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七章 ·此生此世我不会理你半分【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小衍,你再耽误时间,先不论我到底能不能吃得消,你便先得与紫薇帝君大战上三百回合了。”

    闻言,白笙亦是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想再说些什么,不想夏果忽而便将手给缩了回去,只淡淡道:“走吧。”

    有些不自在地慢慢缩回了手,不过眨眼之际他的唇畔处便恢复了一如往初的笑意,“进入天山之端需要颇费力气,果果可得要跟紧我了。蠹”

    对于这个夏果自然晓得,毕竟那处可是连白笙都不允许进入的禁地,没有些什么神兽啊机关重叠倒是奇怪了,不过若是真的挺麻烦的话,那还是有些浪费时间了,她现下只想快点找到核心之脉,在她的精力被完全耗尽之前。

    像是瞧出了她心中所担忧之事,白笙反是宽慰般地笑笑道:“我知晓有一条捷径,可以直接进入天山之端,只是果果你现下是魔神,若是过那条捷径怕是会很不好受。”

    “无碍,忍一忍便过去了。”她一步步走过蚀骨池,经历了魔域血池的脱骨,还有什么是她所不能承受的,不过便是会有些不好受罢了,只要咬一咬牙,便没什么大不了的。

    恍惚之际,白笙只觉眼前这个女子在脱骨的同时她的心智也越来越坚不可摧了,或许是经历了那些足以让她肝肠寸断之事,所以这些只关乎于肉身的疼痛与她而言都只不过是尔尔。

    可是她越是这般地坚强,他便觉得越是心疼,在他的心中,她当是被完好无缺地护在掌心的花儿,而不是在凄风苦雨中摇摇欲晃的枯枝,忽而他想,若是她不曾遇到沐卿,那么她此时此刻定然是安安稳稳地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殷虚之境中,没有任何的忧愁烦恼。

    但同时他也无比清晰地知晓,若是他问她是否有悔意,她定然会回答无怨无悔,因为在她的心中,若不是沐卿,她穷尽一生也无法体会到被人疼,被人呵护在掌心,即便是损耗自己的力量也要将她护得滴水不漏的那种感觉髹。

    沐卿所给予她的,是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而她所回复的,便是她的身,她的心,她所有的所有。

    他们师徒之间,不论是任何人都无法插足一丝一毫。

    神思飘远之际,一道嗓音忽而便将其打断,“便是此处了吗,小衍?”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茫茫的白雪,似是触手可及的苍穹便在眼前,天山之端虽然及不上北极那般地严寒,此处的皑皑白雪皆是由于其直插云霄的高度,在无形之中给人以一种想要诚服于脚下的气势。

    原来,此处便是师父的元神之地。她有些混沌的血眸像是忽而拨开了层层面纱,身临此处,她的整个心灵都如是悸动了起来般,掠过耳畔的冷风反而让她觉着温存无比,一如往初般,他在她的耳畔轻柔细语,低低地唤了她一声‘小果’。

    猛然地收回神思,目光转而落在夏果身上,原本是想问她是否觉着身子不适,可看她面上竟有些微微泛红,目光之中更是透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悦色,他到了喉间的话便被生生地咽了回去。

    他如何能不明白,在这世上,唯有沐卿才能在无形之中牵扯到她的一颦一笑。

    摇了摇首,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数甩了出去,白笙慢慢抬起首来,而随着他的动作,原本一派风平浪静般的苍穹开始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如是自内而外地散发出去一般,萦绕在他们周身的光晕逐渐扩大再扩大,最后慢慢地与天尽头融合在了一块儿。

    做完了这些,饶是白笙的额首也不由渗出了些细汗,而在与此同时,他的流袖忽而鼓起,一把锐利如霜的宝剑长鸣而出,直直地朝着天际飞去,破开一重又一重的障碍,最后似是触碰到了什么,瞬间便炸开万丈光芒来。

