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98 后记(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你?!”上官璇的面色陡地煞白了下来,站在原地双手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

    这张脸,是她整个童年时期的噩梦。

    所以,即便是这么久过去了,即便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无力反抗、无力保护自己的小女孩,可是看到百灵的第一眼她还是不可抑制地心生恐惧,正如这么多年来她还是时常会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被梦靥惊醒,然后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百灵将门关上,然后转回身来勾了勾嘴角,讥诮道:“怎么,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

    上官璇凛了凛神,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燕琪萱,双手握着拳强装镇定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百灵似是无辜地摊开双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能做什么?不过就是给她弄了些迷药,让她听话一些罢了!”

    刚刚门打开之时,她立时出其不意地在燕琪萱鼻边撒了迷药,所以这死丫头才会这么快就被她控制住。

    没想到当年秦冰冰生下的居然是双生子,早知道当年两个都带走,留一个给幽冥楼,她或许也不会是今天这个下场了。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凭什么好处全让她一人占去了?!

    顾及到燕琪萱在百灵手上,上官璇抿着唇并没有大呼小叫,就怕她狗急跳墙直接把人伤了。

    她敛着眸子问道:“你想怎样?”

    百灵眸光凶狠地盯着她,嘴角冷哼了一声,她想怎样?

    要不是她跑得快,只怕这会儿早就落到上官慕白和燕随手里了!

    不过也怪他们,居然找庞夫人来算计她,那个蠢货的手段怎么比得上她?

    虽然一时不察中了庞夫人的陷阱被一大群奴才看到了她和府里的一个小厮睡在一张床上,可她还是很快地嗅到了其中的阴谋,所以在庞坤发难之前她便偷偷地溜了。

    果不其然,就是他们这些人在背后捣的鬼!

    看着上官璇,百灵只觉得心里更恨,她弯下身将燕琪萱立起来控制在手里,然后将手上一瓶化功的药丢到了她的脚边,冷冰冰地道:“你先把它喝下去!”

    上官璇垂眸看着那个滚落在她脚边的小玉瓶,几乎是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便变了脸色,冷笑一声,满不在乎地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要杀她就杀好了!反正我也没想过要认他们!”

    “上官璇,你在跟我耍心眼?可别忘了是谁将你带大的!”百灵才不信她这一套,这种把戏在她手里怎么够瞧?

    她勾起的嘴角漫染着讽刺,似笑非笑地道:“你要是真的不在乎她的性命,早就将人引过来了,还会在这儿跟我讨价还价?”

    上官璇的眸子有些闪躲,虽然她自己不愿意承认,可是她对燕琪萱的确是有姐妹之情的。

    正如之情对燕随和秦冰冰不理不睬一样,只是因为她心里矛盾所以才会如此别扭。

    百灵手里已经抽出了一把匕首抵在了燕琪萱的脖子上,有些不耐烦地道:“快点喝,我没那么多时间!”

    看着燕琪萱的脖子上已经沁出了血丝,上官璇眼中一紧,慢慢地弯下腰捡起了那个药瓶,拿到鼻边嗅了嗅——

    是化功散,喝了之后就与普通人再无区别。

    迟疑了片刻,又看了看燕琪萱和百灵手里的匕首,最后在百灵扭曲而又得意的眼神下仰头喝了下去。

    一阵灼热到心肺要几乎完全烧起来的感觉,燕琪萱慢慢地觉得浑身无力,好像有什么在慢慢离她远去一样。

    她知道,这是这些年努力习练的功夫内力。

    百灵嘴角扬着得意,将手无缚鸡之力的上官璇和燕琪萱两人绑在了床上,然后关紧客栈里的门窗。

    将刚刚端来的那一壶“热水”浇到了屋子四周,尤其是床的周围。

    上官璇鼻子动了动,双眼倏地瞪向百灵——

    是油!

