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陆凌恒回到《刀锋》的拍摄地,已经累得动都不想动了。他跟剧组请了一天的假,所以连军训也不参加了,回到宿舍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今天陆凌恒请假,所以也给钱悦放了假,拍完广告钱悦没跟着他回军区,进城参加朋友聚会去了。

    于是陆凌恒换了身衣服,一个人出去觅食。

    陆凌恒前往食堂的路上经过操场,现在是饭点,士兵们停止了训练,操场上人很少,有一个穿着军装的人正在练习踢正步。他周围没有别人,就他一个人形单影只地练着,一脚踢出去在空中停顿数秒才落下。

    陆凌恒心想这小兵倒还挺刻苦的,饭都不去吃还在这独自练习,走近了一看才发现这人居然不是士兵,而是张明爵!

    张明爵看到陆凌恒也有些惊讶,停止了练习。但他并没有要主动跟陆凌恒打招呼的意思,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是想等陆凌恒走后继续练。

    陆凌恒犹豫片刻,没有立刻走开。演员要演好一个角色必须得有真情实感地投入,不入戏的演员肯定不是好演员。这几天他演了不少和张明爵的对手戏,他本来虽说对张明爵没有多讨厌但也没什么好感,为了拍戏逼着自己去发掘张明爵身上的闪光点,还真让他找出不少。

    比如说,张明爵是个很刻苦的演员,这一点明眼人都看得出。前两天拍戏的时候张明爵被导演指出正步踢得不够标准,只要一空下来,他就会勤加练习,这不是,到了这个点了他还在练。

    娱乐圈是个很浮华的圈子,因为名利来的太快,所以太多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钻,整个圈子可谓鱼龙混杂乌烟瘴气。但是要在这个圈子里混出头,不管是运气好还是不择手段,所有最终能站住脚跟的人,都必然是刻苦敬业的。拍戏不是件轻松的事,比很多观众想象的要苦累多了,再红的大腕明星,如果不认真对待工作,名声在圈子里传开,没人再请他拍戏,不用两年就会被薄情的观众给忘了。

    张明爵在圈子里的人缘不是很好,因为他的人品不太好,他是个非常要强的人,欲\\望蓬勃的贪婪,这种性格容易树敌,但却也是他向上爬很好的助力。

    陆凌恒走上前,主动招呼:“晚饭吃过了吗?”

    张明爵有些惊讶,没想到陆凌恒会来跟他搭话。他们两个虽然没有撕破脸皮,但是互不理睬已经很长时间了。他摇头:“没有。”顿了顿,大概是猜到陆凌恒会邀请他一起去吃饭,于是先拒绝了,“我还不饿。”

    陆凌恒没说什么,点点头就走了。

    到了军区的食堂,部队一波一波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菜没多少。轮到陆凌恒打饭,他点了两个菜,想了想,说:“给我装两份吧,打包带走。”

    打完饭,陆凌恒回了宿舍一趟,再回到操场上,张明爵还在那里练正步呢。

    “一起吃不?”陆凌恒晃了晃手里的盒饭,“最后两个鸡腿,我打来了。”

    张明爵真没想到陆凌恒居然还会回来,还帮他打了饭。他确实有点饿了,考虑了几秒,没再拒绝,跟着他一起到操场边上坐下。

    陆凌恒把盒饭递给他,顺便交给他一个塑料袋:“今天进城的时候正好附近有卖,我买了几罐,你要不?”

    张明爵打开一看,居然是两罐蛋白|粉。现在的艺人可不仅仅要求有一张好看的脸,身材也很重要,尤其他们这种走型男路线的,时不时要在片子里luo个上身秀个肌肉什么的,要是露出一肚子白\\花花的油\\肉,观众看着也倒胃口。健身教练建议健身的时候吃点蛋白|粉效果会比较好,前两天陆凌恒正好听见张明爵跟自己的助理抱怨蛋白|粉吃完了,不过他们在郊区拍戏,不方便买,所以陆凌恒进城的时候顺便买了几罐带回来。

    张明爵没客气,收下了蛋白|粉:“多谢。”

    拍戏影响的不光是陆凌恒一个人的态度,一群大男人每天一起吃饭一起拍戏,现在张明爵对陆凌恒的态度也没有以前那么针锋相对了,再加上看在两罐蛋白|粉的份上,他对陆凌恒和颜悦色了不少。

