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年遥不知岁月老:庭中玉树正少年(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谁最重要。

    “……”

    蓝慕绯真是被这对父子打败了,因为这个问题路易·英寡也半真半假的问过她,当时没敢说是思君,怕英寡和她急。

    “最爱你!”蓝慕绯捏了他的脸颊下,没有英寡的那几年,幸好有思君在自己的身边,她当然是最爱思君。

    英寡也不是说不爱,不过比起儿子,好像在心里地位,稍微次了那么一点点!

    还好,只有思君一个孩子,要是再多一个来问这个问题,怕是要疯了。

    让蓝慕绯万万没想到没过两年,真的会有这样一个人出现,而她半真心半违心的回答完,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的父子俩,脸色黑的和煤球似得。

    父子俩联手把某不知趣的小屁孩扔回法国,半年都没让他再跑来西寻蹦跶!

    当然,这些全都是后话了。

    思君听到她的答案,一贯冷冷的小脸上有了丝丝的笑容,抱着她舍不得放手!

    蓝慕绯抱着他笑,画面本该是母子解开心结,温暖温馨的,莫名的后脊骨多了一沉冷汗,抬头看向门口,只见路易·英寡欣长的身影伫立在房间门口,眉头微拧,勾起的唇瓣似笑非笑,饶有深意的盯着她。

    蓝慕绯的心突突的,该不会…都听见了?!

    “思君,把姜汤喝了*暖一会,妈妈去准备晚餐。”

    思君听话的松开她,一股脑的把姜汤喝下,转身*,乖乖的盖上被子。

    蓝慕绯已经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还没来得及和他解释,已经被他握着手臂,拽到了距离思君房间稍远的拐角处,强势的将她抵在了墙壁上。

    他高大的身子贴得她很近,阴影将她完全笼罩住,温热的气息放肆喷洒在她的脸颊,声音沉哑,满载着危险:“你不是说,最爱的人是我!”

    淡雅的灯光下,蓝慕绯的脸颊微红,脑筋飞快的转,“我最爱的男人是你,最爱的孩子当然是思君,你又不是孩子……”

    “别和我玩扣字眼的游戏!”路易·英寡低哑的声音打断她的话,温热的大掌揽住她的纤腰贴像自己的身体,“说,你最爱的人是我,唯有我!”

    “……”

    蓝慕绯隐隐头疼,天啊,谁来救救她,怎么就遇到这么幼稚的父子俩,真要命!

    纤细的双臂轻轻的搭在他的肩膀上,笑意盈盈的回答,“是,我最爱的人只有你!这样可以了?路易先生?”

    路易·英寡眉梢骄傲的往上扬,捏着她的下颚道:“我喜欢听你叫我老公!”

    蓝慕绯嘴角的笑意愈甚,“是,老公……老公……”

    路易·英寡听着她轻悦的声音叫着自己“老公”,骨头都要酥了,大掌忍不住的往她的衣摆里钻,低头亲吻她的唇瓣,真是让他爱不释手。

    蓝慕绯亲了几下,心头的那种感觉,宛如热恋。

    这个男人,为什么到现在还能让她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呢!

    “好了,别让孩子们看见,影响不好。”他的手越发的不老实,想解开她的胸衣,蓝慕绯握住他的手掌,不让他胡来。

    路易·英寡舔了下性感的唇瓣,鼻尖磨蹭她,“那抱一会。”

    蓝慕绯很温顺的被他拥在怀中,非常喜欢这样与他静静的拥抱在一起,什么也不做,好像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沉浸在彼此的爱意中,并未察觉站在远远的地方,看到他们拥抱一起,小眉头越皱越深的小人儿;脸上有多生气与难过!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蓝慕绯准备好晚餐,思君自己换了衣服下楼,简遥是被路易·英寡叫下来的。

    蓝慕绯看了眼思君,予以鼓励的眼神。

    思君咬着唇瓣,犹豫许久,看向简遥,低低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简遥气鼓鼓的看着他,没说话。

    路易·英寡说:“简遥,你也要向哥哥道歉。”他看到了思君手上被咬的痕迹!

    简遥抬头看向他,吼道:“他不是我哥哥,我没有哥哥……我没错,我不道歉!”

    “简遥!”路易·英寡的声音里有着愠怒,他极少会对简遥露出这么严厉的神色,即便思君没说为什么,但他了解思君,这个孩子外冷心热,最不能触及就是蓝慕绯,其他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隐忍。

    一定是简遥说了关于蓝慕绯不好听的话,才会惹怒思君。

    思君欲要开口说什么,蓝慕绯对他似有若无的摇头,思君想到她和自己说过的话,到唇边的话到底还是咽回去了。

    “你以前从来都不这样凶我,可是你现在和这个坏女人结婚,有了另一个儿子就不要我,不要妈妈了……”简遥一直都没办法放下爸爸妈妈离婚的事,他不懂为什么要分开,明明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离婚,为什么爸爸要留在这里不回法国。

    在知道爸爸再次结婚,还有一个儿子,他就将所有的问题都归纳到蓝慕绯和思君身上!

