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6章 机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师父,这是我媳妇儿——柏寒,小寒,这是我师父原道子。”站在黑漆漆的旷野,扬泽祈首先为两人介绍道。

    “伴侣?”原道子疑惑地扫了扫两人,有些惊讶自家徒弟悄无声息地就多了一个伴侣,而自己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扬泽祈面不改色地正色回答道:“嗯,是伴侣,今天早上去登记的。”

    现在正值下半夜,头顶上还有三两点稀星,天有灰蒙蒙的光,地上的残雪也反射者微光,但很明显还不足以能视物。幸好在场的几人都是修士,还是已经入门的修士,看清楚对方的脸没有问题,于是心存疑惑的两人都在打量着对方。

    荆楚寒看着面前瘦小干瘪的老爷子,原道子长须广袖,慈眉善目,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这模样看起来的确很符合华国人心目中得道高人的身份,但在荆楚寒看来,原道子的面相未免太衰老了些。

    依照荆楚寒看来,元道子寿元将尽,顶多还有二三十年他就要身死道消,重新进入轮回。到了原道子这个地步,体内的元气已经慢慢削弱,要是没有意外的话,修为就要终生停留在筑基期,并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既然如此,阿祈是对方的关门弟子?

    一个照面,荆楚寒就分析出了元道子的基本情况,他沉吟了一下,猜测原道子在这种情况下还收了扬泽祈为徒,并拿出足够多的资源,让他在资源无比匮乏的科技世界能短短二十几年就修炼到筑基期的地步,两人的关系一定十分好,于是不失恭敬地微笑着向对方打招呼道:“道长你好。”

    “你好你好,”修者向来以修为论资历,原道子面对修为比自己还高一个大阶的徒弟的伴侣,不敢托大,忙回礼道:“修士不必在意身外之物,你不必多礼。阿祈终于也有了伴侣,我还以为他会打一辈子光棍呢,哈哈,看来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一下子就碰上两件喜事。”

    “我昨日来到赫云山附近会老友,靠近这边就感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气机,今天一大早过来寻找,天擦黑的时候果然找到了一个山洞,怕迟了被人截胡,所以我就急匆匆地发传音符叫你过来了。”原道子边带着两人往山里面走,边解释道:“我估计是我们师徒的机缘到了,我看那山洞,好东西肯定是有,但祥瑞之中又带着几分煞气,不敢大意,于是叫你来参谋参谋。”

    扬泽祈的修为比起原道子来说也不差多少,参谋是绝对够格了。

    三人边说话边前进,大家都是修士,就算不能缩地成寸也走得飞快,不一会会就走到了赫云山脉中的一座不起眼的山的山腰中间。

    山南水北为阳,他们现在站着的地方是赫云山脉的南面,面前有一个黑漆漆的山洞洞口,山洞正往外吹着不易察觉的阴风。

    三人中荆楚寒的修为最高,他不用神识探查,一靠近山洞就敏锐地感受到了一阵细小的阴风,配合着还没有暖和过来的天气,让他有结丹修为的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那不仅仅是天气的寒冷,更是阴煞之气混合着寒风对他的侵袭。

    “这里面有问题,我感觉到了阴煞之气。”荆楚寒忽然神色凝重地伸手拦住想要进去的扬泽祈师徒,低声说道。

    “阴煞之气?”原道子有些疑惑,他身为土生土长的华国修士,对这种阴煞之气毫不陌生,大凡处于极阴之地和极凶之地以及一些古墓都会生出几分阴煞之气,但那玩意儿对于修士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畏惧的地方,一颗解毒丹就搞定了。就算阴煞之气浓重,养出了鬼怪僵尸等,修士用符火也能轻松把它们打散,因此原道子对荆楚寒这番郑重其事颇有些不解。

    “不是普通的阴煞之气,是大阴煞,里面起码有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死在那里。”荆楚寒压低了声音解释道,他在幽冥地呆了十几年,对这些鬼物阴煞最熟悉不过。

    原道子和扬泽祈听了他这话不由心里咯噔一下,尤其是原道子,心里几乎要警铃大作了,他修炼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元婴期修士,无论是活着的元婴期修士还是死了的元婴期修士,他统统都没有见识过,只有从上古典籍中把元婴期的实力窥出一二。

    扬泽祈心里警惕是警惕,但内心的畏惧感几乎没有,他有种从心底深处就知道元婴期修士不足为惧的感觉,连郑重的心态都不怎么提得起来。反之,看到这样面色凝重的荆楚寒,看着他这副与平日里笑嘻嘻的神态完全不同样子时,他倒有种下腹一热的感觉,心里十分遗憾他们今天的洞房花烛夜居然要被这种事情打搅了。

    谁也不知道,哪怕是在这个无比开放的年代,扬泽祈骨子里却是出奇地传统,坚持认为结婚后才能发生关系,是以荆楚寒无数次诱惑他,他发生了无数次的反应,仍然把持住了那条底线,没有碰过荆楚寒。因此在新婚之夜被师父叫来这荒凉冰冷的山野之地,扬泽祈内心的郁闷可想而知,所以也不怪他在看到荆楚寒的另一面有些不顾场合地浮想联翩。

    扬泽祈不知道的是,荆楚寒这番千方百计诱惑他的风情大概也就展现那么几次,当两人变回原来的身份,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以扬泽祈的身份吃掉荆楚寒了,这也将成为他一辈子为数不多的几件事情之一。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唉。

    荆楚寒不知道这对师徒两个在想什么,也没空去关注这对师徒两个在想什么,他郑重地示意师徒两个往后面退一退,然后从重新戴上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张发出莹莹的光的玉符,咬破舌尖噗的一声往玉符上喷了一口纯净的舌尖血,然后伸手往玉符中打入一道发着光的符文。

    扬泽祈师徒两个在他身后很明显地看到符文一融入玉符,玉符上面的银色的符号就游动起来,整块玉符滴溜溜地很快就变成了一只轻巧的银色小鸟。荆楚寒意念一动,手轻轻挥了挥,符鸟悄无声息地转身向山洞里面飞去,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等符鸟消失不见后,荆楚寒伸手一挥,半空中立马出现了一幅不算太大的灵幕,灵幕上面显示的情景很明显是洞内的情景。

    “那是会隐形的探路鸟,要是小心一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