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完结篇】第00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了吗?小.美人,你告诉我,他为什么哭?”简霏一闭上眼,就浮现起自己割腕时,闫肃那歇斯底里的样儿。

    那叫不爱吗?

    分明痛不欲生。

    “肥肥……”虞希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而且,两位老人也在场。

    “霏霏啊,饿吗?”罗媛上前,和蔼地问。

    简霏不吱声。

    “你这丫头!你大姨跟你说话,你也不理?!”罗绮责备道。

    “这没你的事儿!回家给霏霏做饭去!”罗媛对妹妹斥责。

    “妈,要不您和小.姨都回去吧,这里留给我们这些小辈照顾就好了,霏霏会没事的,都放心吧!”虞希连忙劝道。

    罗媛了解儿媳的心思,连忙拉着罗绮走了。

    “霏霏,闫大哥他是有苦衷的……”两老太太刚走,虞希便忍不住对简霏说了。

    苦衷……

    简霏的双眼里,闪烁起希望的光彩,但,很快又灭了,恢复死一般的平静。

    “霏霏,你别着急,闫大哥这两天就能来看你,让他当面跟你说清楚吧。总之,他是有苦衷的,不得已,才要离开你的。”

    简霏还是不说话,那抑郁的样子,让人很难过。

    闫肃是怕她再做傻事,才让虞希告诉她的。

    简霏一直不说话,喂她吃饭,她也会吃点,也能下床走动了。他们担心她想不开,时刻都有人陪着。

    没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

    头戴鸭舌帽,黑色墨镜遮掩,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于晚上,进了简霏的病房。

    病房里,只有简霏一个人,她才洗漱过。

    刚从卫生间出来,头发还没干,看到进来的人,仍旧面无表情。

    墨镜后的双眼,已经湿.润。

    隔着一段距离,简霏像没看到他似地,走去病床边,拿毛巾擦着自己那头齐腮的卷发。

    闫肃轻轻地走上前,企图从她手里拿过毛巾,帮她擦头发,简霏冷冷地避开,也不说话。

    “对不起!”闫肃沉声道,退后几步。

    简霏还是不吱声,用力地擦着头发,身上裹着厚实的浴巾。

    “霏……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不想……耽误你……这不是病,是病毒,已经有副作用了……”闫肃轻声解释,声音沙哑,简霏无动于衷,擦干头发,甩掉毛巾,揭开被子,上了病床,拿起床头柜上的美食杂志,翻看着,不理他。

    “你别做傻事了,就当我出差去了!”看着简霏那跟没事人的样,闫肃心慌,又说了句。

    “说完了?说完了,你可以滚了!”简霏冷冷道。

    闫肃一脸莫名,他摘掉了墨镜,大步走上前,在简霏毫无准备之下,抱住了她。

    “别再做傻事了!求你了!霏姐!”闫肃的声音带有哭腔,颤抖而嘶哑。

    “我不会了!我简霏已经死过一次了!闫肃,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你在我这,已经T.M.D被判死刑了!我跟你完了!我现在没兴趣知道你那个苦衷是什么!哪怕你死了也跟我没关系!滚远点!”她狠心说道,恨他的欺骗和隐瞒!

    天大的事,没有跟她一起商量,自以为是地做了单方面的决定,而且还用最能伤害到她的方式!

    这样的闫肃,在她眼里,罪大恶极!也不配她爱了!

    简霏的话,刺疼了闫肃的心,他以为,她会抱着他哭一场,骂他一顿,打他一顿,然后,鼓励他坚持下去的……

    他松开了她。

    “那你要好好的。”

    “我当然会好好的!我还要跟你离婚!”简霏咬着牙,狠着心说道。

    他以为,他可以像个圣人一样,独自承担痛苦,对她放手,此刻,听到简霏说要离婚,那颗心像在被凌迟……

    “怎么?你不是圣人的吗?不是为我好地一个人躲起来的吗?现在我要跟你离婚,你舍不得了?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将死之人会连累我了?”她死死地瞪着他,狠心讽刺。

    闫肃的眸光闪烁,嘴角上扬,点了头,“只要你不做傻事,我什么都答应你!”

