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心扉终打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音乐恰好放到某个段落,停了。

    一室的沉默,一室的尴尬。

    马克沉默了几秒,又抽了一口雪茄,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父母早就不在了。”

    原本挂在脸上想打破尴尬的微笑,转瞬即逝。

    一股感同身受的悲凉,不知道从哪里一点一滴地钻进了沈晶晶的心。

    她沉默地低下头,咬着嘴唇,被酒精麻痹的头脑一点点的,不受控制的清醒。

    房间里静得只能听见马克吞吐烟雾的声音,和沈晶晶极其轻微的呼吸声。

    过了那么一分钟,沈晶晶抬起头,柔顺的长发滑到两侧,露出一张让人怜惜的脸。

    她眼神迷惘道:“哦,我父母也不在了。”

    这回,马克惊讶地差点把雪茄掉到了地上,他手忙脚乱地收拾好雪茄,边放在桌子上,边诧异地扭头忘了沈晶晶一眼。

    只那么一瞬间,便立刻明了,她是认真的……

    不知道马克按了个什么按钮,轻缓的音乐声又渐渐响起。

    马克换了个姿势,咳嗽一声,想说点什么,来打破此刻这桎梏悲伤的气氛。

    “咦?这么巧!”

    极其不合时宜的冷笑话。

    沈晶晶扯了扯嘴角,实在笑不出来,可心情却突然一下子轻松很多。

    “你父母怎么去世的?”

    “你父母怎么去世的?”

    俩人异口同声,对视一眼,终于,一个爽朗的哈哈大笑,一个抿着嘴含蓄的微笑。

    马克倒了两杯矿泉水,一杯递给沈晶晶,温暖的大手触到她微凉的指尖,笑了一下:“宿醉很难受的。喝点水解解酒吧。”

    有种默契不需言明。

    都是失去父母的人,不管内心是悲凉还是释怀,都得学会好好照顾自己。

    沈晶晶接过杯子,慢慢地小口小口地喝着水。

    “你知道柏林墙吗?”马克舒舒服服地坐回沙发,问沈晶晶。

    晶晶点了点头:“知道。”

    “我好像跟你说过。我其实来自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dr:kratischerepublik)。”

    沈晶晶点点头。

    “我父母带着我,在柏林墙倒塌之前逃过来的。”

    沈晶晶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听着他娓娓道来。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我逃了过来,他们——”马克伸出拇指和食指,做了个射击的手势,“没有逃过来。”

    马克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沈晶晶听出背后无数的惊心动魄来。

    她屏住呼吸,看着他坚毅的面庞,轻轻问了一句:“那时你几岁?”

    “九岁还是十岁?我也记不清了。”

    “那画面一定很惨烈吧?”

    “其实我没有看到什么。我被别人拽着跑掉了。当时特别混乱,我直到后来找不到我父母,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沈晶晶沉默了一会儿,问:“后来呢?”

    “后来,后来嘛,西德这边接管了我们,我开始在孤儿院,后来去了青少年之家,打工,上学,十八岁后就搬出来了,然后,就慢慢到了现在喽!”马克的语气不像沈晶晶想象中那么痛苦,反而带着一种对于往事的怀念和留恋。

    “很辛苦吧?”

    马克偏头想了想,微笑道:“其实还好,周围的人都一样辛苦。”

    他端起杯子,咕咚咕咚,水顺着喉咙咽下,仿佛要把所有的往事随着一起吞下,咂摸咂摸,或许能咂摸出一种别样的滋味来。

    “我爸妈,是出车祸去世的。”

    沈晶晶从来不知道,自己真的有这么一天,能够如此坦然如此清晰地,在异国他乡跟一个德国男人讲述往事:“是一个连环车祸,一个卡车司机疲劳驾驶,在高速路上开着车睡着了。”

    马克竖起耳朵倾听,动作愈发轻柔,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给她留了足够的空间和时间。

    “当时我们家里只有外婆和我。所以,是我去认的……”

    尸体两个字被她吞进了肚子里。

    她抬起脑袋,抹了抹眼角的泪:“后来,我就跟外婆一个人生活。上了大学,时间久了,好很多了。可是,外婆也得了癌症……”终于,说着说着,她泣不成声,眼角的泪一颗一颗落下,用手怎么擦都擦不完。

    “对不起。”她抬起眼泪汪汪的眼,哽咽地说,“我平时很少哭的。”

    马克身子前倾,一把把她瘦弱的身躯搂进了怀里,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没关系,你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声音出奇地温柔,动作出奇地轻柔。

    “唔——”沈晶晶把自己埋在马克宽阔硬朗的胸膛里,抽动着双肩,泪流满面。

    她还是不自觉的压抑着自己,无声地哭泣。

    马克只能看见她不停抽搐起伏的双肩,要不是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