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年遥不知岁月老:庭中玉树正少年(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年遥不知岁月老:庭中玉树正少年(3)

    “你不可能赢我。”思君的语气倨傲的与路易·英寡年轻时如出一辙。

    简遥感觉到自己被他看扁了,恼了,“你少瞧不起人……我师父是于扬叔叔,很厉害的……”

    “你又不是于叔叔。”思君淡定的开口。

    “啊啊啊啊啊……”简遥被他的话刺激的不知道该怎么回了,抓狂的扑向他就开始扭打起来。

    管他赢了怎么样,先赢了再说!

    场地的下方是泥田,因为冬季,泥田里还有水,两个人不知道是怎么扭打的,直接掉进泥田里。

    等被人找到的时候,拎出来的是两个完全看不出样貌的泥娃娃,只能凭着身高判断谁是思君,谁是简遥。

    路易·英寡和蓝慕绯赶回到家里,看到两个浑身都是泥巴,看不清楚样子的泥娃娃,隐隐头疼。

    两个泥娃娃对视一眼,然后默契的直发抖哆嗦——冷死了。

    %顶%点%小说  蓝慕绯让思君上楼自己洗澡,自己来给他们准备干净暖和的衣服。

    路易·英寡将简遥领上楼,帮他洗澡,真想揍这混小子一顿,到底是怎么回事,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还有思君也是。

    两个孩子上楼,各自进房间,对视一眼,好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

    简给路易·英寡打电话,蓝慕绯将手机递给路易·英寡,自己则是卷起衣袖,帮简遥洗澡。

    路易·英寡走出浴室,关了门;电话里简问他究竟什么时候送简遥回法国,要是他那边抽不出空,她可以让杭航过来接。

    他侧头透过气雾氤氲的玻璃门看到蓝慕绯蹲在浴缸旁边,双手沾满泡泡帮简遥吸头发....沉默片刻,道:“能让简遥多留几天吗?”

    简遥是他的儿子,但更是简的命,他要尊重简的意思。

    ……

    浴室里蓝慕绯给简遥洗好头发,又帮他洗干净颈脖处的泥巴,声音轻柔:“哥哥有欺负你吗?”

    “我没有哥哥。”一直闭着眼睛的简遥听到她的声音,睁眼看向她。

    蓝慕绯也不生气,换种方式:“思君有欺负你吗?”

    简遥的五官偏秀气,生气的样子会格外的可爱,像是在傲娇,“他才欺负不了我!”

    蓝慕绯笑,帮他擦背,“下次再生气也不要乱跑,爸爸会担心你的。”

    简遥扭头盯着她看,哼唧:“你别想讨好我,我不会上当,不会承认你是我妈妈的。”

    蓝慕绯动作顿了下,问:“你没有妈妈?”

    “你才没有妈妈。”提到妈妈,简遥更生气了。

    “我是没有妈妈,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就不在了。”蓝慕绯温柔的向他解释,“你既然有妈妈,那我为什么要做你妈妈?我也有儿子啊……”

    对于简遥这样聪明的孩子,她根本无需刻意讨好,也不必拿他当小孩子哄,有些道理慢慢的和他讲,他会懂。

    简遥嘘声了好一会,还是不服气的反驳:“你和我爸爸结婚,我同学说你这个叫后母,会想做我妈妈,想虐待我!”

    “你同学是你吗?”

    “……”

    简遥被她问倒了,一时半会,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她。

    蓝慕绯一边给他洗澡,一边耐心的说道:“我和你爸爸结婚了,但他还是你爸爸,对你的*爱不会少,每年圣诞节,生日啊,或者你毕业,他都会去陪你,你想他了,也能过来看他,这些并不会改变。你可以叫我蓝阿姨,或者叫我名字也行,有思君一个孩子就够我操心,我可没打算再养一个儿子。”

    “你会让爸爸回法国过圣诞节?”简遥质疑的眼神盯着蓝慕绯,怀疑她是在说谎。

    “为什么不会?”蓝慕绯知道他那点小心思,“他去陪你们过圣诞节,回来陪我们过春节。”

