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元熙的算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静依略一犹豫,看了元熙一眼,“那名女子,母后也认得。”

    元熙的眉心一紧,抬眼看向了静依,“依依,这粥快要冷了。先把这碗粥喝了,我陪你四处走走。”

    静依默然,依言喝了粥。

    元熙起身自海棠的手中接过披风,给依依系好了,才牵起了她的手,向着承乾宫外走去。

    御花园中,各种菊花开的正盛!还有婀娜多姿的秋海棠,也在和菊花争着艳!

    “依依,你可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的话?”元熙停住脚步,转了身看向静依,“我曾说过,要护你一生无忧!我要你知道,这天底下,没有什么是比你更加重要的了!哪怕是这大渊的天下,在我的心中也是不及你分毫的!你若是觉得这个皇后做的太累了,乏了,只管说就是!大不了,我提前传位给太子,我与你携手游遍大江南北就是!”

    “元熙,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静依急急道:“我不是觉得累了,元熙,这些年来,如果我还不知道你对我的好,我就真的是有些狼心狗肺了!”

    元熙略一蹙眉,“不许这样说自己!”

    “元熙,你对我的好,我哪里会不明白?只是,那个女子,实在是让我为难。我已经单独见过她一次了。我想着,还是为她寻户好一些的人家为好。只是一时拿不定主意!而且,母后前些日子也来了书信。让我尽量地照顾她。”

    “母后?”元熙略一挑眉,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难道母后有意要她进宫?”

    静依摇摇头,“信上并未如此说,只是说要我尽量地好好照顾她。”

    元熙沉默了一下,“能让你如此为难,又如此忧心的,可是母后后来所依仗的江南裴家?”

    “正是。”静依的声音有些忧郁,“元熙,我从未怀疑过你对我的感情。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抚于她。现在她还没有见过你。一旦再见过你,铁了心要嫁你,可如何是好?她到底是叫了母后一声姑姑的。”

    “你放心,我自然有法子安抚她就是。再者说了,即便是我不安抚她,她的家人也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若是她做的太过了。我可是不会顾忌什么情分的!”

    元熙的声音有些阴冷。静依扶了他的胳膊道:“不可!母后本就是觉得欠了裴家的一个人情。如今你要是做的太过了。怕是母后会心内不安,岂非是我们的不孝了?”

    “依依,难道要我看着你郁郁寡欢?”

    “我说过了,我会想法子。过几日是你的寿辰,我想着大办,就是想着自年轻亲贵们中选出一合适的人选,只是一时没有拿定主意罢了。”

    “说说看,你都选定了什么人?”

    静依闻言,重重地叹了口气,“这身分太过贵重的人,自然是不合适的。可是身分太低了,又让人觉得是咱们薄待了母后的娘家人!年轻有才的,早已是有了亲事,甚至有的已是成了家!剩下一些个没有婚事的,大多都是一些纨绔子弟,我担心,母后若是知道了,怕是不会依的。”

    元熙的眼睛一眯,“依依,你向来聪慧,怎么这件事情上反倒是糊涂了!母后不过是顶了裴家女的一个名头,并非是真正的裴家女,也不欠裴家什么。而且,裴家现在了不知道母后的真实身分,再说了,事情一旦捅破了,那裴家就得先被治一个欺君之罪!他们不傻,不会以此为要挟的。相反,他们反倒是应该战战兢兢的活着!要知道,帝心难测!”

    静依的心神一动,“你说的没错!是我太过大意了!”

    元熙轻轻地搂着她,“依依,父皇不会允许有任何有可能会伤害到母后的人存在的!即便是裴家,也是一样!所以,裴家若是安分,父皇自然是会让他们平平安安的,也会给他们富足的生活。可若是他们不肯!那便由不得他们自己了。”

    “元熙,再看看吧。我现在明白了。我先透透那姑娘的口风,回头再寿辰上,你再为她做主赐婚就是了。”

    “也好,如此,也算是给了裴家一个颜面,也全了母后的名声。”

    “好。”

    元熙看着静依原本有些忧郁的眉心,此时舒展开来,笑道:“身子可还好?到前面去坐坐吧。”说着,便打横将静依抱起。静依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头轻轻倚在了他的胸前,幽幽道:“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什么?”

