严肃和认真,而软软的听起来就格外可爱。

    “你们好。”

    工作人员很快搬来两个高脚椅,想要抱着两位小朋友坐上去,团团用眼神拒绝了旁人帮忙,单手撑着垫子利落跳了上去,动作标准犹如模板,绝对的潇洒帅气,而软软毫不犹豫地张开双手,乖乖地被职员姐姐抱上了椅子,不忘用英语说一声谢谢。

    面容年轻的女职员只觉手中的小孩分外甜软,靠近就有一股天然的奶香味,小小的身子乖巧依靠在你的胸前,到了最后女职员简直不忍心将她放下来,素来单身主义的她甚至有着结婚生子的念头,啊啊啊,真是太可爱了,好想抱回家啊。

    团团警告性地看了眼女职员,从袖口抽出另一条素白手帕,仔仔细细地擦拭着妹妹之前抱住女职员的手掌,女职员尴尬地抬了抬手,这个妹妹好可爱,不过哥哥……气势好盛,延生让自己这样的大人都会心悸啊。

    “两位小朋友,请问你们来干什么呢?”

    柜台的工作人员笑眯眯看向两个人,以为这是纯粹来玩的外国旅客,应该是华夏的小孩子吧,看起来真是漂亮的过分,好似橱窗中的两只陶瓷娃娃,不过她们可没有丝毫轻视的意思,看两人身后的保镖队伍,就知道这两位小朋友的家世不简单,何况这些职员受过严格训练,就算一个乞丐来到银行,也能收到宾至如归的服务。

    “这个。”哥哥将脖颈系着的红绳慢慢拉起,露出钥匙的一截,工作人员立刻色变。

    “不好意思,我让经理来接待。”

    周围还有其他的顾客,之前也与几位职员一样,以为这是在家长默许下来见见世面的孩子,只是看样子好像是重要客户呢。

    “这两个孩子似乎有点眼熟。”

    “怎么可能,应该是华夏人吧,以前不可能见过。”

    西方人多多少少对东方人种都有些鉴定无能,因此有人说出熟悉这个词语的时候,很快就有人站出来反驳。

    “但是真的很熟悉,啊,对了,我好像看过报道,这貌似是世界影后华凤的一对儿女呢。”

    “天哪,这样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华凤小姐的《戏子》我已经看过不下五遍,家中还有珍藏版影碟,前两天米国最大的娱乐周刊登出这两个小孩子的照片了呢。”

    “好期待华凤小姐的新作品喔,我都等得……用华夏的话来说就是望眼欲穿了,华凤小姐自从去年参加米国最火的明星演技竞赛的娱乐节目并且打败上一届冠军以后,好像最近都没有什么新的活动呢。”这个说话的人一看就是铁杆粉丝级别,甚至专门为了华凤去学习中文。

    “我倒是听说华凤小姐会在婚礼上宣布下一步的计划,好期待哦。”

    “对啊对啊,当初华凤小姐说过,等家中的宝宝三周岁的时候,就会正式地补办婚礼。”

    之前因为两位宝贝身份好奇的人们在认出软软和团团后立刻变身为狂热粉丝,几乎将银行赌成新闻发布会的现场,苏蕊看到这样的状况不禁露出无奈表情,少主之前一直不愿意曝光两位宝贝的长相,只是跟拍的狗仔络绎不绝简直就像嗅到臭鸡蛋的苍蝇一般(团团看了苏蕊一眼,这是什么比喻),最后少主实在懒得解决这些源源不断的麻烦,索性将两个孩子的照片公诸于众,现在记者的确少了,但随之而来两位小少主的麻烦也更多了。

    “每次都是这样,全世界都有妈咪的粉丝。”团团皱着眉,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妹妹,软软还是那副天真无邪的可爱模样,一脸纯真懵懂简直要萌化众人的心。

    “是啊,陆域叔叔说,他现在也比不上妈咪的影响力了呢,啊,对了,路易斯叔叔总说陆域叔叔过时了,过时是什么意思呢?”

    听到妹妹的话语,团团不禁面色一变,严肃地说道:“以后离两位叔叔远一点,他们会教坏你的。”

    按照妈咪的话语,两个人之间时刻上演着误会与反误会的泡沫剧戏码,周围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是吗?”软软眨眨眼,还有点弄不懂原因,是不是因为路易斯叔叔总是将陆域叔叔摔在地上呢,妈咪说过,打架不是好孩子,除非你有能力将对方一次性打服,让他再也不敢来找你的麻烦。

    “不好意思,请让一让,他们是我们银行的重要客户。”

    经理的到来终于让人群驱散了……一个小小缝隙,等他艰难地挤到两个孩子身前,西装都变得皱皱巴巴,领子也烦乱地竖起。

    许久之后,当两个小家伙终于在经理恭敬的目光中走入那个房间,面对一排排冰冷而高大的保险柜,好似面对着令人觊觎的坟墓,滋生尘世多少贪恋的心念,两个人互相对视,只觉得手中钥匙烫的吓人,好似,沾惹了无数新鲜血液。

    “妈咪让我们把东西拿出来吗?”软软眨眨眼,看着哥哥准确找到属于自家的那个柜子,将三支钥匙完美拼合在一起,缓缓按了进去。

    “让我们自己决定啦。”团团眼睛不眨地看着柜子,直到听到咔哒一声,柜门缓缓打开。

    “这些是什么,圆圆的、亮亮的。”

    “还有好多画,咦,这个是雕塑吗?”

