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普定之战(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沐晟止住继续往下的步伐,从城墙上往下看,只见城内走来一群灰黑色的庞然大物,肥头大耳、鼻子长到地上,不知是何物,攻下城去的士兵纷纷被这凶物踩死,偏偏这东西看起来还刀枪不入,士兵们无论是用枪、用刀、用戟都伤不了它们分毫,只有任凭被踩死或是一鼻子卷了扔起来摔死的份。

    此刻城门已开,但是攻入城中的士兵却乱了阵脚,这一群庞然大物堵在门口,沐春带领的部队根本无法攻进城去。再者,士兵没有学识,“有怪物”这样的话在军中传开,将会大大影响士气。

    沐晟一时间为眼下的困局蹙紧了眉头。

    “将军。”就在这时,身边冒出一个清澈的声音。沐晟回头一看,正是夏子凌。

    “将军,这是西南特有的动物,叫做大象,不仅力大无比,象皮还坚不可摧,现下士兵惊慌失措,这样贸然与象兵作战没有胜算。”

    夏子凌这一提醒,沐晟倒是想起来了。他自小饱读诗书,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大象,却是在书籍中读过关于这种动物的描述。

    “跟我走。”沐晟沉声说了一句,没有从城楼下去,而是带着夏子凌转身从尚未撤去的云梯返回军前。

    两人火速来到军前,把元军动用了象兵的消息通知了沐春,沐春当即下令暂缓攻城,撤离城门。

    离开之前,沐晟看了一眼城门的方向,自己带去的兄弟现在深陷象兵阵营中,能不能活着回来只有看自己的造化了。战争,就是如此无情。

    今日沐英率大军攻城,折损了一万多人马,大好的形势下,好不容易开了城门,却被这大象一搅,大军不得不退出十里扎营。当夜,在傅友德帐中,各位将军的脸色都黑得跟炭一样。

    沐英道:“沐晟,当时你在城墙上,看得最清楚,你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元军士兵全副盔甲盾牌居于象上,指挥大象横冲直撞,大象皮厚如鳞,刀枪不入,我军士兵或被踩死,或被卷起来摔死,完全奈何不了那庞然大物。”

    难怪普定城以区区五万守军,竟然敢和明军死磕,想来还藏了杀手锏——就是这象兵了。

    几位将军毕竟见多识广,象兵虽然没有亲自见过,但是古籍中不乏记载,而且自唐代以来,征讨西南和安南,对战争的描述中也有对象兵的记载。不过大象只在云南南部有产,普定离云南还有些距离,大家确实没有想到在这里就会遇见这难对付的东西。

    沐英继续问到:“象兵的数量如何?”

    “当时情况紧急,我并未细数,黑压压一片,估摸有十来头吧。”

    不知沐晟当时所见的是否是城中全部的象兵,不过就算敌人只有十来头大象,放在宽阔的野外还可以拼拼人海战术,用来守城可真是“一头当关、万夫莫开”啊。

    傅友德皱着眉头道:“这物很难对付,不过动物大都怕火,不知可否用火铳攻之。”

    “可以一试,”沐英顿了顿,继续说到:“不过火铳填充火药甚是费时,这大象横冲乱撞,恐怕容易失了准头。”

    “正是,”沐晟接下来的话更让众人觉得雪上加霜,“大象看起来笨重,在元兵的操纵下行动却很迅速,兵士要是一击未中,第二次填充火药的时候,恐怕就被大象踩死了。”

    在座皆是无语,看来元军用象兵守城,倒是一个难以解开的局了。傅友德看大家没有好的办法,随即下令众将回营整顿,今天这一战损失惨重,一两日内他也不准备再发动进攻,饭总要吃、觉总要睡,破解之法也只有慢慢再想了。

    沐晟回到营地,还未进帐,便见一人在账外等候,月色下一头短发很是与众不同,不是夏子凌又是谁呢?

    夏子凌随大军安营之后,随即在军中打听使用两把乌金剑的将军是谁,这样的武器很是稀奇,很快就让他打探到今日救他一命的正是沐英将军的二公子,沐晟。

    “夏经历,有事?”沐晟今日城上一战拼了十分力气,回来又开了个会,很是有些疲乏,不过见来访的人是夏子凌,他又提起了七分精神将他请入了帐中。

    夏子凌揖了一揖,道:“夏子凌谢过将军救命之恩。不过将军今日很是辛苦,感谢之事就留待以后,末将现下来访,是因为早年对象兵有些研究,想将所知告知将军,或有帮助。”

    今天正是有了夏子凌的提醒,前锋营才得知那动物是大象,避免“妖怪出现”的谣言传遍军中,造成更大的损失。沐晟对夏子凌一开始就印象不错,这一战下来,就更加欣赏了。

    “好,一会你且慢慢道来,”沐晟将随身佩剑放在案头,坐下来问到:“用过饭了吗?”

    夏子凌没想到沐晟会问到吃没吃饭,顿了顿才答到:“呃……用过了。”

    今日场面混乱,伤兵众多,晚饭比平时开得晚。夏子凌心系战事,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