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望闻问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医院门诊楼二楼东侧一间房间挂了中医内四的牌子后,张生算是正式挂牌行医,但几天下来,根本无人问津。

    张生虽然不在意这个,但作为军医下来,如果不能作出什么名堂,可就要令很多关心自己的人失望了,比如对自己寄以厚望的老妈。

    何况,治病救人,是每一位大夫的天职,这样无所事事未免令人烦躁。

    秦玉霞在旁宽慰,说您这个科目刚上,不能急,只能慢慢来,等有了口碑,来看病的病患才会认你这里,起步阶段,我帮您想想办法。

    秦玉霞倒是说到做到,这天午后,她便领了一位糖尿病患者来,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爷,秦玉霞跟他叫二叔,看来是有什么亲戚关系。

    跟着老大爷来的还有位年轻少妇,总和秦玉霞嘀嘀咕咕说什么,张生耳朵极为灵敏,听得到她们说话,原来少妇是这位秦大爷的女儿,对堂姐秦玉霞的行为很不满意,根本就不信中医能治好糖尿病,又说我爸糖尿病本来就是初期,症状很轻,县医院那边都说了,注意饮食,吃药养着,慢慢就能控制,你非把他拽过来折腾他干嘛?

    张生问秦大爷病症时秦女士也一脸不耐,给秦大爷切脉时秦女士更是烦躁的转身走了出去。

    品着秦大爷脉象、气象,听着秦大爷说他的病症,张生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带大爷去做个血清检查。”张生吩咐秦玉霞。

    秦玉霞也没在意,以为只是常规检查,答应一声,领着秦大爷出了屋。

    张生正皱眉思索的时候秦女士回来了,和她一起进屋的是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鲁敬业,副主任医师,医院十三名副高职之一,在中医院内分泌科目来说,自然是权威。

    “我爸呢?”秦女士心里有火气,语调也不怎么客气。

    鲁敬业对张生尴尬笑了笑,他爱人和秦女士一个单位,两家很熟悉,秦女士拽他过来,他不得不来。不过干预别的医生行诊是大忌,虽然鲁敬业觉得这个年轻中医科主任只是下来镀金的小大夫,但也不准备多说什么,免得无端端在单位得罪了人,做了死仇。

    他不想说什么,秦女士偏偏不放过他,转头说:“姐夫,你说说,刚才跟我怎么说的来着。”

    鲁敬业不由好生尴尬,刚才秦女士过去,也没明说怎么回事,就问中医治疗糖尿病的效果,他也就简单讲了讲,身为西医师,话语间对中医也就不免有些轻慢,可这些话,怎么能当中医的面讲?尤其这个人,还是本院中医科的负责人。

    幸好,张生没有接这个话茬,而是对秦女士道:“大姐,关于秦大爷的病,我有点新发现,咱们等等血清结果吧。”

    鲁敬业不由得松口气。

    秦女士听到老父亲被拽去验血,以为又是为了收费,不由得更来了火气,说:“本来就是糖尿病,有什么可验的?你们医院穷的就差这点验血钱了?”

    鲁敬业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小秦,有点不像话了,哪有跟医生这样说话的?

    张生却是不为所动,语气极为平和的道:“是这样,秦大爷呢,我怀疑患了燥证中很特殊的一种,也就是西医所说的干燥综合症。”

    秦女士一呆:“什么干燥综合症?”看向了鲁敬业。

    鲁敬业也微微一怔,问张生:“确诊了吗?”对于普通人来说干燥综合症属于比较偏门的病症,但对于医生们来说,临床上并不罕见,发病率挺高,但是这个病如何界定就是国际标准都很含糊,而且病因各方面从西医角度都在探索中,也没有根治的良方。

    只是这个病通常对病人不会构成生命危险,轻症甚至病人根本感觉不出来,但是严重的话却会对病人内脏产生损害,病人的免疫系统受损,随之带来的就是各种其他疾病的侵袭,病人一些癌如淋巴癌的发生率远远高于正常人群。

    总之这个病本身不会致命,但却是健康的真正杀手,会使身体慢慢衰落、死亡。

    老年人患了这个病,可就麻烦了,是以秦女士低声询问鲁敬业这个干燥症是怎么回事时,鲁敬业简单说了几句,作为医生,自然说得很严重。

    “不可能吧?县医院老刘说我爸就是糖尿病。”秦女士不怎么相信,打量着张生,心说这小大夫就是为了骗钱胡诌吧。

    张生说道:“燥证最初期,和糖尿病是有点相似,比如秦大爷口干,尿赤,这也是糖尿病的症状,而且我觉得秦大爷在县医院肯定没有做全面的检查,就验了验尿吧?”

    秦女士呆了呆,确实,不想花冤枉钱,,找的熟人,老刘听了症状,简单检查了检查下的结论。

    看向了鲁敬业,秦女士问:“真可能是,是什么干燥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