    后天有一场他们两个人交锋的戏,两人聊了一会儿设想的表演方式,话题又拐到了剧组的日常上。

    “你跟孙方以前就认识?”张明爵突然问道。

    “嗯?”陆凌恒听他突然提到孙方,愣了愣,“认识啊,他给我表哥当过助理。”

    “那小子挺会做人的吧。”

    陆凌恒不大明白地看了眼张明爵。

    戏拍了快一个月了,进度已经过了三分之一,以前陌生的演员现在互相之间都比较了解了。先前陆凌恒支使孙方那会儿,张明爵是真以为他在耍大牌呢,早就听说陆凌恒都是靠着巨星表哥的关系才能接到戏拍的,没准还来个狐假虎威什么的。但这么些日子过下来,陆凌恒还是挺没架子的一个人,这中间可能是有什么误会。

    “现在荣哥负责打理他的经纪事务,我听荣哥说他已经进组了,拍陈有民导演的电影,好像演男三。”

    “什么?”陆凌恒大惊。

    陈有民导演是国内很有名的一位专拍商业大片的导演,以前陆君乾跟他合作过好几次。所谓商业大片,就是以票房收益为最高目的的,片子本身不一定叫好,但一定叫座。陆凌恒很了解这位导演,因为要追求利益,所以这位大导演的爱将全都是两岸三地最当红的明星,就算配角都会选用一些已经让观众脸熟的三四线演员,基本是从来不用新人的。而孙方,毫无疑问,是个新到不能再新的艺人,本来公司准备让他在《刀锋》里第一次尝试龙套配角,如果能掀起水花再继续培养,可《刀锋》他都辞了,那就是连个龙套都没演过。

    张明爵看陆凌恒惊讶,挑眉:“你也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俩挺熟的。”

    孙方一定不是陈有民自己选的演员,这一点陆凌恒非常肯定。陈有民挑演员,第一看知名度,第二看长相,第三看演技。知名度就不说了,孙方毕竟是签约了的新人,长相当然不会差,但也说不上多出彩,至于演技……没历练过的毛头小子,再有才华也青涩得很。就一个原因,肯定是金主出钱要捧他,而且这个金主来头还不小,让他一出道就上大导演大制作的重要角色,这是要把他往高端的电影咖来打造啊!

    陆凌恒说:“还……还好吧,不算很熟。”

    孙方是没有后台的,至少在一个月前还没有。要不然也不至于从助理做起了,找个好点的剧组演个有戏的配角,再花点钱炒作,怎么也能先炒点名气出来。而现在,他无疑有后台了,而且是很牛\\逼的后台。

    张明爵听了陆凌恒的回答,很是郁闷地咬了口鸡腿。孙方跟他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孙方跟着他赶通告跑剧组,并没遇到过什么牛\\逼的大人物。张明爵怎么想都觉得孙方攀的高枝应该是以前跟着陆君乾的时候找到的。张明爵是个心气高的人,对身边人也不客气,孙方在那一个月里没少挨他的骂。他很想知道孙方到底是找到哪位伯乐了,万一记他的仇给他下绊子,没准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陆凌恒听张明爵的口气就猜到他的心思了。他拧开一瓶水递给张明爵,安慰道:“以我对孙方的了解,他是个很懂感恩的人。”

    张明爵勉强笑了笑:“谢啦,以前是我误会你了。”他这会儿已经没心思再跟陆凌恒抢风头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有更大的危机了。公司还给孙方安排了跟他一样的经纪人,这可真是一个空降的大隐患。

    陆凌恒拍拍他的肩膀,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心里也直打鼓。这事儿可真是有点怪了,虽说名利圈风水轮流转,谁上位都有可能,不过以他之前对孙方的了解,孙方说好听了是害羞,说不好听了是比较自卑的一个人,有话都闷在心里不说,也不擅长交际,以前陆君乾都觉得这么一个条件不出彩性格也内向的人恐怕很难在娱乐圈立足,没想到一眨眼他就跳上高枝了。

    突然间,陆凌恒心里有了个很可怕的想法。孙方的崛起,会不会跟他的死亡有关?凭借他死亡获利的人太多了,除了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之外,他想不出孙方还能遇到什么转折。但静下心来再仔细想想,他又觉得他的想法太阴暗了,他是心脏病突发死亡的,医院都没查出什么不对,孙方又能做什么?再者孙方不过是他的助理,他不是孙方肚子里的蛔虫,没准那人身上有什么闪光点是他以前没有发现的,总之都是个人机遇了。

