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凤歌抱着空荡荡的肚子坐在石床上,这石床是她落入这山谷之后第二日新添的“家具”之一。

    在石床上坐了一会儿,白凤歌起身向山洞外走去。

    龙塬正蹲在小泉岸边顺溜地处理着野兔,动作行云流水,足以见得此人有多么熟悉这项工作。

    白凤歌蹲在龙塬身旁,撑着下巴看着他沾上了血液而更显白皙的大掌:“龙塬。”

    “嗯。”龙塬轻声答道,手中的动作不见停歇。

    “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你,完全不像皇帝了。”不像皇帝的他,其实没有那般让人生厌。

    “呵呵,没有人生来就像皇帝的。”帝王……其实他一点也不想坐在那个位置上的,那个位置太累要担负的责任太大……有些时候他真的很想逃开呢。

    “说的也是。”白凤歌赞同地点点头:“有朝一日,我们从这里出去,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上,便不能这样平心静气地相处了吧?”

    “……”闻言,龙塬的手一颤,手中的野兔险些滑落到地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白凤歌挑眉:“什么问题?”

    “出去了以后,也如同现在这般对我很难么?”虽然她现在谈不上对他有多好,但至少不是用厌恶鄙夷的目光看他不是么?

    “……”白凤歌垂下眼眸:“这么天真的问题,我以为你不应该问出口的。”

    “天真……”龙塬皱眉低喃,天真的意思便是愚蠢吧?

    “呵。”白凤歌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你是翱龙国的皇帝而我是匈国的女皇,单凭这一点就决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说好听一点那是竞争关系,说难听直白一点便是敌对关系,这道理你会不懂么?”

    就如同二十一世纪一样,成天嚷嚷着公平竞争公平竞争的,可现实里谁又在公平竞争?还不是耍狠斗阴损?

    所谓的公平竞争只不过是强势者为博取公众的好感,毕竟残酷的现实中还是需要正面能量来让大家不至于在失意之中绝望。

    公平竞争这个口号,那是不是又是占了优势者为了博取更大的优势得到更多的认可而使出的一个计谋呢?

    “敌对……”龙塬苦涩地笑了笑:“以前或许会,但往后,我却无法将你当作敌人来看。”抬眸看向白凤歌:“不管你是作何想法,我都不会。”

    “……”见状,白凤歌瞳孔微不可查地一缩,下意识地避开龙塬的目光。

    他的眼神太过真挚清澈……在这样的目光之下,她有些想逃。

    看出白凤歌的逃避,龙塬垂下眼眸,继续手中的动作:“呵呵,现在不是还没出去么?那便不要想出去了之后的事情了,这次我们便不回山洞烤了,就在这泉边吧。”

    白凤歌……若是对你说爱,你会直接把我当成陌生人吧?

    龙塬心中苦涩地暗问。

    所以,不能让她知道他对她的心思,否则即便是还未出去,那她也会疏离他的……

    即便是没有未来的爱慕,他也不想这么快就被结束。

    “嗯,好啊,在泉边烤肉,听起来不错。”白凤歌点点头:“我去将果酱拿出来。”白凤歌从地上起身,向山洞走去。

    “……”龙塬看着白凤歌的背影,一晃神。

    他,有些不想出去了呢……

    ……

    匈国王宫。

    “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展?”龙钰一身风尘仆仆。

    他将翱龙国的事务处理了一下,接下来可以有是来日的时间呆在匈国了。

    不过好在两国帝王失踪的消息并未传出,否则的话,龙钰也是不可能就如此轻易地从翱龙国脱身。

    “你就好好地在翱龙国主持大局便好了,这里一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冷唯沙哑着嗓音道。

    这些天来,他也连合眼的时间都没有。

    说好了要保护好她的……可是,他又失信了。

    “呵呵。”龙钰苦笑:“你认为我能呆得住么?”出事的两个人,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呐!

    在翱龙国的时候,他每日如坐针毡夜不能寐……好多次都想要抛下所有,不顾一切地来……那种感觉就如同一只大手握住他的心脏,一点一点加大力道,让他痛不欲生却怎么也逃不开……

    他终于知道,肩负一个国家是多么重的担子……而这个担子,哥却扛了那么久,该是有多累?

    “……”冷唯将将大掌搭在龙钰肩上。

    无论是塬还是凤儿,都是钰视为比生命更重要的人,他们出事……他知道,最痛苦的便是钰了,可他却没有办法安慰。

    “放心,我不会倒下去的。”龙钰丢给冷唯一个勉强的笑。

    “嗯。”冷唯点点头。

    “你这小子要是敢倒下去,老子就剥了你的皮!”白兴天人未到声先到。

    “岳……白将……伯父。”龙钰从椅子上起身,改了几次口,终于叫出一个称呼。

    “嗯。”白兴天点点头。

    “义父。”冷唯恭敬地唤道。

    几日前,白兴天从天下第一庄赶来,冷唯也是那时方知晓白兴天还活着的。

    父子两秉烛夜谈之后,将所有的误会终于扫清。

    当年,冷唯之父冷衷诩因才华出众遭同门嫉恨,而冷衷诩此人心高气傲并不得其师瓦塔尔的欢心,在有心人的陷害之下被瓦塔尔逐出师门。

    冷衷诩的母亲虽是匈国人,但父亲却是翱龙国人,在匈国呆不下去之后,冷衷诩辗转到了翱龙国。

    在翱龙国参军,后来得到白兴天的重用。

    就在此时,瓦塔尔却派人找到冷衷诩,要他窃取翱龙国军中情报。

    冷衷诩自是不应,但瓦塔尔却以其妻子相要挟。

    冷衷诩将事情告知白兴天后,白兴天便暗中派人将其妻子保护了起来。

    得知冷衷诩不“听令”的瓦塔尔大怒,进而对冷衷诩下毒。

    中毒之后的冷衷诩仍旧不肯背叛白兴天背叛翱龙,决定在瓦塔尔下一次找他之时同瓦塔尔同归于尽。

    巧的是,瓦塔尔找冷衷诩之日便是冷唯生辰那日。

    冷衷诩打算与瓦塔尔同归于尽的事情被白兴天发现,白兴天是前去阻止的。

    岂料冷衷诩武功不如瓦塔尔,在白兴天赶到之刻,瓦塔尔早已刺伤冷衷诩逃离了。

    白兴天将冷衷诩身上的剑拔出,欲为其疗伤,可剑刃上却涂有剧毒。

    冷唯那时瞧见的便是白兴天替冷衷诩拔剑的那一幕。

    近十载的误会终于大白,冷唯愧疚难当,倒是白兴天不以为意。

    在白兴天看来,冷唯是他的义子,这义子也是子,孩子做错了事父亲又怎会过于怪罪?

    更何况,冷唯还是亲眼看着他“杀害”了生身父亲的,没有背后捅他一刀而是对他的事情冷眼旁观已经算是对得起他了。

    而白兴天的豁达更是让冷唯愧疚难当,再加上冷唯自身觉得没有履行好保护白凤歌的誓言,更加羞愧……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冷唯的痛苦也不比任何人少。

    “还在这里作甚?”白兴天面色不好地看着冷唯与龙钰:“赶紧来吃饭。”说着,便一手拉一人:“吃个饭还得让老子亲自来请,你们俩脸上有光呐!”一面碎碎念,白兴天一面拉着两人向门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