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0】屡次交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华夏王朝乾元二年,二月十六,春风带着微微的刺凉,但是却更是举国同庆的日子。

    云府,云蜜闺房。

    秋娘,云巧慧和江阑月三人站在旁边,看着端坐在梳妆镜前的云蜜,眼神激动的无以复加。

    终于等到了,在她二十岁的时候,披上凤冠霞帔,成为这广袤偌大的华夏王朝的皇后,集万千宠爱,冠无双后位,享无上尊荣。

    在云蜜身边,六个嬷嬷正在忙活着。

    要知道这可是即将成为皇后娘娘的人啊,半丝也马虎不得。

    不说别的,就看看皇上为皇后必选的纳彩礼和大征礼就让所有人为之惊愕,那富贵的富贵锦荣盒就摆放的将云府都堆得满满的。

    这六个嬷嬷全部都是宫里出来的,是曾经五大国皇宫里面汇聚而成的,她们都曾经伺候过一位甚至二三位皇后的大婚,对于一些礼仪,她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娘娘,大婚首先要去太庙,这是历届封后大典首要做的事情。是要告诉列祖列宗,娘娘是正统的皇家媳妇……”

    “大婚之前是不是还要绕城游行?”云蜜开口问道。

    “回娘娘的话,正是如此,这是昭告天下,新后荣登后位,接受天下人的敬仰跪拜,这是每一位皇后必经的过程,娘娘放心吧,很快就会结束的。”

    于是,云蜜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很快”!

    凤鸾依仗先是在外城饶了一圈,然后在主城内饶了一整圈,即使坐在车轿里,她依旧觉得累的差点没虚脱。

    外面人山人海,称得上是万人空巷,全部都聚集在了主城,很多人甚至驾着马车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就是为了看一眼新皇后的凤颜。

    那一声压过一声的“皇后千岁千千岁”震得她耳膜生疼,经久不息。

    最后直到太庙,那声音依旧能远远地听到。

    接下来就是各种朝拜,各种跪来跪去,云蜜发誓,就算是十辈子加起来,说不定都没有今天跪的多。

    凤千绝攥着云蜜的手,在她耳边含笑道:“是不是累了?”

    “可以休息了?”云蜜回道。

    “还不可以,祭祖完后还要设宴群臣,那些命妇都会过来,你还要忙到晚上。”

    “我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累。”云蜜唏嘘,果然皇后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凤千绝笑笑,没有说话。

    凤鸾殿,华夏王朝所有高官命妇都聚集一堂,自然也有皇太后月如歌。

    她心里现在是火烧火燎,尤其是坐在云蜜身边,更是让她坐立难安。

    儿子是她的,如今居然疏远了自己这个亲娘,而宠爱别的女人。

    皇室子孙延绵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他却独独要她这个老女人。

    华夏王朝如此之大,子嗣稀少,必定难以稳固江山,真不知道儿子是怎么想的,这件事她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皇后娘娘,今天感受如何?”江阑月笑道。

    云蜜苦笑,“舅娘你这是在挖苦我呢,我就没想到,成亲会这么累。”

    “既然累,为何还要嫁进来?”皇太后带着金质嵌钻的指套,捏着玉杯冷声说道。

    场面因为这句话,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要知道说这句话的人可是皇上的亲娘,当今华夏王朝的皇太后。

    就连曾经的顺元帝都没有搬来都城,足以说明皇太后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如今在场的众位命妇很明显都察觉到一点,那就是皇太后很不喜欢这个儿媳,至于原因,那就是各凭猜测了。

    在这种场合,云蜜本应该是要退让的,毕竟说的再差,始终都是凤千绝的母亲。

    但是也正因为是这种场合,她也更加的不能退让,面前的都是些什么人,个个都是大宅里面走出来的宅斗高手,若是皇后惧怕太后的传闻流泻出去,她可以不在乎,却能让月如歌更加的得寸进尺,她是不会容忍的。

    “太后好像很不喜欢本宫。”这是她第一次表明自己的身份和立场。

    “怎么会,皇后贤淑温和,谁会不喜欢。”月如歌阴阳怪气的说道:“哀家很满意。”

    云蜜默,她这自称是想说顺元帝在她心里已经死了吗?

    “既然如此,还希望太后今天给本宫一个面子,别扰了大家的兴致……”

    “你是怎么和哀家说话的,哀家是皇上的亲娘,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月如歌的声音带着一丝尖锐和阴冷。

    “啪——”

    轻微的敲击声,在奢华的椅背上响起,但是却狠狠的敲击在在场人的心脏之上,就连一向在后宫争斗中独占鳌头的月如歌都被这小小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我一直喜欢自己的麻烦自己解决,很明显,太后是觉得我是麻烦,不过这麻烦的源头却是来自凤千绝。”

    伸手端起面前案桌上的茶轻抿一口,清甜中却带着一丝微苦。

    “你不喜欢我是你的事情,但是我希望太后要搞清楚一件事,我这个后位不是你给的,整个华夏王朝皇后只有一位,就是我云蜜,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皇太后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在这里,只有两个人能做主,凤千绝,和我!”

