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25章 两汉子打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从冷房出来后,红翠又循着旧路回燕子峡。此时,春桃偎着杨龙佑睡衣正浓。不想,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春桃纳罕,像燕子峡这样的地方,从来是大门进不来,二门出不去,哪个有胆有识不要命的家伙竟敢硬闯进来?

    她抖身穿上一件杏黄袍,挽挽肩头的散发,扭着小腰一步三摇地迈出房间。正要开门,不想一声响之后,迎面和一个女子撞个满怀。春桃睁眼一看,原来是大当家准备纳为小妾的红翠。一见红翠,春桃杏眼倒竖,满脸不高兴。见过抢汉子的,没见这么早就来抢汉子的。

    果不其然,红翠笑盈盈一拜,叫了声姐姐早,然后跨大步走近床前。春桃暗想,笑也不是,恼也不是,要说什么好呢。还没等她想好,就听外面一声大吼:“三爷在此,快叫‘滚地雷’出来受死。”

    这一声发人深省、震耳欲聋,只把杨龙佑从床上震起来。迷迷蒙蒙中,他以为地震呢,惊慌失措地钻到床底下。红翠呵呵一笑,把杨龙佑从床底下揪出来说:“大当家,看你吓的,有人来砸场子呢,你往哪儿钻?快出来把他揍得皮肉开花!”

    这一下,杨龙佑才算定定心神,慢悠悠地从床底下钻出来,摆摆手调侃说:“哪里哪里,我以为床底下有猫,想给姑娘抓来玩玩的。不过你说什么,有人来砸场子?哪个不要命的敢来挑事?”

    话音刚落,只见梁上跳下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不是乱蝶是谁。杨龙佑刚从床上下来,身上没穿什么衣服。乱蝶从头到脚细细把玩一番杨龙佑,哈哈大笑:“镖局的第一把交椅也不怎样嘛,完全无货,无货啊!”

    杨龙佑被他瞅得尴尬,急唤春桃更衣。乱蝶倒也安静,不紧不慢坐下,等他更衣完毕,才抖擞起精神叫板:“来来来,是好汉的,我们单打独斗三百回合。”

    此时,杨龙佑身着短装,轻装上阵,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满不在乎地说:“难道我会怕了你不成?只是这屋子狭小,展不开拳脚,我们去外面玩几把去。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拳头不长眼睛,砸死砸伤了谁概不负责。我们先立个绝命书。”

    乱蝶摆摆手,一脚踢开窗户,一个纵身,跳出屋子,声音却从外面传进来:“三爷我烂命一条,天不收地不管的,有本事你只管拿去好了。”

    驰骋江宁这么多年,贵贱货镖局也接过几次,不管怎样,道上混的朋友都还给镖局个面子,不想今日,‘滚地雷’竟会被这么一个矮冬瓜叫板。杨龙佑脸色一沉,血气上升,直涌到脸上,那黑胖的脸看起来像发霉的青铜器。他低哼了一声,一个纵身也窜了出来。

    出了小院,外面是个大院子,原本是春桃赏花游玩的所在。园内,残菊盛开,黄的、白的、红的,一片片鲜艳动人。但此时,这样好的景致她们没眼睛看,毕竟看两个汉子打架才更有趣。

    红翠嚷了一声好,三步两步跟出来,紧跟着是一脸关切的春桃。红翠的兴致很高,高喝一声:“亲亲亲哥,在姑娘美人面前,你可得给红翠长长脸。一拳头砸趴下这个矮冬瓜,回去我给你炖童子鸡吃。”

    平日里,红翠没少和乱蝶怄气,虽然此时是戏语,但却是真情实语。杨龙佑可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猫腻,还以为红翠在给自己鼓劲呢。他得意地转转脖子,活动了一下关节,扎好马步,做了一个起手式,然后对乱蝶说:“来吧,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乱蝶倒挂在一棵歪脖子树上,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就听杨龙佑哎呀一声,倒栽葱一样倒在地上。这下,春桃傻眼了。在他们心中,大当家力扛二百斤,怎么没出手就被打翻在地了。原来,乱蝶说要出来比试一番,杨龙佑想当然地以为,他们会拳打脚踢斗上三百回合。谁知道乱蝶这人挺卑鄙,也不打也不踢,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家伙,只打中了他的两腿膝盖,他顿时站立不稳,跪了下去。

    红翠大叫一声好。恼怒不已的杨龙佑甩开春桃的搀扶,狠狠地瞪了红翠一眼。红翠立即瞪了乱蝶一眼,喊道:“好你个大头鬼!”

    好个大当家,很快就心平气和下来。他嘿嘿一笑,拍拍身上的土说:“没想到小兄弟是使暗器的行家。既然小兄弟不想比划拳脚功夫,那我就陪小兄弟玩几下兵器。”他扭头看着春桃说:“把我的混铁大锤拿来!”

    春桃答应一声,转身就要离去。红翠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笑盈盈地叫了一声:“好姐姐,看你瘦瘦弱弱的,最多也就*十斤,手无缚鸡之力的,怎么能使得动大锤?要我说,这可是男人干的活儿。”她努努嘴,对侍立在侧的两个小厮说:“让那些蠢男人干去呗。”

    她这一说,确实有理。要知道杨龙佑其他的功夫倒没有,只是力大无穷。传说他使一对大锤,每只重一百多斤。这么说,两只锤子足足重两百斤,单靠春桃这么一个女子,恐怕拿不过来。

    好在杨龙佑**了一帮好小厮,有两个眼色麻利的,跟着春桃去拿大锤。过了好一会儿,还不见人出来,杨龙佑等得焦急,骂道:“奶奶的,拿个捶用得着这么长时间,难道在屋里吃花酒不成?”

    就在这时,他们却听见哼哧哼哧的声音。杨龙佑抬眼一看,只见两个小厮用绳子绑着双锤,一边一个抬着双锤,颤颤悠悠地往这边走。好不容易走到杨龙佑身边,其中一个小厮手不稳放得早一些,另一个锤子下滑直接砸在杨龙佑的脚上。

    杨龙佑痛得吱哇乱叫,可又使不上力。他好不容易才抓住那个小厮,给了一个耳刮子:“想要我的命呢,赶紧给我抬走!”

    两小厮又沉沉气,哼哧哼哧地抬起双锤,放到一边。乱蝶已经坐立在歪脖树上,看得喜上眉梢,连声叫好。杨龙佑顾不得收拾两个小厮,一手一个大锤,呼呼生风地在场子中间舞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