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吃饱!”

    年轻的祭司也立刻迎合道,铿锵有力的说道:“我聆听到了兽神的旨意,沙木卡得到了上天的垂青,他是兽神宠爱的子民!兽神不会抛下他,他所到之处必定安泰,他所在之处必然富足。”

    哪怕祭司再年轻,他说出的话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力量,每个兽人心中都住着兽神,祭司传达的旨意,便是神的旨意。

    博纳恩二话不说,就动员大家去收拾行囊,启程离开部落。

    在老祭司阴郁的目光下,他们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有些举家迁走,甚至还带上了铺帐篷的兽皮,这让老祭司非常不满,但也无话可说。

    这也是博纳恩所想的,他们人数虽多却并非都是轻壮,一旦发生冲突未必讨得了好,不如像现在这样,还能有时间打点行装讨价还价。

    第二天天一亮,博纳恩就带着族人,在苍狼部落族人的看管下,带着自己的行囊离开了。

    老祭司站在大帐前,侧阴阴的看着他们离开。新推举成为首领的卡纳来到了老祭司的身边,“就这样让他们走了?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再有几个月就要入冬了。”

    卡纳是个年轻力壮的雄性,搁他的性子,族人们并肩子上,狠揍他们一顿,就不会有人想走了。

    老祭司“哼”了一声,苍老的声音里带着阴狠,丝毫听不出同根同族之间的亲情,“他们熬不过冬季,就会自己跑回来。而有力气跑回来的,只会是雄性。只有吃了苦头,才能老老实实的听话。”

    卡纳侧头看向老祭司,不由觉得胆寒。

    ******

    博纳恩带着人风风火火的去开荒了,没有了掣肘甩开膀子忙活开了,陆枭却快要被掐死了。

    陆枭的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两手不停的抓着季仲申掐在脖子上的手。

    季仲申阴沉着脸看着地上摔碎的茶壶茶杯,丝毫不觉得自己掐得狠了,甚至还拖着陆枭往旁边走了两步,指着地上的狼藉,用轻柔无比的声音问他:“师弟——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发火,告诉师兄好么?”

    季仲申几乎快要陆枭掐死了,那表情更是阴郁暴躁得能治小儿夜哭,偏偏那声音温柔深情婉转多情,简直就是个疯子!

    陆枭用力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来,季仲申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陆枭捂着脖子快把肺咳出来了,季仲申却用那只刚刚掐着他的手放在了他的脸上,捧着陆枭的脸颊,“怎么咳得这么厉害?可是还有什么内伤?”

    说着,另一只手便在陆枭的后心处拍了拍,帮他顺顺气。

    这一拍,陆枭登时就喷出了一口血!

    季仲申顿时瞪大了眼睛,茫然无措的看着陆枭,这下子也忘了追问陆枭究竟为什么摔东西了。

    陆枭一口老血吐出去,整个人都虚得站不直了,直往地上打出溜,被季仲申抱在了怀里。

    这口血显然吓着了季仲申,他已经独自活了千年,终于有个人愿意陪伴他了,他却又吐血了。

    难道……难道就算是他的顶级疗伤之药,也治不好他体内的旧疾么!?

    季仲申牢牢抱住了陆枭,那一刻,他心里恨,苦,忧,惧,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就这样无情,要这样折磨他!?他好不容易有了个人,却要这么快就要天人永隔?!为什么!?为什么——?!

    陆枭被他勒得肋骨都快要折了,他现在没了内丹没了修为,就是个*凡胎,哪禁得住他这么勒着?

    “你放开我……”

    季仲申几欲发狂,“不放——!我为什么要放——凭什么?!”

    “你快勒死我了……!”

    季仲申:“……”

    这是一个悲哀的故事。

    一个化神期的大能孤苦伶仃的长大,从没有接触过别人,他不懂得怎样待人接物,不懂怎样正常的表现喜怒哀乐,他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力道和人拥抱,又该用什么样的力道帮人捶肩拍背。更何况他拍得还是已经散尽功力的陆枭。

    他看着陆枭被拧得变形的手臂,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他低着头,“我只是……不想一个人而已。”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