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羽翼丰满的鹫鸟从不惧狂风会将它刮得偏离轨迹,厚鳞齿利的巨鲸不畏海潮的奔腾呼啸,坐在宝座上独掌重权的国王不屑软弱无能的弟兄的恨恼责讨。地位尊崇的天神往往爱惜名誉仪容,神力微小的林泽女仙与山神精怪则有自知之明,反倒是流淌着半身神血的人类最为无法无天。

    勇者敢于攀登险峻的山峦,常常是他无法窥见其凶险的全貌,也不知底下是蠢蠢欲动的熔岩。作为死后得以升上奥林匹斯圣山,且娶了血统高贵的青春女神赫柏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之友,雅典的忒休斯与拉比泰的比里托俄斯就为胆大妄为做了最好的诠释。随着他们各自妻子的逝世,捆住这两位在臣民眼中很是了不得的英雄的最后一根无形的缰绳也断裂了。

    如果说过去达成的辉煌成是助燃的柴火,把安稳的象征焚烧殆尽,那么继续胡作非为就是让枯木逢春的最好神药。他们先是强行劫走了美丽非凡的海伦,在抽签中忒休斯取得了胜利;紧接着又从兴建神庙的工匠口中听闻了冥后的绝伦美貌,竟生出了要闯一趟冥府,自冷酷雄伟的冥王手中将那美人夺来做拉比泰国的新后的狂妄念头。

    要是做出这离奇计划的只有一人,促长豪莽不羁的香脂松油到底有耗完的时刻,或许就被冷静的清风给消磨掉这份不切实际的斗志了。可一旦让两个疯狂的恶棍凑在了一起,即便后果有多让人胆战心惊,他们也是铁了心要去挑战一下鲜少在人间行走的冥府之主的威严的了。

    就在他们打定主意,长途跋涉地赶到冥府,满怀雄心壮志地要闯下大乱时,被心心念念的冥后正与冥王讨论着近来风头正盛的大力神的丰功伟绩:“这么说来,”阿多尼斯不可思议地道:“你竟然就让他顺顺利利地走了?”

    还是他与达拿都斯闲聊时,对方说溜嘴的。死神显然对因他们监管不慎,让一个流着奥林匹斯那边臭气熏天的血的家伙大喇喇地闯进来,偷走了忠心的三头犬赛博拉斯去外炫耀一圈,又故作大方地还回来一事感到极其羞辱,耿耿于怀。

    在冥后的专心辅佐下,极不专心的冥王也终于将积攒下的政务处理完了。他斜倚在长榻上,双眼片刻不离怀里的冥后,缓缓地回道:“那时在莎孚,不知此事。”

    阿多尼斯却探究地扭头,足足瞅了他好几眼,着实不认为一向重视严明纪律,又精明地从不吃亏——就算暂时吃了,也会之后让对方付出更惨重的代价——的冥王会对这种形同挑衅的举动持有云淡风轻的态度:“可是,你之后也没有追究。”

    哈迪斯爽快承认:“嗯。心情实在太好。”

    阿多尼斯:“……”

    冥王又带了几分玩味地,慢吞吞地补充:“就不小心忘了。”

    阿多尼斯哪里不知道他暗示的是自己的表白,不禁窘迫地轻咳一声,尽管对他的了解与日俱增,也还是极不擅这种忽如其来的戏语,也实在不想助长他难掩得意的气势,便明智地不再追问这件事:“陛下说笑了。”

    哈迪斯冷不防地拆穿:“你一紧张或者生气,就会称呼我为‘陛下’。”

    阿多尼斯无可奈何地敲了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背一下,挑眉警告:“既然这样,在我要大发雷霆之前,陛下还是稍微收敛的好。”

    冥王果真是吃不得亏的,不过是被冥后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所蒙受的损失,他就得索要好几个沾满柔情蜜意的吻来填;若是冥后在给予这份补偿时不够热情主动,他就不得不亲自在床榻上该得的权益一点一滴地讨来了。

    最坚冷的冰块反而最易散出白烟,最负盛名的法官常常最擅替自己的罪行辩解。冥王要与冥后欢好的理由永远具备得充分,即使阿多尼斯对迫近的风雨有所察觉,微小的抗议也只换来雄赳赳的骑士更强烈的兴头,无用的话语唯有被弃之脑后。送上黑沉的睡梦与淋漓的汗珠。

    自上次的赛博拉斯遭到偷盗后,自认失职的达拿都斯就将目光擦得雪亮,企图蒙混进来的两位城主无所遁形,一下就被逮了正着,束住呈到正殿之中了。可惜志得意满的他不幸扑了个空,还足足等了数日,才重新见到了一身曳地黑袍的冥王夫妇。

    死神渐渐对两位陛下时不时消失个几日的现象感到习以为常,此时此刻便泰然自若地汇报了这两人行踪鬼祟的发现。

    哈迪斯略略颔首,极难得地赞了句:“做得不错。”

    达拿都斯受宠若惊地张大了嘴:“愿,愿为陛下效劳。”

    忒休斯与比里托俄斯一直被强大的神力死死地压在地上,四肢卑微地匍匐着,完全动弹不得。等冥王要亲口询问他们的来意,撤去了一些压制,他们的呼吸总算不那么困难勉强,胸腔的痛苦也缓解了些许。

    随意地坐在镶嵌着黑宝石的王座上,冥王冰冷道:“目的。”

    先提出这个主意来补偿自己抽签失利的忒休斯硬着头皮,自觉地开口道:“地下财富的守护神,隐蔽死域的统治者,神通无限的天神呀——”

    这位在人界也算赫赫有名的英雄,踌躇满志地带着友人进来,却被轻而易举地抓住了,他备受打击的同时,发热的脑子也清醒了许多。身陷囹吾的他万分清楚,此行真正目的是绝对不能说穿道明的,可要瞒过那锋锐冷漠得令他不敢对视的眼神,却真是半点信心都没有。

    忒休斯边说边缓缓地抬起头来,这一下就看清了死者之邦的统治者的面貌。可他还没来得及斟酌接下来的说辞,就被对方身旁坐着的传说中的冥王爱侣给劫取了全部心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