    “是你这个坏女人抢走我爸爸的,你是坏人,小三……”

    简遥对着蓝慕绯大吼,他不喜欢爸爸和别的女人亲近,那样的拥抱是爸爸和妈妈才能做的,不是和这个女人!

    他的话还没吼完,路易·英寡已经克制不住的伸长手臂……

    简遥吓的身子一哆嗦,头像乌龟要往龟壳里缩,脸上写满了害怕。

    路易·英寡的手没有挥到简遥的脸上,被蓝慕绯握住了,她黛眉微皱,语重心长道:“孩子还小,不是这么教的……”

    简遥没有感觉到疼痛,睁开眼睛看到他的眼神看着蓝慕绯,“哇”的一下子哭了,“你以前从不打我的……我讨厌你……你再也不是我爸爸……”

    他哭着吼完,转身就往门外跑。

    你再也不是我爸爸,一句话狠狠的刺痛路易·英寡的心,他知道自己不该打孩子,可简遥说的话太过份了,他不能忍受任何人羞辱蓝慕绯,即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蓝慕绯看到简遥跑出去,面露忧色,推让路易·英寡,“还愣着,快追啊!简遥要是有什么事,你不是要简的命吗?”

    路易·英寡反应过来,点头,大步流星的追出去了。

    蓝慕绯走到思君的身边,握住他伸过来的手,眸光看向空荡荡的门口,声音低低的:“弟弟还小,口不择言,他说的话,你不要记得,要忘记。”

    “我知道,妈妈。”思君的眸光也盯着门口,沉默片刻道,“也许我能懂爸爸被抢走的感觉。”

    蓝慕绯低头看思君,眸底温热,“不管他在谁的身边,他是你们的父亲,这一点谁也不能改变!”

    思君点头,紧紧握住妈妈的手。

    ……

    十几分钟后,路易·英寡回来,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找到简遥。

    蓝慕绯急了,这么晚,外面又黑又冷,简遥还那么小,若是出什么事,如何是好。

    路易·英寡一边打电话叫人过来帮忙,一边安慰蓝慕绯,“你别急,简遥不会有事……”

    西寻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漆黑的晚上想要找一个孩子也非易事;街上熟悉的人都过来帮忙,镇上派出所的人也过来了;担心孩子小,没方向感往山上跑,部分人去山上了。

    蓝慕绯没办法在家里等消息,也要出去,让思君在家等。

    思君说:“妈妈,我也去,这里我熟,你别担心我。”

    蓝慕绯犹豫一小会,点头,“那你别往偏僻的地方走,就在这附近。”

    这一片思君都很熟悉,他也比较懂事独立,蓝慕绯就让他自己去,累就自己回家休息!

    蓝慕绯和路易·英寡去了远点的地方找。

    思君穿得暖和,拿着手电筒就在附近找找,不远处有一大片的田地和场地,在场地的角落有一大稻草堆,稻草下面有一个小洞,思君把手电筒往里面照,隐隐看到自己的衣服。

    “简遥……简遥……”他叫了两声没人应,直接蹲下身子,伸手进洞里抓住什么往外拖。

    “你……放开我……放开我啊……呜呜……你欺负我……”

    简遥大哭的吼道。

    思君将手电筒往他脸上照,看到他哭的很厉害,浅显的眉头一皱,“哭什么?”

    “你管我!”简遥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让他看,也觉得在思君面前哭很丢人。

    思君蹲下身子盯着他看,声音稚嫩,却有着不属于孩子的成熟:“你是怕你妈妈和杭叔叔结婚,爸爸也不要你了,你就好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

    “shut-up!”简遥手放下来,对他大喊一声。

    思君没在说话。

    简遥低着头,因为抽噎肩膀颤动,不停的抹眼泪。

    “真正爱我们的人,是不会离开我们的。”思君沉默许久,又一次的开口。

    简遥一把抹掉脸上的泪,看他,觉得他说的是外星语,听不懂。

    思君觉得自己有点对牛弹琴,将手电筒放在一旁,站起来卷袖子说,“我们打一架吧!”

    “打架?”简遥被他的话吸引了,跟着站起来。

    “打一架,要是我赢了,以后你就不准再说我妈妈的坏话!”

    简遥吸鼻子,“要是我赢了呢……”

    ——————————————7000————————————————

    少爷:昨天看几章《总裁的豪门前妻》感觉好悲伤,你们要不要看看,与我一起悲伤悲伤!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