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情浓者日日焕发精神采气,失意者晚晚被锥心痛苦噬咬。

    由洁白玉石铸成的殿堂富丽堂皇,身形窈窕的美貌侍女频频出入。内殿深处的卧榻上,常与可心情人嬉戏解闷的宫殿之主横陈着丰腴莹润的躯体,只裹着薄纱的腰间系着助她攻无不克的金腰带,可那如盛开的花瓣般娇嫩的颊此时却不再泛着诱人的晕红,而是惊心动魄的煞白。

    自那天被阴险狡诈的冥王自她心爱的青年的梦境中重创,她就一直精神颓丧,似一尊美丽冰冷的石膏像闲卧在榻上一动不动。厚重的阴翳蒙上了半阖的莹莹灰眸,黄金般贵重的发丝宛若死了般黯淡无光,纤手忧愁地交叠在起伏微不可见的柔软胸脯上,对一向疼宠溺爱的厄洛斯也视若罔闻。

    背生雪白双翼的爱神烦闷地攥紧了金与铅制的箭矢。他清楚令母神忧伤憔悴的源头是谁,是中了求而不得的剧毒,只需一个温存的甜吻即可轻易化解;是背负了她一大笔情债的债户逃之夭夭,只要将被借走的心归还便可不药而愈;是被冲垮的沙堤溃不成军,只叫来势汹汹的水潮退去就可喜获新生。

    却恨自己拿对方没有办法:若有幸被这份思念青睐的,还只是原先那无依无靠的低微植物神,他大可以亲自掳来,往这不识好歹的胸□□上一根金箭,让享尽了被爱与美的主人求而不得的荣耀者尝尝被把玩厌弃的滋味。可克洛乌斯那神力强横的长子偏偏成了他的庇护神,还凶戾得容不下半丝觊觎的目光。

    就在这时,厄洛斯忽然察觉到一股熟悉而强大的神力在靠近,不禁扇动了翅膀,转身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正是失踪许久,平日最得母神欢心的她的情人。

    哪怕是戴着鲜艳缨盔的常胜将军也有最爱的战利品,那被爱与美之神举世罕见的美貌所折服、甘愿被柔情的锁链束缚的囚徒中,流淌着神王与神后尊贵血脉,每当战鼓响起就手持锐利的长矛、驾着凶暴的战车在战地上所向披靡,执掌着赫赫有名的破坏与战争,以好战嗜血的名声让怯者闻风丧胆的阿瑞斯,定是她铺陈在身前华毯上的战果里最值得夸耀的一枚。

    尽管不知他怎么在这段时日里无缘无故就不见了,厄洛斯也不想做多余的关心,他虽深爱母神,也从不与她的众多情人交恶,却是怎么也提不起半分好感的。更因想到接下来或许发生的颠鸾倒凤,皱了皱眉,明智地其他侍女一起退出了寝室。

    往日一向会主动开口,以笨拙的口舌尽力讨她欢心,以贫瘠的语言倾诉爱慕,想方设法让她开怀的战神不知为何脸色森寒,像是黎明女神忘记收起夜的帘幕般阴雾沉沉,又似潮汛即至的海面般凶吉不定。若是沉浸在哀泣与自身的痛苦中的阿芙洛狄特还剩下一星半点的机警,此时此刻就不会像初涉情场的豆蔻少女般茫然四顾,也不会如被盛秋的灼热麻痹的候鸟般忘却了冬日冰封的凶险。

    “唉,我勇猛忠实的恋人阿瑞斯呀,”她依旧背对着他,分明语软声娇,却故作嗔怒:“你的狠心冷漠究竟从何而来?是因腻烦了我的亲吻而背弃了你立下的盟誓,还是被新欢笼络进了熏香的爱巢,才这么多日都不曾来见我?”

    她说话间,阿瑞斯已然闷不做声地接近,当高大魁梧的身躯立在床边时,乌黑的巨影便沉默地笼罩住了她。

    不待被锋利箭矢瞄准的猎物嗅到死亡的冰凉腥气,自进来后始终不发一言的战神就伸出了强壮有力的胳膊,却不是要拥抱伤心失意的情人,也不是要轻吻那馨香柔软的发丝,更不是欺身而上与她共赴*,而是迅猛冷酷地掐住了那细腻晧洁的颈项。

    “咕呜——”

    随着宽大的手背泛起极度用力的青筋,前所未有的惊恐畏缩也取缔了爱神眼中的错愕和难以置信。她的脸上还挂着楚楚泪痕,水朦朦的眼含着辉耀破碎的水晶,倒映着过去柔情蜜意的情人充满憎恶的眸色。

    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恐怖光景,却切切实实地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极度慌忙中想呼救乞怜,可咽喉被死死箍着,就如被辔头制住的烈马般无计可施;她要将铁钳掰开,无论是神力还是体能上的悬殊都让这一切努力变作徒劳;她想变作白鸽逃走,战神却早已提防了这一举措,以神力强压着她无法动用半分;她费尽最后一点力气,扯动了具备迷惑一切男性神智的腰带想博得生机,但令她感到无比绝望和不解的是,直到自己彻底死在从前温顺听话的俘虏手中,被铅箭的效力完全蛊惑、又被灾厄女神的低喃埋下仇恨的阿瑞斯眼中的漠然与厌恶也未曾改变,强烈的杀意更是没有半分动摇。

    她的生命由被阉割的乌拉诺斯的雄物所赐予,经历了咸涩海水的洗涤,诞生自雪白的泡沫中,是美貌与魅惑的化身,用爱情的烈焰去熔化百炼金刚。英姿勃勃的青年们是甜言蜜语下最忠心耿耿的情人,逼迫她不情不愿下嫁给丑陋丈夫的元凶则被她夺去最强力的儿子,反将他化作自己最得意的助力。是一只汪洋中轻帆顺行的船只,眨眼就被全无预兆的湍湍急流吞没;是傲慢昂首的艳红玫瑰,被一度呵护它的园丁残忍撕扯;是在凉咧清泉中洗浴的少女,被水面的浮油惹起的火焰烧灼吞噬。

    她在喧哗与爱慕中现身,又在迷茫和默默无闻中死去,被矛盾所玩弄,被命运所嘲讽,分明是从不轻信者,却最终被轻信所杀;善于玩弄计谋权术者,最后死于诡计。婀娜美丽的躯体未被鲜血玷污,霎时间化作了银色星屑,倒不似它原先的主人那般升上了苍穹,而是自云端轻盈地坠落,没入到深褐的泥土中,开出了永不凋谢的雪白漫莲,成了她梦寐以求的青年的子民。

    只有花萼处是一圈诡异的深紫,绿茎细瘦易摧,那是哀悼她被扼杀的记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