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又等了一个多时辰,长眉和鹦哥还是没有回来,采薇也一直联系不到它们,她终于沉不住气了。

    鹦哥和长眉虽然只是两只神兽,但这些年来,采薇早就把它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她最是个护短的,特别是它俩还是她派进洞里的,如今生死不明,杳无音讯,叫她怎能安心。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她站起来,提步向小洞那里走去。

    南宫逸快她一步,拦在她面前,道:“你等着,我去。”

    采薇知道他担心自己,柔声道:“逸,你听我说,你虽然是男子,武功也比我高,但别忘了,我有空间,一旦遇到什么困难,我可以躲进空间里,便可保万无一失,但是你就不行了,这儿的情况很复杂,洞里不知是妖是魔,是鬼是神,你一介凡夫俗子,万一有事,你如何应付得来呢?所以,还是我去探探,你留在这里。”

    南宫逸哪里放心她一个人去,思忖了片刻,道:“要不,咱们一起去吧,我在前面,你跟着我。”

    采薇见他眼神坚定,不容置喙,便答应了下来,两人一前一后,匍匐着进了山洞,往山洞里爬去。

    夫妻俩一前一后,约莫在这逼仄狭隘的山洞里蜿蜒爬行了六七天,累了就歇一会儿,困了就进空间去睡一觉,再吃点东西,直到第七天时,忽见前面透出星也似一点亮光,南宫逸在前,看到那点光亮,道:“娘子,已有出路了。”

    采薇闻言大喜,打起精神,奋力向前爬去。

    出了穴口,但见青的山,绿的树,又是一个境界。

    南宫逸起来伸一伸腰,站一站脚,整衣拂履,回身将采薇扶起,道:“终有出来了。”

    采薇也十分欣喜,两人依着大路,且走且看,走上十四五里,腹中渐渐饥馁,见路傍碧靛青的流水,两岸覆着菊花,便去捧些水喝。岂知这水也不是容易喝的,仙家叫做“菊泉”,最能延年,采薇和南宫逸喝了几口,便觉神清气爽,手脚都轻快,仿佛比空间里灵溪水都要好喝几分。

    喝完水,又走上十多里,忽望见树顶露出琉璃瓦盖造的屋脊,金碧闪烁,不知甚么所在?飞撚的赶到那里去看,却是座血红的观门,周围都是白玉石砌就台基。共有九层,每一层约有一丈多高,又没个阶坡,只得攀藤扪葛,南宫逸是习武之人,见此状,抱起采薇,轻轻一跃,便飞身上去。

    那门儿闭着,南宫逸便去叩,三声响后,有个青衣童子开门出来,道:“二位施主,我家师傅已经等候二位许久了,请二位随我来,拜见师傅去。”

    南宫逸说:“你家师傅是何人?因何知道我们夫妻来见他?”

    童儿笑道:“这天地间的事,哪有我家师傅不知道的,施主别问,见了自然就知晓了。”

    一行三人走进观里,到玉墀之下,仰看壁上华丽如天宫一般,端的好去处。但见:朱甍耀日,碧瓦标霞。起百尺琉璃宝殿,甃九层白玉瑶台。隐隐雕梁镌玳瑁,行行绣柱嵌珊瑚。琳宫贝阙,飞檐长接彩云浮;玉宇琼楼,画栋每含苍雾宿。曲曲栏干围玛瑙,深深帘幕挂珍珠。青鸾玄鹤双双舞,白鹿丹麟对对游。野外千花开烂熳,林间百鸟啭清幽。

    夫妻俩往殿中看时,只见正居中坐着一位仙姑,头戴碧玉莲冠,身披缕金羽衣,腰系黄绦,足穿朱舄,手中执着如意,有神游八极之表。东西两傍,每边又坐着四位,一个个仙风道骨,服色不一。满殿祥云缭绕,香气氤氲,真个万籁无声,一尘不到,好生严肃。

    采薇和南宫逸都是有见识的人,一见这几位的样貌气度,便知不是凡人,夫妻俩上前稽首,逐位见过,才将误入此地的情节,表诉一遍。

    中间的仙姑道:“凡事皆有因缘,你们夫妻到此,并非误入,而是与仙界有缘,不如就住下吧。”

