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别后经年(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宁常安入宫三年后,秋!

    京城皇宫,承义殿。

    莫忠奇领着一众太医在外殿商讨如何救治。

    兰御谡回到了龙榻边,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宁常安。微弱的呼息传来,眼皮稍稍地转动,有一丝醒来的迹象,却很快她又再沉沉睡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宁常安的身体以诡异的速度破败,他征集了所有的太医,找寻所有的办法,却无法诊出,宁常安究竟得了什么病,时冷如冰浴,时热如火烤,时而腹痛冷汗侵身,时而头疼欲裂,而三天前,她便开始进入昏迷不醒!

    此时,她肌肤苍白得近透明,干枯晦色,因为消瘦,脸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曾经娇嫩欲滴的嫣红双唇,已浮起一层白色的干涸状,象是沙漠中缺水的人在死前时,透出的一股灰白。那一头黑发,此时已半数成了灰色,毫无生机地披散在削瘦见骨的肩上。

    压灼的呼吸,他吻上她那干裂的嘴唇,轻轻地勾舔着,想带去一缕湿意,一分温暖,一分生机。

    纵是她韶华不再,他依然会将她守护在心头!

    殿外太医和医女脚步繁忙,顾不得轻重地奔跑着,在准备着治疗的一切器具药材,他却置若妄闻,只陷于深深的悔恨,虽然莫忠奇以人头担保,并非是长期服用**造成,但此时他也只能想办法将她体内多年沉积的**之毒逼出。

    “皇上,诸将军有急事求见,说是有关兰妃娘娘!”殿外传来赵公公尖细地声音。

    兰御谡缓缓起身,整了整凌乱的明黄龙袍,轻轻步出殿外。

    “皇上,皇宫大门的侍卫收一封密函,报与下官,下官看密函后有四个小字”兰妃中蛊“。”诸支山是天子近臣,此人能聪明的让皇宫的侍卫交托此函,必是对兰御谡用人有几分了解。

    诸支山得到信后,确认了此封信函无毒且无它异状时,方勿勿去承义殿,让赵公公通传。

    兰御谡喝令所有的太监宫女退下后,从诸支山手中接过信函。

    “兰谡,小师妹中的是同生蛊的母蛊,是遥儿二十多年前暗植进她的体内,本想把子蛊植进遥儿腹中,却不料,遥儿常年养蛊,以至蛊儿不愿与遥儿为伴。所幸苍天见怜,让遥儿找到一个可以适合子蛊生存的母体!此人正是申柔佳,这一个月来,遥儿不停要用火烤她,用冰水淋她,给她吃腹痛之药,用银针扎遍她的全身,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想来,你的心头肉亦是如此。三天前,遥儿又给她服下了百日睡,此时她睡得人事不知!兰谡,此时的你,是不是恨不得食我肉,吸我之髓?而我,亦然!兰谡,二十多年来,你与她在阳光下微笑时,可曾见过我在风雨中哭泣?遥儿想,终其一生是等不到你的回首了,那不如把怨恨打进彼此的灵魂记忆,来生,你我还会相遇!而这一生,你我三人,二十多年的恩怨,恐怕是死也无法清算,不如,让我们彼此一起活着耗干身体的每一滴血,流尽眼里的每一滴泪!秦之遥敬上!”

    密函从兰御谡的指间掉落,看到帝王灰败的脸色,诸支山忙捡起,看了后,浓眉紧蹙。

    “秦之遥,朕当年就应把你碎尸万段……”兰御谡感到自己手脚冰冷,如同濒临死亡的动物,痛苦得连心都要呕出来,“诸支山,把秦之遥找出来,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挖出来……”兰御谡缓缓地佝偻盘蜷身躯,从不曾有的脆弱盈满他的心,仿若初生的婴儿。

    “是,皇上放心,属下一定会找到秦之遥,并把申柔佳控住,不让她的身体受任何伤害!”

    “对,对,朕要见那申柔佳,你尽快找到她!动用所有的龙卫,”兰御谡眸光勿地一历,“帮朕传兰亭,朕要用他的暗卫!快去——”

    “是,下官遵命!”诸支山站起身,欲阔步离开时,身后又传来兰御谡急乱的声音,“站住!”

