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帝王为你而生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生从不曾有过的心跳,仅仅是因为看一眼,他出生高贵,一生阅女无数,可这样的容貌却是世间罕见。

    他想,如果她是出生在京城,既使是出身下贱,也会因为容貌被人豢养,幸得她生活在如此封闭的乡村,才让她活得如此自由自在。

    少女的诱人芳香又萦上他的鼻息之间,接着,带着微凉的手抚上他的前额,肌肤相亲之间,他忍不住睁开了双眸。

    宁常安正感受着手心传来的体温,正想移开手之际,一双墨黑如画的凤眸就这样对上了她的双瞳,眼前的男子先是一阵恍惚,凤眸微眯,嘴角略向上挑,双唇薄韧含风,神情中透着一股宁静的温柔,在她缩回手之际,伸出了白皙修长的手腕飞快地按在了她的手背之上。

    这是兰御谡平生第181章上,指腹里传来冰凉滑腻的触感,直达心脏。刹那的感觉就如有人舀着一要细细的绒毛有一下没一下地触划着她的心,瞬时,燥热升腾,骚痒难当。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象个初偿情事般的少年,如此冲动,他心中无一丝想狎玩之心,他仅仅是很想看到她含羞带涩的神态。

    但,没有!

    宁常安微倾了身,神情带了丝紧张,“你醒了,哪里还有不舒服?”

    那双美丽得能吸尽世间魂魄的琉璃眸,此时,全然漾满焦急,是一个医者对患者的关怀!

    他心中一烫,渀佛亵渎了神灵般收回了手,哑着声线,“对不起!”说完后,兰御谡便失笑,他这一生,第181章都显得有些僵硬,宁常安侍候过金怡兰,看他迟迟没有迈开腿,便低下身,轻轻揉着他的膝盖骨,直到感觉到他的肌肉不会崩得太紧时,才仰起小脸,“好些了么?”

    兰御谡呆呆俯视着她,他说不清感觉,愣了许久,方轻轻道,“谢谢!”

    对别人无时无刻看着她发呆,宁常安早已是习以为常了,她站起身,扶了他的手肘,带他走了出去。

    “宁常安,怎么还没做早膳?”秦之遥昨晚胃口不好,吃得少,今晨是饿醒的,到厨房后却见炊烟不举,一下子火就蹭上来了,冲到宁常安的小居前,适巧宁常安扶着兰御谡跨了出来,仅一眼,秦之遥突然感到她的心突然就空了——

    也不知是什么心情,秦之遥竟转身跑开,脚步很乱,她闪回自已的竹屋,坐到了妆台前,果然,她的头发很乱,眼角还粘着一块眼屎,身上的衣裳更是皱皱巴巴地。

    她有些手忙脚乱地整理好后,方走出屋子,却见宁常安背对着她,正在庭院中的竹蒌中分选着药材。

    而他,静静地坐在不远不近处,眸光似水落在宁常安的身上,繁密的竹枝将秋日的暖阳低低地挡开,斑驳光影在他的的脸侧投下淡淡的朦胧。他很宁静地坐着,他的唇微微上挑,勾起浅浅的弧线,似笑非笑——

    那样的画面完美得竟让她心生自卑,迈开的脚步再也闯不进去,她神情落泊地坐回妆台,看着境中容貌平常的自已,也不知道为什么,泪就这样关不住地掉了下来!

    连着两日,除非是宁常安出诊,否则,无论宁常安忙着还是闲着,兰御谡总喜欢在她不远不近之处静静看着,他觉得这种生活很舒适,他心里没有一连窜的算计,耳边也没有妻妾们含沙射影争宠的言辞,就这样单纯地看着一个少女,忙着洗衣做饭,忙着给上门看病的人诊脉、包扎伤口、抓药!

    第三日时,诸支山并没有按约定来接他回京城,他想,一定有变故,很可能是诸支山被人盯上了,所以不敢轻易来这里,担心把太子少保引到竹门镇,泄露了兰御谡的行迹。

    兰御谡非但没有焦急,反而偷偷松了一口气。

    这一日,他开始帮她做些粗重的活,比如,他学会了劈柴、生火。

    又过了几日,他开始帮着她洗衣服,甚至淘米、洗菜。

    最后,她出诊时,他开始厚着脸皮跟着,帮她提着药箱。

    这样简单古朴的日子,竟是兰御谡一生从未有过的幸福,他突然希望,永远留在这个小山村,既使为她劈一辈子的柴,洗一辈子的衣裳也愿意!

    夜幕深沉,秋风习习,除了一片的月光,没有任何的灯火照亮。夜景出奇地静,雾色弥漫水上,听得见轻缓的波纹温柔地拍打石岸,吞吐之间方显露出一些动静。

    宁常安一动不动地抱着膝她坐在一块巨石上,偶尔用袖襟拭了拭眼角划下的泪,接着又饮了一杯米酒。这酒本来是来祭拜娘亲的,可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很想偿一偿,感受师父口中喝了酒后,就会忘记一切忧愁的滋味。

    今天是她娘亲的周年祭,上个月时,兄长就寄来了家书,问她是否要去金怡兰的坟前上柱香,她拒绝了。

    她想,死既然对她的娘亲而言是一种解脱,那她就不要去她的坟前哭,让她娘亲的往生之路都走得不踏实。

    兰御谡是一路偷偷地跟随在她的脚步来的,这半个月以来,他发现,她并不拒人的接近,她对谁都一样,有问必答。她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女,但她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天真,她的笑仅仅是在她的病人被治愈时,她才会露出一丝的笑意。

    她甚至不会生气,既使他看得出,秦之遥处处暗地里为难她,而她也不是傻瓜,她只是不愿意去计较而已。

    这不应该是个十三岁少女的心境,苍老得万事皆空。

    终于,今晚给他发现,平静如厮的她还是会落泪,看到她足边的元宝蜡烛,他隐隐猜测到今天于她是什么日子。

    看她连连饮了六杯了,兰御谡失笑,这小傻瓜,再喝下去恐怕就要醉到在这里了。

    兰御谡轻轻地咳了一声,宁常安听到身后动静,转首看到一身青布宽袍的兰御谡,眸光带着微微的游移看了一眼,傻里傻气地抱怨一句,“好久没下雨,这里的水都快干了!”

    “你喜欢水?那你听过应龙的故事么?”这个秋天竟是一滴雨水也不曾下过,这个湖的水面也低出很多。

    宁常安摇摇首,双手撑着地摇摇显显地站起身,将所有的东西收好后,用白麻布盖在了竹篮上面,她不喜欢与别人分享她的秘密。

    因为喝了酒,脚步有些踉跄,宁常安下岩石时,一脚落空,兰御谡身形一晃,便将她抱个满怀。

    “对不想,我我的头有些晕了……”宁常安用力摇摇首,本能地用力一推,却被他更紧地箍住,

    宁常安有些神思恍惚,除了父亲和兄长外,宁常安从不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