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胆子越来越肥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没走两步,便被挡住去路。

    关心妤不用想,都知道,挡自己的人是谁。

    “让开!”她冷着脸喝。

    路西法眉高高地挑起——

    “居然敢命令我,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

    “让开!”

    关心妤着急找医生过来,懒得跟他争辩,绕开来走。

    路西法挡住路,摆明不与她善了。

    关心妤走到哪儿,路西法就挡到哪儿。

    反反复复……

    总之就是不让她走。

    关心妤大怒,一拳狠狠地揍过去。

    路西法轻轻松松截住,反剪到身后。

    “路、西、法!”关心妤咬牙,字句从齿缝里挤出来,“我说叫让你没听到吗?”

    说着,头狠狠朝他撞过去。

    路西法猝不及防,往后跌了好几步才站稳。

    关心妤赶紧趁机走开。

    想逃,没那么容易。

    路西法冷哼,抬腿一踢。

    “咚!”

    关心妤整个跪了下去。

    膝盖直接磕在青石路上,刺骨地疼,脸色煞白,剧烈颤抖,一身的冷汗。

    低头一看,膝盖开始渗血了。

    这个混蛋!

    总有一天,她要把这些折磨,全部还给他!

    关心妤心里诅咒他千万遍,咬牙站起来。

    “不错,还有力气。”路西法勾唇肆笑,又是一脚顶过去。

    关心妤再跪倒。

    伤口二次受伤,血渗得更急了。

    很快,就把整个膝盖全部血染红。

    关心妤痛呼出声,真的很怀疑,再这样下去,双腿会废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他根本是把自己当成东□□玩的!

    当下,关心妤真有一种求饶的冲动。

    一看到昏迷不醒的女佣,关心妤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关心妤挺直脊背,缓缓地爬起来。

    好痛!

    膝盖像被几万把刀割着一样,比凌迟还要难受。

    路西法勾着唇浅笑,表情饶有兴味,黯黑的眸,噬血残暴。

    他在等,等关心妤乖乖地匍匐,在他的脚下求饶。

    关心妤真的想求饶的。

    现在这种情况,求饶,还可能有一线生机。

    可关心妤就是倔着,胸口那股气,怎么也咽不下去,不想看到路西法更加得意的表情。

    那让她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但是,不示弱,女佣有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

    关心妤握拳,困难地挣扎。

    路西法也不急,悠闲地等着。

    天人交战了一番,关心妤终于屈服了。

    “要怎么样,你才肯救她?”她尽量把声音,放到最软,卑恭屈膝。

    “自身难保,还有心思担忧别人。”路西法冷嗤,目光倏然森寒。

    “要怎么样,你才肯救她?”关心妤重复,自动忽略他鄙夷的态度。

    “求我。”

    “好,我求你。”关心妤咬牙,表面低声下气地求着,心里,早就把路西法凌迟了千万遍。

    “求人是这种态度?”路西法撇嘴冷哼。

    冷静。

    一定要冷静。

    关心妤,你一定可以。

    深吸口气,关心妤挤出一抹微笑,低声下气,“路大少爷,请你救救她。”

    路西法冷冷扬眉,“听到你诅咒我的声音了。”

    “怎么可能,我根本没有说出——”

    尾音猛然曳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