    “春节是什么?”简遥没怎么听说过春节。

    “相当于圣诞节,不过春节只有中国人会过,朋友亲人聚在一起,有很多好吃的,还会放烟火,很热闹。”蓝慕绯简单易懂的解释给他听。

    听到这个简遥的眼睛本能的就亮,一句“我也想过”差点脱口而出。

    不行,不能说,不能喜欢这个女人,感觉会对不起妈妈。

    简遥低头纠结矛盾的咬着自己的手指,不断的摇头,赶走脑子里那些好感和念头。

    蓝慕绯将他的神色收尽眼底,眸底的笑更深。

    ………………………………………………

    晚餐在餐厅用的,两个孩子吃的还好,蓝慕绯担心他们会感冒,饭后特意又给他们一人一碗可乐姜汤。

    简遥在国外长大,哪里会喜欢这种味道刺鼻的姜汤,不愿意喝。

    思君坐在他的对面,自己捧着碗吹着气,一口一口的喝下热乎乎的姜汤,气雾氤氲模糊他宝蓝色的眼眸,却遮挡不住深了的光,似乎是在嘲笑简遥的小孩子气!

    简遥哪里愿意被人看低,哼唧一声,也捧着碗一口口的喝起来,可真的不好喝,小眉头皱成一团,像是在比赛,要比思君更快喝完,结果烫到舌头了。

    晚上睡觉的地方,有些犯愁,客房是有,但没怎么清洁过,怕简遥睡不惯。

    蓝慕绯的意思是自己和思君睡,简遥和英寡睡,被英寡一口拒绝。

    思君说:“他和我睡。”

    简遥下意识的想要抗议,话刚到唇边,思君的眼眸扫过来,一瞬间好像明白什么,噘着嘴,没同意,但也没反对。

    蓝慕绯和路易·英寡都感觉到一丝意外,没想到简遥会这么快就同意了,两人相视一笑!

    ……

    简遥穿的是思君的睡衣略大,躺在*上,*单被套蓝慕绯都新换过,*也足够大,两个孩子睡不会挤着。

    离开房间前,蓝慕绯不放心的叮咛思君,晚上要照顾好弟弟,别冻着。

    思君点头,答应,等蓝慕绯一离开房间,他立刻回头对简遥说:“我们的事不要告诉他们。”

    简遥也有同样的意思,“我们还没分出胜负!”

    思君掀开被子,*没有立刻躺下,他习惯每晚睡觉之前看一会的书,“也许是因为现在我们都还小,等长大总能分出胜负的。”

    简遥咬了下指甲,金色的瞳孔在淡雅的灯光下划过一丝狡黠,“我们可以每年打一次!”

    思君手里拿着书,眸底的光扫了眼他,淡淡的“嗯”了下,算是答应了。

    简遥躺下,小拳头握的紧紧的,充满自信的说:“我一定会赢你的!”

    虽然还不知道赢了他可以做什么,但他就是不想输给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人。

    思君没接话,很安静的看书,偶尔会有纸张翻阅的轻声,却并没有影响简遥睡眠。

    ……

    路易·英寡搂着昏昏欲睡的蓝慕绯,声音低哑:“今天你有点儿反常……”

    “什么?”蓝慕绯趴在他的胸膛,折腾一天,很困,眼皮都睁不开,听到他的声音慵懒的回了两个字。

    “你一向舍不得责罚思君,这一次你亲手打了他。”路易·英寡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你是不是怕将来他们会像我和封尘?!”

    蓝慕绯闭着的眼眸倏然睁开,抬头看向他,无奈一笑:“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放心,他们不会重蹈我和封尘的覆辙!”路易·英寡语重心长道,他也不会让两个孩子相互仇恨,相互伤害。

    当初封尘为了报复红夫人,对蓝慕绯对他做的那些事,关于蓝曦的性别,路易·英寡没有在蓝慕绯的面前提及过半个字。

    不是他故意隐瞒,而是他终于明白当年蓝慕绯隐瞒自己grace所作所为的初衷。

    因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再提除了徒增悲痛,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即便让蓝慕绯知道害死蓝曦的主谋不是grace,不是红夫人,而是封尘,又能如何?

    封尘死了,红夫人此刻关在监狱里,神志不清,所有伤害过他们,背叛过他们的人,他都一一手刃了。

    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仇恨,所有的报应,他一人承担就足够了,何必拉她下水,又想起前尘纷扰,痛苦与磨难。

    “但愿如此。”蓝慕绯暗暗的叹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