    “果果,此条通道我只能支撑一个时辰左右,你在找到核心之脉时要记得将他最后的那丝神识嵌入地脉之中,但这道神识毕竟还是太小太弱了,很有可能无法与其融合,若是无法融合你便速速出来,莫要勉强,知道吗?”若不是他须得要亲自撑起这条通道,定然会随她一同进去。

    毕竟夏果虽然很多时候看起来很是乖巧听话,但是一旦她倔强起来,便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便怕她会因为无法将那丝神识嵌入地脉之中而做出什么不可预料之事出来。

    “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若是我一不小心触动了核心地脉,你绝对不可以管我,速速离开天山,当是什么事情也不知晓。”不待白笙开口,她已直接拦住了他的话头,继续补充道:“你不可以因为我而受到拖累,上有神规在,即便你现下是神界之主,也绝不能被那些蠢蠢欲动之人抓住把柄。”

    借题发挥,广布舆.论是最为可怕的,尤其是被那些有心之人再加以渲染的话。她可以为了救回沐卿而牺牲所有,但她绝不会牵扯到其他外人,尤其现下白笙的身份关乎了整个神界的未来,所以她更不能拖累他。

    夏果未说出口的话与他而言,他如何能不懂,他有些艰难地勾了勾唇角,出口的话音带着些许喑哑之意:“通道乃是我亲手所开,我早已触犯了神规……”

    “你不说,我不说,便无人知晓,只要我说此事全是我一人所为他们便无法将主意打到你的头上来。”靠近了一步,夏果微抬起首来,眸光深深地看向他,“小衍,现下绝对不是讲义气的时候,我知晓你心中定然无法接受,但我也说了,这是在出了意外之后才不得已采取的方法,我希望你能够为了大局所考虑,不要拘泥于我一人的生死荣辱。”

    即便他因为她这些话多么地想动怒,但他却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若是放在从前,他绝对不会因为这些身外的羁绊而低下头来,但是现下的情况确然已经不同了,他能重归神界是踏着沐卿的身体上来的,他肩上所担的不仅仅是一个神界,而是整个六界苍生。

    他无法随心而为,更不能因自己的私心,而做出让六界陷入危难的事情来。

    见他抿着唇不说话,夏果便知晓他这是同意了,唇畔的笑意愈深,点起脚来,如是在凡尘中般,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柔和的话音飘荡在他的耳畔,“小衍要乖乖的哦,我很快便能回来。”

    白丝滑过他的唇畔,在他欲言又止之际,她已转了过去,飞身便朝着那条通道而去。

    亲眼看着她的倩影逐渐被那耀眼的光芒所取代,不知为何,白笙的心底第一次涌出一股无法挽回的悲凉,像是她只要进入了那个地方,便再也无法出来。

    在刺目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之后,映入夏果眼帘的便又是另一幅画面,眼前的这个地方空旷到看不到头,白茫茫的一片,似是有一层叠着一层的雾霭阻拦在眼前,但不论她如何地用手去拨开,都像是穿过了无形的空气,根本便无法驱散半丝。

    这个地方相当地寂静,或是换句话来说,她原以为殷虚之境已是世间难寻的隐士之处了,却不想这个地方竟然比之还要更加空灵,来到此处,她的整颗心都像是在顷刻之际安静了下来。

    但是她知晓自己此时此刻绝不能有半丝的懈怠,外头白笙只能支撑一个时辰左右,所以她必须要在很快的时间内找到核心之脉。

    这般毫无目的地寻找绝不是个好法子。如此一想,她便就地坐了下来,缓缓阖上双目,将体内的魔气渐渐调动起来,而随着她的暗自运转,如墨般的墨气自她的身体各处飘荡出来,向四面八方扩展出去。

