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完结篇】第00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双手冰凉,轻轻地贴在他的脸上,原本天生的娃娃脸,现在瘦得已经能看到颧骨。

    近在咫尺的人……

    闫肃心绞,即便心疼得快崩溃,表面仍然强装出一副淡定、无情的样儿。

    狱警见他们这样,也没好再上前阻拦。

    简霏一言不发,双眼迷离,表情有点诡异,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闫肃那刚毅的俊脸。

    即使不说话,闫肃似乎也能感受到她对他满腔的恨意。

    她恨他的背叛,仿佛在对他说:闫肃,你明知道,我最恨的就是男人的背叛!当初认定你不会背叛我,现如今,你为什么也背叛了我?!

    “你干嘛?”闫肃强忍心痛,冷冷地开口。

    简霏笑了,笑得有点诡异,不发出声音,“闫肃……你还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气若悬丝,透着绝望。

    闫肃突然就怕了,怕她撑不下去。

    “没有!我不想见到你,以后别来看我!”他冷硬道,别开头,不看她。

    “对我有愧,不好意思见到我,是么?”简霏嘲讽地问,她弯腰,唇凑到了他的脸颊边。

    “是厌倦了!”闫肃不淡定地低吼。

    “厌倦了……”简霏笑着呢喃,“原来什么狗屁长情,什么海枯石烂都是唬人的……闫肃啊,你让我又相信爱情的,这下……”

    “简霏,你还能再幼稚点吗?都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跟十三似的?别说长情,爱情我都没信过!”他气愤地反驳。

    简霏的眼泪大颗地滚落,突然双眼阴鸷,那样子,教闫肃心惊。

    作为一名磨练多年的警察,他已察觉到了不对头!

    “霏霏……”突然,脸颊上有点冰凉,他垂眸,看向她的手。

    简霏的手,从他的脸上移开,她抬起了左手手腕。

    “拦住她!快拦住她!”闫肃爆吼,双脚瞪着,双手朝着简霏的手上挥去,简霏冲他凄厉一笑,一直藏着的刀片,朝手腕上划去!

    “霏霏!”闫肃爆吼,目眦尽裂,痛苦爬满了他的脸。

    “你难过个什么劲?假惺惺地干嘛?你背叛我了,我特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鲜血从她的左手手腕上沁出,她还站在那,瞪着闫肃,平静地说话。

    已经挣扎着站起,七尺男儿,眼眶早已涨红,热泪滚落。

    “T.M.D!救她啊!”他嘶吼。

    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霏霏……”双.唇颤抖,他上前,双手被拷着,根本没法抱她。

    “你哭什么?心疼了?你还会心疼我?”

    “肥肥!”虞希和沈霖渊冲进来,看到简霏手腕在流血,虞希捂着嘴,沈霖渊已经冲了上前,把简霏抱住。

    “三哥,快送她去抢救!求你们了!”闫肃哑声地说着,他垂着头,哭出了声音。

    “我不走!闫肃,你为什么哭?你为什么……”简霏被沈霖渊打横抱起,冲出了这间办公室。

    闫肃双膝着地,跪了下去。

    一直以为,简霏是个足够坚强的女人,自杀这种事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沈霖渊抱着简霏刚出去,便有一群身着白大褂,看似医生的人跑来,他们把简霏放在了担架上,抬着,匆匆去往后面的那栋高楼里。

    “三哥,这里的医疗条件能救得了肥肥吗?”虞希不放心。

    “他们看起来不像一般的医生。”沈霖渊是在牢里呆过的,他冷静道,牵着虞希的手,跟着他们进去,担架进了一部电梯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电梯一直在往下。

    “你们请在外面等着,我们会尽力救闫肃同志家属的!”

    “医生!拜托你们了!”虞希激动道。

    沈霖渊却听出了不对劲,按理说,闫肃已经是犯人了,怎么还叫他“同志”?

