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章 杀青之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路易斯,你的情绪不要太外放,尽可能运用你的眼神与面目表情去演出这个角色,而不是语气,最后会有配音,现在请考虑关于角色的表演问题。”哈德摇摇头,这个角色虽然相对来说很适合路易斯表演,但最为一个新人,路易斯也有着新人最令人无奈的问题。

    男孩的表演太过不稳定,好的时候超神,烂的时候直接卖队友,要么就是在镜头前放不开,要不然就是太过头,实在很难把握这个度。

    大多数新人都会遇到这个问题,哈德也知道自己不能着急,如果是普通的演员犯了这种错误,哈德恐怕早就破口大骂,但面对路易斯那张酷似查理斯的面颊,哈德实在下不去这个口。

    “差不多就行了嘛,咱们何必这么较真。”路易斯嬉皮笑脸地开口,蔚蓝的瞳孔却蕴藏着不耐烦,做演员真是一个讨厌的职业啊,将一个场景反复出演十遍、二十遍,实在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

    哈德皱起眉几乎要发火,张继然上前拍了拍这位同行的肩膀。

    “给路易斯一点时间吧,我们先拍别的。”

    张继然朝着哈德点了点头,哈德明白对方的意思,毕竟男二号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人选的,现在电影已经过了大半,就剩下收尾阶段,什么佛什么庙都拜了,也不差最后这一哆嗦。

    “好吧。”哈德耸了耸肩,也只能吩咐场记准备下一场。

    “华凤,下一场到你了。”张继然看向路易斯:“你在旁边看着点。”

    路易斯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往心里去,风华与陆域的确演得不错,但他们是专业的演员,路易斯虽然存着和那个人一较高下的念头,但毕竟新鲜劲过去后就有些恹恹的,甚至有些后悔。

    风华早就准备好了妆容,临上场前朝着路易斯挑眉。

    “呵,查理斯的演技可不是你这种小喽啰能媲美的哟。”

    路易斯果然如同一只被激怒的小狮子般暴躁跳起。

    “大嫂,你这是什么意思?”

    风华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只是教训一下你这样不自量力的新人罢了,在这里我可不是你的大嫂。”

    风华用手中充作道具的扇子轻轻敲了敲路易斯的脑袋:“请叫我——前辈。”

    “我怎么就比不上他了?”路易斯愠怒着看向风华:“演戏,不就是那么回事,根本没有什么差别!”

    “没有差别?”风华唇畔含着讥诮地挑眉:“那你就好好看着吧,小菜鸟,查理斯作为好莱坞之眼的名声可不是凭空得来,真正的演技可不是你这样小菜鸟能随随便便玷污的。”

    风华提起裙摆走入场中,那背影袅袅婷婷,路易斯被气得眉头紧缩,目光却没有离开风华。

    哈德与张继然对视一眼,眸中有着笑意,可真是有女万事足,剧组中有风华这样的演员,绝对能起到关键作用,这样的演员才叫做高性价比,就算千万美金的片酬也不算花的冤枉。

    “action!”

    陆域所扮演的墨霭面色满是疲惫,他手脚迟钝地坐在沙发上,似是没有了心肺的木偶,迟缓而呆滞,眼神破败毫无生气,偶尔看向远处更像是看着虚无。

    风华远远地看着那个男人,曾经高大的、君王一般的男人被这世界撞得头破血流,当初在公园的初见,虽然颓废,但墨霭却像蓬勃的朝阳,即使被一时云翳遮掩,终究抵不住那万丈光芒。

    而此刻的墨霭更像是失了心的玩偶,无悲无喜,哀莫大于心死……

    “墨霭。”风华轻声唤着,男人无力地抬头,而后更深地将脑袋埋在手臂中,没有再抬起。

    风华愣在原地,过了半晌之后才走到小客厅的尽头,颓然地坐在安乐椅里,她仰着头,看着有裂纹的天花板。

    她的薄薄的、透明的裙子,象一团云一样环绕着她的窈窕的身躯,一只手臂无力地垂着,沉没在她的淡红色裙摆之中,在另一只手里她拿着扇子,用迅速的、短促的动作扇着她的通红仿若在燃烧的脸。

