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8章 奇遇(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也是依兰达一直以来颇为不解的地方。

    从信仰上来说,在教廷的宣传下东征无比神圣,是每一位参与的神职人员心中的圣战。塔维尔又是一个强大的东征助力,远去东方既能为圣战出力不说,还能帮它找到同类,她看不到任何理由卡诺比会劝说塔维尔放弃。

    很显然,卡诺比也很喜欢这条人鱼。

    不能否认的是,自从塔维尔出现以后,卡诺比在船上的地位只能用今非昔比来形容。说市侩一点,有塔维尔在,卡诺比在船上就是人人趋之若鹜,如果塔维尔不参与东征,他的地位马上就会沦为跟最开始一样……那是连怪鸟袭击都不一定有人救的炮灰。

    当一个人习惯了被人处处捧着,让他又沦落回以前的地位,他真的甘心?

    她是看惯了人性黑暗面的人,从来不相信人会那么无私,哪怕是神职人员也不能免俗,她亲手扒下的那些衣冠楚楚的禽兽们的虚伪外皮哪个不是一个比一个更华丽光鲜?

    哪怕熟知历史,现在她也还是对于他究竟如何做出这样的结论心怀期待。

    从这段时间的相处依兰达也逐渐发现,卡诺比只是天性纯善,可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蠢人。

    这船上时不时就要莫名失踪一两个不慎失足落海的人,难道真的都是意外?

    能够让大家都觉得他天真纯善,第一是可能真的如此,第二则可能是……这是他有意让所有人产生这样的认知。

    后者远比前者可怕的多。

    在小人鱼塔维尔正式向依兰达和艾尔提出它不参与东征,愿意为接下来的教廷船队留在塔比斯海域保驾护航的时候,他们都知道历史的转折点到了。

    他们的出现和返回,也许都是为了这个契机……当时让他们来的是那串佛珠,另一个,就是眼前阿尔贝托由盛而衰的牺牲伊始。

    他们到底是旁观者,还是参与者?

    发生那件事的当晚,依兰达接到了来自艾尔的邀请。

    这场谈话本来应该只限制在艾尔和卡诺比两人以内,依兰达并不打算参与,毕竟涉及到家族旧事,可卡诺比却难得的表现出了坚持。

    这让女海盗跟教皇冕下都非常的意外。

    艾尔是船队的最高指挥官,卡诺比这段时间以来都在兢兢业业地跟着他学习神学。虽然不是没有人对此隐晦地表示出了意见,但是其一没人敢跟艾尔较真,其二……你有本事你也收服人鱼试试?

    所以在艾尔和卡诺比的关系只能用突飞猛进来形容的时候,两人间竟然不是私下沟通而是邀请了依兰达,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塔维尔的意思了。

    毕竟人鱼百年如一日一如既往的讨厌除卡诺比以外的所有神职人员,唯一称得上有好感的也就是依兰达……这是打算争取盟友?

    但话说回来,卡诺比是阿尔贝托的先祖,无论是从船队的最高指挥官还是血脉的传承上来说,真正有资格谈论这件事的,始终只有他们两个人。

    还有那中间无数因为各种各样理由死去的阿尔贝托牺牲品。

    不远处的海面上,小人鱼正唱着美妙的歌,依兰达在经过甲板的时候,不少水手都满脸痴迷的看着那条造物者的恩物,女海盗也忍不住看了过去。

    沐浴在月光下的金发蓝尾的人鱼,坐在海面上缓缓飘过的残破船板上,自顾自地唱着天籁般的歌谣,周围仿佛有雾气氤氲弥漫,有一种妖异的美。

    依兰达叹息了片刻,转身去了艾尔的舱室。

    可当她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面前的场景……如同羔羊一般的金发少年满脸通红,双手死死抓着领口,眼里泛着泪光,紧紧咬着嘴唇,怎么看都像是刚被人狠狠“欺负”了一顿。

    依兰达:“……”

    她是不是进来的时机不太对?

    她瞥了一眼坐在一旁一脸无辜的艾尔,后者颇为无辜地冲她摊了摊手,“他要求一定要请你来才肯说。”

    卡诺比依然低着头,双手死攥成拳头……看的出来心里在做巨大的挣扎,两人也不催他,等他自己做出决定。

    许久之后,卡诺比开了口,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看向艾尔的眼中充满了诚恳的请求,“我接下来说的话,能请您以主的名义发誓不会泄露么?”

    依兰达轻轻咳嗽了一声,“你这是打算告解?需不需要我回避?”

    说实话,与卡诺比相处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所以依兰达也并不打算让他感觉到尴尬。

    毕竟见过那么多黑暗,总还是希望能见到光明。

    在那个几乎所有人都对她的所谓“圣女”身份不屑一顾的时候,只有卡诺比对她表示出了善意,甚至做出了维护。

    “不不,请您留下!”卡诺比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阻止依兰达,简直有些手足无措的意味,“是我特意请艾尔大人请您来的……虽然这样可能有些不妥,但我觉得,这条船上最让我信任的人就是你们了。”

    也许是来自于本能的敏锐,他察觉到了艾尔和依兰达之间羁绊非凡。

    艾尔点了点头,示意卡诺比继续说下去。

    “塔维尔给我看过一本书……说是教廷的圣物。”卡诺比有些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喉头,“可那本书,我不能交出来,因为那会给它带来灾难。”

    依兰达和艾尔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疑。

    难道是……

    卡诺比没有注意到二人的表情,咬了咬牙,终于把那个名字说了出来。

    “那本书是……约拿之书。”

    “记载中的圣物?”猜测的转折点如同预想一般出现,本以为可能要到东方才有回去的机会的两人心中都有了一些激动。

    也许,可以一窥当年之事的真相了!