    “是,皇上还有何吩咐!”诸支山跪在帝王身前,他从不曾见过这样心神大乱的帝王,

    “不行——朕得想想,一定有办法,朕得想想……”他猛地站起身,两条腿却像踩在云上酸软无力。一下载倒在地。他咬着牙双手撑着地,试图再站起来,又一次倒下去……

    “蛊……苗疆……支山,你马上亲赴苗疆给朕找来**巫,要快……”他暗哑颤抖的嗓音,他赤红狂乱的双眸,他发丝微乱,他容颜狰狞,此时哪里还有一丝帝王贵胄可言!

    饶时跟随了他近三十年的诸支山,此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怔怔地跪在一旁。

    借助兰亭的力量,第二天,申柔佳便被带进了皇宫,果然如秦之遥密函中所言,此时的申柔佳已被折磨得不**形,与宁常安一样陷入了深睡眠。

    兰御谡让申柔佳宿进承义殿偏殿,让太医同时给两人治疗,恢复原气,在第四日,宁常安从他怀里舒醒过来,幽幽然地转动着琉璃眸光,茫茫然从太医莫忠奇、医女、宫女、太监们的脸一个个的流转过去后,最后落在了头上兰御谡的脸上。脸上一刹那绽放出笑靥,反身搂住兰御谡,将削瘦的小脸幸福万分地埋进了他的胸口时,让寝宫中的每一个人终于吐出一口气。

    特别是莫忠奇,虽坚信宁常安的病不是自已所配制的**所致,但要是不慎没有给兰御谡一个满意的结果,只怕,他的脑袋也是保不住。

    此番,终于不负圣上所托,让兰妃娘娘的神智也恢复了,清醒过来。

    但是,谁也未料到,正当让众人尴尬地想退出寝宫时,宁常安一句,“哥哥,宁儿肚子饿了!”

    好一记晴天霹雳!

    打得莫忠奇的药箱从手上掉落,散了一地的药和医具。

    所有的人都紧紧看向皇帝,突然的变故,惊疑难禁。

    兰御谡依然抱着她,他低着头,青丝遮挡住脸,那表情便没有人能看得到。

    “宁儿,你叫朕什么?”他的声音很淡,也很轻,佛仿只是问一件很小的事一般,还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

    宁常安疑惑地抬起脸,茫茫然地望着兰御谡,颇有莫名其妙的感觉,反问一句,“哥哥,你怎么啦?”

    兰御谡轻轻一笑,在众人提着一口气,不可思议的表情下,低声道:“没什么!宁儿,想吃什么?朕去吩咐一声好不好?”

    他微一扬手,寝宫中的人便静静地退了下去。

    在她舒醒后对他嫣然一笑,又主动搂住他的那一刹那,他便知道情况不对劲。

    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宁常安在离开江南小医庐后,就不会露出如此天真浪漫的笑容。她终是把一切忘了,还好她依然记得他,只是成了可笑的哥哥。

    只是……他的心有点悲凉,只要她不把他认成沈越山,只要她能把沈越山遗忘,哪怕是把他当成哥哥,他也认了!

    后来,莫忠奇告诉他,宁常安身子恢复后可能丧失所有的记忆,但七情为人的天性,再遗忘也有可能会记住最幸福的时光中谁伴着她!

    想不到,并不是他,也不是沈越山,反而是宁常贤!