    这是要度化他们成仙的意思,换作是旁人,能得此机缘善果,自会喜不自胜,应承不迭,南宫逸却一口拒绝道:“师父美意,我们本不该推辞,让我们夫妻尘缘未了,情愿受生老病死生死轮回之苦,亦不愿为成仙得道而夫妻分离,还望师父谅解。”

    仙姑笑道:“虽你们与仙界有缘,然人各有志,既然你们不愿,本座也不强人所难,只是来此一趟不易,不如小住几日再回罢。”

    采薇和南宫逸如今是太上皇和太后,身上并无朝政琐事牵挂,能得仙姑邀请,在神仙府地小住,自不会推辞,夫妻俩当即欣然应允,称谢不已。

    当下,童儿领着他们夫妻出了大殿,往大殿后一个小巧的院子里住下了,鹦哥和长眉也早就候在这里,见到他们,寒暄了一番,也在此安心住了下来。

    仙界的景观与人间不同,只见这仙山中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株老柏,带雨满山青染染;万节修篁,含烟一径色苍苍。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生香。岭上蟠桃红锦烂,洞门茸草翠丝长。时闻仙鹤唳,每见瑞鸾翔。仙鹤唳时,声振九皋霄汉远;瑞鸾翔处,毛辉五色彩云光。白鹿玄猿时隐现,青狮白象任行藏。细观灵福地,果乃胜天堂。

    采薇和南宫逸日日游山玩水,偶尔还会听众仙人讲经论道,不觉在此过了月余,因记挂着明珠有孕,又思念刚出生的幼孙,夫妻俩住满四十天,便前来向群仙辞别,意欲回家去。

    众仙人也不挽留,命一童儿引路,送他们夫妻离去。

    仙姑道:“你等此去,再有三十年,依旧回这里,只是既有仙缘,还望二位广结善果,多做善事,不枉我等款待你们数十日。”

    夫妻俩应承了,又拜谢了一番,方随那童儿离去。

    那童子指引的路径,全不是旧时来的去处,却绕着这一所仙院,倒转向背后山坡上去。行了十四五里,都是龟背大路,两傍参天的古树,间着奇花异卉,看不尽的景致,便再走两里,也不觉的。

    又走过一座高山,这路径渐渐僻小,童子把手指道:“此去不上十里,就是大雍京城北门了。”

    采薇想谢谢这个带路的小娃子,因知道银子再这里不管用,便从空间里拿出了一盘自己做的蛋挞,给了童儿。

    童儿接了过来,拿一块吃进嘴里,立刻笑眯眯的说:“真好吃,多谢了,看在这盘点心的份上,小的提醒二位一句,仙境一日,人间一年,二位出去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只管顺其自然就是。”

    说罢,打了稽首,沿着来路回去了。

    采薇呆了半晌,对南宫逸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咱们在这儿住了几十天,人间已经过了几十年了么?”

    南宫逸道:“不会吧,那也太不可思议了,走,咱们还是去京城去看看再说。”

    说着,牵了采薇的手,一起往城门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采薇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不禁大吃一惊。

    那来路一划都变成了高山峭壁,哪里还有来时的路径?

    南宫逸也惊了一下,幽幽道:“咱们果然是遇到神仙了!”

    两人嗟叹了一会儿,便往城里去了。

    城中一如既往的繁华,只是不知为何,两个人都觉得跟四十天之前比起来好像有很多不同似的,但又说不出不同在哪。

    又走了一会儿,采薇忽然道:“瞧我,差点忘了正事儿了,鹦哥,你快瞧瞧那位楚王妃在哪吧,萧氏还等着看女儿呢。”

    说着放出了鹦哥,鹦哥嘎的一声飞了起来,瞪圆双眼,向楚王府方向一扫,然而看了半天,却没有看到它想找的人,鹦哥不甘心,又四下看了看,忽然大叫道:“主人,我好像……找……到了……”

