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帝王为你而生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名门仕家女子的关注。

    当太子开始大张旗鼓地选太子妃时,皇后为太子选了一堆的名门佳丽,最后,他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竟然娶了当朝两个重臣的女儿,尤其是柳青芸,竟肯为了他甘做妾氏。

    所以,兰御谡很清楚他天生的一张魅惑的脸,是通往皇权之路最佳的捷径,他尽管感到厌恶,但他不得不否认,他没有太子兰御沐那样的好运气,有强大的母族做依靠,但联姻,却让他在夺嗣中,成为优胜者,否则,兰御沐也不会处心积虑地想置于他死地!

    此时,兰御谡感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个少女与他所有认知的不同,她解开一个男人的衣裳时,没有一丝的羞怯感,她仅仅把他当成了一个患者,而不是一个成年的男子。

    或许,这少女太年幼,不识风情,他又何必自作多情,便他一动不动地任由着她摆布。

    “阿宁,怎么今天这么迟还不做饭,我都饿死了!”门外响起叩门之声。

    “来了,二师姐,我马上就去做饭!”宁常安忙过去开了门,“二师姐,对不起,我早上有些睡过头了!”摸了一下略有酸疼感后颈,昨夜睡得真好,竟是一夜无梦。

    “那人还没醒么?”秦之遥不悦地看了一眼,“师妹,师父来信了,说他到了一个村,接了个古怪的病人,一时半会不会这么快回来。你快点把这人弄走,要不然孤男寡女的可说不清楚!”

    “知道了二师姐,他的伤都好差不多了,等他醒了,我就让他离开!”宁常安掩了门,去厨房做早膳。

    兰御谡嘴角微微一挑,心中升伏起一丝冷漠,缓缓睁开双眼,清晨光线静寂洒在他的漆染的凤眸中,泛着一泓神秘的光。

    宁常安端着一碗粥回到自已的竹居,象往常一样,她偿试着喂他少许的稀粥。

    她的动作很嫌熟,那是因为在金怡兰生病的那几个月,是她衣不解带地照顾着金怡兰,所以,她懂得如何给病人喂食。

    他听到她的低低轻

    叹,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对他说,“昨天说到哪了,你能提醒一下我么?我记得我昨夜睡得很早,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晨会起来这么迟……”她的声音带着低低哀伤,恍如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

    兰御谡心里微微一漾,敢情这些天,他成了这个少女倾吐的对象了,可惜他昏迷不醒,根本就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我想,到死我也不会明白,爹为什么舍了娘亲,而和那样凶残的女人在一起,还生下了一个妹妹……我每回梦里醒来,总是能看到她舀着一把刀浮在我的眼前,可没有人能救我……你不明白的,每天每夜,你睡着时,你会梦到,你醒着时,你会想起,既使身边的人每一个都想逗你开心,可你就是笑不出来,你甚至不能抬头看他们一眼,因为一看,你就会想掉眼泪……以前我曾偷听过娘亲对奶娘说过,人在悲伤时,天空不再是蓝色,而是青色,我不明白。可后来知道了,人在伤心的时候,一切会变得灰暗,看到月亮会想到寂寞的嫦娥,看到花儿,会想到花儿凋谢时会落入污泥……以前,我一直不明白娘亲为什么总是睡,终于有一天再也醒不来,后来,我明白了,她是伤心,她不想面对现实,她情愿死……”宁常安压抑沉封在心事一点一点地倾述着,“娘亲的死,我很伤心,后来知道一切真相后,才发现,死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因为她活着太累,她明明不开心,却为了我,把一切压抑在心里,而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就象一个废人,长那么大,什么也不会,还要让所有的人都为我操心,我不知道,我活着到底是为什么……”

    宁常安终于喂完一碗粥,她完全沉浸在自已的思绪中,并没有发现今天喂得特别顺利,特别快。

    她搁下碗,又开始帮着他例行一天的按摩,“后来,我救了一个人,我看到他的亲人在哭,是喜极而泣的那种哭,我突然发现,我并不是一个废物,至少,这世间有人因为我的存在获得新生,因为我的存在而笑……”

    兰御谡静静地听着这个少女的倾述,原来,这个少女因为娘亲的死,生活陷入绝望,也差点随她的母亲而死去。

    这是怎么样的母女情份,竟可以连自已的生命也可以放弃。

    他从不曾知道,因为生在皇家,父子妻女之间,渗杂了太多看不清道不明的,至少,他一生没有享受过他母妃和父皇半丝的温暖。母妃于他而言,就象一个站在父皇身边的怨妇,从小到大,在他耳边念念叨叨的就是人的父皇已经多久多久没有宠幸过她,或是指着他,为什么你不会象兰御沐一样讨他父皇的欢心。

    讨父皇的欢心?他不是不愿,而是不会!有些人的性子注定了不懂得如何博取别人的喜爱,就象他一样,看到父皇时,他永远做不到象兰御沐一样自然而然地扑进帝王怀中,说有多思念!

    他想,如果他死了,这世间有谁为他哭么?会,至少他的王妃和柳侧妃会为他伤心哭泣。

    谁会为他死么?

    这个他并不能确定,他想起钟司芜,那个女子为了某些目的,甚至可以牺牲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所以,生命在她的眼中,根本不及皇权来得更吸引他,所以,那个女子会为他哭泣,但并不会为她殉情。

    柳青芸呢,那个刁蛮的千金,好象很迷恋他,可他知道,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回不去,他想,她一定会回到柳家,她的家人会护她周全,她更不会为自已殉情。

    这一日来,兰御谡觉得这样倾听也是一种不错的打发时间的方式,所以,他自始至终地躺着,享受着这个少女柔软的小手帮着他按摩着穴位。

    到夜里,那少女端来一盆热水为他洗脚,又给他做了半个时辰的脚底按摩时,他突然感到有些内疚。因为,他发现这一天,她几乎象是陀锣一般忙得转个不停。她要做三餐,还要看病人,洗衣服、被子,稍清闲下来时,她还会给他侧翻身,按摩他的后背的肌肉。

    那夜,他睡得有些不平静,时不时地转首那向她如小婴儿蜷缩在母体中的单薄小身影,从她的睡礀上看,他知道这个少女极度的没有安全感。

    而她的衣裳,她盖的薄被,床上的帐帘,就象她口中她的娘亲看到的天空,是单一的青色。

    偶尔,他听到她低低地呻呤之声,象是梦语,带着哀泣,有一瞬,他竟心生起将她拥进怀中安慰的冲动,可刚一动,胸口处传来撕裂感的疼痛时,他淡淡一笑,放弃了。

    到了第二天清晨,几声犬吠,他蹙着眉睁开双眼,感到一阵口干舌燥,正想开口要一杯茶,耳绊传来几声悉悉索索之声,他侧了首,昏暗的晨光中,他看到那少女低着头,两只嫩白的双手正用力地揉着双眼,双足点地正摸着自已的绣鞋。

    他以为她会注意到自已醒了过来,谁知道,她半眯着一双眼从他的床榻边径直走过,走到他的床榻尾,推开竹窗,朝霞瞬时照亮那一张小脸,那一瞬,兰御谡的呼吸骤然停止——

    他无法组织世间任何的言辞去形容眼前的少女,甚至仅仅是她的侧脸,他只是觉得不象是在凡尘,如果不是因为骤然的屏息引起胸臆间传来清晰的窒息感,他以为,这一切不过是个幻觉。

    兰御谡一动不动,近乎贪婪着看着,如梦似晃之间,他突然感到那少女要转身,那一瞬,他竟担心他的失态被她逮个正着,竟鬼使神差地闭上眼睛,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