    一个月后,在莫忠奇的精心调养下,宁常安除了心智外,身体已恢复健康。

    午夜,兰御谡和宁常安早已就寝。

    扶香正半跪着在寝殿的屏风后侍夜。这是宁常安病后,兰御谡方安排夜里的宫人在寝殿内侍夜,主要是为了方便夜里宁常安被恶梦惊扰时,及时让她服上一碗安神汤。

    扶香自然无法适应这种守夜的日子,昏昏沉沉地蜷在一边。正当半梦半醒之间,她被空气中传来“嘶嘶”地声响惊醒,几乎是同时,她听到了兰御谡焦急暗哑的低唤,“宁儿,醒来,醒醒,呼吸,不要憋气!”接着是几声“啪啪”的声响,似乎兰御谡正试图拍醒宁常安。

    扶香眸光阴冷地一笑,虽然她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她谨守奴才的本份疾步地掌着灯上前,假装探询出了什么状况。

    宁常安正蜷成母体内的婴儿状侧躺着,双手掐在自已的脖子上,或许正是这个姿势使她呼吸艰难,她一直张着嘴,象一只失水的鱼一样地呼吸着。但越是用力张嘴呼吸,掐住自已脖子的手越发用力,脸色变得青紫。

    兰御谡眸色一紧,似乎马上想到了什么,劈口大声命令执守在殿外的龙卫,“去看看申柔佳出了什么事?”

    兰御谡终于将她的手扳开,但宁常安的症状却没有丝毫缓解,她憋着气,如一只关在密封的没有任何空气的飞虫一般垂死挣扎着。

    兰御谡用力地掐她的人中与虎口,拍她的脸,压她的胸,直至她发出一连声的咳嗽,他方舒了一口气,全身脱力的半靠在了床榻边上。

    很快龙卫传来消息,申柔佳在她的宫院里自尽!

    第二日,兰御谡下朝后,支身来到囚禁申柔佳的院落。

    申柔佳知道兰御谡肯定会来与她谈判,却不料这么快。她有些显得措手不及。因为,此时的她青丝不整,素面朝天,衣裳也没有挑一件出彩的。

    “民女叩见皇上!”申柔佳心跳如鼓,前些年,她也曾与兰御风进宫赴宴,但她多是随着后宫嫔妃一起,帝王就象是天上的一颗星星,离她太遥远。

    而此时,虽不敢抬眼正视着他,但也瞧清,眼前的帝王虽年近四十,却依然风彩依旧,尤其是出色的凤眸,与她心中的兰亭一模一样。

    “你看看!”兰御谡将手中兰亭交给他的密函往她跟前一扔。

    申柔佳不解地捡起地上一封已解开的密函,才看几眼,便花容失色,看罢,双手将密函递高举,牙关微微打颤,道:“民女知罪,请皇上惩处!”

    那上面写满了她在兰郡王府如何设计离间兰御风和他的妻妾们,也包括她在苍州时是如何勾引自已的姐夫。

    兰御谡有些心不在焉地扫量了一下她,淡淡道,“朕不是来追究这些!”

    申柔佳神情虽是一脸的惧色,但她的内心却是有持无恐,闻言后,故作不解地抬头望着兰御谡,却见眉峰紧拧,眼神凌历地紧逼着她,心头一凛,慌忙低首不敢回视他。

    “朕不要求别的,只要你好好守护你的身体,莫要再做出伤害自已之事,你有什么要求,朕尽量满足!”

    申柔佳心知肚明,她知道自已中蛊,这一切不过是她与秦之遥唱的苦肉计,但她脸上还是逼真地现了大骇神色,密函从手指从跌落,身子颤晃得厉害,竟要弯腰撑住地上才能跪稳,“皇上,您不要折煞了民女,民女出身低贱决受不起皇上的厚爱!”

    “厚爱?”兰御谡吃吃而笑,俯首看她,如看一场笑话,“确实,朕是厚爱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朕能给得起的,一定赐给你!”兰御谡怎么不知道申柔佳是怎样的人?

    他虽将他囚在这里,但,所有吃的、住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他将她当神一样贡着,唯恐她出一丝的差错。

    可她竟然自尽!只能说明,一开始,这女子就知道自已抓住了他的软肋。

    申柔佳粉脸一红,缓缓抬起首,盈盈一笑,启声道,“皇上,民女一向对皇上敬仰,所以,民女曾在今年开春参于了选秀,可惜民女出身低贱……”

    兰御谡直接打断她的话,“朕赐你为美人,如何?”