    月如歌的手都在颤抖,心里的愤怒几乎要将她吞噬。

    她这辈子就没有过顺心的时候,没想到如今成为太后,依旧能被媳妇给压制住,这天底下哪里有她这么憋屈的太后。

    “你这话,完全可以以大逆罪论处。”这是她唯一能说的。

    没办法,云蜜根本就不和她绕圈子,在这么多高官命妇面前,让她完全下不来台。

    “大逆?”云蜜美眸瞪大,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自古朝纲,女子不得干政,你还妄想着参与天下大政,不是大逆是什么?就冲着你这句话,就足以后位不保。”月如歌大怒。

    此时的她,恼羞成怒的成分要多很多。

    “嘿,太后,别激动,会让你脸上的妆花掉。”云蜜戏谑的说道,然后看向大殿中的人,笑道:“让诸位夫人见笑了,不过也别觉得尴尬,人的立场很重要,就好比你们在府里要维护自己正室的位子一样,华夏王朝也只能有一位女主人,当然你们可以自己选择,整个华夏城和王城,全部都是本宫出的银子建的,若是太后觉得这里不好的话,我不勉强,不过还请太后别对我大小声甚至口出恶言。”

    其中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没想到这偌大的美轮美奂的华夏城,居然是当今皇后娘娘建的。

    那边江阑月笑道:“确实如此,从华夏国没成立之时,皇后就召集战争中的难民来这里做工,给他们薪水建造华夏城,诸位姐妹可能知道,战乱多年,难民流离失所,食不果腹,是皇后娘娘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如今华夏城有半数之人都是曾经那些难民,都是娘娘给他们的房舍,让他们不再受那颠簸之苦,这等义举,姐妹们去城里稍微打听一下就会明白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如今听江阑月提起,不禁也信了几分,毕竟今天上午那游城的场面,估计是个人都觉得极度震撼。

    宴席结束之后,月如歌是被贴身嬷嬷搀扶着离开的,她的脸色当时是一片惨白。

    只是当天晚上,云蜜就听说,凤千绝被月如歌狠狠地训斥了一番。

    洞房花烛,一身清冷的凤千绝走进来,表情丝毫不见半点不悦。

    今天是他重要的日子,他怎么会让一些别的事情打扰这美好的夜晚。

    满是艳红,入目尽是魅惑妖艳,尤其是那慵懒的斜靠在软榻上的云蜜,衣衫凌乱,更添一股媚骨娇艳。

    “我没来,我的皇后就已经醉了?”走上前,抱起她坐在她刚开的位置,将她放置在自己腿上,鼻翼间是淡淡的幽香。

    云蜜勾唇妖媚一笑,仰头在他唇角添了一下,笑声震荡着凤千绝的耳膜和胸口,激荡起一阵酥麻。

    “五日后,我就会微服私访。有人来报说西北有贼寇横行,抢夺百姓的粮食,因为都有伸手,好几位州官被行刺,死了两个。”

    “凤千绝,你别搞错了,一切别的事情等起床再说啊,今天是什么日子,现在是什么时辰?亏你说得出口。”

    听到这话,凤千绝默然,然后抱起她,走向那张布满红色冲断的床榻。

    他本来想让这个小女人放松一下的,但是很显然,他低估了自己的妻子。

    床幔放下,大红的喜服被扔出红帐,满是春色,迅速蔓延。

    次日,云蜜还没睁开眼,就能感觉到身边那温暖的胸膛和灼热的体温。

    当然还有自己那不用动弹就痛的足以让他龇牙咧嘴的苦难。

    昨晚她喝多了,只因为凤千绝终于成为他的男人,让她觉得心里幸福的要死,才破格让自己喝了近十坛混合酒,然后光荣的觉得头晕了。

    接下来的事情她清楚,自然就是各种体位,差点没把她折腾毁了。

    看来男人憋的久了,受伤害最大的反而会是女人。

    “时间还早,多休息一会吧。”凤千绝刚醒,声音带着性感的沙哑,温热的气息在云蜜的耳畔飘忽,染红了雪白的贝耳。

    吻了一下她的耳垂,他的笑声让云蜜觉得很是窘迫。

    “你该起了,难道不早朝?”

    凤千绝坐起身,外面的香雪和香草听见声音走进来,手里端着水以及干净整洁的龙袍,进来之后眼观鼻鼻观心,静默不语。

    走下床,凤千绝就去了隔殿,青云很机灵的跟了过去。

    “娘娘,您要起身吗?”香雪问道。

    “起,不起能行嘛。”在这里可是不能睡懒觉的,再说也早就过了她起床的时间了。

    大婚第一天,照例去给皇太后请安。

    可是走到福寿宫门前时,看到一脸局促的管事嬷嬷李氏。

    “李嬷嬷,太后可曾起身了?”云蜜笑着问道。

    李嬷嬷赶忙行了一礼,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太后今早起身觉得头晕乏力,请太医来看过,太医说太后偶感风寒,所以,还请皇后娘娘赎罪。”

    云蜜点点头,不动声色的转身离开,表情带着一抹戏谑的笑容。

    “娘娘……”

    “没事,香雪,你去太医局让风老去给太后瞧瞧,开几副方子。”

    “是,奴婢这就去。”

    生病?在她看来,是气还没有消。

    不过无所谓,她不会在乎,只要她安分一些,余下的一声,她会保证她过得很舒心。

    五日后,凤千绝轻车简从,只带了朱姚念,苗一狐和辛爵就赶赴大西北。

    虽然如今华夏王朝免赋税三年,但是很多的民众还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天下如此之大,总有人力不可及之时,这个时候若是凤千绝不努力,谁还能帮他努力,天下事百姓的天下,更是他的天下。

    离开的时候,他将朝中大事就不交给了凤离歌,当云蜜看到凤离歌那张古怪的表情,忍不住和乐甜笑的合不拢嘴。

    “他躲了这么多年,谁想到还是皇上有办法。”乐甜笑道。

    “三哥其实很厉害,只是淡迫名利惯了,我昨晚还听说,三哥准备带着你们去城里住些日子的,宇飞不会很失望吧?”

    一听这话,乐甜笑的更欢了,“还别说,真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