    隔天陆凌恒跟张明爵又有对手戏,而且还是高|\\潮戏,唐同泽对曹风的不满积累到一定程度终于爆发,而曹风也有自己的信念,与唐同泽的理念不和,两人起了争执,由唐同泽挑起说要考验曹风的能力,两人进行了一场单兵战斗技能的比试。

    这其实是一段很难演的戏,要把演员们在这段时间内的军训成果全都展现出来,格斗、隐蔽、射击……而且陆凌恒演的魔鬼连长是能力非常出色的,他必须要把这一点演绎出来。最后戏中比试的结果是曹风凭借自己的观察力和应变能力险胜,两人静下来敞开心扉地聊天之后解开心结,唐同泽对曹风更加欣赏。

    两人和解的戏要等晚上拍,白天先拍交锋的戏。第一场针锋相对的戏拍完,康嘉敏大声叫好,一条就过了。

    接着再拍第二场单兵操练的戏,令康嘉敏惊喜的是,居然也一条就过了!陆凌恒和张明爵的表现都异常精彩,针锋相对,丝毫不让,连在旁边围观的真士兵们也为他们出色的表演而鼓掌喝彩!

    两场戏拍完,陆凌恒走上前向张明爵伸出手:“你演得太好了。”不得不说,张明爵演这种锋芒毕露的戏非常适合,所以演员在挑角色的时候总是挑符合自己本性的比较好。

    张明爵挑眉:“你也不赖!”

    下午陆凌恒就没有戏了,要等到晚场拍两人和解的戏,而曹风作为主角戏份比他多,所以还有别的场要拍。

    白天拍戏的顺利并没有让康嘉敏放松,毕竟那场戏是两人矛盾的爆发,陆凌恒和张明爵原本就不和,格斗的戏简直拍得火花四射,让人心惊。但晚上则是情感爆发的戏,这就不是任何体能和技巧能够弥补得了。于是下午他时不时就要把陆凌恒叫过去说戏,让他先预演几遍,提前酝酿感情,就怕晚场拍不好。

    然而真到了晚场拍摄的时候,陆凌恒和张明爵继续保持了超水平的发挥。

    “连长。”曹风走到唐同泽身边坐下,拉开一罐啤酒递给他,“来点儿?”

    唐同泽斜了他一眼,严肃端坐:“不喝。”

    曹风笑了:“连长,明天休息,偶尔破破戒吧,不然也活得太累了。”说着又把啤酒往唐同泽眼前递。

    唐同泽还是一副坚决不受用的表情,摆在身侧的手却忍不住缓缓抬了起来。然而曹风没看见他的那只手,见他迟迟不接,叹了口气,自己把酒罐拿回来喝了一口。

    唐同泽的表情顿时尴尬极了,忙不迭把手收回去,不自在地在裤缝边上擦了擦。

    两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唐同泽不时地皱眉,终于下定决心道歉。他缓缓开口:“白天的事……”

    “对不起。”曹风抢了他的话。“连长,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在军事演习中我太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擅自做了决定。虽然我判断地没错,但是我做错了。我应该先向长官汇报以后听从指挥的,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支队伍,我们所有人汇聚在一起才是刀锋连。”

    唐同泽绷得紧紧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不,是我要向你道歉,我对你的要求太苛刻了,你做了正确的判断,也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如果那是实战,你的决定可能会改变整个战局。是我心态不好。”

    曹风偷偷瞅了眼唐同泽,然后缓缓挪过去,用肩膀顶了顶他:“连长,其实你挺喜欢我的吧?”

    唐同泽眼睛一瞪,慌张地开了川腔:“你胡、胡说啥子嘛?”

    曹风偷笑:“团长都告诉我了,说上次团里给我的处分是你据理力争才消掉的……”

    唐同泽猛地站起来,面红耳赤地辩解:“类件事就算不是你我也会那么做的!我不能让我手下的兵被别个冤枉!”

    曹风嘿嘿一笑:“是,是,咱们魔鬼连长是最爱惜手下的刀锋的!连长,你真不喝点?”说着把自己喝过的酒罐又递了过去。

    唐同泽再次嫌弃:“你喝过的我才不要喝!”并且再一次口嫌体正直地把手伸过去接啤酒。

    只可惜他这次又慢了一拍,曹风听到他嫌弃就把手收回来了,正打算往自己嘴里灌的时候看到唐同泽伸出来的手,吃惊地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要把酒递过去。然而唐同泽再三傲娇被辜负,一把打开他的手,这回是坚决不要了。

    曹风噗嗤一声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