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个人一生中到底会有多少赌局,但如果有人问到风华,什么才是她这一生最惊心动魄的赌局,风华不会回答澳门那次赌王大战,更不是赌金高昂,与王青松的第一次会面,而是最终决战。

    这次决战只有风华与王青松两个势力,其他富豪大概知道这次赌局的风险与利益并存,并没有选择来参加,正如金蕾所说这样的赌局,真的会死人的。

    俄罗斯转盘这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运动,如果这能被称为娱乐或者运动的话,游戏参与者往有六个弹孔的左轮手枪的弹夹里放一颗子弹,然后将弹夹随机旋转,游戏者自行拿起手枪,对自己的太阳穴开一枪。如果子弹没有射出,则游戏者可以获得一大笔巨款,如果子弹射出,游戏者将一命呜呼。俄罗斯沙皇尼古拉二世穷极无聊的时候,就爱与人玩俄罗斯转盘的游戏。

    风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亲身涉及这样一个赌局,王青松终于露出最为穷凶极恶的一面,看到托盘中样式精美,但威力绝对不可小觑的枪支,风华将其在手中熟练的把玩着。

    “您如果准备杀人灭口最好还是快点行动,免得暗夜的人,寻上门来。”

    王青松面颊浮现一丝冷笑:“陈小姐,不用试探,今天我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动手,王某人起码不会脏了我的赌场,让这里染上血腥味。”

    风华话语中的试探被王青松全数听入耳中,男人面颊的冷笑仿佛在嘲笑风华的小心翼翼。

    “我这句话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王先生如果没有这样的想法,权当听听罢了。”

    王青松默然不语,半晌后才继续开口:“陈小姐一句话可抵千军万马,假使王某人本身有这个心思,恐怕在你巧言之下也会熄灭这念头。”

    风华微微一笑,看是浑不在意,但心中的紧张,已然到了极致,一颗心碰碰直跳在胸膛中不住碰撞。

    俄罗斯转盘,当风华看到桌上的情况,就已经判断出这个游戏的规则,刺猬与铁狼曾经告诉过风华,这是老一辈人喜欢用做最后决断的游戏,女孩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辈子这样真的有机会见识的游戏,果然是混地下的吗?一个两个,最后都要拿出这种拼命的东西。

    “规则很简单,开枪就好了,1/6的几率,相信陈小姐能够避开。”

    “我的运气一向不差。”风华微微挑眉,心中却不太明白王青松的意思,是她与王青松两个人互相朝着对方开枪,还是将枪口朝向自己,无论是这其中的哪一种,似乎都不符合王青松阴险狠辣的性子。

    “王先生不如明确说一说规则,顺便,将赌注放在桌上?”

    风华从口袋中取出支票本,二百亿美金对暗夜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一次虽然算不上孤注一掷,但风华如果真的将这些钱都输了出去,也会落得个元气大伤的地步。

    王青松面上浮现淡淡欣赏,却转瞬即逝:“陈小姐如果涉足商业,恐怕华夏国内再无人能比得过陈家,向家不行,赵家也不行。”

    杰米诺家族自然有独特的消息渠道,明白陈风华这些资金没有动用两位哥哥的根底,更没有从陈家拿钱,甚至秋家都没有被牵连,也就是说二百亿美金完全是陈风华一个人的产业。

    这样的吸金能力简直匪夷所思,就算女孩有赌场,他们也想象不到竟然能聚齐这样一笔钱款。

    这让王青松意识到,陈氏影视在国内的发展已经非常成气候了,陈风华作为股东的分红远远比众人想象中更多。

    如果继续让她这样下去......王青松摇摇头,眼神中透出几分狠辣。

    不行,今天一定要斩草除根,不能让陈风华再成气候。

    “在游戏开始之前,我先让陈小姐见一个熟人。”