    “没什么,只是略有感慨罢了。”静依无意间想到了前世听到的一句歌词,谁唱的她早已是记不清了。只记起了这一句!靠在元熙的怀里,想着前世的事情,静依只觉得真的像是上辈子一样,那么遥远!那么地模糊!

    曾经让自己恐惧的实验室,似乎也是让她想不起来具体的模样了!

    真好!静依的心里有些软软的,糯糯的!这才是她一直想要的生活!虽然偶尔会有一些小麻烦,可是只要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天底下最为幸福的事了!不是吗?

    元熙将静依抱到了梅香殿中,将她置于软榻上,自己则是坐在了另一头儿,然后将她的腿轻轻地抬起,用手轻轻地给她揉捏着。

    静依看到元熙这样细心仔细的模样,便又想起当初自己和元熙被皇上罚在了勤政殿中跪了许久,出宫后上了马车,他也是这样轻轻地为自己揉着腿。

    元熙看到静依有些走神的模样,笑道:“在想什么?”

    “没什么。就是在想当初我们刚刚被父皇赐婚时,你也是这样为我揉腿来着。”

    “嗯。一晃已是过了十年了吧?”

    “是呀,我们的孩子都这样大了!我们也快要老了!”

    “胡说!你才二十几岁,怎么就说自己老了?这话要是让父皇和母后听到,又要骂你了!”

    “元熙,我想去看看祖父,昨日大嫂和二嫂进宫来的时候,说是祖父的身子有些不爽利,师父现在不在京中,我虽然是命人派了太医过去,可是心里仍是有些不放心。本来是打算今日去看望他老人家的!哪里知道被你这个家伙给累的直到中午才起了身!”

    说这话的时候,静依可是没忘白他一眼!

    元熙的眼角抽了抽,“要不,你再歇会儿,待会儿我们一起去平南候府?”

    “不必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就成了。你不是还有许多奏折未批?”

    “无妨!”说着,便叫了内侍过来,“将御书房的奏折送到这里来。朕今日就在这里办公了!”

    “是!”

    静依笑骂道:“哪里有你这样的皇帝?若是被那些个御史大夫们知道了,又要说你宠溺皇后,美色祸国了!”

    “哼!那些个老顽固,理会他们做什么?要不是你一直拦着,我早就命人将他们的脑袋给摘了!偏生他们一个个儿的还以为是我真的不敢杀他们!简直就是群蠢蛋!”元熙恨声道。

    静依笑了笑,知道元熙这是在心疼她了。因为后宫一直是无妃,所以三不五时的就会有一些个御史们上奏,要求元熙广纳妃嫔,为皇室绵延子嗣!甚至还曾说自己是个祸国妖后,将皇上迷的七晕八素的,不知道自己是一国之君了!元熙为了此事大怒,当即下令就要将那几人推出去斩了!若非是有父亲和英国公等人拦着,怕是真不知道被他给摘了几颗脑袋了!

    “元熙,你既知道他们是老顽固,又何苦与他们置气!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你只是看到了他们竟然敢冒犯于我,在你的面前要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可是你却没有看到他们的另一面,不是吗?他们敢冒犯我,说明了什么?明知我的身后有你的万千宠爱,他们为何还要拼死而谏?明知道平南候和舅舅等人的势力,他们为何不惧?他们的确是太顽固了!可是他们对于大渊,对于你,可是极为忠心的!这样敢于直言的谏臣,你若是杀了!以后,谁还敢在你面前说话?谁还敢在冒死进谏?”

    静依伸手抚向了元熙的脸庞,“你该明白,若是你真杀了他们,便是坐实了我是祸国妖妃的名头了!也是坐实了你是个色欲熏心的昏君了!你明知道如此,为何就不肯忍下一口气,而是要在殿上,便直接就下旨斩了他们呢?”

    “我若是一点儿火气也没有,还不知道他们要折腾到什么地步!我当时虽然是气极,可是也明白他们是忠臣!再说了,殿上的那些个人,你真以为都是蠢的?他们是人,不是死物!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说话,个个儿可是猴精的!特别是英国公那个老家伙,心里头明镜儿似的!知道我不过是为了吓吓那帮老顽固,自然是会出来求情的!”

    静依听了浅笑道:“你是料准了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