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后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行了,此事就到此为止。你们宁家女的难缠,本郡主算是了领教了,就此别过!”封静怡整了整衣袖,率先说道,“走了。”

    经过宁艳殊的身边时,她的脚步停了停,斜睨了宁艳殊一眼,“哼,虽然我也不喜欢你,但你那个庶姐更让人讨厌!”

    说完,封静怡还示威似的朝左边瞪了一眼,那处正是宁芷殊所站的位子。最后才趾高气扬地离去。

    封静怡都走了,田芷很识时务地跟上,并未多言。至于宁艳殊最后说的那话,谁在意呢。

    状元楼上,宁艳殊的表现,封正天等人都看在眼里。

    每个人的想法不尽相同,有的人想得深点,如封正天、程雅道、沈贵妃等,有的人根本就没在意过宁艳殊这个人,一如盛世清。

    特别是程雅道,觉得宁艳殊这回的表现可算是可圈可点了。要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冲动,得了点理,就不饶人,只图自己一时痛快,埋下一堆祸根。可在宁艳殊身上,并没有这一点。特别是处理今天的事情,手段不错,一硬一软,硬起来让人不敢惹,软下来,又给了对方台阶下,很容易便让对方卸掉了蛮劲。在这种年纪,能有这种自制力以及全局观,已经很不错了。儿子的眼光不错,早早就相中了这丫头。

    静怡郡主离开了,徒留下宁艳殊主仆几人,就在众人以为此事就此揭过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这便是宁家嫡女的风范?”

    “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果然是个嫌贫爱富的,势利薰心的。堂堂嫡女,竟然连一个庶女都比不上。至少宁芷殊这个庶女还能不畏强权,可你呢,一听到静怡郡主的名头,竟恨不得俯身去舔人家的脚指头,你都不会感觉到羞耻和丢脸的吗?”

    众人寻声看过去,只见一老书生义愤填膺地数落着宁艳殊。

    宁艳殊瞟了他一眼,认出他是池玉树的忘年交之一,好像叫方什么来着,性子很愤世嫉俗,就是个愤青。这种人根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情况要搁他家试试,恐怕宁芷殊这种给家里惹祸的庶女的嘴都要被毒哑了吧,搞不好还要丢掉小命呢。

    “走了。”宁艳殊招呼明心他们。

    “小姐?!”听到那酸书生这么说她家小姐,明心很气愤,正欲上前理论呢就被她家小姐阻止了,这怎么行?

    “这种人就像一只疯狗,你理他做什么?你越理他,他就越疯得厉害。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当成一只狗在吠。对了,这还是一只爱管闲事的疯狗。”

    宁艳殊说这话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在场的人都听到了。有些人想笑,却又怕得罪人,忍得很辛苦。

    “小姐,你说得太对了。咱们不能和一只畜生计较!”说完,明心率先挽着宁艳殊离开。

    可是方昊兴见他们羞辱了自己之后便要离去,铁青着脸,扬高声音质问,“宁艳殊,你对上,媚颜奴色,对下,却是趾高气扬。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大家族的傲骨?懂不懂得什么叫不卑不亢?”

    闻言,宁艳殊翻了翻白眼,这还有完没完了,她停住脚步,回头。“抱歉,我不知道什么是大家风范,也不懂得什么是不卑不亢。可是,我懂不懂,干卿底事?是妨碍你吃饭了,还是妨碍你睡觉了?再说了,你那么不畏强权,刚才静怡郡主在的时候,你咋不站出来呢?”

