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完结篇】第00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先出去。

    高晔迟疑,跟上。

    “霏姐!我现在把你当姐!”高晔大声道,看着那抹倩影,心口五味陈杂。

    即使分手那么多年了,简霏一直是他念念不忘的女人,也许对她早就没男女之情了,但是,高晔永远记得和简霏在一起时的,那种踏实、温馨的感觉。

    她那时候很胖,他那时候还是个小鲜肉,很不般配的组合……

    简霏没理他,已经开了后车门,先把格格安顿在后座里,“格格,您老坐好!”

    听闫肃说,这猫起码十来岁了,在猫里,也算个老太太了。

    简霏平时把它当老佛爷伺候着。

    高晔嘴里叼着烟,走到了她的身侧。

    “还有事儿吗你?!”简霏略不耐烦地问。

    “你慢点开!再联系吧!”高晔沉声道,简霏没回他,钻进了自己车里。

    高晔帮她关上了车门,简霏按了声喇叭,开车走了。

    ——

    屏幕上,是简霏在酒吧买醉的画面,闫肃看了,无比激动。

    “你们快去给我拦着她!把她送回家去!她喝高了会吃亏!”他手脚还被控制着,闫肃激动地吼,往事一幕幕……

    当初,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酒吧,她带着虞希去买醉,被人陷害藏.毒。

    那晚,他对她非常不客气,结果,她却赖上了他。

    “闫肃,你冷静,我们没权利那么做!”

    这时,有个青年走到简霏跟前,男人的手抬起她的下颌,灯光忽明忽暗,简霏一脸浓妆,她站了起来,丢掉了酒瓶子,被那男人拉着进了舞池。

    “拦着她!你们给我拦着她!”闫肃咆哮,生怕简霏被人占了便宜,或者被人欺负。

    专家们不管他,继续监查闫肃体内病毒的活动状况。

    他眼睁睁地看着舞池里,简霏脱掉了外套,露出里面的吊带,闫肃红了眼,气得要吐血!

    这死女人!

    她怎么变得这么放纵?!

    他想起了在美国的那段,他躲着她,她去找他,为了逼他出现,她在酒吧里寻衅滋事,结果把他给炸出来了!

    “霏霏……我现在,你怎么刺激我,我也出不去!别傻了!”闫肃呢喃,以为简霏还是故意刺激他的,这是他自欺欺人的想法,因为简霏都不知道这些人在监视她吧?

    她可能是真想改变了,或者已经改变了,屏幕被关了,他再看不到她。

    “你们阻止她!”

    “抱歉,我们没权利干涉简霏的私生活。她最近经常去酒吧,和陌生男人搭讪,还……”说着说着,专家止住,因为闫肃闭上了双眼。

    “我要打电话给她!”闫肃激动道,他有点憋不住了,哪怕,听听她的声音。

    突然有股心酸涌上,这么久,她都没来看他,明明可以来的……

    “喂!谁?!”简霏的声音传来,不耐烦的,饱含醉意。

    “你在干嘛?!”闫肃激动地问,他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想着她现在喝得烂醉,还在外面,他没法控制自己不生气。

    “你是闫肃?哈,你还能打电话啊?不对,你还没挂?”简霏嘲讽的声音传来,她趴在路边的护栏上,嘴里叼着烟,听着他的声音,笑着,眼泪止不住地流。

    “我还没死!你想我死?”闫肃颤声地问,鼻头已经涨红。

    “老娘无所谓!打来干什么?你丫不是都把我甩了吗?!”简霏爆粗口,风吹乱了她的短卷发,穿着黑色吊带的她,站在路边,抽着烟,妩媚而风情。

    “我看到你去酒吧了!霏霏,别自甘堕落好吗?”闫肃的声音沙哑,透着乞求,简霏听他这么说,立即四处张望,“你在哪?!”

    她吼。

    “我不在你周围!他们给我看你的录像了!”闫肃痛苦道,他也希望,他现在就在她的周围,一定冲上前,好好教训她一顿!

    简霏闭上双眼,眼泪汩.汩流下,“你们监视我.干嘛?!”