    “谢皇上隆恩!”申柔佳深吸一口气,这一切来得太快,快得令她都有些不自信,她暗自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疼得曲膝处禁不住地晃抖着。

    兰御谡回到承义殿时,却发现四周一片黑暗。

    喝住一宫女,斥责道:“为何不掌灯!”

    宫女慌忙下跪,道,“回皇上,扶香姑姑吩咐说,兰妃娘娘不让掌灯!”

    兰御谡暗道不妙,宁常安在黑暗中曾幽闭了近六年,既使已经遗忘了那时的记忆,但夜里还是会常常被恶梦惊扰,她极害怕黑夜。所以,自她病愈后,到日落西山之前,他都会回到承义殿陪伴她。

    在寝宫外,见到扶香守在门外候着,他稍稍放宽了心,轻声问道:“娘娘怎么样了?”

    扶香躬声回道,“回皇上,奴婢酉时去掌灯,娘娘吩咐不许掌灯。还打发了奴婢出来。奴婢不放心,一直候在此。娘娘在里面也没有动静。奴婢想娘娘睡了吧!”

    兰御谡步进寝殿,借着缕空雕花窗外太阳余留的残辉,来到了龙榻边,揭开明黄帷缦,却发现宁常安不在。他环顾四周一眼,将眸光定在了龙榻边沿。

    他是习武之人,一进寝殿之中时,就感觉到了宁常安的气息有些不稳,不象是在睡眠中。

    果然,他揭开厚厚的明黄床罩,昏暗下,宁常安蜷着身子,在榻底下的一个小角落中,瑟瑟发抖着。

    “宁儿……”气息一滞,竟连余下的话说不出半个字。

    “哥哥,”宁常安辩出是兰御谡的声音,她低唤一声后,又“嘘”地一声,压低声,断断续续道:“哥哥,快进来,外面有坏人的。”

    兰御谡把情绪压制住,微叹一声,钻进了榻底,大掌将她捞进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问:“为什么不让扶香掌灯,宁儿不是怕黑么?”

    宁常安反手将兰御谡的腰紧紧搂住,在他怀中轻声很认真地说:“黑黑的,我们藏起来,那坏人就看不到我们了。宁儿不喜欢让坏人看……”

    她惧怕黑暗,却只能呆在黑暗中,寻求夜色的保护,或是因为恨。因为那年,他常常夜探沈府的东院,去看她,被她发现后,她就将自已囚进了黑暗之中,告诉他,此生此世,两人再也不会再见一面。

    而现在,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心里翻腾着各式各样的思虑,第一次举棋不定,最后——

    他双眉紧蹙,咬咬牙,狠下心,不理她呜咽出声的恐惧,更不理她咬向他颈项处的反抗,强将她带出了榻底。命宫女将整个皇宫的灯全部掌亮。

    她撕咬着他,全身用了劲地想脱离他的怀抱,她只想找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她开始尖叫,完全没有白日里的温顺,一双惊恐的大眼仓惶地环视着四周,又象受惊小免般瞪视着他,难以置信她最信任的哥哥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他拖着她的手腕,将她带出寝宫,让她看看,所经之处,宫中的禁卫军团团把守着四周,也让她看到,这里所有的人皆在他之下,众人见他,无不躬身叩首,三呼万岁。

    他单手紧紧箍住她的双腕,让她不能掩了双眸,他强迫着她快速向前奔跑,逼得看顾四周,不顾她哭得声音暗哑。

    宫中九曲八弯,所到之处,盏盏宫灯穿透黑暗的夜空,既使是假山石后,小桥流水下,也明亮可见。他要让她看清,她所呆的宫帷之中,没有她所恐惧的藏身之处。

    他拖着她,看着她步履慢慢地蹒跚后,才将她横抱起,飞跃穿过重重红墙绿瓦,来到了高墙巍峨的宫门下,重兵把守的皇城大门。告诉她,在这里,想混进一只小鸟也难,何况是一个活人。

    他让所有的人向她见礼,黑压压的一片冑甲齐齐下跪,齐声“娘娘千岁千千岁”响彻云霄。

    最后,他把哭得精疲力尽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