    “什么叫好像找到了?”晓媚问道。

    鹦哥结结巴巴道:“是找到了,不过,她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此时,鹦哥的一双绿豆眼儿正望着皇宫的方向,在大雍皇宫的后宫里,已经五十多岁的“楚王妃”,正坐在御花园中耐心的哄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子,她的皮肤依旧白皙光滑,可面容却不再是鹦哥第一次看到的十几岁女孩儿的模样,看起来倒像是三四十岁的样子。

    这会儿,她身上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凤袍,头上还戴着象征一国之母的九尾凤钗,身后雁翅般的立着十几个宫女太监,看装扮阵仗,俨然是一副皇后娘娘的样子。

    “怎么不一样了?”采薇奇怪的问道。

    这时,南宫逸忽然惊呼一声:“薇儿,你快看!”

    采薇闻声,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只见对面一间茶楼里,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头儿,正坐在门口儿的一棵柳树下晒太阳,老头儿六七十岁的模样,胡须花白,粗布衣裳,和寻常市井百姓并无两样,只是看起来有些面善而已,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咦?他是谁?我好想见过他!”采薇道。

    南宫逸语气有些不稳的说:“他就是咱们月前在茶楼里赏了一两银子的活计,这间茶楼就是咱们之前喝过茶的那间。”

    闻言,采薇晃了一下,差点儿跌倒,这时,鹦哥的声音又传来了:“主人,楚王妃现在已经是大雍的皇后了,而且,她的孙子都满地跑了......”

    采薇的头“嗡”的一下,她呆呆的看着仿佛一夜变老的小二,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道:“逸,咱们快回大晋去!”

    南宫逸也想到了,他点点头,随后又神色严肃的说:“先去青罗吧,看看珠儿……怎么样了……”

    去青罗国的路上,夫妻俩谁都没有说话,甚至不敢把鹦哥叫出来看看明珠的变化,他们都有点儿不敢面对现实,只能在心里祈祷着,但愿这不是真的,但愿他们的女儿还是原来的模样。

    一想到水葱般娇嫩的女儿,很可能一下子变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但两人也都默默的做着心理建设,很可能不止是他们的明珠,他们的瑾儿、瑜儿,这会子也极有可能是年过半百,胡须花白的老头子了!

    他们在仙界呆了四十天,人间已经过了四十年了!

    到了青罗国,他们来到太子府,太子府大门依旧庄严肃穆,大门的红漆鲜艳,铜鎏金的门钉簇新,和他们上次来时倒没什么两样。

    采薇没有莽撞,而是先进了太子府附近的一家酒楼,跟小二打听起太子府的情况。

    小二见采薇和南宫逸衣着阔绰,图稀多得点儿赏钱,便快言快语的说:“二位不是青罗人吧,告诉二位无妨,我们太子爷是南宫皇后和陛下的皇长子,今年二十三岁了,太子妃是大晋国嫡长公主,如今世子都三岁了,咱们太子爷相貌英俊、文武双全,为人谦逊有礼,礼贤下士,很受百姓们爱戴呢……”

    ……

    采薇和南宫逸默默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震惊和恐惧。

    似乎,他们真的错过了这个世界的四十年.

    四十年,沧海桑田,万物变迁,这个世界发生了多少变化?他们的大晋国,他们遍天下的生意,还有他们最最在意的孩子,都跟从前不一样了,而这个过程,他们完全没有出席!

    “逸!”

    采薇低低的唤了一声,眼底流露出淡淡的悲哀。

    南宫逸拍了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似乎在说,没事儿,你还有我!

    接到他安慰的眼神,采薇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心里却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她几乎不敢去想明珠现在什么样子,还有瑾儿、瑜儿,他们是不是已经都是知天命年岁的老人了,还有她的父母,弟弟和妹妹们,不知现在还健不健在了……

    从茶馆出来,两个人默默的走了好久,南宫逸才幽幽的说:“让鹦哥看看吧,有些事儿,不是躲避就能躲避得开的,该面对时必须得面对。”

    采薇犹豫了片刻,把鹦哥放出来,让它看看明珠的情况。

    不出所料,鹦哥看了一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