    都是个谈未来都是奢侈的人了,还在心痛什么?!

    闫肃在心里鄙视自己。

    “那你赶紧让你的组织,把我们的离婚办了!别TM耽误我另寻新欢!”

    闫肃笑笑,“你好好休息,我该走了!”

    他站起,说话时喉咙口像被灌了水银,越来越沉,越来越堵。

    他希望她能过得好,又TM没法忍受她另寻新欢!就是这么矛盾!

    简霏挪动身子,就躺了下去,背过身子,闫肃戴上了墨镜。

    “好好保重!”他说完,转了身,心在滴血。

    简霏捂着嘴,眼泪汩.汩地流,这个混蛋!他还一副圣人的样子!

    “闫肃!我会让你肠子都悔青了的!我会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让你生不如死!你TM最好给我好好地活下来,看着我幸福!不然,你死了我也去刨你的坟!”简霏那歇斯底里的吼声传来,闫肃的眼泪从墨镜后滑下。

    他迈开步子,出了病房,两个穿着便衣的警察同事在等他,三个人,很快低调地离开了医院。

    简霏一直在哭号着,蜷缩在床.上,鼻息间仿佛还残留着他身上的味道。

    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造什么孽了,这辈子要这么苦!

    也怕,怕闫肃真会死。

    不过还好,他还爱她,用他自以为是的方式。

    ——

    很快出院了,没再继续消沉,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经营餐厅。

    割腕留下了疤痕,戴上手链,不仔细看也看不出。

    她没去看闫肃,成天像个没事人一样。

    不过,一星期之后,闫肃的律师找来了,说是由于情况特殊,他们的离婚,可以由法庭判决离婚。

    “我还不能跟他去民政局办了?”简霏边擦着桌子,边嘲讽地问。

    “这……没办法。”

    “那还有什么意思?我就想跟他一起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简霏幽幽道,接过了律师的名片。

    “我会转告他。”英俊不凡的律师沉声道。

    “嗯,谢谢你,纪律师!”简霏客气道,送他到餐厅门口。

    “肥肥!”虞希过来,“刚刚那位是客人?好帅啊!”

    “闫肃叫来的律师,跟我说离婚的事的。”简霏淡淡道。

    “离婚?!”

    “我提出的,可惜啊,他没法出来跟我去民政局。”

    “肥肥!你何必这样,我知道你还气他,但是,闫大哥,他心里更苦吧……”虞希轻声地劝。

    “他苦,是他活该!”简霏狠心道。

    “哎……”虞希叹了口气,还不知道闫肃什么情况呢,能不能治好,会不会无药可救……

    简霏解开围裙,把店里交给服务员,去隔壁了,虞希也跟着,看着简霏拿着便签本,在上面写字。

    “看样子,她在写她以前的故事……”

    “哎……”虞希再次叹气。

    “对了,你不是写小说的吗?怎么突然就我开起店来了?”她看向身侧的短发女人,好奇地问。

    “写太久了,该停下了。”对方笑着回答。

    她们闲聊着,简霏一直在那写,回忆过去,那些往事仍然历历在目,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和闫肃有交集的画面。

    还记得,最初的时候,只是觉得闫肃是个爷们,而且是个警察,将来肯定不会背叛她,并没有多少感觉。

    当她对他死缠烂打,有一段时间后,当闫肃答应她,做她男朋友那一瞬,她对他才算真正地动了心。

    写着写着,眼泪就滚下了。

    突然很怕,怕闫肃撑不过去,怕她的未来,又要在形单影只里度过……

    虞希走过去时,简霏已经趴在了桌上,肩膀在颤抖,低低的抽泣声,教人心酸。

    “肥肥,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他,要不,去见见他吧?你可以见他的,给他打打气鼓鼓劲也行啊……”虞希哪会不明白简霏的心思,嘴上那么狠心,心里到底是放不下的。

    -本章完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