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七章 ·此生此世我不会理你半分【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置,便将其慢慢地往里头嵌入,原本一直深入地很顺利,可便在她要松开手之际,那原本进入里头的神识便自个儿又浮了出来。

    她赶忙将其抓回到手心,忽而想起在进入此处之前,白笙与她说过,她手中的这一丝神识太过于弱小,很有可能无法与核心之脉相融在一块儿。

    不信这个邪,夏果几次三番地再往里,但不论她试多少此,那丝神识都会自己浮起来,根本便无法与地脉融合,一时之际她不由急得眼睛泛酸,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一步,却因为这丝神识而要前功尽弃!

    “师父,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她是那样地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要如何是好,明明便近在咫尺,她却是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丝神识自己漂浮起来。

    手上无力地垂落,掌心触碰到了地脉之上,原本还一直平静的地脉忽而抖动了一下,而漂浮在一半的神识忽然顿了住,不再继续往上浮,但也并未下沉。

    夏果的目光不由转到自己的手上,在那只手心之处,有一块尚未凝结的血迹,在她不知觉中擦拭在了地脉之上,忽而,她眼前一亮,像是重新看到了希望,“是需要我的血对吗?没关系,我有的是血。”

    指尖一闪,便在手腕上方一寸处割出了道极深的口子,殷红的鲜血在顷刻间便喷涌而出,滴落在地脉之上,而原本顿在一半的神识如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了住,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朝着地脉的深处而去。

    这般运动的速度还是太慢了,她只有一个时辰时间,方才在上头的时候她不知道已经耽搁了多久,所以现下她必须要快速将这丝神识与地脉融合在一块儿。

    如此想罢,她便抽出了另一只手,也将其割破,两只手一齐放血,这般一来确然是使神识与地脉融合地更为快些,但她却控制不住脑袋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眩晕,眼前发黑,时清晰时模糊。

    但她清楚地知晓她现下绝对不可以止住血,唯有让神识与地脉彻底地融合在一块儿,她的师父才有机会能够回来。

    手上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她如是抚摸着他的面颊般,指尖一点一点地滑过,将左脸贴在其上,微微一笑道:“很快,师父你很快便能回来了。师父你一定要快些聚集神识,小果真的好想你呀……”她是那么地想他,每时每刻,根本便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思想。

    而且……将目光落在自己尚在不断淌血的手腕之上,她近乎无力地半阖上双眸,第一次,她那么地害怕死,在她知晓他有可能归来之后,她却害怕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不论她还剩下多少时间,她只求能够在他归来之时,只要能看上他一眼,听他唤她一声‘小果’,她便死生无憾了。

    亲眼看着那丝神识与地脉彻底地融合,再渐渐地鼓起来,变得越来越透明,夏果能够很清晰地看到,在一团透明之中,有个极小极小的东西,偶尔动一下,以显示其是活着的。

    她差些便控制不住自己快要跳出胸口的心,凑得不能再近,几乎是差一点儿便贴上去了,想要伸出手去碰一碰,但手腕处旋即便传来了一阵剧痛,她这才发生她的手腕还在不断地往外渗着血。

    随着血越流越多,那小小的东西动地也越来越频繁,包裹在其外头的薄膜也变得越来越大,她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唇畔似是要飞起来般,“师父师父,你在里头一定要乖乖的哦,想要多少血都没关系,小果有的是,只是师父你也要快快长大,不若然我……”她怕她没有那么多的血可以支撑到他破开薄膜而出。

    话至一半,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笑吟吟地补充道:“对了,师父你若是重生归来怕是会忘了从前之事吧?没关系,小果慢慢说与你听。你叫沐卿,乃是神界尊贵无双的上神,虽然很多时候都坑爹无极限,但你却是被六界所敬仰的神尊,因为你散尽神识,所以才保全了六界,师父你很伟大的知不知道?”