    王青松拍拍手,一个女孩被带到桌前,双手被反绑着,眼神却满是倔强,风华目光死死盯着被带上来的女孩,忍不住拍桌而起。

    “王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的私人恩怨,你何必牵连到我身边的人,江湖事江湖了,你这种行为可不太地道。”

    王青松面带微笑,几乎是狡猾的看向莲风:“要找莲小姐,我可是费了一番功夫,几乎就错过了,这次赌局,万幸莲小姐还是被我找到了。”

    被点名的女孩,双手反绑到身后面容却桀骜不屈地看向王青松,狠狠地呸了一口。

    “老狗,如果不是你用诱饵,让我以为少主有难,我怎么会被你绑住。”

    王青松不以为意的擦了擦面颊,颇有种唾面自干的风度:“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莲小姐真是好大的火气。”

    风华的脸色也终于变了,从他进赌场那一刻起,就没有想到竟然会牵扯到莲风。

    “如果我没有猜错,陈小姐最近应该一直在找你,我让你们主仆相见,难道不好吗?这世界上真是好人难做。”

    王青松不以为意的从桌上拿起一把枪,将一颗子弹放入弹夹,然后将其旋转。

    “王先生,如果你现在放了她,我愿意将二百亿美金拱手相送。”

    风华感觉到一丝不妙,将手上的支票本向前推了推,话语中带了威胁:“如若不然,我们暗夜可不是好相与的。”

    王青松反倒笑了出来:“威胁,陈小姐向来不是喜欢威胁的人,看来真的是戳中软肋。”说着将手中的枪顶在莲风额间:“六分之一的几率,要不要赌一赌。”

    风华终于明白今天的赌局到底是什么意思,王青松有恃无恐,知道自己的软肋是亲人与朋友,陈家的人他没有本事动,所以设下陷阱捉住莲风,原本陷入被动的是杰米诺家族,这一手打蛇七寸却让风华真正投鼠忌器。

    “怎么赌。”

    到了这样的关头风华反倒冷静下来,事已至此自己越是慌张忙乱越是令人拿住把柄,不如看看王青松到底想怎么说,毕竟也是一方枭雄,无论如何还是要讲规矩的。

    王青松和正统流氓毕竟不同,流氓可以当街撒泼,输了挨一顿揍最不济也要钻人裤裆,所以什么招数都能使得出来,背后拍砖头放沙子迷人眼都是小菜一碟。

    王青松却不得不装个道貌岸然的旗子,就算在你脑后拍砖也要先假模假式地吆喝一声,嘿,我准备动手扬沙子了,等别人捂好眼睛王青松再一砖头拍人后脑勺,虽然过程更卑鄙了点,但起码也得喊两声所谓江湖道义。

    “不错,既然是赌局肯定是有规矩的,也没有什么所谓庄家通吃,过程很公平。”

    风华提高了几分警惕,这就是招呼着要动手了,自己得好好保护后脑勺。

    莲风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毕竟一把枪顶在自己脑袋上,虽然她愿意为少主而死,但起码也要死得有价值,不能因为多说了两句话就被开了瓢吧,那自己到了阎王那里都觉得冤屈。

    “一人一枪,枪口能够活下来的人得到对方所有资产。”

    王青松扬了扬枪口,仔细解释道:“如果莲风活了下来,你的二百亿美金都是我的,如果莲风活不下来,那我的银行钥匙包括股份和美金都是你的。”

    ......

    也就是说,只有莲风英勇就义,风华才能成为真正的胜利者。

    女孩唇角出现轻蔑的笑容,钥匙和股份这种东西只能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风华从华夏一直到米国直面王青松,只不过是想要彻底打断杰米诺家族的腿永绝后患而已,并不是真的缺那点东西,风华两世为人如果连这些都看不透那也白活了。

    女孩站起身,走到莲风身旁。

    “这个赌局,我们不接了。”

    如果真的这样下去,风华肯定选择让莲风活下去,二百亿美金虽然数目不少,却没有生命宝贵,孰轻孰重很好选择。

    王青松哈哈大笑:“陈小姐何不听我把话说完?”

