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9章 所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舒煦染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浑身都是酸疼的,就连脑袋也昏沉得厉害,隐隐作痛。撑着床铺坐起来,脑海中的记忆就像是开闸后的大坝,呼啸着涌了出来。一下子,眼泪滚落,滴滴答答的落在洁白的医院用被子上。

    她没有看到霍营,手背上的针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拔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医用药棉和医用胶带,血迹透过一小片白色冒了上来,干突突的让人心惊。

    对,她的记忆都回来了,她的脑袋不再是空荡荡的,反而满得有些过分。

    她是舒煦染,一个相当于无父无母的女人,从小跟着哥哥相依为命,然而现在……她的哥哥躺在重症监护室。她的爸爸,一个披着医生外皮的杀人犯,害死了她的公公婆婆,也害死了程希的母亲。她还想到了很多,比如说金浩恩……现在应该叫他许惑吧,无论叫他什么,她都清楚的知道一件事,她的记忆是被这个男人摧毁的。

    脑袋里一下子冒出来了这么多东西并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因为太混乱,因为想起来的事情太多,眼泪像是水龙头一样喷涌着,伸手去擦,却越流越多,最后舒煦染干脆不管了,用手心捂住眼睛放心的抽噎着,心脏的一角被狠狠的揉碎,隐隐的抽痛着。原来这就是哥哥说的,记忆注定有好有坏。可为什么她的脑海中浮现的全部都是不好的回忆呢?

    “舒总……”一道轻吟的声音在舒煦染的不远处响起,她连忙抹了抹眼睛抬起头,露出一个看起来格外恐怖的笑容。

    “这个是霍院长让我交给您的。”小护士有些尴尬的将一个托盘递过来,一封信,一瓶药,还有一小包面巾纸。

    “霍营去哪儿了?”舒煦染连忙问,伸手接过了托盘。

    “这个……我也不知道。”

    “哦……这样啊,那谢谢你了。”舒煦染低下头,用纸巾将自己脸上的泪痕抹干净,在陌生人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真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她现在只感觉很尴尬……

    小护士敷衍的笑了笑,双手放在口袋里飞也是的逃了出去,舒煦染无奈,她只是哭了而已,为什么要把她当成洪水猛兽呢?

    手指轻轻撕开了信封,霍营工整好看的字迹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小染染,原谅我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面对你,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现在应该很乱,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梳理了,那就去好好整理清楚吧,这一年我会留在肖盾医院,有需要就随时来找我。放心,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随时做你的垃圾桶,听你发发牢骚。药是舒缓神经的,一日三次,餐后一粒,大概七天后,你的脑部神经就会恢复了。”

    舒煦染将信纸叠好,又整整齐齐的放回了信封。霍营的白袍搭在床边的椅背上,带着泪珠的睫毛轻轻眨了眨,将药,信,纸巾放到包中。来时戴着的首饰依旧躺在手包的最里层,她却不想戴了,有些疲劳的站起来,将风衣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

    舒煦染在肖盾医院门口看到了严暄的车子,那辆他最常开的迈巴赫。他应该是在车中的,可是模糊的视线却密密匝匝的挡住了舒煦染的眼界,她看不到严暄的脸,这样最好。至少现在,她还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转身,拦了出租车坐上去。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看到舒煦染有些异样的表情便狐疑的在反光镜中打量着她的脸色,带着些地方口音问她要去的地方。

    “小姐,您去哪里?”

    “我要去哪?”舒煦染轻轻的低喃着,忽而柔和的扯了扯唇瓣,“去仁心医院吧。”

    她要去看哥哥啊,现在,她想见到哥哥。

    舒煦染的手机疲惫的在手包中唱着歌,她就像没有听到一般,眼神直勾勾的定在窗外的风景上。现在是春天了,可为什么天气还是这么凉?舒煦染连忙攥紧拳头,护住自己冰冷的指尖。

    “小姐,你的手机一直在响。”司机善意的提醒着。

    而舒煦染这才缓过神来将手机拿了出来,‘严暄’,生刻的两个大字在屏幕上闪动着,她不想接,手指却轻轻的覆在那个名字上,反反复复的摩挲着。

    电话一次又一次的响起,舒煦染的手指抖了抖,重重的舒了口气,还是划开了接听锁。

    “去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