    怕他会不知晓自己从前的壮行,夏果还特意强调了下他很伟大,“但是除却那层身份之外,你还是我的师父,一梦三千年,你在殷虚睁开眼便收我为徒,并为我取名为夏果,说是因为我盛夏落地,我当时便有想,师父你老人家该不会是嫌取名字麻烦所以才会随便地捏了个名字吧。”

    “不过只要是师父所给予我的,我都无比地喜欢。后来呀,师父你怕我灵力不够不足以飞登仙界,便带着我在人界游历了许多,我们遇到了很多很多事情,还认识了很多很多的人,我一直以为我们便能这般平平淡淡地过下去,可是……终究上天还是不许,不过那也无碍,不论我们去何处,只要有师父的地方便是有了全世界。”

    话音一噎,她的目光情不自禁地瞟向了自己平平的小腹,眼睛已是控制不住地犯酸,“师父,我们曾有个宝宝,只是他却不曾睁开眼睛看一看外头五彩斑斓的世界,便被我亲手扼杀在了腹中……师父,不论你骂我也好,打我也罢,我都做不到为了宝宝而独自苟活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里。”

    她一直说,不停地说,即便是口干舌燥到极致也不肯停下来,直至眼前眩晕不止,似是只要她一放松下意识,便会彻底地昏死过去一般,用力地甩了甩脑袋,极力地想要保持清醒。

    而便在她想要继续说下去之时,原本一派平静的地脉忽而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两畔的陡壁不断地有东西在坠落,夏果心中一惊,她知晓这定然是他在成长的过程中所需要的能力越来越大,所以才要向外头伸展出去,以助得到更多的养料。

    但如此一来,地脉毫无征兆地向外伸展自然会牵扯到外头的六界,她无法预料到外头的世界此时已经在发生着些什么变化,因为她忽而想到白笙还在外头,她在黑洞之内不知待了多久,若是她一直不曾出去,那么他定然也是会拼尽全力地支撑着通道的。

    一想到这一点,夏果赶忙撑起意识,咬牙运起身体里仅剩的魔力,迅速地向外飞去,那条通道果然不曾关闭,在她顺着通道出来之际,一眼便瞧见白笙面色如雪般地支撑着快要阖上的通道。

    “小衍!”唤了一声便飞了过去,白笙一眼瞧见她出来,如是心中顿然放下了块大石头般,旋即便松开了手,但他同时面色一黑,“核心之脉动摇了?”

    “是,我已经让那丝神识与地脉相融在了一块儿,但是师父若是想要重归,定然需要更多的能量,所以核心之脉会不断地往外扩展。”顿了顿音调,夏果拽住他的一只胳膊,将他外外头推,“你快些离开此处,核心之脉受到动摇,神界之人定然很快便会寻来,绝对不可以让他们看到你。”

    “要走便一起走,只要有我在,便没有人可以伤到你分毫。”说话间,白笙一把便扣住了她的手腕,才稍一用力,便听她‘嘶’了一声,旋即便有一抹嫣红渗透出了衣裳。

    苦笑一声,夏果轻而易举地便挣开了他的手,“我的血也融入了地脉之中,无论我逃到何处,他们都能寻到我,并且知晓触动核心之脉的人是我。”

    “打开通道的是我……”

    “白笙!”第一次唤这个名字,带了显而易见的恼怒之意,“你已经不是那个在凡界无忧无虑的小娃娃了,你是神界的尊者,整个六界都需要你挑起,你不可以出任何事情这个道理难道你会不清楚吗?”

    “再者,终究你也只是个外人,我如今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救回我的师父,这与你毫无干系,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也不需要你出于义气而要陪我一起受罚。回你的神界,继续做你那高高在上的天尊,当今日之事你完全不曾知晓。”缓缓地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一眼,“若是你今日执意不走,那也成,此生此世我再也不会理你半分!”