    风华没有动作,眼神更加轻蔑。

    “桌上的枪有两把,这是一个双向赌局,就算陈小姐把钱留下来今天也不算数。”

    男人指向秋冰:“秋先生当然也是赌局中最为重要的部分,我们同时开枪,六分之一的几率,就看老天想要让谁活下来了。”

    秋冰还是那副淡淡模样,风华却愣在原地,没有想到今天参与的竟然是这样一个苛刻的赌局。

    这关系有点混乱,如果简单点说,就是莲风死了,秋冰还活着,就是风华赢,莲风活着,秋冰死了,那王青松赢了,至于两个人都死了,表面上是平局,事实上两个都是风华最为亲密的人,谁赢谁输当然也一目了然。

    瞧瞧,这就是职业流氓的素质,比小流氓高处不止一筹,小流氓顶多讹诈你一点钱,最多也就达到伤筋动骨的程度,杰米诺家族首领王青松这种职业流氓不但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还笑嘻嘻地告诉你这件事很公平。

    面对这种职业流氓的最好做法就是比他更加无耻,更加流氓,风华冷笑一声:“王先生大概觉得我在你的地盘,不得不听你的,呵,就算在这里您也不是一手遮天吧。”

    风华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不公平的可能性,早就吩咐暗夜的人联系当初参与赌局的那些富豪,如果有什么不对,就立刻爆出王青松控制他们手下赌王这件事,加上陈家与秋家在华夏的影响,围魏救赵之下,王青松也不得不好好掂量这个赌局。

    王青松也随即站起,文明杖在地面敲击发出闷响:“陈小姐,今天这个赌局恐怕由不得你选择。”

    风华转身,金蕾低下头,面上带着羞愧:“少主,对不起,我本来就是杰米诺家族的人。”

    风华摇摇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出了乱子:“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当初你是怎么在我眼皮下传递消息的?”

    金蕾看了看王青松,见对方没有反对才开口:“陈小姐,您恐怕忘了一个人。”

    风华似笑非笑地挑眉,眼中含着冷光:“呵,没想到我手下竟然也会有叛徒,说吧,是谁。”

    风华这样惊讶并不奇怪,毕竟暗夜中的人基本都是孤儿出生,从小在暗夜长大,这就相当于他们的家,但凡一个有良知的人,无论对方出什么价格,出卖自己家人是万万不能。

    “苏蕊?”

    风华忽然想到这样一个人,是啊,苏家与陈家本来就有仇,苏蕊伏小作低那般长的时间,现在已经爬到相当高的位置,除了自己与莲风以外,几乎无人能制住她,苏蕊身上流着苏家人特有的狡猾血液,在暗夜中干的相当出色,包括这件事.......

    一个女孩推门而入,门外的熙光将其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微微卷曲的长发安静地披散在身后,与风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大相径庭。

    那时候苏蕊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蠢货,虽然有着报复的心思却没有半分技巧,轻而易举地被亲生母亲推出去当箭靶,如果不是风华放了她一马,苏蕊恐怕早就与苏颖在阴间会面,农夫与蛇的故事虽然经常听说,但在眼前实实在在地发生,却是第一桩。

    “陈小姐,很抱歉。”

    苏蕊欠了欠身子,眼中满是歉意,这种全然的无奈好似自己只是被人胁迫一般,会咬人的狗不叫,王青松在旁边看着,忽然笑了起来。

    “陈小姐恐怕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竟然成了套在脖子上的催命绳索吧。”

    苏蕊能成长成现在这般,与陈风华的悉心教导当然密不可分,杰米诺家族与苏家也算老相识,看到此刻苏蕊的表现,就连王青松都大为叹服,果然是青出于蓝,比她的母亲苏颖更加适合当一个间谍啊。

    真正可怕的不是那些出卖你的人,而是出卖了你还要将刀子递到你对手的手中,眼含抱歉地看着你坠入地狱,在这方面苏颖可谓是佼佼者。

    “王先生,您真是给我上了一课。”

