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回妖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之后,戚凛又和金思渝聊了一些琐事,重点在金思渝自己的一些经历。金思渝不疑有他,挑了一些自己的得意之事炫耀。戚凛饶有兴致地听着,他很久没见过这种天然的菜鸟了。

    当然,金思渝之所以能把他的天真保持下去,也是他实力过人的体现之一。无论对方有多少阴谋诡计,对他而言,也只有把地图“犁”一遍还是两遍的差别。

    没错,金思渝能和戚凛结伴那么激动的原因,不仅仅是紫云观平日里太坑爹。而是因为他打架的方式是范围……哦,不,地图攻击。被他打败的人里面,还有不少成名已久的邪道人士。戚凛估算了一下实力,发现即使是被毁去肉身之前的诸恶老祖,也未必能在金思渝手上讨得了好。

    ——毕竟,诸恶老祖的大多数攻击方法都十分阴损污秽,与太阳之力一触即溃。真被大招轰实在了,大概连元婴都没希望逃脱。

    也就是说,这是一只会走路的,对包括魔门在内的所有邪道功法都有巨大的伤害加成的,人形自走地图炮。

    如果戚凛还在为魔主大自在天卖命,他大概会想办法利用如今的身份,为魔教解决一个大敌。但现在魔教尊主乃是苏婴,主事的则是那个贱-人尚非雀。戚凛就很想给这两人添堵了。

    原著中,在天焰山夺宝这里,尚非雀同时坑杀了大自在天和余琏两人,再度引起了正魔两道的势力大举变更。而太史飞鸿也正是在这种纷乱中成长起来,左边他拐走了苏婴的宝贝女儿苏婉婉(关于苏婉婉是谁的种,陆尘潇表示心累),右边则是因为余琏私藏魔道之人,而受到迫害的余琏之徒弟张涉水投奔太史飞鸿。

    太史飞鸿也是靠着双方的家底,最后才成为叱咤风云之人。

    这边是时势造英雄。

    陆尘潇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弱者,他只是时运不济,而现在,他已经跳出了原本必死的结局。同时,了解剧情并且有足够的时间来布局,他自信自己不会输于这个时代的任何天纵之才。

    而琼鬼子把这么一枚“地图炮”送到了戚凛身边,其中的用意也是险恶的。

    戚凛在心底盘算,整件事到底如何布局。巫梦云就已经把自己的口粮吃完了。天焰山寸草不生,修士大多能辟谷,而巫梦云的修为尚浅,做不到这一点,这个城镇中并无凡人,只能食用戚凛为她准备的饮食。

    巫梦云虽然以后会成长为蛇蝎女子,但如今依然是个天真烂漫的稚童。她趁着戚凛和金思渝闲谈的片刻,偷偷从隔间溜了出来。

    大堂里各类修士或坐或站,他们衣裳华美,气质脱俗,在莲池与云雾的烘托中,如同神仙中人。巫梦云一时之间有些跳懵了眼,但她还记得自己的目标——想办法找到一个修为高深的人,借此脱离戚凛的掌控。

    她不过是一个身高还没戚凛腰高的孩童,却已经能够设下简单的计谋了。一个蛇蝎女子的性子,在她身上已有雏形。当然,如果被有德之人谆谆教导的话,兴许还能走上正路,但现在,这种幸运已经和她无缘了。

    巫梦云趴在玉柱后面,小心翼翼地观察来往的修士。

    虽然在场的修士大多掩饰了修为,以巫梦云的情况也无法看透他们的修为。但通过排除那些穿着黑袍一脸不想生事的群体,对比小厮的态度不同,巫梦云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位服饰和容貌都十分张扬的男子。

    金思渝也能算是张扬之辈,只是他这种张扬是源自于对配色的糟糕品味。但巫梦云注意到的那个人,则是把抢眼展现到了极致。风姿隽雅,双目含情,靛青色的常服上绣着一只颇为抽象的狐狸,狐生九尾,尖嘴凤眼,奔云踏月,把妖娆的风情展现到极致。

    如果巫梦云足够了解修真界的常识,或者,单纯见过凌珏拜山一事,都能意识到其中的不妥之处——这男子确实修为高深且行事张扬,但却并非人类。

    他本体应该是一只九尾狐,修为已经元婴大乘。所以无需在袍子上绣上老祖宗们的原型来吓退心怀不轨之人。而巫梦云只注意到了他俊美的容貌,在有着长相越美修为越高的这个误解下,她果断地选择了出击。

    只见黑袍子的小姑娘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在与狐族男子擦肩而过的那一刻,突然脚一拐,直接栽到了对方腿上。她扯着对方的衣服下摆,直接嗷嗷大哭起来,哭得要多伤心就有多伤心。

    妖媚的狐族青年被这个意外打了个措不及手。

    这位九尾狐在人类中使用的名字叫做凌三秋,出现在这个地方,也是受到了长辈的委托。相传,紫云观有一古宝,能演化天地间三千大道,号称河图洛书。又因万年前天地巨变,导致当今修士无一能顺利升飞,妖族大圣们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金鹏大圣从紫云盗走了河图洛书。

    但事情生波折,金鹏大圣身亡,古宝河图洛书却被姹魔天女素素带走了。妖族屡次想要探听下落,却并无收获。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被素素送给了她的姘头大自在天。如此一来,这古宝自然是妖族势在必得。

    但怎么抢,派谁去,这又成为了一个问题。妖祸人族自古有之,自负人间的守护者的正道把几位大圣盯得很严。而魔道则……“今天又缺少炼器器材了,我们再把几个躲起来的大妖刨出来吧?”

    这项差事推脱来,推脱去。人选迟迟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