    两个小家伙此起彼伏的声音在空荡房间中响起,经理恭敬地等在门外没有进入,密封良好的房间甚至传不出声音。

    ……

    “所以你们没有将东西带回来咯?”风华面上挂着风淡云轻的微笑,虽然她清楚明白自家儿女口中“圆圆的”、“亮亮的”以及那些名画雕塑的价值,但却并不愿意让那些东西现于尘世,财富永远是挣不完的,对他们这个阶层来说,再多的财富也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能够重生一世,风华心中本就充满感激,更是不会在意身外之物。

    “是呀,好多东西,我们带不出来呢。”软软小奶音轻声响起,张开双手朝向风华身旁的男人:“粑粑抱抱。”

    或许在她的眼中,那些东西还不如自家爹娘的怀抱更加诱人吧。

    团团与妹妹不同,来自于父亲的天赋与直觉让他能更好感受世间隐藏的险恶与飘摇风雨,太过巨大的财富只能让自家在旁人眼中更受嫉妒,这也是他没有让苏蕊阿姨进入密室陪他们一起的原因。

    “真乖。”风华抱起儿子,亲了亲那柔嫩好似果冻般的可爱小脸,那边女儿露出明媚笑容,惹得风华凑过去又亲了一下。

    这是一个考验,是风华给他们出的第一题,龙子本贪财,小孩子在出生时也会更偏爱造型精美亮晶晶的东西,好在自家两个小家伙对这些不甚感兴趣,看起来……日后倒是很有抵御诱惑的能力。

    “妈咪,路上总是有人问我们,你和爹地是不是要结婚了?”

    软软搂住自家爹爹的脖子,秋冰小心翼翼地托住女儿,无论抱了多少次,那种来自于血脉的亲昵与温柔都让他心存敬畏,每一次看到这两个小家伙,他都会无法遏制地想到心爱之人当初所受的痛楚,那般刻骨铭心,让他无法忘怀心生感激。

    秋冰上扬的狐狸眼满是温柔,此刻在他的面颊再也寻不见当初的冰冷与孤傲,雪山狼王有了后代后便褪去满身的冰碴硬刺,只余下满肚柔暖交予身旁的家人。

    “是,我们补办一次婚礼吧。”秋冰看向风华,直到现在这依旧是他心中不变的女孩,他感激她、爱慕她、宠着她,这份心情大概直到年华逝去也会依旧在坟墓闪烁吧。

    “婚礼,说起来我都忘掉这件事了呢。”风华逗弄着怀中的儿子,团团颇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往日严肃的面颊也变得绯红,这种呆萌的感觉与他的老爸颇为神似。

    “我爱你,爱你们。”秋冰一只手抱着女儿,另一个手揽住妻子腰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秋冰已经能熟练表达出心中爱意,风华将头靠了过来,男人的肩膀还是那般可靠,一如往日,一如初见。

    ……

    婚礼当日,风华选择了凤冠霞帔这样古典的装扮,陈家两兄弟十分用心地将酒店装点的古色古香,甚至专门请来某些对历史颇有造诣的教授研究整修,耗费大价钱装扮成古代高门的模样。

    这一场婚礼被万众瞩目,虽然推迟三年,但热度不降反升,甚至被称为继那一场王子王妃的婚礼后更为震撼的世纪婚礼,所有的记者都疯了,不但娱乐记者,甚至连财经板块和社会板块的记者都要从中抠出点新闻,报纸上总是能见到关于这一场婚礼的新闻。

    据说陈小姐那一套凤冠霞帔高达数十万,甚至用了古籍中所说的方法制造,凤冠上的珍珠用的都是千年老蚌腹中的足两宝珠。

    据说陈家两兄弟为了这个婚礼颇费心血,来往嘉宾身份惊人,更有海外来客。

    据说陈家两位小宝贝聪明伶俐,乖巧可爱,每一位见到的人都会心生喜欢。

    据说……

    无数的谣言传言满天飞,却没有人敢从负面描写,陈氏影视一开始担心曝光率过度,却没想到根据反馈,几乎所有人都很期待这一场婚礼,对这些新闻无论真假都全盘照收。

    从那一场以梦幻开头,却以悲剧收尾的王子王妃的婚礼之后,所有人都迫切地希望看到真正属于童话中的爱情故事,让生活充满更多希望。

    而风华与秋冰的结合更符合王子与公主的意境,结婚三年后两人全无绯闻,简直比白纸还要干净,尤其风华并未全然脱离这个圈子,却从来没有与那些男演员传过什么绯闻,这一点就显得更为可贵。

    婚礼当日,已经成为主持人一姐的鲁奇站在台上,目光沉稳地拿着话筒,面上带着温暖的笑容。

    “欢迎各位来宾,这一场婚礼被誉为世纪婚礼,很荣幸我能站在这里主持,感谢陈小姐给我的机会。”

    台下众人皆笑,鲁奇接着说道:“秋先生符合所有少女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根据陈小姐所说,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以一场英雄救美的方式,我想这是命中注定的相爱,以后陈小姐或许可以将其拍成一部电视剧。”

    龚芳玲朝着秋母挑眉,这一场英雄救美,她们两位还能算得上导演,秋母露出欣慰的表情,有这样的万里挑一的儿媳妇还能说什么呢,自己果然很有眼光啊。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