    虽然她好象一只蝴蝶刚停在叶片上,正待展开它的虹一般的翅膀再向前飞,但她的心却被可怕的绝望剌痛了。

    “墨霭。”风华喃喃自语,陆域身体颤抖,似是想要抬头,却终究羞愧地将头埋得更低。

    风华从椅子上走了下来,动作轻柔地蹲在男人身前,轻轻地、将头顶着男人的额。

    “墨霭,不要怕,有我在。”

    短短的一句话,男人身体颤抖地更厉害,一直低下的头终于抬起,指缝间已满是泪水,风华的眸子似是远山雾气,蕴含着满满的柔光,那其中折射着此刻墨霭的狼狈,更带着恍若母亲的宽容。

    女人抬起胳膊抱住墨霭,男人终于嚎啕大哭,好似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终于见到最为信赖的母亲,风华掌心一下一下轻柔地拍着,场外的人已是泪满盈眶。

    “过!”

    这一场景是墨霭在百老汇发展受挫,甚至不能被允许发声,剧本中的冷月正用着女性独有的温柔轻轻安抚墨霭。

    “真的好棒,我竟然想到了我的母亲。”哈德擦拭着眼中泪水,用西方人特有的直白夸赞着风华:“你是我见过最棒的女演员,没有之一。”

    相比之下张继然就委婉的多,只淡淡夸了一句还不错,再接再厉,但旁边的助理分明看到张继然转过身偷偷抹泪的动作。

    风华的动作和表情无不再倾诉这人物性格。

    她没有劝慰墨霭人生有起有伏,大不了从头再来,没有告诉他米国本来对华夏人就不是一个肥沃而适宜的土壤,更没有开口责怪,自始至终她都淡淡的、却温婉地陪在男人身旁,只轻柔开口告诉男人,我在,我一直都在,你还有我。

    但是从风华一系列的动作中可以看出,她并不是不难过,也并不是安于现状,当她坐在安乐椅看着满是裂纹的天花板,或许女孩的心中也会难过吧,不远万里到这里找到自己的爱人,两人的生活却一贫如洗,对于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孩来说,还有比这更加残忍的事吗?

    风华却并没有颓废下去,而是选择继续振作,从这一方面来看,女人有时候远比男人坚强的多,风华坐在安乐椅的无奈更是让她的温柔如此出众,旁边看着的人心中都会升起浓浓的敬佩以及同情。

    “小菜鸟,现在懂了吗?”风华看向路易斯,男孩却偏过头。

    “也、也不过如此。”

    风华诧异挑眉:“是吗?可是你好像流泪了呢。”

    眼看着毁尸灭迹并不成功,路易斯急忙擦干眼角残余的水汽。

    “只是眼睛出汗了而已。”

    风华笑了笑没有再揭穿,只是从这一场戏以后,路易斯的态度认真了很多。

    真正的演戏是需要情绪的,但这股情绪却必须在临界值以内,过于夸张的表现力反倒会污染镜头,这是路易斯所学习的第一课,也是他想要超越查理斯就必须学会的东西。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流逝,在路易斯与陆域的斗争与反斗争之中,电影终于临近杀青。

    “好棒啊,独一无二的东方艺术。”

    “了不起,来自于华夏的奇妙音乐。”

    “虽然听不懂在唱什么,但耳朵已经开始陶醉。”

    墨霭站在高高的、金碧辉煌的舞台,看着台下为他鼓掌高呼要求返台的观众们,不由自主地翘起唇角,目光凝结,男人的眸变得温柔似水,而那台下最为忠实的观众正是冷月。

    “过!”

    一声令下,剧组中所有人都跳起欢呼。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