    风华怒极反笑,安之若素地坐在座位上,好似对眼前的一切都已经认命。

    王青松耸了耸肩,一副绅士模样:“是啊,我也很抱歉呢,如果有以后的话,陈小姐还是要注意管教下人,这一次暗夜的人已经被苏小姐控制住,您不得不好好玩这个游戏。”

    王青松看向莲风:“好在您的这个手下忠心耿耿,也算是个人物。”

    莲风对他的话语却恍若未闻,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苏蕊,其中的愤怒几近滔天,几乎要生成实质的火焰将苏蕊烧死在这里。

    “你竟然敢背叛少主?”

    苏蕊摇头道:“别说的这么壮烈,当初我是怎么来暗夜的,你忘了?”

    莲风咬着牙关发出咯咯的声音,是啊,当初苏蕊甚至可以出卖亲生母亲,现在就算出卖少主又有什么稀奇。

    “苏蕊,你不得好死!”

    听到莲风的话语,苏蕊微微一笑:“自从入了这行,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善终。”

    王青松拍拍手道:“别寒暄了,现在是我与陈小姐的游戏时间,你们的恩怨以后再解决。”

    风华此刻竟然笑容可掬地点头:“是啊,您说的对。”

    “不知道你会选择让他们中的哪一个活下去?”王青松打量货物一般看向秋冰与莲风:“一个是忠心耿耿最为重要的手下,一个是未婚夫,唔,其实也很好选择吧。”

    王青松哈哈大笑,朝着风华眨了眨眼:“其实我们都明白,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个女人去死,使得心爱的未婚夫可以活下去,这样银行钥匙、股份以及二百亿的美金都是你的,反正一个手下而已嘛。”

    风华竟然颇有闲心地摸了摸耳坠,恍若面前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宴会,对面坐着的也只是家中长辈。

    “这个选择的确不难。”

    这个游戏看似复杂,但只要智商超过八十的人都能明白,莲风与秋冰如果只能活下去一个,风华肯定会选择秋冰,这样赌注也能拿到手,一个手下的性命难道还不值二百亿的美金,以及那些股份,还有传说中能打开瑞士银行,获取富可敌国的财富的钥匙。

    风华一向不是笨人,尤其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但她却迟迟没有开口,心中有着疑惑,如果这个选择真的这般简单,王青松也不会让她参与这个游戏,按照她的设想王青松手中应该掌控秋冰,这样自己才真正陷入两难,如果莲风活下去,自己能获得全部赌注,却失去了最爱的人,如果秋冰或者,那自己不但要失去最为得力的手下,还要损失高达二百亿的美金。

    王青松似是看出风华的想法,随意地拨弄着手枪弹夹道:“对了,有的事情好像没有告诉你,你恐怕不知道我枪下这个人对你有着多么深的感情吧。”

    莲风尖叫一声:“少主,不要听他乱说。”

    王青松毫不绅士地将枪托砸向莲风,逼着她闭嘴。

    “从什么时候开始说呢,从当初杰米诺家族的下属反应过来那件事的时候吧。”

    王青松将莲风当初是如何对风华产生爱慕,而后为她暗地里做了多少事一一道来。

    “连我也不得不佩服啊,不愧是那个人的女儿,果然男女通吃,呵。”王青松不知是赞赏还是讽刺地摇摇头:“她曾经为了帮你清除我的手下,断了两根肋骨,甚至肺叶挨过子弹,现在只要天阴下雨,莲小姐就会感觉呼吸不畅,几乎窒息吧。”

    王青松将这一切轻描淡写地说出,而后看了看风华:“这一切,你恐怕都不知道吧。”

    风华僵直地坐在座位上,身后几乎湿透,她从未想到,莲风竟然会对她保持着这样的感情,这是何等的爱慕甚至到了病态。

    风华清楚记得,按照王青松所说的这些时间,莲风不但受伤时没有让自己知道,甚至在受伤后不久继续回到暗夜主持工作,怪不得自己总觉得莲风神出鬼没有时候就不见了人影,没想到竟然在暗处扫除了这么多的地雷。