    宁艳殊的回答再次让众人胀红了脸,憋笑憋得甚是辛苦。而方昊兴却像一只被捏住了脖子的公鸡,吭哧不出话来,最后只憋出了一句,“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难养也不用你养,管那么宽做什么?你想养还养不着哩。”最后,宁艳殊还嘀咕了一句。如果她没记错,这姓方的至今四十出头了,尚未成亲呢。

    此话正中红心,成功让方昊兴的脸由红转青白。

    “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宁艳殊想了想说道。他们出来前并未吃晚饭,她决定先吃饭再说,至于赏灯散百病什么的,暂时押后吧。

    “小姐想吃什么?”大强问。

    “我啊,随便吧,环境好点,饭菜干净便成。”宁艳殊不甚在意地说道,“你们呢,有什么想吃的,说说,小姐我今天请客哦。”

    “小姐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明心一如既往地以小姐为中心。

    宁艳殊询问地看向秋月夏柳。

    “我们姐妹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一切听四小姐吩咐吧。”秋月斟酌地说道,其实此时她已经打退堂鼓了,心中有一些后悔,她身为长姐,又一向稳重,她爹的打算她是知道一些的。可是出来后才知道四小姐的名声如此之差,秋月怀疑,这样的主子,她们跟着会有好日子过吗?因为心里存了事,她的情绪便不高。

    见她们几人都说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宁艳殊便道,“大强,你出来的时候多,你看着安排吧。”

    大强想了想,说道,“正巧,这附近有一家酒楼,可能会合小姐的心意。离这也不远,就隔着两条街。”

    “那就一起去看看。”

    大强没有夸张,那酒楼真的就隔着两条街。

    “小姐,到了,就在前面。”大强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和丰楼说道。

    从和丰楼出来,天已暗下来了。

    “小姐,咱们还去赏灯宴吗?”明心问。

    “去,怎么不去?”宁艳殊有些发狠地回道。受了那么多罪,不去岂不是可惜?

    宁艳殊他们回到登月台的时候,围在那的人已经很少了。唯独那个叫陈总管的中年男人一丝不苟地干着活儿,他前面站着四个人。

    为首的少女满脸气恼,看到宁艳殊他们走近,也只是瞟了他们一眼,便转向陈总管,“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进去?你们灯影阁不是说了吗?只要猜中一只灯谜,不但能取得进入的资格,还能带一个人进去。如今,我们一行四人,猜中了两只灯谜,四个人一起进去有什么不对?”

    “我们灯影阁是有这条规矩不假,但是是有前提的,为了避免太多没有真材实料的人,还有为了避免有人混水摸鱼贩卖进入的名额,借机大肆敛财,我们灯影阁规定了,每位猜中灯谜的人,可带一名随侍。每个人,猜中一只灯谜可进入,带一人;同一个人的话,即使猜中十只,结果也是和猜中一只一样的。”陈总管慢悠悠地解释,“你们四人中,只有小姐你猜中了,而且这两只灯谜全是你猜中的,所以你只能带一人。若是他们三人中还有一人猜中,那老朽二话不说,立即放行。”

    “那你刚才怎么不早说?”为首的少女气得真跺脚。

    陈总管并不搭理。

    “再给我拿一只,要那只嫦娥奔月的。”少女直接将银子丢在桌面上。

    陈总管收了银子,依言把她要的那只嫦娥奔月的灯笼挂着的红包取了下来递给她。

    少女将谜面取出,眉头狠狠一皱,然后随手扔给她旁边的三人,

    你们看看吧,能不能解出来?

    其实少女的声音难掩失望,估计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了。

    那三人凑在一起,将那谜面看了看,小声地嘀咕着什么,似乎在念纸上的字?

    可在念完之后,三人神色一片茫然,惴惴不安地看向少女。

    少女也是眉头紧锁,见他们这样,便知道是猜不出来的了,只能放弃了,“走吧。”

    待他们离开后,宁艳殊一行人才走近了,“陈总管,给来两只灯笼。”

    陈总管抬头扫了宁艳殊五人一眼,指了指已经搁在桌子上的谜面,“老规矩。”

    宁艳殊将那纸拿了起来,只见上面写着,雨(打一字)。雨,水也,打一字,那便是池。

    “明心秋月你们看看吧,能不能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