    百灵像是非常满意她眼底的震惊和惊恐,手里拿着蜡烛走到了她们面前,还特意在上官璇面前晃了晃,扬着眉毛笑道:“是不是很害怕?上官璇,你小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你逃不过我身边的!你看是不是,现在不还是落到我手里了?”

    上官璇抿唇看着她,眼里已经渐渐地归于平淡,再不见丝毫波澜。

    小时候就是这样,她越害怕、越求饶,百灵就越兴奋,打得也就更加厉害。

    百灵见到上官璇平静的脸庞,觉得她就是在嘲笑着她。

    她的眼神变得像讨命的厉鬼一样,一把捏住了燕琪萱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小孽种,你敢笑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这张脸给毁了?”

    燕琪萱和上官璇长得并不完全一样。

    真正说起来,反而是上官璇长得更像秦冰冰,这一点,从她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展露出来了。

    所以百灵才会每次都拿折磨上官璇为乐,乐此不疲。

    当年,她是和幽冥楼的人勾结在了一起,在上官慕白的手里将孩子抢了过来。

    可是幽冥楼主想要将那个孩子留在幽冥楼,她自然不甘心就这么平白无故地做一个抢到孩子的棋子,然后被一脚踢开什么都得不到。

    于是她便在同他们回去的路上趁着那些人不注意抱着上官璇偷偷地跑了。

    也就是为了躲避幽冥楼和上官慕白两边的追杀搜查,她才不得不一直躲躲藏藏,最后迫于生计,出卖了自己的身体。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她都记在了上官璇头上、发泄在了她的身上。

    一想到这些年跟过的那些连上官慕白的脚趾头都比不上的男人们,百灵手上的动作就更狠,她狞笑着将手里的蜡烛一点一点地向上官璇靠近。

    上官璇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将脸往后移,。

    这时,她放在床上的手忽然被人一把握住,甚至还调皮地挠了挠她的掌心。

    一种莫名的安定袭来——

    上官璇心里一惊,强忍住脸上没有变化也没有扭头去看躺在她旁边的燕琪萱。

    难道她已经醒过来了?

    虽然刚刚两人短暂的交流算不得什么愉快的经历。

    但在她眼里,燕琪萱刚刚那种类似于挑衅的行为就像是期望被她喜欢,却又遭受了白眼冷待之后耍的小孩子脾气。

    因为她刚刚到雁盛山庄的时候,冷冰冰的不愿意和除了上官慕白之外的任何一个人接近,那时候上官杰的反应就是这样的。

    所以,在她看来,燕琪萱就是个被宠坏的、还没长大的孩子——

    单纯得让她有些羡慕呵!

    眼见着那蜡烛烧得正旺,甚至慢慢蓄满的烛油已经有要落在她脸上的趋势,上官璇不由得抓紧了燕琪萱的手。

    百灵的注意力全在上官璇身上,所以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发现到燕琪萱的不对劲。

    她的声音无比尖利,带着一种变态的快感:“求我,快点求我,求我我就饶了你!”

    上官璇朝她脸上啐了一口,别说她不会开口求饶,就算是真的求了,也只会让百灵更兴奋。

    百灵的动作停住,抬袖擦了擦脸,一张脸几乎已经扭曲得变形了。

    她猛地一把拿起蜡烛就要往上官璇的脸上掼去。

    就在这时,并排躺在她里侧的燕琪萱倏地睁开眼睛,身上的绳子应声而脱,出其不意地一把捏住百灵的手腕往外一翻。

    将之以一个扭曲的姿态用力一折——

    猝不及防之下,百灵顿时“啊——”地一声惨叫,蜡烛落在了地上。

    百灵又气又痛又怒,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脸阴笑的燕琪萱。

    这死丫头,竟然醒了还在装睡!

    燕琪萱眼疾手快地另一只手从腰间掏出一把飞镖在蜡烛落地之时将烛火射灭了。

    “你——!”与此同时,百灵倒在地上,额上冷汗涔涔,但还是满眼凶光地瞪着她。

    燕琪萱轻哼了一声,将上官璇身上的绳子解开,对着百灵嘲讽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最起码得睡到明天早上?”