    “莲风。”风华百感交集地看向女人,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落血不落泪的莲风脸上满是泪痕,这份畸形的甚至是变态的爱恋终于被少主所知道,呵,或许自己真的是死而无憾......与其被少主讨厌,还不如去死,起码少主会一直记得自己把。

    “莲风,谢谢你爱我。”

    风华一字一顿地开口,莲风低下的头刹那间抬起,正对着女孩满目缱绻的柔光,两人相互对视,当初的担心与无奈,所有的苦楚都在瞬间被化解,莲风眨了眨眼,让那眼泪从睫毛慢慢滑下。

    “少主,我很庆幸爱过您。”

    秋冰上扬的狐狸眼看向二人,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反倒是王青松冷笑着鼓掌,将这温柔的气氛打破。

    “啧啧,真是感人啊,不过我还是电影中那个最大的反面人物,现在可以选择了,一个是我爱的人,一个是爱我的人,多么感人肺腑,简直是当日的情景再现啊。”王青松面目狰狞:“母女两人都是这么矫情而讨厌,既然如此,我给你第三条路。”

    好似触动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王青松双手握拳,眉宇旁青筋直跳,呵,龚芳玲也面临过同样的选择,只不过那时自己的弹夹是空的,这一次,他一定要让那人的女儿尝尝这种滋味,选择吧,无论最终选择哪一个,另一个人都会被你的决定坠入无尽地狱之中,因为你不但是龚芳玲的女儿,更是陈沂冉的女儿,这双重仇恨加起来......

    风华深吸一口气,虽然她之前也没有准备做选择,但此刻王青松的话语加上自己才刚刚知晓的那些事,无疑让这个决定变得更加艰难,虽然知道王青松口中的第三条路绝对不是什么好走的路,但风华却不得不开口。

    “还有一个选择,是什么?”

    “很简单,你自杀,天下太平,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我绝对不会为难其他人。”

    王青松淡淡开口,在这顷刻之间,他的面容已然恢复平静。

    “当初你的母亲面临的也是这个状况,你想不想知道她是怎么做决定的?”

    王青松话音未落,莲风骤然色变:“闭嘴,我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话音未落,莲风手指猛地抬起,王青松却早有预备似的闪了过去,目光轻蔑地看向莲风。

    “有过这样一次经历,你以为我还会全无防备?”

    两个人似是打哑谜似的,风华却瞳孔紧缩,猛地明白很多事,铁狼喉咙处的伤口,那一枚几乎是火焰形状的伤痕,甚至让男人声带受损,失去了原本清朗的声音,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初那个赌局?

    王青松又是一枪托砸在莲风脑袋上,后者额头瞬间鼓起一枚青包。

    “是啊,当初也是同样的状况,我让你的母亲选择,不过和现在不一样的是,当初龚芳玲手中的枪是没有子弹的。”

    王青松笑了笑,笑容中带着狠戾,缓缓将当初在这件赌场中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作为杰米诺家族的首领,王青松自然有着枭雄特有的狠辣手段,当初也曾经将龚芳玲逼到绝路,不得不面临同样的赌局。

    当时的龚芳玲如果选择开枪,事实上她手中的手枪是没有子弹,但如果这一枪开了,就证明龚芳玲已经准备放弃陈沂冉,这样情况下的两个人是绝无可能在一起,王青松不愿意招惹陈沂冉,却也绝不愿意接受龚芳玲成为他人妇的事实。

    在这种时刻,铁狼当机立断,抬手按住王青松手中的枪支朝向自己,扣动扳机,当时的铁狼对龚芳玲也心存爱慕,最后更是选择为自己心爱的牺牲。

    幸运的是,铁狼一辈子与枪械为伍,在这最后一刻,枪械也救了他一命。

    这是因为这个原因,铁狼从此以后对枪有着特殊的感情,他深信每把枪都是有灵魂的,因此风华常常能看到他在摩擦枪械。

    可以说20年前的赌局延续到今天,但也可以说这个赌局是上一个赌局的2.0加强版。

    因为这一次的王青松有备而来,不会再犯上一次的错误。

    生存还是死亡,这个问题对每个人说都是难以言喻的选择,而风华在这,现在至少要加一句,到底是我爱的人还是爱我的人?