    此处毕竟是天神之所,她动用魔气本就很困难,再加之她还要调动它们去各处探知核心地脉的所在地便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也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她的额首处便不断渗出了汗珠,面色也随之在顷刻间刷白,但她知晓自己绝对不可以停下来,只能咬着牙根,继续将体内的魔气尽数放出来,定要探知到核心地脉的所在之处。

    喉间猛然涌上一股血腥之味,在同时便顺着她的唇角之处慢慢地流落下来,一滴接着一滴地落在地面之上。

    而原本寂静无声的空间,忽地便开始摇晃起来,似是自地底的最深处有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蔓延上来,不待她反应过来,在她所坐之处便于眨眼之势破裂开来,她猛然一个翻身,险险地避开了掉入那个洞中,身子甚为不稳地落在了旁处。

    但由于方才放出魔气过多,她的身子跟不上补给,腿下一软便单膝跪了下去,以单手撑住地面,她腾出只手来,不甚在意地抹去了唇畔处的血渍,便想要去看看那个破开的裂缝之中到底藏着些什么东西。

    不过她高估了自己此时此刻的身体,大摸是由于坠魔不久,她还无法全数吸收这一身的魔气,在方才便毫无后顾地将其尽半数多都放了出来,所以在此刻饶是她再怎么想要站起来,身子的虚脱也支撑不起。

    有些颓败地看了眼自己的手,夏果便干脆匍匐下身子,用仅剩的气力爬在地上,一点一点地向着那处爬去。

    这地面真是相当地粗糙,这一段距离爬下来,她不得已停下来喘气了好多次,而且手掌与手臂都被磨破了好几层皮,鲜血与地面摩擦,一路而来留下了长长的血迹,她不曾回过头去看,自然便也不会发现,随着她快要接近那个裂缝之处时,她原本留下的那一道血迹竟然开始慢慢地隐入了地表之内。

    好不容易才到了裂缝边,夏果长出了口气,支起身子探了过去想要看看里头到底有什么东西。

    但一眼看下去,全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她试着喊了两声,回音很大,但依然毫无动静,这般一来夏果反而有些气馁,她好不容易才爬了过来,却发现这个洞黑到根本便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与她而言根本便无任何用处。

    便在她打算放弃这个黑洞之际,恍惚之际,她似是听到了什么极为与众不同的声响来,和她的呼吸声融合在一块儿,险先让她忽略了过去。

    不由屏住了呼吸,她干脆将耳朵贴在了裂缝的口子旁,果不其然便听到了一下接着一下,非常有规律的跳动声,几乎是无法控制住自己心中的狂喜之色,那是如心脏般的跳动,定然是核心之脉无疑!

    可在狂喜之余,夏果忽而意识到一个难题,她现下已经没有多余的魔气,运气飞入这个黑洞之内,那么她要如何进去呢?

    略一踌躇,她再次屏住了呼吸,起身一跃便跳了进去,这个黑洞比她想象之中的还要来得深,但在身子下降的同时,她并未有感到一丝不适之意,这种感觉,像是漂浮在半空,一直飘来荡去永无止境。

    猛然间,她原本一直下降的身子顿了住,像是落在了一个极为柔软的地方,她以手摸了摸,软软的,还很温暖,这是什么?

    借着方才下降的同时,她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些许,便在指尖燃起了一缕暗淡的光芒,在照亮这个黑漆漆之处的同时,也叫她眼前一亮。

    她如今所身在的,是一条望也望不到头的巨大血脉,只是这根血脉与她之前所接触的完全不同,它非常地平和,只是隔一段时间跳动一下,似是在显示它是生活的存在。

    不知为何,在她的指腹触碰到这条血脉之时,她心灵的深处便不由自主地随着它一起悸动起来,如是一股无声的暖流,慢慢地趟进她的心底。

    “师父,是你对吗?”她知道,唯有他的师父,才会如此地温柔,如是要把她整个儿地包裹在其中,不让她再受到半点伤害。

    小心翼翼地将藏在怀中的最后一丝神识取了出来,夏果寻了个位置,便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