    百灵只是恨恨地咬着牙。

    燕琪萱耸了耸肩,得意异常。

    换了别人,或许确实没这么快醒。

    可是她自幼生活在云鹤山上,喜欢到处疯跑。她爹娘怕她误食那些野果野草,从小就一直用药汤给她养身,所以那些普通的药对她而言是要大打折扣的。

    刚刚要不是一时不小心,她也不会中了这个老女人的套!

    燕琪萱下了床来,弯下身拔出放在靴子里的匕首,慢慢地朝着百灵而去,笑得像个小恶魔一样:“丑女人,你那么喜欢毁别人的脸是吧?现在我就把你的脸给毁了!”

    不管她和上官璇之间怎么样,可姐妹就是姐妹。真要是以后有个人能欺负她,那也只有她这个做妹妹的可以!毕竟,做姐姐的该让着她嘛!

    但这个丑女人算哪棵葱?!

    听说以前还虐待过上官璇,今天她就把这笔账一起讨回来!

    百灵忍着疼痛,单手撑在地上不停地往后挪着自己的身子,嘴上依旧强硬:“你敢!”

    燕琪萱“扑哧”一声就笑开了,她有什么不敢的?!

    目光不怀好意地落到了百灵的腿上上下打量了起来,那一高一低的鞋底顿时让她笑得更欢:“哟,原来你是个瘸子呀!都这样了还敢出来兴风作浪,你哪来的脸呀?”

    “闭嘴!”百灵尖叫一声,瞪着燕琪萱的目光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去。

    她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腿蜷了起来,浑身都在颤抖。

    这些年,百灵最恨的就是别人提起她是一个瘸子的事情。

    她的腿,她的腿当年就是被上官慕白废掉的,都是那个狠心的男人!

    平日里穿了这种特制的鞋,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问题。到了床上之后,谁还会特意去注意腿啊?

    所以,旁人不提起,百灵就当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可燕琪萱却偏偏将这件事大而化之地以一种嘲笑的口吻说了出来,还是在从此就被她捏在手里的上官璇面前。

    这让百灵怎么能不恨?怎么能不气?

    燕琪萱可不管那么多,她回过头拿着匕首朝上官璇晃了晃:“要不要你亲自来动手?”

    原本她还以为上官璇应该是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性子也差不多的女孩儿呢!

    怎么性子这么冷?燕琪萱忍不住扁了扁嘴。

    上官璇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爹一直在找她,把人交给他吧。”

    听到上官璇叫上官慕白“爹”,燕琪萱的嘴巴不高兴地撅了起来,赌气地扭过头去:“你不来就算了,我自己来!”

    燕琪萱的匕首还没有赐下去,就见房门被人匆匆推了开来,燕随和上官慕白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看到上官璇和燕琪萱两人都平安无恙,他们就放心了。

    原本带着人去抓百灵的,没想到她竟趁这么狡猾,或者说是草木皆兵,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闻风而逃了。

    “爹!”燕琪萱立即笑嘻嘻地奔到了燕随的身边。

    而上官璇则是有些尴尬,双手放在两侧微微避开了燕随看过来的视线。

    燕琪萱看看燕随,又再看看上官璇,眼珠一转,主动走了过去拉起上官璇的手将她拉到了燕随的身前:“爹,刚刚姐姐认我了哦!”

    虽然还没有,可是燕琪萱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

    上官璇想将手抽出来,但无奈燕琪萱的力气比她大,紧紧地拽着让她使不上力,只能敛了眸子垂下头去。

    燕随看了她一眼,随后阴测测的目光转向了百灵身上:“你就是百灵?”

    百灵的身子陡地一缩,那一只完好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后面的腰带,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印象中,她只远远地见过燕随几次,那还是那时候上官慕白刚刚带着秦冰冰来京城的时候。

    也正是那一次,她自愿代替秦冰冰嫁给了上官慕白,可没想到——

    事情居然会演变成今天这样!

    百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