    王青松这一手不可谓不狠毒,几乎把风华逼上绝路。

    “到底准备怎样,还是做抉择吧。”王青松幸灾乐祸的看向风将女孩儿眸中的痛苦收入眼底。

    风华身处这样痛苦的抉择,不但不会让他有所怜惜,反倒心中有着几近变态的舒爽。

    从上一辈延续到这一代的仇,终于在风华身上得以报复,不知道那个女人和那个男人知道自己女儿遭到这样的困境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吧,王青松幸灾乐祸的转动手中枪支。

    “如果一定要做一个选择的话,那么我希望......你去死吧!”

    风华下颌抬起,眸光恍若暴风雨的前奏,更像是倾盆大雨后一碧如洗的天空,清新中带着令人胆寒的透彻。

    风华话音未落,赌场的大门被撞开,一群黑衣人站在门口,手中持枪。

    在米国一群持枪的人当然不奇怪,但王青松的面色第一次改变,恍若震惊更像是愤怒。

    风华将刚才的幸灾乐祸与嘲讽倾刻间遍还回去,目光中带着戏谑。

    “老四,你竟然背叛我!”王青松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怨愤地看着黑衣人中领头的中年人,后者朝着王青松走来,步履轻松面带笑意。

    “背叛,只是因为筹码足够,老大,你也应该明白当初龚小姐那件事以后我们俩人已不像以前那般,20年后,她的后人找来了,你也该让位了吧?”

    这句话话里话外都想让王青松直接退位,却显然没有得到王青松的认可。

    “老四,你可要想清楚之前,我们无论怎么闹,都是家事,现在起一个外人来中间参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风华冷冷一笑:“王先生,莫怪我多嘴多舌,但苏蕊这件事你又怎么解释,参与别人家事,可不是我们开创的先河。”

    听到苏蕊这两个字,王青松,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男人目光转向苏蕊:“你没有背叛陈风华?”

    苏蕊娇笑道:“我们少主的职业你应该知道吧。”

    王青松几乎被气的吐血,是啊,他怎么忘了,陈风华一直是一个演员啊。

    这件事几乎是兵不血刃的被解决,恐怕就连风华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解决的这么顺利,一切的腥风血雨,都因为四当家的进入而变得风平浪静,顺其自然。这件事看似顺利的不可思议,就连秋冰都表示了自己的诧异,但其中却包含着风华的深思熟虑。

    “最近听就这样解决了,当然其中最关键的人物是。”

    风华还未来得及多说什么,欢呼声就切断了众人的思绪。

    “呜呜。”

    正准备踢断王青松肋骨的莲风动作一滞,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饼干?”

    “汪汪。”饼干看起来十分高兴,具体表现就是它愿意像一只正常的狗叫唤。

    当然最主要的是风华此刻在这里,饼干当然要给几分面子,它是一只识时务的狗,用莲风的话说,过几年饼干就能修炼成精。

    “幸亏有饼干带路,我们才能这么快的过来,要不然还有一段时间。”刺猬和往常一样嬉皮笑脸的走了进来,目光却犀利的让杰米诺四当家都忍不住后退。

    “你们怎么全来了。”风华目光中带着欣喜,却忍不住嗔怪:“现在华夏那边总部负责人是谁?”

    “铁狼呗,那个家伙可不想故地重游。”虽然用着轻松随意的口吻在说话,但刺猬眼中却露出嗜血的光芒,显然对王青松积怨既久。

    莲风长出一口气,看向王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