    他们在外面守着,沈霖渊发现,这里不像医院,墙壁都用了特殊的金属材料。

    而不一会儿,闫肃出现了,他没戴手铐、脚镣,囚服外,披着薄款的风衣。

    “闫肃!”虞希激动地喊,她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虽然口气很不善。

    闫肃没吱声,一副行尸走肉的样儿,沈霖渊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大声质问,咬着牙。

    “闫大哥,到底怎么回事?!你刚刚哭了!是不是有苦衷啊?!”虞希也不是傻.子,闫肃那痛不欲生的样子,她不是没看出来,沈霖渊将他猛地推出去,闫肃的身子顺着墙壁滑落,坐在了地上。

    “我不是在这坐牢的,我在这,接受治疗……在云南爆炸没死,后来不是被贩毒团伙弄去了么,他们给我注射了病毒,控制我思想……现在,病毒爆发了……”闫肃平静地说道,身子靠着墙角蹲着,双手扒着自己的头。

    “法庭上,说我被判了十年,实际上,这病毒,也许十年都清除不掉,隔三差五发作一次,暴躁、癫狂,简霏一直没怀.孕,也是因为这个,好在,没把她传染上……我虽然不是个罪人,但是,是个危险人物,要在这隔离治疗……”

    他说出了实情,虞希听着他的话,像在看科幻故事,不可思议地摇着头,而沈霖渊仍然镇定。

    因为这种事真不是只有电影、小说里才会发生,那些做卧底的警察,所遭受的,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我TM还是想揍你!你不跟霏霏说实情!居然想出这损招骗她!”沈霖渊瞪着坐在墙边,浑身狼狈的闫肃,咬牙道。

    “是啊!闫大哥!你怎么这么傻?!肥肥宁愿知道你得了绝症,也承受不了你背叛了她的打击,你明不明白?!”虞希吼道,作为一个女人,她能理解简霏的痛苦。

    假若闫肃死了,牺牲了,简霏都可能会坚强地活下去,她最不能忍受的是,闫肃的背叛和口口声声说的“不爱”。

    “我没办法……这是下下策,我以为,她可以再从失恋里走出去,还年轻,还能再找一个可靠的……”

    “愚蠢至极!”沈霖渊唾弃道。

    那封闭的门有了动静。

    闫肃爬起,冲了过去,“我爱人怎样?!”他心慌地问,铁青着一张脸,如果简霏没了,他会直接陪葬!

    “伤口不深,抢救及时,闫太太没大碍!”

    闫肃的心又活了过来,他冲了进去。

    看着躺白色病床.上,在输血挂着点滴,昏迷着的简霏,他心绞。

    “霏霏……老婆……傻.瓜……”走近,在床边跪下,握住了她的右手,那左手的手腕上,裹着厚厚的纱布。

    说话时,男人已经热泪盈眶。

    简霏昏迷着,听不到他的话,毫无反应。

    闫肃的唇亲吻她的手背,怀揣着满心的愧疚和疼惜,“对不起……对不起……”

    能说的似乎只有这三个字。

    ——

    沈霖渊和虞希签下了保密协议,闫肃的事,暂时不能说出去,如果传开了,怕造成社会恐慌。

    所以,简霏很快被转到了京城市里的医院。

    简家人知道简霏自杀的事后,十分气愤。

    简霏的妈妈罗绮,拉着大姐罗媛,坐病房的沙发边,不停地哭诉。

    “这死丫头!从小到大就不让人省心!家里给她找的,她嫌弃,自个儿在外偷偷和男同学交往,到头来,不还白白浪费了六年的青春?!这个闫肃,我们一直也没看好,她非死活要跟他!”

    简霏懵懵懂懂中,听到了这些话,她不想睁开双眼,想到了闫肃,想到了他的背叛,还看到了他满脸泪水的样子。

    “你怎么又马后炮了?当初你知道闫肃是老将军的孙子,我可是记得,你们简家像当上了皇亲国戚了似的,那高兴得……”

    罗媛泼妹妹的冷水,她一辈子没女儿,当简霏这个姨侄女是亲闺女一样的疼,简霏当初和家里闹翻,她这个做大姨的没少接济。

    罗绮被她这话堵得面红耳赤的。

    虞希进来了,走近病床时,发现简霏已经醒了。

    “肥肥……”她轻声地喊,看着简霏那张惨白无血色的脸。

    “我没死啊……”简霏开口,声音嘶哑,嘲讽道。

    “还好伤口不深……吓死我们了……”虞希轻声道,瞪着她。

    罗绮正要过来,被罗媛喝斥住,冲她使眼色,怕她刺激简霏,她再做什么傻事。

    “我好像看到闫肃哭了,他哭什么?不是不爱了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