    看到艾尔和依兰达没有他预想之中的那么激动,很显然小金毛松了口气。

    “是的……”卡诺比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作为一名神职人员,我本来应该在得到圣物的时候就第一时间献给教廷,可是我没有。”

    “为什么?”艾尔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没有任何谴责的意思,“有什么原因阻止了你?”

    “……”卡诺比再次低下了头。

    依兰达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叹了口气,“这是你要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关于为什么你不愿意把圣物献出来?”

    “您……也很喜欢塔维尔对不对?”卡诺比有些期待地看着她,“它那么天真可爱,您一定不会希望它死的对不对。”

    “……忘记说了,塔维尔是我给那条小人鱼起的名字,它现在……都还没成年。”

    卡诺比的音着重落在了未成年上,还惴惴不安地看两人的脸色,企图以这个前提激起二人的同情心。

    可惜他面前是两个心如铁石的死腹黑。

    “约拿之书说了什么?”艾尔的语气很平静。

    他的这份冷静让惶惑不安的卡诺比也稍稍平静了下来,毕竟艾尔和依兰达越沉着,塔维尔存活的几率也就越大。

    他需要能够帮他将这件事瞒天过海的帮手。

    “人鱼的血肉……可以换得长生。”卡诺比犹豫了许久才开口,很快他就接着补充道,“可是塔维尔是无辜的,生为人鱼并不是它的错,为什么要让它承担这种根本不应该属于它的命运?”

    虽然依兰达心底压根对那所谓的狗屁记载一个字都不信,但这话不能在现在拿出来说。

    傻孩子,如果真是杀了它就能长生,它也就不会一个人孤零零等你那么久了。

    不过卡诺比现在的反应倒还算对得起塔维尔对他一心的苦等,可这两个人但凡有一个不那么死心眼,或许都会过的更加轻松。

    可是……谁都不能代替他们做出决定。

    艾尔看了卡诺比许久,就连依兰达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良久,他缓缓开了口,“主说,人生来带有原罪……那么,你生而为人,身为神职人员,却音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生出了妄念,怀疑信仰,甚至怀疑教义,难道不是身负原罪的体现?”

    这在依兰达眼中简直是诡辩,难道生而为人,反倒还应该说声对不起?

    那为何不问问主为什么要让人与人之间生来存在差异?为何会有生老病死?这个原罪又是谁来给予?

    又是谁给的主这份权力?

    不过这话忽悠卡诺比倒是不错,他显然有些发愣,“可是……”

    艾尔叹了口气,“约拿之书现在在哪里?”

    卡诺比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还给塔维尔了,那是它的东西。”

    依兰达在心里暗暗点头,还不算太蠢,知道好歹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万一跟他们协商不成还能反口不认。

    “你很想让它活下来?”艾尔淡淡道。

    卡诺比点了点头。

    “哪怕用你的性命来换也再所不惜?”艾尔进而追问道,“要知道,这世上有那么多主的信徒,更有可能有遗留在民间的抄本,你又如何能确定真的不会有人知道人鱼的传闻?”

    卡诺比讷讷地低下了头,“……我只是想让它活下来。”

    “你根本没有足以保护它的能力,却妄图负责起它的未来,这本身就是一种不负责任。”艾尔道,“现在所有的东征船队都知道塔比斯海域有一条人鱼,你觉得你还能保护它多久?”

    “所以我想让它留下来,”卡诺比努力争辩道,“至少在这里,没有人能奈何得了它!船队还要靠它引路,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那你呢?”艾尔难得的表现出了咄咄逼人,“没有了塔维尔,那些人又会如何对你?”

    “我……”

    “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艾尔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也同样没有想过这会为你的家族带来什么。”

    依兰达看见艾尔闭了闭眼,压下了眼中变换的波澜,这是他极其罕见的失态。

    艾尔少年时期的悲剧同样是阿尔贝托的衍生,他不单单是在为自己,也是在替这么多平白无故牺牲的阿尔贝托问这一位先祖,他们的牺牲,究竟是不是只是他一个人的一时兴起。

    却要用这么多条生命来陪葬。

    “我只是想要救它,这是源自于我的本心。”卡诺比的声音很轻,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毕竟还不过就是一个少年,根本不曾对未来有过多深入的考虑。

    更不会知道……这会为他的姓氏带来怎样灾难性的后果。

    那之后发生的所有事,其实归根到底都是人类*的贪婪,能怪罪于卡诺比吗?

    不能。

    如果没有卡诺比,也根本不会有后来的阿尔贝托,这两件事本来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死循环。

    无解。

    “它选择将那本书交给你,那就是你和它之间的因果,”艾尔已经平静了下来,“它也已经听从了你的话,留在塔比斯海湾。”

    “对于这件事情,我不会对外宣扬,但是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最好将人鱼树立为东征路途中的主的恩典,这样才能真正的保护得了它。”

    “保持和人鱼的距离,永远不要低估人心的贪婪,这件事情一旦外泄,会给你和它都带来灭顶之灾。”

    艾尔难得这么严肃的说话,卡诺比愣愣地听了许久,忙不迭的点头。依兰达在心中暗叹一声,也不知道他究竟听进去了多少。

    “我有一个建议。”女海盗还是开了口,“在离开塔比斯海域之间,我想看一看那本约拿之书。”

    卡诺比显然愣住了,“为什么?”

    “也许还有别的办法,”依兰达循循善诱,“你知道我一夜之间醒来,脑海里就多了许多从没见过的经文,有种预感告诉我,那里面说不定有解决的办法。”

    高贵优雅的教皇冕下瞥了依兰达一眼,女海盗分明从那里面看到了隐约的笑意。

    “可以么?”卡诺比茫然了,下意识回头去看自己的人生导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