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七章 集火攻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弃牌。”

    “跟。”

    “加注。”

    赌王们互相对视,想要从对方眼中看出他们心中的想法,秋冰眸光淡淡扫过周围,所有接触到男人眼神的都不由自主退让。

    “该死的,这些蠢货。”王青松心中暗骂,当他们研究出秋冰读出旁人心思是来自于脑电波之后,就采用特殊的设备来干扰秋冰这项能力,事实证明非常有效,起码秋冰已经无法读出旁人心思,但更出乎意料的是这些赌王的表现,按理来说赵祎平已经拉了这么多的仇恨,现在的秋冰应该是众矢之的,却没想到那些赌王被男人气质所慑,甚至不敢与秋冰对视,更不要说叫板。

    “哼,果然是一群废物。”

    同样冷哼的还有赵祎平,苦心孤诣拉仇恨,没想到秋冰竟然自带免疫功能,甚至赠送冰霜光环,对手一个个战战兢兢,哪里敢集火秋冰。

    “还是要看赌术啊。”风华幸灾乐祸地瞥了一眼王青松,对方几乎已经无法维持贵族的表现,开始露出狰狞的嘴脸。

    “王先生,看来您今天准备下套到底了?”风华笑容明媚地看向王青松,红唇闪过一丝别样魅力,王青松眸光微闪。

    “你和你的母亲长得很像。”

    风华皱眉,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很多人都这么说。”

    当初魅力之星曾经就有记者用姐妹花来评论自己和母亲,龚芳玲并不属于永葆青春的类型,但岁月并没有伤害她,反倒给了她沉淀出的底蕴,似是陈年佳酿,喝一口就醉在心中。

    “呵呵,如果当初我和她在一起,恐怕也有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孩子,你说我会甘心吗?”

    风华眉头逐渐舒展,唇角噙了淡淡冷笑,这是变相回答自己的问题啊,因为不甘心,所以要父债女偿,一定要坑自己到底吗?

    “有的时候执念太深反倒是折磨,老先生这么大年龄,本应该是子孙满堂的好时光,偏偏要把时间耗费在往事上。”

    风华转过身没有再看王青松,男人手掌收紧狠狠握住:“你是在提醒我,是谁谋害了我的爱女?”

    风华无辜耸肩:“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的女儿是何家的媳妇,我有什么资格好插手。”

    “红颜多祸水,我当初认识你的母亲可比陈沂冉早得多,横刀夺爱通常都没有好下场。”

    “呵,难道您这种就能做表率?吴三桂一怒为红颜,最后还是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您……”

    风华摇头,没想到一念成魔执着若此,为了报复自己将杰米诺家族的三当家放出来送死,二当家与他分崩离析互相怀疑,四当家更是离心离德与自己结下协议,这一切竟然是为了自己的母亲,这到底值不值得。

    尤其龚芳玲,这个充满女王气息的女人会因为先来后到遵守规定吗?这明显不会啊,只要是对的人别说插队,就算把其他所有参赛者一起踢开的事也做得出来啊,这从一开始就不是公平竞争,爱情中也没有公平两个字,到底这位老先生是有多脑残才能说出我比他先认识你母亲这种话。

    对的时间对的人是普通人的恋爱方式,对的时间错的人是文艺青年的恋爱方式,而龚芳玲绝对属于只要是对的人我管你什么时间,统统拉到身边来。

    “怪不得你得不到女王的心。”

    风华颇为鄙视地看了眼王青松,这个男人大概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了解过女王。

    相爱的两个人之前最重要的不是爱,而是了解。

    我爱你三个字或许会被岁月磨灭终究成为两人之间的阻碍,终究只有我懂你才能被留下成为夫妻间最深的羁绊和默契。

    而且一看就知道王青松属于控制欲极为强烈的大男子主义类型,这种男人注定得不到女王的喜欢,女强人身后站着的不是时时刻刻想要为她遮挡风雨的男人,而是疲惫归家后一杯暖暖的热茶。

    就如同有的人喜欢吃苹果,你却给了他一车香蕉,然后告诉别人,你将所有的香蕉都给了对方,这是你最爱吃的水果,而对方却毫不领情。

    这种自以为是的爱只不过感动了自己,却无法温暖旁人。

    王青松还想要说什么,风华却转过头不愿再听,场上风云迭起,没有了赵祎平这根彻彻底底的搅屎棍,众人的情绪显然平和很多,当然这和秋冰身上的低气压不无关系。

    “真是奇怪啊,他竟然没有输多少?”

    “何止没有输,甚至还在赢。”

    坐在看台上的看官们纷纷开口,对于他们来说,秋冰和那些赌王不同,属于能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强人,他们在讨论时也多了几分小心和尊重,一直用的也是敬语。

    所谓术业有专攻,为什么这个男人竟然能与那些赌王不相上下,甚至还能赢钱,这些人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观,难道场中的赌王都是一群大水货,竟然被这个外行人赢了钱。

    “进入休息时间。”

    荷官额角也滴下汗水,这些赌王平日里随便哪一个都能被称得上传奇,当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这种威压绝对不低,自己有种鲁班门前弄大斧的感觉,实在别扭万分。

    都说局外者清,只是站在局内的他看向秋冰的眼光却已然不同,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不会赌术,恰巧相反,根据荷官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个男人的赌术并不比这些赌王差,甚至隐隐更胜一筹,无论对众人心理的把握还是自身的沉着,都绝对是世界级别的。

    “蠢货,我花了三千万美元不是为了让你给我输钱的。”

    “哈伊先生,那位先生的赌术不在我之下。”

    “白痴,怎么可能,你以为我们这种身份的人会专门去研究这种东西吗?”

    这样的对话不断在周围响起,有了刚才的教训,这一次王青松没有再隔绝代理人与这些大人物的联系。

    风华看向秋冰,眸中带笑:“看来以后跟着你不愁吃饭,靠赌博也能发家致富啊,果然是长期饭票。”

    秋冰唇角勾起没有反驳,眼中却有着被心上人夸赞后的得意,赵祎平在一旁看着醋意大起,忍不住酸溜溜地开口。

    “扮猪吃老虎,你小心他们针对你。”

    秋冰不置可否,却上前搂住风华的肩膀,女孩小鸟依人地靠在秋冰怀中,男人朝着赵祎平挑眉,带着胜利的微笑。

    “你、你、你简直欺人太甚!”

    如果不是还牢记着要装残废,赵祎平恐怕已经扯下绷带与秋冰拼命,不带这样刺激单身人士好嘛,你这种行为会引起战争的。

    王青松目光冰冷地看向这边,几人间的互动显然刺激到了他。

    “失算,没想到这个男人赌术竟然这般好。”王青松头疼地揉了揉额角,秋冰的资料很少,因为这个男人一直生活在华夏军方保护之下,能够得到的信息太少,而且长大后的秋冰选择隐没与黑暗之中,一直到与风华结缘后才逐渐出现在大众眼前,王青松很多事并不了解,也不知道秋冰曾经经历过多少残酷训练,才能拥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