    不论她有何理由,他原本都打定主意绝对不走,可当她说出他终究只是个外人,以及她不愿再理会他之后,他恍惚之间便知晓了,无论他今日是否要走,夏果定然会将所有的罪责给揽下,用尽各种手段。

    忽然之际,他觉着自己竟是如此地无用,连心中所在乎的女子都无法护住,反是将她推向了刀尖之端!

    “小衍,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走,马上离开。”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若是白笙再坚持不走,定然会迎头碰上那些赶来的神界之人。

    “在我处理掉那些预谋不轨的人之前,你必须给我好好地活着,听到了没有!”深吸了口气,流袖之下的拳头握得‘咯咯’响,他真是想一掌便劈开整片天空!

    “我会好好活着的。”至少,在亲眼看到沐卿归来之前,她即便是坠入地狱,受尽万般折磨,也会努力地活下去。

    虽然转过身,但夏果还是能很清晰地知晓白笙在她答应会好好活下去之际便离去了,她暗自里松了口气,强自撑起的精力立时便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她便干脆坐在了地上,微微扬起首来,看着原本一派云淡风轻的苍穹由远及近地散开黑影。

    目光淡然地看着那三个周身泛着银光,看起来华贵不可触摸的元尊在顷刻间立于她的跟前,她唇畔处反而是扬起了一抹笑意。

    而这笑意看在三大元尊的眼中,却是无比地讽刺,天吴一步上前,二话不说便挥袖在她的头顶之上落下一道天雷,但便在要触及她身体的同时,被另一道光晕给反弹了开,旋即便传来极为清丽的嗓音:“天吴元尊你这是要做什么。”

    “此等小小魔物竟敢闯入天山之端,触动核心之脉以至于六界的山川大河皆发生转移,死伤无数,难道不该将她一章劈死吗!”见女娲竟然出手救下了她,天吴便不由恼羞成怒地吼道。

    岂料,女娲却是轻飘飘地笑了笑,转而便到了夏果的跟前,竟是在她的面前蹲下了身子,以密语传入她的耳中:“我认得你,你是神尊的徒儿。你不惜触动核心之脉可是想要神尊重归?放心,此事我绝不会说出去,但是……”

    顿了顿音调,女娲笑意深深地看着她,但眼底却无丝毫的笑意,“你须得如实告知我,是何人助你打开通往核心之脉的通道的?”

    说到头来,不过也只是打的这个主意,不论是人也好,魔也罢,甚至于是那高高在上,看似不将任何凡尘俗世放入眼中的天神,终也无法抵制那高位带来的强烈***。

    倏然之际,夏果的眼底反是浮起了淡淡的悲哀之意,轻叹了口气,慢慢启唇:“多谢元尊好意,只是元尊你也看到了,我为了能救回师父,自坠为魔,为的便是能靠我一人之力进入天山之端,进而打开核心之脉的通道,不若然我又何须做到这般地步。”

    冷笑一声,饶是女娲也不由控制不住自己面上的怒意,倏尔站起身来,冷言道:“本尊劝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神界的天罚可不是与你挠痒痒。”

    说是痛不欲生那便是夸赞了,就拿司法战神触犯神规之后所受的责罚,光是听着便已叫人毛骨悚然不止了。

    不甚在意地笑笑,夏果微垂下眼眸,整了整自个儿的流袖,以一种破碗破摔的语气说道:“哦,我知晓呀。”不过便是些耸人听闻的刑罚吗,她又不是不曾经历过,拿这个想来吓唬她,想要自她的口中挖出白笙来,真是痴人说梦。

    凤眸一眯,女娲怒极反笑,向后倒退了一步,一拂流袖,便将一道天网罩在了夏果的周身,“很好。不过莫要怪本尊不曾提醒过你,本尊有的是时间,得到本尊想要知晓之事,只不过你能否撑得过,那便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放心,本尊是绝不会要了你的小命的。”将天网一手,便彻底地收入了流袖之中,她慢慢转过身去,看了眼尚有些未曾反应过来的天吴、竖亥与烛阴,似笑非笑道:“回去再议。”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