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一穿死掉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妙儿,你醒醒,咳咳......你怎么了?”一个妇人焦急的声音,将林苗从混沌中拉了出来,她睁开了眼睛,循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她看到一老妪正躺在床上,看那神情,像是病得不轻。老妪眼神关切地看着自己,一手在胸前摩挲,一手拿着手帕捂着嘴。

    “这是在哪里?”林苗环顾四周。屋里的陈设极其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四周是简陋的土墙,看起来是一间普通的民房。林苗记得自己上一秒,为了救一只马路中间的小狗,被疾驰过来的小轿车撞飞了。这会儿怎么突然到了这个地方,难道自己穿越了?

    老妪听她这话,惊得两眼圆睁,一口气没顺好,又咳了起来。林苗连忙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关切地问:“大娘,您怎么了?”老妪擦了擦嘴角咳出来的血,叹了口气:“孩子,你莫不是魔怔了?怎么管娘叫大娘?哎,我命不久矣,这往后的日子,你可就要靠自己了啊。刚刚我一跟你说我的病情,你就吓晕过去了,我可真担心,为娘的要是死了,你可怎么活啊?”说完,又咳了起来。

    眼前的老妪居然是自己的娘?刚刚她叫自己妙儿,看来这应该就是这个身体的名字了。林苗想到这里,再看看眼前老妪的情形,心有不忍。人之将死,自己何必再告诉她,妙儿已经死了呢。林苗清了清嗓子,对老妪说:“娘,妙儿刚刚是吓糊涂了,您别乱想,您的病肯定能治好的。”老妪摇了摇头,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木牌子还有一封信,递给林苗:“我自己的病我知道,我就是放心不下你啊。等我死后,你带上这封信,去长隆街6号找吴大管事,他会好好安排你的。至于这个牌子,你要好好保管。”

    林苗接过那黑色的木牌子,仔细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别。她将牌子翻了过来,看到背后刻着一个鎏金“令”字。“这是一块令牌啊,娘,这是做什么用的?”林苗好奇地问到。老妪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又开始咳了起来。

    林苗看她咳得难受,忙将令牌收好,起身去给她烧水喝。厨房的陈设也相当简单,一口锅,一方灶,旁边水缸里的水是满满的。林苗忙将锅里放上水,拾掇柴火将灶点着,开始烧开水。没多久,锅里的水就开了,林苗用碗盛了一些,端给老妪喝。

    她刚一进卧房,就看见老妪横在床上,眼睛已经合上,动作僵硬,怕是已经死了。手中的开水啪地一声掉到地上,林苗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娘,你怎么了?你说话啊,娘......娘......”从来没有见过死人,甚至见不得一只小狗受伤的林苗,哇地一声大哭了出来。虽然老妪和她只相处了几分钟,但她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关爱,虽说那关爱是给妙儿的,可林苗还是觉得心里难过。尤其想到自己刚穿越过来,自己最亲的人就死了,她就更悲伤了,哇哇地越哭越响。

    这时,屋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喊声:“薛大娘!妙儿!薛大娘!你们怎么了?”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前一后进来了两个人。林苗听到响动,惊得一下子挺直了身体,脸上还挂着两行亮晶晶的眼泪。进来的两人,一个是普通村民的打扮,身体结实,皮肤黝黑。他焦急地近到跟前,先是关怀地看了看林苗一眼,然后用手探了探老妪的鼻息。随即,他垂下了头,难过地说:“薛大娘已经去了。”

    林苗看他不像是坏人,这才又开始哭了起来。那人转而安慰林苗:“妙儿,你别难过了,薛大娘她在天有灵,也不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林苗心里想说,我难过的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无亲无故的我,接下来可怎么活啊。

    “嘿嘿,彩色的,彩色的。”这时,进来的另一个男人拍着手,看着林苗傻兮兮地边跳边说。他衣衫褴褛,皮肤倒是挺白,头顶的头发很奇怪,像是手艺最差的理发匠人给剪的一样,一块儿有头发一块儿没头发,活像个色彩斑斓的奥运足球。

    林苗看他那样子,就知道要么是个神经病,要么是个低能儿。她尴尬地别过头去,不理他。先前进来的那个男子,对他吼了一句:“十四,别胡说八道,再乱说你就出去。”然后回过头,歉意又关切地对林苗说:“妙儿,你别理他,你知道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你别见怪啊。薛大娘的事,节哀顺变吧。”林苗点点头,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只好说:“这位大哥,我娘死了,死者为大,我想让她老人家尽快入土为安,我是个小女子,行事多有不便,您能帮帮我吗?”那男人吃惊地看着她:“妙儿,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生分了?你不一直都叫我秦二哥的吗?薛大娘的事情,你不说我们都会帮忙料理的,你放心吧。”林苗感激地点点头说:“谢谢秦二哥。”

    那个叫十四的,刚刚被秦二哥吼了一声,不仅没有听话乖乖地出去,反而越走越近。他走到林苗的跟前蹲下,傻傻地看着她笑,嘴里还是那句:“彩色的,嘿嘿,彩色的。”林苗看秦二哥没有再吼他,心想这人跟秦二哥的关系应该挺不错,秦二哥刚刚只是象征性地吼了他一下,并没有再说他什么。现在正是求人帮忙的时候,不管眼前这个神经病是什么人,还是先别得罪了。于是林苗客气地问他:“什么彩色的?你看到了什么?”

    “你是彩色的,其他人都是黑白的。”那个叫十四的神经病说。

    秦二哥看了他一眼,回头对林苗说:“今天可真奇了怪了,十四平时都是自顾自地说话,还没见他跟谁聊过天呢。”林苗心里白了一眼,这叫聊哪门子天啊。表面上却客气地说:“是啊。”秦二哥看她心情不好,也没再多说,只安慰到:“别担心,大家乡里乡亲的,我们都会帮你将薛大娘的后事办好的。”

    白幡护行,纸钱开路。林苗端着薛大娘的牌位,在出殡队伍的前面默默地走着。风刮起来了,将纸人、铜铃震得哗哗作响。尘土扬起来了,将太阳和引魂幡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

    突然,出殡队伍的后面开始骚乱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