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八章 儿女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接近来,随着传回庐陵的消息越来越来多,郑绥对外面局势有了更清晰地了解,不得不接受事实,五兄一家以及在京的亲人,怕是已全部罹难。

    郑绥悲恸不已,万念成灰。

    议郎和诸娘,几乎成了她的一份念想与寄托。

    而今闻得议郎落水而亡,如同丢了命根子一般,哪能承受得住,端的是肝肠寸断,心魂俱丧。

    再幽幽转醒时,床榻前,已围了一圈人。

    长子、长媳、次媳……

    离得最近的郑诸,先开口喊了声姑母,声音嘶哑,抽气声不绝于耳,通红的大眼,泪水盈睫止不住淌落,郑绥挣扎着起身,伸手把人抱进怀里,“诸儿。”

    眼泪肆无忌惮,无法控制。

    姑侄俩哭成一团。

    不独郑家,此次建康之难,失去的亲人实在太多。

    次媳小邓氏,自得了消息,眼睛都快要哭瞎了,整个县公府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无法自拔,唯靠长媳萧令姜撑着府里的一切事宜。

    长子桓度刚返回庐陵不久。

    “母亲,人死不能复生,还请母亲和表妹保重身体,当是为地下魂灵安息。”清冷的声音,打破了一屋的哭泣声。

    郑绥抬头,泪眼模糊地望向萧令姜,心头又是猛地一抽。

    她好似,从来没见过这孩子哭过,或者说,这孩子有过情绪波动。

    此刻,一张脸清冷依旧,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

    郑绥直接用衣袖拭去眼泪,唤了声阿姜,“你和阿度安排一下,明日……明日我们启程去临汝。”

    “母亲,”

    桓度嘴唇微动,眼角余光瞥了眼跪在屏风旁垂丧着头的弟弟桓广,知道指望不上,只得硬着头皮劝道:“现在外面很乱,阿耶来信叮嘱过,让母亲眼下不要出门,等阿耶平定建康后,那时节,我们再去临汝。”

    只是这话,郑绥却听不进去,“庐陵离临汝很近,难道这周边也乱了不成?”

    顿了顿,又道:“你们都下去。”

    自始至终,郑绥没有让儿子桓广上前。

    回程途中他与议郎同行,议郎的落水,哪怕是意外,也有他照顾不周。

    “好诸儿,我们不哭了……你还有姑母,以后有姑母照顾你,不会让你成孤儿的。”郑绥一下下轻拂侄女的后背,满是怜惜与疼爱。

    ——*——*——

    “……出门要收拾的行李,我稍晚去找石兰婆婆和辛姨,至于车马行程安排,你和阿广一道去外院找十三兄。”出了正仪院,萧令姜便对夫君桓度说了这番话。

    她口中的十三兄,是指桓锦,桓裕派了他去荆州接桓广和郑议俩,眼下正在庐陵。

    “真要明天出府?”

    桓度满脸踌躇,尤其记着阿耶的叮嘱,越发迟疑,“十三兄没有随大军东去,得了阿耶的吩咐要守卫庐陵,怕是他也不会同意母亲离开庐陵。”

    “要是阿议还活着,或许母亲能听他的话。”萧令姜脑子十分清楚,从母如今连阿广都怨上了,更别提,特地派去荆州接阿广和阿议的桓锦。

    桓度性子一向优柔寡断,萧令姜望着桓度,语气坚定,“阿‘不’,我们拦不住母亲。”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