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身世之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而精致的院子,院子的西北角有一颗枝干虬曲的枣树,树根处堆积了一层枯黄的落叶,虽然空气里隐隐飘着柴火米香,然而每一处角落都给人以空旷而萧疏的触感。

    光秃秃的枣树下,庚明一手托着茶具托盘,一手拉着藤椅的椅背,似刚要坐下,神情呆滞。

    商慈闯进院子后,看到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庚明乍看到商慈,竟没露出什么意外的情绪,而是眉头微皱,有些茫然和不解。

    商慈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深呼一口气,虽然一直在默念要冷静,但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睛:“小师兄,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么,师兄现在还在到处托人打探你的消息,你留下一封信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你有考虑过师父和我们的感受吗……”

    “小师妹?”听到她的连珠炮似的诘问,庚明才恍然惊醒,脸上渐渐浮现出愕然和愧色。

    商慈被他这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迟钝反应,噎了下,柳眉一竖:“你……”

    庚明微微垂眸,将手里的托盘放到桌上,示意她身边的空椅:“……先坐罢。”

    商慈也知现在如何责难都无济于事,她要想办法心平气和地先把小师兄劝回家再说。

    她坐下来,认真地盯着他道:“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就问你一句话,跟不跟我回家。”

    庚明无神地望着桌面,嘴角泄出苦笑:“我想我信里写得也很清楚了,我有必须要做的事,等到事情办完,我自然会再去找你们。”

    他顿了顿,又问:“师父的身体还好吗?”

    商慈又心痛又生气:“等到你办完再回,你可知师父他已经……”

    庚明的身子明显一颤,急急地问:“师父他怎么了?”

    “……他老人家已仙逝了。”

    庚明的脸色霎时变得灰白,过了半响,哑着嗓子问:“……什么时候的事?”

    “小半年了。”

    庚明没有痛哭,没有落泪,静默了许久,而是拿起石桌上的瓷壶,给她和自己斟了杯茶。

    这是商慈第一次和庚明如此安静地坐在一块,他俩不是斗嘴,就是一方压根把另一方当做耳旁风,等到对方暴跳如雷了再反击。

    时隔半年再见,商慈总觉得庚明的言谈举止,变得和她印象中的小师兄不太一样,褪去了天才的孤傲,没有了锐利棱角,多了几分温吞沉敛,好似卸掉了所有坚硬的外壳,只剩下柔软脆弱到不堪一击的内里。

    浅绿的茶水从壶嘴里涌出来,壶嘴和茶杯明显差了一寸之距,清瘦纤白的手指瞬间被烫红了一片。

    商慈讶异地抬头看他,以为他是忽闻师父仙逝而心神游离,可瞧见他淡漠的表情似乎习以为常,抖落手背上的水珠,继续倒茶。

    结合方才他看见自己的迟钝反应,和时不时会露出茫然黯淡的眼神,商慈这才意识到一个让她惊惧的事实。

    商慈哆嗦着伸出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小师兄,你的眼睛……”

    庚明双眼微眯,有些嫌弃:“不用在我眼前晃,是,我看不见,但我听得见,你的袖口在响。”

    他此刻的语气终于能找回一点以前的傲然和逞强意味,商慈心头一下子涌上酸涩,强忍着不让泪水夺眶而出。

    她想过师兄那么久没有打探到小师兄的消息,他可能是处于某个大人物的庇护之下,过得很好,还有可能是身处在远离世嚣的地方,躲躲藏藏,而过得不那么好。

    但她从来没想过,再次相逢,小师兄竟会是双眼已盲的境遇。

    怎么会好好的突然害了眼病?

    她忽然想起那本消失已久、小师兄跟她说已经烧掉了的鲁班书,那本书有禁忌,习得者须鳏寡孤独残任沾一样,无一例外。

    “小师兄,你是不是……”

    话未问完,只见庚明听到了什么动静,面上浮现出温暖的笑容,对着她身后喊了一声:“哥……”

    商慈转头一看,面前的男子长身欣然,玄衣束发,眉眼如墨,眉梢和唇角都透着凛然锋锐的气质。

    二人对视,彼此都怔住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