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帝王为你而生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宁常安变得很安静,脸上再不见那明艳的笑容。

    她变得谨守有礼,对每一个人的问话都回答,低着头,很不安,象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那样美的孩子,脸上的神情却总是飘着不自信的怯懦。

    宁府上下,再也没有人听到宁常安爽朗欢快的笑声,更没有看到花园中,宁常安象个美丽的小仙女舀着一把团扇扑蝶,逗着小蜜蜂。

    她一天到呆在寝房中,或是看书或是静坐着,乖得令人心痛。

    她甚至拒绝穿漂亮的江南彩帛,她变得喜欢穿单一的青色衣袍,就象一个殉道者一样!

    宁常贤接手了宁家的产业,那样忙,也天天来陪伴妹妹,给宁常安说一些小故事。

    他极尽搜罗世间珍奇,想换得宁常安一笑,他太想念妹妹那微微一笑时的梨窝浅动,倾国倾城的那一瞬美丽。

    奶娘也把自已六岁的女儿琴儿从老家接过来,让她陪在宁常安的身边,希望用孩子天真浪漫的世界去感染宁常安。

    可依然没有用,整个夏季过去了,宁家人不曾见过宁常安的脸上浮起过一丝的笑容。

    秋季,宁常安高了很多,已到了宁常贤的肩头,身形已略显出少女的体态,却越来越消瘦,尖削的小脸已不见初时的轮廓,可那样的美,依然让所有人感到惊心动魄。

    宁常贤见时过三个月,宁常安的精神状况还是没有恢复,终于提出,让宁常安离开宁府,让她回去江南宁府祖宅郑州竹门镇随祖父母生活一段时间,希望换一个环境,让她忘掉这一场恶梦。

    宁茂生原本不同意,他担心宁常安的美貌一旦被传出坊间,只怕以宁家的财势未必能护得周全,他一直记得宁常安百日时,慧能曾警告过,十四岁前,不要让外面的人见到宁常安。

    宁常贤却认为,郑州竹门镇处偏远之地,民风纯朴,大自然的气息浓重,宁常安在那里生活不但安全,也几乎不可能遇到什么危险。而眼下,宁常安如果一直关在宁府内,只怕不消过半年,宁常安这一朵含苞欲放的花就会过早地凋谢。

    没有什么会比宁常安的健康和快乐更重要!

    父子俩正持不同意见进,却发生了一件小小的意外。

    原来,当年宁常安流在坊外的画像宁家并没有完全收回,有一张流落到了太子府幕僚一个叫年德成的人手上,虽然当时画像上的宁常安仅是七八岁的年纪,且那画像只是近五分与宁常安相似,但年德成还是被惊艳了一番,虽说宁家后来以高价银收回,但他还是留了下来。

    适逢五年后,太子选妃,以宁家的身份,自然是与太子妃无缘,但年德成估算着那宁家的女儿也有十二岁,如果将宁常安先许给太子做了良娣,有了宁家的财力支持,那太子登基将更将顺畅无阻。

    而他做为举荐人,自然能得到太子的青赖。

    也是机缘巧合,年德成与太医院的太医莫忠奇向来交好,他的这个想法被莫忠奇知道后,莫忠奇想起了上月自已仅为宁常安出诊过一次,就得到五百两的银子,他想,如果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宁家,或许宁家会当做一个人情。

    莫忠奇马上修书一封,宁茂生和宁常贤知情后,马上亲赴京城,奉上白银一万两答谢莫忠奇,并恳请莫忠奇代为引见年德成。

    莫忠奇当即在府中设家宴,邀请了年德成赴宴。

    宁家父子两人直言相告,三人商议后,宁家以宁安常尚年幼,且近来身体欠佳为由,希望年德成莫将宁常安的画像献给太子。

    为此做为答谢,宁家又出了五万两的白银赎回画像,并答应,以年德成为牵头人,宁家每年给太子府白银一百万两,以支持太子兰御沐一脉。

    年德成心想,宁家的意思已非常明确,如果他一定执意将宁常安献给太子,若是宁常安不得宠,那于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若是宁常安得了宠,宁家很可能不会感激他,反而会因为他一意孤行而给他穿小鞋。

    倒是以他为牵头人,让太子府一年得宁家一百万两银子的贡奉,太子肯定会重用于他。

    这事虽然就此尘埃落定,但宁茂生和宁常贤倒一致认为,宁常安七岁的画像尚引起人的觑觎,如果现在的容貌被传出坊间,只怕就算是宁家倾尽家财也未必能保得住宁常安。

    最后,父子俩商定好,并选了一个黄道吉日,由宁常贤亲自护送,带着十二岁的宁常安回到了江南郑州竹门镇的宁家祖宅。

    可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一个决定,揭开了宁常安一生的情感波折!

    江南郑州竹门镇四面环山,四季如春,流水潼潼绕着村前而过,岸边秋草泛着深幽之色,却依然是生机盎然。现在虽是初秋有了些凉意,但还是不妨碍那些顽皮的孩童还卷起裤脚下水捞鱼。

    宁常安背着医箱,穿过一片小竹林,空气中便飘来淡淡的蔷薇花的香味,再走几步,便看到不远处有几间竹屋,外面用篱笆围绕,篱笆上绕满了红色的蔷薇花。

    这里是竹门镇的一处小居,离竹门镇有三公里远,竹门镇的人都知道这里住着一个医术高超的怪人,对村里的农户,贫穷百姓,是分文不收,并上门行医。而对千里而来求医的大户人家,他行医救人只凭心情,想救的人,他依然一文不收,不想救的,你倾尽家财,他也不愿搭理。

    机缘巧合,宁常安却因祸得福,被鬼医收在了门下。

    去年秋季,宁常安来到了竹门镇,宁常贤陪了她半个月后,便回扬州。

    换了一个环境,无需象在扬州一样天天困在府中后院。宁家两老常带着宁常安到小镇上走走,散散心,但宁常安依然如故,不会开口拒绝,很乖巧,就是不愿开口说话,在寝房时,常常一静坐就是一天,宁家两老越来越担心,便带着她去找鬼医,看看能否开些药方能让宁常安服用后慢慢解开心结。

    那日说来也巧,宁常安随祖父母到了鬼医的医庐,适巧有四个猎户受了重伤被抬到鬼医的医庐,当时除了鬼医、秦之遥和倾城各紧急得理三个猎户,余一个没有人手帮忙时,家属正绝望地痛哭之际,宁常安竟冲上前,舀了剪子和纱布,就学着身旁倾城所做的每一个步骤,支清洗,消毒,刮肉最后包扎。

    就连鬼医也暗暗称奇,这个女娃儿对医术的天赋竟比他收的两个徒儿都高出三分。

    宁家两老嗔目结舌地看着自家十指不沾洋葱水的宝贝孙女今儿竟毫无所惧的对着狰狞的创口,又是清理,又是包扎的,还能一边做一边安慰着那紧咬牙根的猎户,“大叔,你别怕,很快就会好的!”

    待一切忙定后,两老说了来此的目的,鬼医一笑,指着宁常安,“让她在这里住两个月,老夫就能还你们一个活奔乱跳的小孙女!”

    宁老夫人一看这四周的环境,如此简陋,刚想说什么,宁老先生一把拦住,朝着鬼医做了一个揖道,“鄙孙女能让神医相中,也是她一生修来的福气!”

    鬼医淡淡一笑,“是不是相中现在也难说,到时候还看老夫与这娃儿有没有缘份!”

    当时,宁老夫人牵了手问宁常安是否肯留下来,宁常安低着头小声地应了一声,“愿意!”

    宁老夫人见极少说话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