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别后经年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宁常安服完药后,兰御谡抱着她回到她的竹居。

    路很短,他走得极慢,月光如水,这一刻,他只想永远这样抱着她走下去。

    而她,静静地将头依偎在他的胸口上,仰着脸,一动不动半睁着眼,仿似陷入沉迷。她的琉璃眼波忽闪忽亮地与他的眸光纠缠。

    情欲瞬时萦满全身。他素来清心寡欲,虽然静王府的美人无数,无论是静王妃钟司芜还是侧妃柳青芸,在京城中皆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可他与她们并不亲厚。在静王府,他向来是独居在他的院落中。

    因为联姻,他必须许给这些女子后嗣,所以,他一个月中,有四五晚会留宿在她们的寝房中,翻云覆雨时,说不上开心或是不开心,好象那是自已的一个责任。

    原来一旦欲望染上了情爱,才真真让人噬骨沉伦,虽然身下,仅仅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

    他再也禁不住这样的**,倾身俯下身,吻在她唇角。

    身下的人依然没有反抗,反而犹豫了会启开了唇,拭探性地将舌尖顶出,刹时,那样的狂喜几乎将他的血液全部沸腾蒸发干净。

    他猛地将她抱得更紧,几个阔步,便进了她的寝房,俩人倒在了她的竹榻之上。

    寝居里密不透风,燃着一盏小油灯,微弱的光线下,他如珍似宝地捧着那张脸,他晶凉的唇不停地辗转吸吮,柔软之中加上了急切的燃烧欲望。

    “宁儿……可以么?”他看着她,声颤失控地问着,双眼涩胀通红,心悬着无处安放,他甚至不知道,若她拒绝,他会如何!

    身下的人悄然闭上眼……

    没有意想中的拒绝和抗拒,他目中蓦然涌现欣喜若狂的光绪,一手环拥她腰身,另一只手掌从她的衣袍下滑入,手指下传来细腻触感,有如光滑如绸的软玉,满手酥软无骨。他的眸色变深,气息逐渐紊乱。

    终于抚上了那一处柔软,他的手心感觉得阵阵的轻颤,惹得身下的人满脸潮红,“我很热……”

    感觉到她的情动,兰御谡再也没有任何顾忌,轻轻一翻身,跨坐在她的身上,一节一节地,如剥着春笋一般,将她的衣裳从衣襟处往下推。

    吻琢从唇瓣一点一点往下,在她的雪肌中落下朵朵梅妆,有深有浅全是他的印记……

    当她感到他的手越行越下时,她按住了他的手,声音带了些呜咽,“兰谡,快好了没有,我还是有些晕……”宁常安有些不适地推开他,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脱自已的衣裳,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这是羞耻的事,只是他方才一直帮着她煎药,又照顾她,她想,或许他这样做仅是想为她治病吧,毕竟之前,她为了给他治病,也脱了他的衣袍。

    可现在,他的手却越行越下,她的腹下升窜起一股股难言的异感,她本能地想推拒开——

    兰御谡赤红的凤眸微微抬起,在对上那一双琉璃清眸时,情欲瞬时被抽离。

    那是一张美到极致的脸,可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情欲,她的表情在告诉他,她仅仅是个孩子,未经情事的孩子。

    他为她细细地穿上衣裳,系好发带,满心愧疚,“宁儿,对不起!”

    他不会放她,只是他告诉自已,他会慢慢教会她去爱,去懂得世间男女情爱,待有一天,她心甘情愿地躺在他的身下时,他方将她变成自已的女人!

    宁常安酒意尚未完全散开,躺在竹榻上,半阖着琉璃眼若有若无的勾着他的魂魄,那少女缕缕的清香沁着他的心田,兰御谡极怕一时控不住自已再冒犯了她,忙起身,拉过被子将她盖个严严实实。

    兰御谡强压住欲念半哄她睡着后,也不敢呆在她的身边,掩了门出去,又不敢走太远,怕她夜里头不舒服,而他听不到。便坐在门口的台阶坐着。

    双肘撑在膝上,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明月,痴想着他这一生,从没有过象这一段时日那般快乐、宁静!竟想着,岁月静好,不如就此在这一生!

    静宓中,感到有异样的气息,“谁?”兰御谡轻喝一声,一个黑影如鬼魅般地出现在他的眼前,跪了下来,“属下见过静王殿下!”

    “支山,你迟了……”兰御谡看了诸支山半响,痴迷的心缓缓变得清明,忽儿一笑,话中一话一句,“来迟了……”

    诸支山一怔,当即低下首告罪,“静王殿下请恕罪,属下已安排好,现在就接殿下回京!”他是兰御谡最信任的贴身护卫,所以,他并没有向兰御谡解释他迟来的原因。

    “诸支山,你回吧,以后不要来这里!”兰御谡摇摇首,他自知,他这一句迟并非是指责诸支山办事不利,而是自语,如果彼时诸支山及时接他回京,他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这里。

    可现在,附骨的爱欲让他已经无法抽身!