    “霏霏,不要因为怨我,惩罚你自个儿……你这样,我更想一死了之!”闫肃的心里好像有猫爪子在挠着,难过得很,那种眼睁睁地看着,却什么也不能做的感觉,折磨着他。

    “闫肃,你就是个孬种!怎么,我泡个酒吧,你也要管?我出来是想艳遇的,你以为呢?!我想通了,以后怎么快活怎么活!”

    简霏狠心道,她不知道闫肃正在经历怎样的苦,也不想知道!

    她还恨他!

    “那也不能去那种地方!”

    “那我去哪?你给我指明出路啊!我亲爱的老公!”简霏讽刺道,这个混蛋!

    她一直在等,等他说一句:“等我!”

    闫肃无言以对,流着眼泪,“我没资格说你什么,就这样吧……”

    “孬种!”简霏愤恨地吼,声音沙哑,哭了出来。

    听到她的哭声,闫肃闭眼,泪水也汩.汩流下,“简霏!我TM没能力给你承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走出去!我都是个没未来的人了,有什么资格再让你等我!你的心意我懂!”

    闫肃的声音传来,简霏的手紧紧抓着栏杆,不然的话,她早倒下去了。

    “你懂个屁!结婚那天,你怎么对我承诺的?!你都忘了!什么同生死共患难,关键时刻,你丫只知道自以为是地丢下我!”她斩钉截铁地吼,双眼死死地瞪着某个点。

    “是!我记得!但是简霏,当你真正经历了那个时候了,就没法那么理智了。现在,我还会劝你,好好地活下去,如果遇到个好男人,让你能依靠的,就……”闫肃颤声道。

    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爱她了。

    “对,以前和高晔分手的时候,我以为这辈子完了,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了,后来,事实证明,还可以再爱上的。现在呢,我也是这么想的,为你,我都死过一次了,也该走出来了,兴许,还会再爱上一个。所以,你别再管我了!”简霏冷硬道,混蛋!

    闫肃苦笑,明明心底的声音在反抗,还要做一个圣人。

    “别去酒吧,那次你差点被陷害的事,忘了?”

    忘,怎么能忘?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脑子里浮现起一个铁面无私的硬汉形象,刚正不阿,一身正气!

    “忘了。闫肃,你没资格管我了,就算你将来活着回来了,我也不可能回头了!你给我记住,你活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跟我去办离婚!我等着!”她继续狠心地,冷硬道。

    闫肃的心早已疼得麻木,电话被挂断了,她的声音消失了。

    他的心又空落下来。

    要了根烟,他坐在地板上,孤独地抽着,回忆着和简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

    简霏开始相亲,她相亲的这些录像也被闫肃看到了,他不知道这是治疗方案之一。

    心脏已经被虐得麻木了,可看到简霏和别的男人约会时,心脏还会绞着疼,这个时候,再多的痛苦都比不上他的心痛,所以,病毒折磨不了他了。

    发作的频率越来越小,一个星期才发作一次,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我真的,快好了?”

    “再一个疗程!暂时还不确定,会不会完全消灭,将来不会再发作!不过,闫肃,你老婆……”陆启正抽着烟,先给他说了个好消息,这后半句……

    “她怎么了?!”

    “她最近跟一名法国厨师走得很近,很合得来的样儿,每天在一起研究什么菜谱,你赶紧加把劲吧你!”陆启正不怕伤他的心,鞭策他道,这也是事实。

    厨师……

    闫肃有点懵,他知道简霏爱烹饪,爱美食,这厨师挺靠谱的。

    “害怕了?毅力强点,赶紧治好,出去打洋鬼子去!”

    都半年过去了,闫肃垂下头,手挠了挠很短的圆寸头,“先治好再说吧!我精.子怎么还是死的?”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人专家说了,这个后遗症就算治不好,也能用其它办法生娃,不是全死!”陆启正鼓励他。

    闫肃没吱声,心里仍然有失落。

    简霏好像真把他遗忘了,这半年,没来看过他一次,也不关心他的死活。

    ——

    已临近春节,京城说热闹也不热闹,说不热闹,也能看到春节的气息。

    门开,屋里黑漆漆的一片,没有格格的叫声,没有小女人的身影,闫肃打开灯,迎接着他的是,一室孤寂。

    伸手抚了下玄关处的鞋柜,指尖上多了一层灰尘,说明,这个家,很久没打扫了……

    -本章完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