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启航(正文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艾伦·卡沃沉默得太久,让原本理直气壮的娜里亚都不敢出声。泰丝也只敢缩在楼上的角落里偷看,还小心翼翼地捂住了娜娜的嘴。

    可艾伦是真的无话可说。他的女儿已经向那个混蛋求了婚,而那个混蛋也确确实实身不由己,他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他原本都已经不打算向娜里亚求婚了……

    所以娜里亚向他求了婚,就像她自己之前说的那样。

    ……他还是很想剥了埃德·辛格尔的皮。

    最后,还是伊斯受不了那凝固般的空气,硬着头皮打破了屋子里的一片死寂。

    “要不,”他小声说,“我们来商量一下婚礼?”

    如果埃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消失,婚礼当然是越快越好。

    然后艾伦把阴沉沉的视线转向了伊斯。

    “或者,”他说,“我们也可以先来商量一下你的问题。”

    伊斯呆了呆,心中升起点不妙的预感。

    他刚想说“我没有任何问题”,艾伦又开了口。

    “斯科特在哪儿?”他问。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转向伊斯。

    引火烧身的伊斯脸青了又白。他很想硬邦邦回一声“不是已经死得连灰都不剩了吗?”,或者煽情一点的“他无处不在”……可他说不出口。

    他也知道他们必然会有怀疑——斯科特就这么消失了,而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可他也是真的哭不出来。

    “……这里。”他郁闷地指指自己的头,“在我的灵魂之境。”

    埃德张大嘴,又闭上,满脸惊奇——居然还有这种办法!

    艾伦头痛欲裂:“你知道……”

    “他已经死了。”伊斯迅速打断他,“我知道。可这一点灵魂,是自己落到我手心的!”

    从那浩荡的、融为一体的灵魂之力中落下,是补偿,是奖励,或是斯科特自己的意愿,他不在乎,他或许只能永远在他的灵魂之海中沉睡,他也不在乎。总之,他抓住了,就绝不可能再放手。

    只要他在那里……他就永远不会是独自一个。

    艾伦沉默良久,疲惫地叹了口气。

    “你脑子里,”他说,“不是还有个什么契约吗?”

    “那是……与安克兰的契约。”埃德弱弱地开口。

    朋友挺身而出为他分担了艾伦的怒火,他也不能一直缩在一边。

    “那应该是安克兰的……另一种准备。”他说,“我想,即使我们失败了了,他也能以另一种方式达到他的目的。我想让他解除契约,可他说,等某一天伊斯想起契约的内容,自己想要解除,自然就能解除。”

    这件事他之前就已经告诉了伊斯。他们商量来商量去,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埃德那时还想再看看那个契约,被伊斯十分警惕地拒绝了。

    他还以为那是出于本能的警惕,就像以前一样,结果……

    他又看了朋友一眼,眼神颇有点幽怨。

    伊斯毫不心虚地瞪回去——你藏着的秘密可比我的还要大!

    艾伦左右看看,抹了把脸。

    他还能怎么办呢?

    “那么,”他说,“我们来说说……”

    他顿了顿,才从牙缝里挤出最后两个字:

    “婚礼。”

    .

    埃德·辛格尔与娜里亚·卡沃的婚礼在克利瑟斯堡举行。

    这是瓦拉最喜欢的地方,对他们每个人而言,也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荒废已久的城堡在极短的时间里装饰一新,连丽达都从云堡跑了回来,与从维萨城返回的女管家蒙森一起,走路带风地将所有的事情料理得井井有条。

    埃德原本并没有想邀请太多人,可当消息传开,他也没办法无视各种明示与暗示。

    “想来就让他们来嘛。”娜里亚十分淡定地说。

    最终,那场婚礼盛大得超出了所有人想象,在此后的几百年里都被人津津乐道。

    毕竟,就算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国王与王后,也不可能有一条会飞的船在半空里狂洒着据说是另一个世界里种出来的鲜花,更不可能骑在一条冰龙的背上环绕整个城堡飞翔,接受所有人欢呼与祝福,更更不可能有一条小小的龙为他们连唱带跳……也为整个世界带来了迟到的春风。

    娜娜唱歌的时候泰丝的脸其实僵了一瞬——那并不是她教它的那首歌。虽然也没人会在意,但她之前可杂七杂八教了它不少不太适合在这种时候唱的东西……

    但娜娜的歌没有歌词,只有呜呜啦啦和哼哼呀呀。

    虽然之后谁也没能记住半个音节,可谁也不能否认,那是他们听过的,最好听的一首歌。如流水潺潺,如风声簌簌,如鸟鸣啁啾。

    如万物生长。

    其时寒风里已有躁动的气息,春意尚酝酿在泥土之下,可当歌声响起,枯萎的枝头抽出万点新绿,瓦拉种下的玫瑰花瞬间绽放,蓬勃到喧闹的生机欢呼着涌出城堡的高墙,漫过平原和河流,森林与群山,连推带拉地将因为睡得太久而还有些迷糊的春之女神,拖到了正确的时间线上。

    而接下来的歌,便已无需一条小小的龙来唱。

    “……我想写一首长诗。”博雷纳说,“事实上,我已经有了极好的句子,也很适合吟唱,要不我……”

    克里琴斯一边欢呼一边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

    那首长诗博雷纳到底还是写了出来,十分得意地找人四处传唱。传到斯顿布奇时泰丝听得笑岔了气,而埃德尴尬得只找条地缝钻一钻。

    “写得不是挺好的嘛。”娜里亚还是十分淡定。

    她甚至找了人在她新开的酒馆里唱。那酒馆事实上也是个冒险者们交流各种消息的地方,与从前的冒险者协会有些相似,又有许多不同。

    无论如何,那首诗因此而传到了更多的地方。而被传唱的两个人的生活,却又意外地平静下来。

    “有些事,你越是不想让人议论,就越是会有更多的人喋喋不休。”娜里亚说。

    埃德觉得她的用意似乎不只是这个,但她不说的事,就是她不想让他问的事,他当然也不会去问。

    日子一天天过去。洛克堡的废墟被改建成了图书馆,只剩半截的三重塔依旧守护着它的城市。万泉之城在短暂的沉寂后迅速恢复了昔日的活力。即使没有了“王城”的光环,它依然是座活力十足的港口城市,在被封了伯爵的巴尔克大人的打理下,“富过尼奥城”也未必就是做不到的事。

    九趾的尸体始终没有找到,他的藏宝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连伊斯都稍稍眼红了一下,毫不客气地挑走了不少他喜欢的东西;科帕斯·芬顿在第二年的秋天被博雷纳抓住,死前阴森森说了句“这只是开始”,但没人放在心上;野蛮人在博雷纳各种要脸和不要脸的手段之下回到了冰原,但因为身体不再会变得虚弱,他们也走出了冰原,跟其他种族有了更多的交流;大法师塔沉迷于魔法与机械的结合,做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些很好用,有些简直是发疯;那群“热爱和平的好恶魔”倒也一直安分守己,作为使者的尼亚还时常跑到斯顿布奇混吃混喝,艾伦总是念叨着要跟他算算账,一见到他就又忘了;精灵的货船载着矮人开往赫特兰德,通往其他世界的门也开始小心翼翼地被打开;两个不同的月亮找到了自己的“相处之道”,开始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