    既使这一生庸庸碌碌,他也只想能伴在她的身边。

    “殿下?”诸支山身躯一动,匍匐下拜,他向来最了解兰御谡,显然这一次完全不明白,兰御谡下这样的命令是何意,抬首时,跪步上前,疾声问,“殿下,属下已引开了太子太保的所有眼线,殿下请安心离开这!”

    “支山,你速回京,帮本王做两件事。一是,传本王的死讯,二是带兰亭先离开京城!”他了解兰御沐,在他没见到他的尸身时,绝不会相信他已经死亡,所以,一定会派人暗自盯住静王府。

    他倒是不担心柳青芸,柳青芸是柳家最宝贝的女儿,只怕他一失踪,柳家就会接她**回去,兰御沐在这个节骨眼上,是不可能与柳家翻脸。

    他甚至不担心钟司芜,因为他知道兰御沐对钟司芜一直有情,他死了,兰御沐无论肯不肯给钟司芜名份,都肯定会废一番心思得到她,所以,兰御沐不会伤钟司芜,但兰亭就危险了。而他另外几个妾氏,没有强大的母族,对兰御沐根本就没有威胁,兰御沐不必赶尽杀绝,落人口实!

    “支山斗胆问一句,静王殿下此策何意?”诸支山知道太子元气大伤,眼下是兰御谡回京的最好时机,如若时间再托下去,待兰御沐死灰复燃,那这么多年的筹谋,全都付之东流。

    “支山,本王厌倦了!”他厌倦了为了金銮高坐上的一个高位,把所有的时间的精力都放在勾心斗角,甚至连身下的女人都不是他想要的,她们是他的棋子,在这棋盘之上,他何偿又不是一颗棋?

    他现在只想守在这一寸净土里,看着她慢慢成长,等着她为他绽放!

    “谁?”诸支山正要回话,猛地感到周围气息有变,身形一晃,手上便提了个人出来,扔在了兰御谡的脚下。

    “啊……”倾城惊得惨叫一声,在未破喉而出时,已被诸支山点了哑穴。

    她呆怔的抬首看着诸支山,她不过是想出恭,朦朦胧胧地起身,这房门不过是刚拉开栓,就一阵天眩地转,睁开眼时,就看到眼前一个蒙面的黑衣人。

    兰御谡在倾城尚未完全反应过来时,伸手就点了她的睡穴,淡淡道,“是小医女,她没听到本王的谈话!”以诸支山的功力,倾城想偷听是不可能的,他指了指右下首的一个竹门,“把她提进去,让她接着睡!”

    兰御谡不欲多言,起身,推开宁常安的寝房的门,掩上!

    诸支山临行前,朝着兰御谡的方向慎重一拜,离去!

    此时,远在扬州的宁常贤却收到了莫忠奇的一封秘信,告之,兰御沐知道宁家有一个嫡女,此时已是十三花季少女,东宫很可能为了宁家的财富,想将宁常安收为太子侧妃。他让宁常贤做好准备。

    果然,不到半旬,东宫太子派了年德成来到扬州,传达了太子的意思。

    宁茂生对当年慧能的话不敢忘,便以金怡兰病逝不久,宁常安一则要为母守孝三年,二则金怡兰死后,宁常安思母成疾,现下正在养病。三则,宁常安未及笄,宁家就此一女,实不忍如此早将她许配。

    若太子殿下肯等宁常安病愈,待宁常安及笄后,宁家一定不敢违太子美意。

    宁家知道太子耳目众多,为防年德成出耳反尔,献上宁常安的画像,引来太子好奇,而派人去探如今宁常安的容貌,宁常贤亲自到竹枝镇的老宅,与宁家两老商议,让宁常安就呆在医庐中,暂时不要回宁家,在宁常安满十四岁前断绝与宁家相互来往。

    这一连串的生变,以至宁常安在十四岁时与兰御谡成亲,并诞下的兰锦,最后失踪,宁家都一无所知。

    承庆二十六年,兰御谡与宁常安分别五年!

    京城皇宫,太子东宫。

    “下去。”兰御谡背对着秦之遥,冷冷喝令。

    “殿下,今日让奴婢多陪一天锦儿吧,今日是太子妃的生辰,锦儿希望奴婢伴在他的身边。他说他也想象兰陵和兰亭一样,有母妃牵着他的手。殿下,锦儿已经慢慢大了,他总是质问奴婢为什么不肯呆在皇宫,奴婢已经找不到新的理由让他信服了,锦儿上次还问奴婢,是不是因为殿下不肯,奴婢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唐塞过去。殿下,这么多年了,小师妹不会回来了,她……”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